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婚姻市场:上嫁下娶的中国人

译者: 香香Cynthia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1,星期日 | 阅读:995
原文:China’s marriage market: The hypergamous Chinese | The Economist
原作者:S.C. Hong Kong (The Economist)

我在香港最爱去的餐厅之一是The Monogamous Chinese(一夫一妻的中国人)。这家餐厅的菜系是京菜和川菜,这一点不太寻常。餐厅名称由来于弘治,中国古代第一位只娶了一个妻子的皇帝。在清朝覆灭以后,对婚姻忠贞成为中国的一项规范,这和其他地方一样。但中国人的婚姻还是在其它方面有所不同。我到现在还想着什么时候会出现一家餐厅叫The Hypergamous Chinese (上嫁下娶的中国人),这名字用来诠释现如今中国女性上嫁的普遍趋势再好不过。

俄亥俄大学正在申请博士的钱越(音译)在她的硕士论文中提到了中国人上嫁(嫁给比自己社会地位高一些的人)的习惯。虽然大多数中国的新婚夫妇和其他地方的一样,都是年龄相仿、受教育程度相仿,但中国女性嫁一个比自己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男性却是常见的事。由此可推,中国男性娶的妻子往往学历不及自己。据钱越统计,55%拥有大学学历的中国男性娶了学历低与自己的伴侣,而同样这么做的本科学历女性只有32%。

马洁涛在美国公共国际广播电台PRI的一条新闻中援引了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女性的话,解释了这一形势下的结果:

“人们认为,一等男人要找二等女人,二等男人找三等女人,三等男人找四等女人…结果就剩下了一等女人和四等男人。”

上嫁下娶的社会习俗使得中国的婚姻市场倾斜。重男轻女的思想则加重了不平衡。在中国,选择性流产使得男性数量大大超出女性。偏斜的性别比例当然使得女性在婚姻市场更占优势,拥有更多讨价还价的筹码。本周的经济学人杂志我们就要谈到中国男性要娶到新娘所要做的一些事。

买房是一个男人将自己和其他人区别开的最常见方式。2012年一家市场调研公司,中国地平线,在中国一些大城市的年轻人中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三的准新娘在决定嫁给对方之前一定会考虑这个男人是不是能买得起房。所以倾斜的婚姻市场又带了了倾斜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哥伦比亚大学魏尚进(音译)、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张晓波(音译)以及清华大学的刘银(音译)的一项研究被广泛引用,该研究称中国男女性别比例的上升带来对新娘的激烈争夺,这一点就可以解释03到09年城市房价攀升48%的事实。

不过虽然中国女性占了数量上的优势,她们在年龄上却吃了亏。女性一旦步入30岁,结婚率就急剧下滑(见下表,整理自钱越论文),男性却没这方面的顾虑。一个原因是所谓上嫁下娶还有另一种形式:丈夫年龄一般比妻子大,大龄女性很少嫁给年轻男子。钱越称,男性娶比自己年轻的女性的几率几乎是女性嫁给较自己小的男性的50倍。这种“年龄上嫁”加剧了女性婚姻前景的不平衡,年轻女性嫁人的几率更大,她们既可以嫁同龄男性,又可以选择年纪更大的男性。这样一来,大龄女子胜算就小了,因为她们不得不与年轻女性竞争大龄男性。

结果就是,年轻女性的初婚率相较年轻男性高得多,但是三十几岁还没结婚的女性较同龄男性虽然数量上占优势,但初婚率已不及他们(见表)。女性,特别是所谓“一等”女性,年轻时不结婚,往往最后就成了剩女。事实上,三十多岁本科学历的女性比那些低学历甚至连高中也没念的同龄男性的结婚率还要低。

这种“婚姻挤压”迫使女性在27岁前就忙着结婚。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丽塔·洪-芬奇(音译)称这样的压力比男性供房的压力大得多。结果就是,嫁的好不如嫁的早。

最后给还挣扎在中国无情的房地产市场的单身汉一些安慰。洪-芬奇曾听人给那些被丈母娘逼着买房而压力山大的年轻人这样一个实用的,尽管不太温情的建议:

“一旦她的女儿到了26岁,丈母娘的危机感就来了。一旦女儿到了28岁,这种危机感就变成了害怕和恐慌。所以你该做的就是等你女朋友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再向她求婚,好让你的丈母娘不再忧心。”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陈美凤写到,共和时期(1911-49)“见证了婚姻体制的转变,从一个已婚男子可以明目张胆地发展几段婚外情,到只能对自己的妻子忠贞不渝。”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婚姻市场:上嫁下娶的中国人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065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