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科技重塑美洲油气前景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9,星期一 | 阅读:1,382
英国《金融时报》 艾德•克鲁克斯 报道

“我们脚下踩着大海一样的石油!”2007年上映的电影《黑金企业》(There Will Be Blood)中,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扮演的反英雄角色丹尼尔•普兰攸(Daniel Plainview)发出了这样的惊叹,听起来就像一个消逝已久的时代传来的回声。

在当时看来,英勇的石油投机者的时代似乎结束了,美国油田正在走向不可避免的枯竭。6年后的今天,多亏了现实生活中的普兰攸后人,这一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由积极进取的中小企业充当先锋,水力压裂与水平钻井技术的进步打开了一个宝库——此前无法开采的页岩油气资源。结果,今年美国原油产量将比2008年高出50%左右。分析人士开始推测,10年内,北美地区——美国和加拿大,可能还要加上墨西哥——将成为石油净出口地区。即便向来冷静、政府支持的国际能源署(IEA)也预测,到2017年,美国可能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Jones Day)全球并购业务负责人、瓦莱罗能源公司(Valero Energy)首席独立董事鲍勃•普罗富赛克(Bob Profusek)表示,页岩革命是本行业50年来最重大的变化。他说:“在整体经济中,它带来的变化超过了互联网以及IT变革吗?不,不会。但我认为也与之接近了。”

关于美国油气行业,主流观点发生了彻底转变,而一系列同时出现、相互之间基本上没有关联的变化趋势也扭转了人们对美洲其他大部分地区的能源展望。在加拿大、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尽管可再生能源也在发展,但上述这些变化最主要的影响是,人们预期这些地区未来的油气产量将会增加。

过去10年的发展如此富有戏剧性,因此在预测这些发展对未来的影响时,人们有可能过度自信。不要忘记,美国石油产量增长才持续了4年而已,此前近40年的时间里则在下滑。

目前在德勤(Deloitte)担任顾问的资深人士乔•斯坦尼斯瓦夫(Joe Stanislaw)警告称,油气革命中很多吹嘘的好处尚未实现。不过,他认为,尽管有些观察人士正受苦于“非理性繁荣”,但某种理性的繁荣也是完全合宜的。他表示:“我们多数人在能源稀缺的时代长大。但如今人们的心态变了:能源不再稀缺,代之以能源安全与能源富足。”

从阿拉斯加到阿根廷,整个美洲都在讨论类似的观点,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加拿大艾伯塔省的油砂行业一直面临政治阻力,因为开发会影响环境,而且,在麦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这片相对很小的区域试图投入数百亿美元资金导致了成本上涨,因此也存在经济压力。不过,这里的产量在持续增长,预计本十年内乃至更长时间内都有望保持增长。加拿大如今也在开发本国的页岩油气资源。

从加拿大西海岸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向亚洲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前景不仅吸引了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雪佛龙(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领先的西方石油企业,还吸引了亚洲的领先企业,如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三菱(Mitsubishi)和中石油(PetroChina)等。

在南美,巴西海岸线之外有许多引人注目的石油勘探发现,这些石油储量就深藏在大陆架之下被称为“盐下层”的岩层之中。这些发现,改变了人们对巴西在全球原油市场上将扮演的角色的预期。

巴西曾被认为可能会永远短缺化石燃料,而现在巴西预计将成为日益重要的石油生产国。自2010年以来巴西石油产量持续下滑,石油需求却在增长,这使得巴西成为一个石油净进口国,不过今年巴西石油产量预计将再次开始增长。

这片大陆上另一个在石油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国家是哥伦比亚。随着国内安全形势改善、暴力事件减少,该国自2007年以来石油产量翻了一番。哥伦比亚国家石油公司(Ecopetrol)已经私有化,其市值偶尔会超过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成为拉美第一大上市公司。在其他国家,形势仍然严峻,不过国际能源企业对它们的潜力日益感兴趣。阿根廷就是一个突出例子,该国据估计拥有世界第二大页岩气储量,其蕴藏量在中国之下,高于美国。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ristina Fernández)的政府去年从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手中夺走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YPF)的控股权,令外国投资者大为恐慌。然而,尽管雪佛龙与YPF价值10亿美元的相关合作计划陷入窘境——在一起以20年前在厄瓜多尔造成污染为由索赔190亿美元的案件中,阿根廷一法院判原告胜诉——跨国公司依然有兴趣在阿根廷落脚并参与开发该国的页岩资源。

在墨西哥,油气储量的增长潜力令人振奋——该国相信其储量规模与科威特一样大。而对于跨国公司可能将有权参与开采,人们越来越感到乐观。去年12月份上任的墨西哥总统恩里克•佩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预计会提议修改墨西哥宪法,允许跨国公司与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成立合资公司。目前,墨西哥宪法禁止外国公司持有任何墨西哥石油资源。过去八年,墨西哥石油产量下降了25%,Pemex首席执行官埃米利奥•洛索亚(Emilio Lozoya)把引入外国投资视为改变这一状况的途径。

墨西哥湾美国一侧的深水区石油产量在不断增长,而墨西哥一侧仍处于未开发的状态,这表明墨西哥的石油生产确实有很大潜力。

美洲各国石油产量预计普遍都将出现增长,但委内瑞拉是一大例外,而该国因为拥有奥里诺科(Orinoco)重油带,石油储量排在世界第一。善于煽动人心的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于3月逝世,人们一时间猜测,新政府上台可能会改变委内瑞拉与外国石油公司对峙的立场。然而,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在5月份的总统选举中以微弱优势胜出,给这种猜测当头泼下一瓢冷水。对于外国公司来说,马杜罗的“查韦斯主义”(chavismo)纲领——缺乏查韦斯的个人魅力及人气——有双重威胁,意味着今后在缺乏政治稳定的环境下,私营企业可能继续受到猜疑。

如果不把以上这一大例外考虑在内的话,美洲能源产业的状况看来似乎将以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长为主要特征。

其影响有好有坏,它会带来就业、利润和税收,不过也可能会发生泄露事件,还会导致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用天然气代替煤炭发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这一影响。尽管所有美洲国家政府至少在某种程度上都对这些不利因素有所注意,但没有人认为这些因素能够构成停止本国油气产业发展的原因。

译者/倪卫国、简易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政治与科技重塑美洲油气前景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137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