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齐默尔曼:陪审员半数“开始时倾向裁定有罪”

译者: frmann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17,星期三 | 阅读:920
原文:George Zimmerman: half of jurors ‘initially favoured conviction’

透明的法律程序会让大家好受点。

乔治·齐默尔曼:陪审员半数“开始时倾向裁定有罪”

陪审员称他们在更深入地研究法律后最终裁定齐默尔曼在特雷沃恩·马丁之死上无罪

理查德·拉斯科比于迈阿密

卫报,2013年7月16日英国夏令时1222

洛杉矶的抗议者为齐默尔曼在特雷沃恩·马丁之死上无罪示威。摄影:杰伊·C·洪/美联社

六名判佛罗里达邻里守望领导人乔治·齐默尔曼在特雷沃恩·马丁之死上无罪的女陪审员中的一位披露,陪审团中有3人开始时打算定他的罪。这位中年白人女性有一个成年的孩子,她说她和其他陪审员认为17岁没有持械的马丁在这场致命的对峙中挥出了第一拳,让齐默尔曼感觉生命受到威胁。她说,这是让那三位陪审员改变自己想法的关键因素。

这位女陪审员遮住了自己的脸,可资辨别的只有她陪审员B-37的编号。她坚称正义已经得到了声张。她在周一晚上告诉CNN记者安德森·库珀说:“乔治·齐默尔曼是一个善良的人,但他为社区内的破坏行为所激怒,他太想抓住那些人了,因而走上去,并越过了界限。”

她说:“这事情太糟糕了。事情失去了控制。我认为他有罪,但罪名是没有足够的判断力。”

她说,陪审团商议了超过16个小时后一致裁定齐默尔曼的行为是自卫。第一次投票时,一位陪审员认为齐默尔曼犯下了二级谋杀(译注:非预谋杀人),两位认为他犯下了过失杀人罪。

她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又该对什么行动适用什么法律非常令人困惑。有几位陪审员希望裁定他犯了什么罪。在长时间的法律讨论,一次次地回顾事发过程后,我们一致认为没有其它合适的判决。”

“当时的局面非常紧张,根据不退让法(译注:一个人可以坚持自己合法占据的位置,在判断面临重大威胁时可以使用致命武力),他有权自卫。如果一个人认为有人威胁要夺走自己的生命,或者是身体可能受伤害,他就有权自卫。这就是我们对这个条文的理解,最终我们一致裁定他无罪。”

她指出在这个案子中有两件关键证据:在去年2月26日连池的桑福德幽居封闭社区一位居民拨打911报警记录中的惊叫,以及齐默尔曼在非紧急频道报告“可疑男性”时警方调度员的指示。

在库珀问她到底陪审团认为那个声音是谁的时,她说:“那是乔治·齐默尔曼的。因为有他受到打击的证据。”她说马丁的母亲西比那·富尔顿和齐默尔曼的母亲格拉迪斯·齐默尔曼都作证说那是自己儿子的叫声,她们彼此抵消了。

她说,那个警方调度员也有错。“齐默尔曼不应该从他的车里出来。调度员有点怂恿他的意思。他应该说:‘待在你的车里’,而不是‘你可以看看他去哪儿了吗?’。”

她坚持说双方的种族——马丁是黑人,齐默尔曼则是白人和西裔美国人的混血——没有影响陪审团的判断。

她说到在那个社区发生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件,说:“由于发生了那些事情,当时的情境让乔治认为他可能是一个劫匪或者是做了什么别的坏事。”

“如果那是别的人,西班牙裔,白人或者是亚裔,如果他们处在特雷沃恩的处境之下,我相信乔治会作出完全一样的行动。我们根本没有讨论过这些。我想他瞄上特雷沃恩只是因为自己邻里守望的指责,他会盯住任何看起来做了什么奇怪事情的人。”

这位陪审员说的另外几段话凸显了陪审团处理如此之多的信息,最终形成判决的困难程度。她几次谈到一个她说是齐默尔曼的报警呼叫,尽管他的呼叫不是在警方的紧急频道上。

在库珀问她谁是最可靠的证人时,她有点犹豫,说:“医生,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非常有启发性的一个人,他有参加战争的经验。我不知道还可以在别人惊叫、发出非常非常可怕的声音时辨别他的声音。”

库珀问她是不是指齐默尔曼的朋友,作证称在磁带上辨认出被告声音的名叫约翰·多奈力,多奈力曾在越南战场上做过医护兵。不过,这位陪审员否认了,她说的是“辩方法医”。这位证人是文森特·迪马遥医生,他作证的内容是马丁的枪伤而不是录音。

在采访块结束时,这位陪审员哭了,她讲起这个事件带来的精神上的伤痛。她说:“向导有人失去了生命却无从弥补让人痛心。他们两个人本来都可以走开的,但这事就这样发生了。他们两个人都让我难过。”

“我希望人们知道我们考虑了所有的东西,最终作出裁决。我们思考了很久,最后大家都哭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乔治·齐默尔曼:陪审员半数“开始时倾向裁定有罪”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030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