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索马里海盗扣押我当人质的日子

译者: sunset123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7,星期六 | 阅读:1,111
原文:Judith Tebbutt: My six months held hostage by Somali pirates
原作者:Dan Damon

朱迪丝.特布特和丈夫在肯尼亚度假时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她在强烈求生欲望的支撑下度过了192天备受煎熬的日子。

9377607382_8f15007e0c朱迪丝.特布特在获释的那天(左图)和接受采访的当天(右图)

朱迪丝和戴维.特布特在肯尼亚度假时遭到了一伙武装歹徒的袭击。戴维被杀害了,朱迪丝作为人质被带到索马里关押了六个月。在她获得自由一年后,她说起了自己当时特别强烈的求生决心。

在会见朱迪丝.特布特时——她喜欢别人称呼她裘德——你会感到很好奇:被关在肮脏狭小的房间里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食物配给只有很少一点土豆和米饭,经常被欺凌侮辱,还时常受到就地处决的威胁,在经历过这一切后她看上去还是完好无损心情开朗。

她下定决心要死里逃生,这段经历促使她写一本名为《漫漫回家路》的书,为此她接受了BBC的采访。

裘德来自哈福德郡毕晓普斯托福德,她想要为那些因歹徒索要赎金而被劫持的人质提供一些精神鼓励并且树立一个榜样。

“这就是我要传达给他们的信息,”她说,“给全世界任何人质,尤其是在索马里的人质,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生存条件——不要放弃希望,希望是我的救星。”

裘德的噩梦在开始时是一场美梦,她和她结婚30多年的丈夫戴维一起去度假。戴维是“费伯与费伯”出版公司的财务总监,他们两人是在非洲相遇的,戴维喜欢到非洲去。

9377606932_9bba056691朱迪丝.特布特在2012年3月获释,在此之前她被劫持了192天

2011年9月,他们在肯尼亚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旅行一周后来到了位于肯尼亚拉姆群岛上的基瓦尤岛海滩度假村,这里离索马里海岸只有40公里。

裘德从一开始就感到不适。“我感觉不对劲,”她说,“这里太安静了,有人告诉我这里除了我们俩没有别人,我感觉怪怪的。我们住的房间离开建筑的其它部分很远,但戴维说:‘没事,我们来体验一下当鲁滨逊吧。’”

但就在第一个夜里,她被戴维在黑暗中与人搏斗的声音惊醒了,然后她遭到了枪托的猛击,有人将她拖到海滩上去。

她身穿睡衣光着脚被人拖上了一条小船,她被扔在柴油罐上,小船加速驶向大海。

“我的头被撞了,眉毛被割破了,我的心在狂跳,不知道这可怕的一切是怎么回事,”她说。

情况很明白,但即便是在最让人害怕的开始阶段,裘德就已经开始考虑怎样让自已来控制一部分局面。比如说她想到应该对劫持者微笑,这样能建立起一种基本的和睦关系。

裘德曾经当过精神卫生方面的社工,她相信自己应该尽可能多地与海盗建立起友好关系。

随着她被劫持时间的延长,她学会了几句索马里语,她可以说“请”和“谢谢”等,这样她可以让劫持者把她当做一个人,而不是一件待售的商品。

“虽然我很鄙视这些人,但我知道只要我在他们手中,我就要与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要建立起一种联系。”

9377606446_dcc19b6f10裘德和丈夫戴维在飞往基瓦尤岛的那天上午留影

她还取得了其它一些小小的胜利,比如说她拒绝穿索马里服装。

“他们试图让我戴上头巾,还有其它的东西。我戴上头巾后一名海盗说,‘啊,好看,美丽的索马里女人!’”

“我不是索马里女人,我也不想做索马里女人,所以我立刻就把头巾拿掉了。穿着那种罩袍我感到闷气,完全成了外国人的样子。”

“不要丧失你对自己的身份认同,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他们对你怎样粗暴,无论他们怎样贬低你,你一定要记住你是谁,始终要记住。我仍是裘德,我要在离开这里时还是裘德,我要让裘德获得重生。”

裘德还坚持步行。被关在一间炎热肮脏的房间里,裘德决心尽一切可能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于是她制定了一个锻炼计划——在每天白天的时间里步行半个小时。她还做普拉提健身运动,这使得她的劫持者感到迷惑不解。

9377606814_1600f5723c裘德被关押时住过的房间

当她身体还好的时候她坚持自己的锻炼计划,但是到了后期由于饮食太差使她的身体变得很虚弱。

在她到达囚禁地后的几天之内,有关释放她的谈判就开始了。在几个星期后她的儿子奥利通过海盗的谈判手机与她通上了话。

“我对奥利说,‘爸爸怎样了,爸爸的意见是什么?’”裘德让自己相信戴维已经脱逃了,他现在正在为她的获释而奔忙。

“但奥利说,‘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爸爸伤势过重……’我说,‘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说爸爸死了?’然后我听到了海盗谈判者的声音:‘三分钟到了。’”

9377606684_5f43e564cf朱迪丝.特布特和丈夫就是在这个海边度假村被劫持的

“所有海盗都在房间里,我看着他们每个人说,‘你们杀了我的丈夫!你们杀了我的丈夫!’”

“海盗们一个接一个溜出了房间,最后房间里只剩我和海盗的头目。我对他说,‘就是你,你杀了我的丈夫!’我要把这张脸记下来,我想我要盯着他看直到他转过脸去,我心里充满了仇恨。最后海盗头目也溜走了。”

在被关押期间她试图收集劫持者的证据——她对他们进行详尽的描述,在他们碰触她的手电或笔记本的时候她还试图收集他们的DNA,希望到将来某一天他们会被抓住并确认有罪。

但她说她并不希望劫持者去死,她自己也不想被复仇的欲望所焚烧。“我不希望他们能用那种力量来控制我,只有当我需要时他们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过了几个星期海盗们允许裘德听收音机,于是她收听了BBC世界节目,包括有些在索马里播出的节目。

这张照片是在裘德被劫持前几小时拍摄的

“我坐在一间黑屋子里听你们的广播,你们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你们真的不知道!你们采访了一个年轻女人,她和她的家人从英国的哈福德郡回到了索马里,她们决心要把索马里变得更好。整个索马里都需要这样的人。”

对在索马里和世界上其它地方仍被劫持的人质,裘德想要传达一个信息:“我很想告诉他们不要放弃希望,他们没有被忘记。”

“你们可能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衰弱,但是在某些地方有人正在为你们的获释而做出不懈的努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漫漫回家路——索马里海盗扣押我当人质的日子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129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