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DIY——叙利亚自由军兵工厂探秘记

译者:sunset123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3,星期二 | 阅读:1,498
原文:Inside the Free Syrian Army’s DIY Weapons Workshops
原作者:Hannah Lucinda Smith

9348726327_89a6c04068在阿勒颇叙利亚自由军的秘密兵工厂里,自制的迫击炮被装上皮卡

在叙利亚采访的五个月里,我总听到反对派人士说这样的话:我们需要弹药,我们需要重型武器。这支正在与巴沙尔.阿萨德的军队作战的临时部队也许有足够老旧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也有愿意参加战斗以至献出生命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而且他们坚信安拉是站在他们一边的。但他们面对的是装备着俄制坦克和战斗机的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这个政权不惜向本国人民大量使用飞毛腿导弹和化学武器。

反对派武装和阿萨德的军队正处于一种血腥恐怖的僵持状态中——反对派武装能守住前线但几乎无法前进一步,因为他们缺乏进攻需要的武器弹药。阿萨德的军队可以用重炮轰击反对派控制的居民区,有时还出动战机,他们炸毁了民居杀害了平民。

陷入在这样的僵局中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反对派武装不再完全依赖西方运送军火,而是设法自己来制造武器。

我决定前去探访这样的武器制造作坊。我开始在阿勒颇寻找,这是叙利亚最大的城市,也是自2011年战争爆发以来双方冲突的中心。在穿越阿勒颇萨拉丁区的一条前线上我遇到了17岁的默罕默德,他和他的两位朋友一起开设了一家制造燃烧瓶的小工厂,工厂的地点是在一间曾经属于一个小女孩的闺房里。默罕默德向我展示了如何在玻璃饮料瓶里灌油,再用床垫中的泡沫和撕下的床单把瓶口塞住,然后这样的燃烧瓶就可以在点燃后扔向阿萨德的军队。

但是默罕默德制造的燃烧瓶有一个大问题——有时在被扔出去粉碎后不发生爆炸。在这个反对派控制的地区里唯一能得到的是一种粘稠的黑色油料,这些油料来自叙利亚东部省份。反对派已经夺取了大部分的油田,但炼油厂仍控制在政府手中,于是当地村民和部族用自制设备来对黑色原油进行提炼。这些人并不真正懂行,所以有时你在路边买到的装在简便油桶里的油料最终会把你的引擎搞坏,这些油料也不能用来制造燃烧瓶。

离开前线后我找到了一个更专业一点的武器制造作坊。三个月前一位名叫阿布.菲拉斯的叙利亚自由军军官意识到,他的人马把政府军的坦克炸毁后任其在路边燃烧,这样做实在缺心眼。现在当反对派武装攻击政府哨所时,他们会把坦克完整地保留下来并把它夺回来。

“现在我们缴获了重武器,我们的命运将由此改变。”阿布告诉我。他解释说有些来自也门的杰哈德战士特别勇敢,他们会跳上正在行驶中的政府军坦克,然后打开舱盖向坦克里的士兵开火。这样一种几乎接近蛮干的行为非常残酷但绝对有效,而且对坦克造成的破坏也只是表面性的。

反对派武装将缴获的坦克送到机械修理车间来,这个车间就在阿布.菲拉斯办公室的对面。坦克很快就被修好了可以投入到战斗中去——做一些焊接修补的工作,将政府军的标志换成反对派武装的标志,一切就齐备了。我来到修理车间时正值斋月,所以修理工们不工作。阿布把车间的大门敞开,我们看见了近乎怪诞的情景——两辆涂着迷彩色的坦克就停在一辆丰田皮卡的边上。阿布说他曾经修理过挖掘机和卡车,所以很快就能学会坦克的工作原理。

在我参观了这个坦克修理车间后,我听说还有另外一个由反对派武装经营的武器修理厂,这家修理厂每天向反对派士兵提供数百件的武器。管理这家工厂的指挥官是艾哈迈德.阿法希,他是阿勒颇自由叙利亚旅的领导人。当我开始与他联系时他显得有点紧张,他以前从来不允许任何一名记者接近他的工厂。他迟疑着是否让我进入到工厂里面去,就更不用说允许我拍照了。

在用Skype和电话和他商谈了两天之后,他给了我答复:他允许我去参观工厂,但不可以拍摄工厂的外景,也不能向外界披露工厂的地点。我很乐意做出这样的让步,于是次日我和这位指挥官一起驱车前往工厂。

过了片刻我的眼睛才适应了车间里昏暗的光线。等我视力恢复后我发现这里像是圣诞老人的作坊和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取代包装好的玩具和蒸汽机部件的是迫击炮的外壳和火箭弹——对于大多数准备参加战斗的孩子来说这里就像是一个欢度圣诞节的大洞穴。

反对派武装的制造团队把从政府军那里夺来的武器拆开来并且重新修理好,这意味着打击阿萨德军队的曾经是他们自己使用过的武器。

在阿法希的工厂里15名工人每天要修理200门迫击炮,还有许多火箭弹、手雷,以及供缴获的坦克使用的弹药等,这些都在阿法希的车间里修好了。阿勒颇是叙利亚的工业城市,在战争开始时这家工厂的老板逃走了,他们留下了宝贵的机器设备和材料,现在这些都被反对派武装利用了起来。

在一个工位上,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切下一段脚手架的钢管,他要用这段钢管来制作火箭弹的外壳。在另外一个地方一名工人正在焊接成型一枚火箭弹的弹头。在第三个工位上弹壳被装填进炸药并装上弹头密封起来。这是一种一气呵成的制造过程,阿法希为此很感自豪,他微笑着拿起一枚制成品让我来观看。

“我们等西方国家给我们运送武器,等了两年但他们什么也没有给我们,”他说,“你们的戴维.卡梅伦只说不做太虚伪。现在我们不再需要西方世界了,因为我们可以自己来制造武器。”

阿法希带我去看了手雷生产线,这条生产线在车间最深处的黑暗角落里。用细管子做成的外壳一端被封上,里面装填进钉子和炸药,再装上一根导火索后用熔蜡封上。“这种手雷比阿萨德和俄国人制造的都要好!”阿法希拿起一枚样品对我说。他说这枚手雷里装了一磅TNT炸药,杀伤力要比阿萨德士兵用的手雷大五倍。

他把一枚手雷交到我手里。“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他说。我翻看着手里的这枚手雷,心里暗自盘算着里面的TNT是不是会因为不稳定而爆炸;我回去时要穿过叙土边境,那时该怎样向边界上的土耳其士兵解释我背包里的这枚手雷;我又该怎样礼貌地婉拒这位兵工厂主管送给我的礼物。还好在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任何蠢话前他开口了:“你何不把它扔给戴维.卡梅伦呢?”

9351506264_f4368d864e阿勒颇萨拉丁区前线 默罕默德的燃烧弹制造厂

9351506098_4b42a5ef35在阿法希的车间里,一辆坦克被换上了自由军的标记

9351505814_bced563394在阿法希的车间里,一辆从政府军缴获的坦克在修理中

9351505514_0751185378一位工人在切割钢管制作手雷的外壳

9351505382_b84f23763b叙利亚自由军兵工厂里的一个工位

9348724559_0f9917142a一名工人在切割脚手架钢管,用来制作火箭弹的外壳

9348726093_ca19664bcc叙利亚自由军制造的手雷

一名自由军战士手持自制的手雷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军火DIY——叙利亚自由军兵工厂探秘记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088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