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托马斯与总统的雅量

作者:洪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2,星期一 | 阅读:1,625

长驻白宫半世纪的美国女记者海伦·托马斯于7月20日因病去世,享年92岁(差半个月93岁)。

她的别名还有“白宫记者团第一女士”(这是“First Lady”的准确译法,而非“第一夫人”。假如总统丧偶,“First Lady”可能是他女儿),这不仅因为她是白宫记者团的第一位女性成员,也是男女同行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在白宫新闻发布室,海伦的固定座位位于第一排正中央,而且上面标的是她的名字,而其他座位只标明所属媒体。每场白宫记者会的第一个问题都留给她,最后一句话也是她说的——代表全体记者说“谢谢你,总统先生”。

对于这位黎巴嫩文盲移民的女儿、既非名校又非科班出身(1942年毕业于底特律韦恩大学英语专业)的女记者,她采访过的11任总统和总统的下属、家人都礼遇有加。

1962年,肯尼迪总统在她的建议下宣布:除非白宫记者协会年度晚宴向女记者开放,否则他就不再出席。结果这一禁区当年就不复存在。

肯尼迪的继任者约翰逊抱怨说,他看了海伦的报道,才得知女儿已经订婚。

1972年尼克松总统历史性访华时,海伦是随行的唯一女记者。尼克松夫人帕特还反串角色,向记者们宣布海伦的订婚喜讯(这位合众国际社驻白宫分社主任,于1971年嫁给竞争对手、美联社驻白宫记者道格拉斯·康奈尔)。

2009年8月4日,奥巴马总统突然驾临白宫新闻发布室,率领满屋的记者唱《生日快乐歌》,同时笑盈盈地为她奉上蛋糕。原来海伦和这位黑人新总统是同一天出生,那天她89岁,他48岁。为海伦庆生的总统远不止奥巴马一个,卡特、小布什等等都在其列。

不过,对于总统们的“龙恩浩荡”海伦虽然领情,但这丝毫没有改变她的招牌风格:向总统和总统发言人提问时刁钻凌厉,不依不饶,往往弄得“龙颜不悦”。

(注:海伦·托马斯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图片来自维基百科英文版)

2005年3月一次记者会上,海伦质问小布什:“你入侵伊拉克的决定造成数以千计美国人和伊拉克人的死亡”,而每个出兵理由都被事实证明是虚假的,“你开战到底想要什么?”

布什刚解释几句就被她打断:“他们没有招惹过你或我们国家。”

布什回答:“容我说一句:他们有。塔利班为‘基地’组织提供了安全港。‘基地’就是在那里受训。”

“我说的是伊拉克。”她不客气地指出。

2003年1月她质问布什的新闻秘书阿里·弗雷彻:“你说总统为无辜生灵被夺去感到遗憾。这是否适用于全世界的所有无辜生灵?我还有后续问题:他为什么向无辜的伊拉克人扔炸弹?”

早在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前,海伦就称小布什是“整个美国历史上最糟的总统”。(那是2003年初,她在洛杉矶为人签名时说的,原本无意公开,但对方却把它写进文章里。她后来为此道歉。)

海伦不掩饰自己的左翼倾向,曾说:“我生来就是自由派。直到死亡之日我仍将是自由派。”她欣赏的总统几乎都是民主党人:肯尼迪、约翰逊、克林顿……尽管如此,她对民主党总统并没有高抬贵手。2009年7月她当面指责奥巴马政府:“你们呼吁公开化和透明度,却如此控制媒体……”她抨击奥巴马对媒体的控制更甚于尼克松。

海伦这样解释她对总统“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原因:“这是权力的傲慢。‘掌权的是我们。这是我们的白宫。你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对媒体的态度基本是:‘你们怎敢质疑我们做的任何事?’他们不明白一点:总统新闻发布会是我们社会中可以质疑总统的唯一论坛。假如不受质疑,他就可以通过发布法令、政令来统治,就可以当国王和独裁者……这些问题不是我们的,而是民众的。”(2004年4月在接受《多数派报告》采访时。)

奥巴马总统在悼词中说:海伦受崇敬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她的(漫长)事业期,更是因为她的强烈信念:当我们提出尖锐问题、要我们的领导人接受问责时,我们的民主才能运行得最好”。

2000年5月,海伦任职39年的合众国际社被韩国统一教教主文鲜明手下的传媒集团并购,她第二天就辞职。两个月后她被赫斯特报业辛迪加聘为专栏作家,重新进驻白宫,此后写起评论更加口没遮拦。

2002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发表演讲时,她如此形容退休后的畅快:“我当记者时自我审查了50年。现在我每天一觉醒来,就问自己:今天谁让我不爽?”(”I censored myself for 50 years when I was a reporter. Now I wake up and ask myself, ‘Who do I hate today?’”)

然而,这种快意恩仇毕竟不是没有限度(难怪孔子会说“吾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2010年她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以色列人应当“滚出巴勒斯坦”(get the hell out of Palestine)。“去哪里呢?”“回老家。”“老家是哪里?”“波兰、德国……美国和其他任何地方。”

此事激起的争议迫使海伦在一周后辞职,并就此离开她坐了数十年的白宫新闻发布室“指定席”。

海伦作为记者的专业和尽责令人敬佩,但笔者认为最为难得的,是白宫能够容忍她、而且对她礼遇不减的雅量。世界第一强国的领导人之所以不得不讨好“无冕之王”,是因为他们知道后者是在代表手握选票的民众问责。

当然,海伦也有被“穿小鞋”的时候,例如小布什在屡次被她穷追逼问之后,索性连续几年不点名请她提问;她的座位被挪到后排,她的例行结束语“谢谢你,总统先生”也中止于布什任内。

不过,除了以上“小鞋”之外,海伦并没有受其他为难或报复。最终小布什走了,她却仍在白宫呆着。能做到这一点的国家,世界上委实不多。

十来年前,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有一次被问起古巴民主与美国民主的区别,他回答说:“我不必回答海伦·托马斯的提问。”

海伦认为,这是卡斯特罗的最大恭维。在笔者看来,这既是对海伦的恭维,更是对美国的恭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海伦·托马斯与总统的雅量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07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