陈惊雷:评委进化史:真是一场好戏

作者:陈惊雷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16,星期二 | 阅读:1,483

无论是被称为“导师”、“观察员”,或者别的什么名字,都不过是“评委”的别称。原本评委是配角,舞台中央的选手才是主角,但这就是喧宾夺主的时代啊,评委成为目光焦点,成为话题中心,成为选秀节目的收视保证。原本简单地放张名牌的评委席,已被充满形式感的“转椅”、彰显专业的“监听耳机”代替,我们并不讨厌这群“配角”抢戏,甚至是带着欣赏的——他们原比选手资深,戏份也多,从第一集演到大结局,“表演”起来也肆无忌惮。

(图注:庾澄庆、那英、汪峰、张惠妹加盟《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回看2004年,有两档歌唱选秀节目。《超级女声》的评委是金炎、张漫、夏青,三个名字对观众来说完全陌生;《我型我秀》颇大气,请到张学友、庾澄庆这样的明星阵容当评委,可惜大牌评委说的话完全中规中矩、不痛不痒、毫无亮点。翻出当年的视频,会证明庾澄庆这些年真的在逆生长,2004年一本正经,2013年却很不“正经”。

2005年《超级女声》请了柯以敏和2007年《快乐男声》请来杨二车娜姆。这是对评委印象颠覆的开始。柯以敏开创“毒舌”风,她贬低选手可以用“母猪”,她力捧一个选手可以用“拯救音乐界”如此浮夸的字眼。她的表情、手势全是戏剧张力,太爱演,当年观众听到如此刻薄的评语还会心惊肉跳,如今倘若没“毒舌”的温吞水点评谁要看?杨二车娜姆绝对是异类,她的风格和她的形象高度一致——“花痴”,当众示爱、示好、调戏、调侃,逼近性骚扰,有种眼前男生皆“后宫”的架势。

当自不量力的奇葩选手出现时,观众等待的是一通当众羞辱;当惊艳夺目的貌美选手出现时,观众哄笑的是一次厚颜示爱。这就是我们从不习惯、不舒服渐渐到期待的东西。

之后,选秀节目进入一段时间低谷。2010年,《达人秀》从英国买回版权,第一季周立波、伊能静和高晓松的“观察员”评委组合被称作“铁三角”。周立波毫不掩饰地将《达人秀》的舞台当成自己的海派清口现场,试图将场面控制在手里。伊能静毕竟是在台湾综艺圈打拼过的艺人,她深谙综艺节目之道,煽情要有,犀利也要有;真情流露要有,即兴表演也要有;怒其不争要有,哀其不幸也要有。

评委的表演在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达到一个高峰,曾经各管各演的组合独角戏,终成“群口相声”,除了评委评判选手之外,还要选手选择“导师”,四位“导师”各施花招,讨选手欢心,底线大开。正如刚刚结束的第二季《中国好声音》,那英为争选手,先说自己老公开酒吧,可以帮到对方;再说自己也有孩子,可以陪选手孩子玩。这该是多么家长里短的一场歌唱选秀。

《快乐男声》在另一台火热进行。曾默默挣脱了“快女”前缀、拒当评委多年的李宇春亮相,她调侃选手敢在另一位评委谢霆锋面前唱王菲的《百年孤寂》真有勇气。谢霆锋直摇头:“怎么样也没想到这句话出自于李宇春。”何止谢霆锋,所有人都没想到!李宇春如此具有娱乐精神,敬业地献上她的评委秀,成为节目的最亮点。至于那首《百年孤寂》究竟唱得好或不好,多少人还真记得真计较?

曾经看选秀节目,多少被那煽情的破碎故事打动过,之后渐渐知道这是秀这是节目效果,终等到陈坤一声吼“我不要听你的那些故事”,竟喊出了观众的腹诽。这其中,就是选秀节目的转向。曾经噙着泪听完故事、为之要掌声为之拉选票的评委,变成了几个人共演一台好戏——这戏唱得好听好看绝不算圆满,还必须跌宕起伏、搭上剧情,打打闹闹才行。观众是巴望着评委好戏来的,不倾情演出,既对不起万众的期待,也对不起天价的出场费。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陈惊雷:评委进化史:真是一场好戏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0227.html

分类: 学术评论, 时事评论,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