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新生消费阶层低调花钱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29,星期一 | 阅读:1,269
VICTORIA BURNETT 2013年07月29日

Jose Goit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哈瓦那一套公寓中的临时播放厅里,一个家庭正在挑选电影。在古巴,奢侈消费正在兴起。

哈瓦那——两个月前,当曼纽尔·阿里汉德罗(Manuel Alejandro)家附近的一家3D电影播放厅开业时,他赶紧抢了几张票。这并不是什么IMAX影院,只是由公寓里一间小起居室改造而成,有一台55英寸的电视机,角落里还有一个M&M巧克力豆自动贩卖机。但阿里汉德罗和他的朋友每人花了3美元(约合18元人民币),戴上特殊的眼镜,观看了他们选择的电影。

“这很新鲜,至少在古巴是,”33岁的阿里汉德罗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这么说,他当时正在等着看自己的第二部3D电影:《地心历险记2:神秘岛》(Journey 2: The Mysterious Island)。

在古巴,一个消费阶层吸引了商业人士的目光,他们中的一些人给自己的公寓配备了3D设备。
Jose Goit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古巴,一个消费阶层吸引了商业人士的目光,他们中的一些人给自己的公寓配备了3D设备。一些精明的商人会出租泳池,或开办体育主题的酒吧、电子游戏机房、洗车场,甚至是宠物美容店。
Jose Goit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精明的商人会出租泳池,或开办体育主题的酒吧、电子游戏机房、洗车场,甚至是宠物美容店。

“如果人们有多一点儿的钱可花,他们会想办法把它花出去,” 阿里汉德罗说。他白天在一家国有录音棚工作,晚上给他自己的客户建网站。“现在,你在外出娱乐时又多了几个选择。”

在古巴,一个规模尚小的消费阶层正变得越来越活跃,而阿里汉德罗就是其中一员。这个阶层对奢侈品消费的需求已经引起了这个岛国上商业人士的注意,尽管以美国标准来衡量,它们实在算不得奢华。

一些精明的商人正在把自己的家和车库改造成小型的电影院,其他人则会出租游泳池,或是开设体育主题的酒吧、视频游戏机房、洗车店甚至宠物美容店。

“确切的说,这还不能算消费,”阿里汉德罗说,“只是消费的萌芽。”

在古巴,国家为它的400万劳动者支付工资,平均每人每月19美元,退休的人每月拿到的钱差不多是这一半。在这里,阿里汉德罗这样的人绝对是少数。尽管古巴人能享受食品配给和医疗保障,许多人也有亲戚寄来的汇款或从黑市交易赚来的钱,但大部分古巴人生活拮据,甚至连厕纸都是一种奢侈。

一位名叫约内斯基(Yunesky)的妇女说,她丈夫是一名私人保安,每个月80美元的工资几乎刚够一家五口买食物、肥皂和洗涤剂。约内斯基不愿刊出她的姓。

“3D电影?不,不,”她一边说一边指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外孙,“我甚至都没钱给他们买冰激凌。”

但在过去四年,随着总统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开放经济,允许有限的非国有商业和种植业进行发展,有钱可花的古巴人已有所增加。

根据政府的数据,现在约有100万古巴人,也就是古巴总人口的9%,在私营领域工作或从事种植业,而2009年的数字约为60万。

与此同时,经济学家表示,新兴的二手车和房产市场为经济体系注入了更多资金,而海外的古巴人也将现金和货物投入了商业领域。

这些新的企业家和农场主已加入古巴特殊的消费阶层,他们中还有服务员、艺术家、音乐家、黑市商人、腐败的政府工作人员以及一些经营多年的企业主。

而且,他们正在越来越公开地花钱。

在这个岛国上,所有人理应平等,因此,那些享有特权的人往往很低调,比如,他们会在装帧完善的房屋周围修上破旧的围墙,或是在自家客厅里喝啤酒,而不去本地酒吧。

但47岁的利万·贝尔特兰(Liván Beltrán)说,这种情况正在改变。两个月前,他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开了一家洗车铺和一个餐厅。在那里,他每天洗60辆车,其中大部分车都属于古巴人,每辆车收费3美元到7美元不等。

卡斯特罗多次怒斥平等主义,他宽泛地把它定义为:当一个工人游手好闲的时候,另一个却在辛苦工作。他2月在国民大会(National Assembly)发表讲话时说,古巴必须争取成为“更少平等主义,更多公平的社会”。

2008年就任后不久,卡斯特罗启动了鼓励消费的计划,首次允许古巴人住宾馆、购买移动电话和笔记本电脑。

贝尔特兰说,自那以来,经济改革已经让许多运作于地下的企业获得了合法地位,也不再宣扬有钱是耻辱的。

“问题不在于是不是有富裕的古巴人,” 贝尔特兰指着小口喝啤酒的古巴人和外国人说。另一边,他的员工正在用喷水管给他们的车喷水,为车内部吸尘。“而是,你花在哪儿了?怎么花的?”

显然,他们花得很轻松。国家统计局(National Statistical Office)发布的数据表明,2012年,近150万古巴人住过酒店,或是将钱花在了旅游上,高于2011年的130万。一家酒店的健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说,在过去三年,相对于外籍会员,古巴会员的比例已显著上升。该俱乐部的月会费约为50美元。

在哈瓦那,一两年前,私营餐馆主要是面向外籍人士的,而现在,他们有了更多的古巴客人。在夜间活动场所外,大量黄色的车牌表明那里有不少古巴人(黄色车牌代表古巴人所有)。在喜剧演员罗伯托·里韦龙(Roberto Riverón)的3D吧,顾客能观看单人喜剧表演,或是在干冰制造的雾气里看一场电影。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名誉退休教授约瑟夫·L·斯卡尔帕奇(Joseph L. Scarpaci)说,私营领域的从业人员是中产阶级中的“新群体”。马克思主义将中产阶级称为小资产阶级。在古巴,他们或是在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1959年发动革命后移民出国,或是在他上世纪60年代将所有企业国有化时消失了。斯卡尔帕奇合著了一本有关古巴消费的书。

斯卡尔帕奇说,现在“阶级分化更严重”,但他预测,古巴人对炫富的谨慎态度还会继续,而残存的社会主义思想也会抑制古巴人对奢侈品的热爱。

“这是古巴式的中产阶级活动,他们不会那么招摇,”他说,“一个古巴人曾经告诉我说,‘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该炫耀你的金链子,什么时候该把它们藏起来。’”

当然,不信任也依然存在。一个古巴人说,他出租儿童聚会用的设备,半天60美元,但他的家人总会把垃圾扔到几个街区之外,以避免他使用的物品引起太多关注。

“大家都在看着,”他说,“古巴人非常爱嫉妒别人。”他要求匿名,因为担心这会让他的生意引起别人的注意。

在古巴,经济变革已经催生了活跃的零售业、数以千计的小食摊、酒吧和餐厅,但几乎没有任何制造业。一些人担心,这些变革营造出了一个幸福生活的光环,这会掩盖住古巴生产极度落后的事实。

“从积极的一面看,私营部门正在提高服务质量,”罗马天主教会出资的杂志Espacio Laical的联合编辑莱涅·冈萨雷斯(Lenier González)说。“但这和实体商品的生产是无关的,”他补充说。“资金只是在封闭回路中流转。”

冈萨雷斯表示,除非政府刺激生产,并提高国家支付的工资标准,否则社会差距将会加大。

“这个国家是分裂的,”他说。“有些人有钱,有些人没钱。而如今,这样的差距更明显了。”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3年7月7日。

翻译:陈亦亭、曹莉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古巴新生消费阶层低调花钱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146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