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活在后苏联时代

作者:王少波 | 来源:新浪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30,星期二 | 阅读:2,657

安德烈,乌克兰裔斯拉夫人,生活在乌兹别克斯坦。他长得像普京,生活却完全不像普京。苏联解体后,曾经备受重用、生活优越的斯拉夫族人命运逆转。安德烈一直向往回到乌克兰或莫斯科找份工作,因为在这里他只能摆摊为生,尽管他大学毕业,会说3种语言。王少波/图文

活在后苏联时代

图文/王少波(四月风)

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旧货市场上,我认识了安德烈,他是乌克兰裔的斯拉夫人,大学毕业,38岁的他至今未婚,没有正式职业。

安德烈长得很像普京,但生活却完全不像普京。他一直向往回到乌克兰或莫斯科找份工作,因为在乌兹别克斯坦没有他的工作机会。虽然安德烈会3种语言,但也只能找些家教做零工。更多的时候,安德烈还是在旧货市场上摆小摊,卖些父亲的藏书和家里搜罗的小物件,赚点零钱贴补家用,但这小生意的情况也很糟。安德烈是整个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会说英语的小贩,没生意时他也不闲着,隔壁的生意人会和他学习英语,也象征性地付点费用,每当这时候安德烈会感觉自己还有点用。他邀请我去过他家几次,由于都是晚上去(白天他要出摊),我也就有了这样一组照片。

安德烈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父亲早已去世。安德烈的妈妈78岁了,年轻时是音乐教师,苏联解体后就没什么时间接触音乐了,丈夫先前是大学知名教授,出版过教材《我们的大学》。安德烈和母亲现在居住的小区,是苏联时期分的房子,家里用的都是过去那种昏黄的白炽灯,所以照片看起来很暖,我也没有刻意去调整,这样比较真实。每次去安德烈家拍照都很放松,他和母亲都在做自己的事,让我随便在家里翻弄书籍和老式唱片,我也时不时拍些他们的生活照,他们已经习惯看我瞎拍了。

如今的前苏地区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在塔什干,还有很多像安德烈这样的人,他们都很怀念前苏联。事实上,我连续拜访过好几户大学教授的家庭,他们的基本状况都大致相同。安德烈的故事虽然只是属于他个人的经历,但从他身上,能看到这些命运逆转的斯拉夫人生存现状中共性的东西。

乌兹别克斯坦是著名的“丝绸之路”古国,首都塔什干是古代东西方贸易的重要中心和交通要冲。1924年,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原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国家的主体民族就是信奉伊斯兰教的乌兹别克族,其他斯拉夫民族所占比例甚小。

在前苏联时期,各加盟共和国都重用斯拉夫民族,如俄罗斯族,乌克兰等民族的人。使得他们无形中就觉得高人一等,生活条件也比其他民族的人优越。但在1991年苏联正式解体,乌兹别克斯坦独立后,斯拉夫族人的命运就发生了逆转:信奉伊斯兰教的乌兹别克人主掌了自己的命运,而斯拉夫人则逐渐失去了以往的优势,觉得受到排挤。再加上解体后的动荡,导致各前苏联加盟国都未摆脱社会困境,贫富差距和社会差距不断加大。很多斯拉夫人开始解体后的第一波移民潮:返回斯拉夫人自己的故乡乌克兰或俄罗斯。但当时刚刚经历解体的乌克兰和俄罗斯一样面临着各种困境,这让移民回来的人并未感觉到生活改善了多少,于是又产生了回归潮。

近年来,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社会经济面貌出现好转,但一些前苏联加盟国并未随之进入经济上升通道区,几乎还停留在解体初期的状况:生活并未改善多少,只重用主体民族,通货膨胀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第二波移民潮再次引发。很多年轻人的口号就是:去莫斯科去。我问他们为什么要去莫斯科,他们告诉我:“莫斯科可以找到工作,而且收入比这里要高很多。”(完)

【名词解释】

斯拉夫人,欧洲各民族和语言集团中人数最多的一支。其分布范围主要在欧洲东部和东南部,少数居地则跨越亚洲北部,远达太平洋地区。语言属印欧语系。 斯拉夫人可分为南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及东斯拉夫人。其分布范围主要在欧洲东部和东南部,少数居地则跨越亚洲北部。

(点击图片放大)

 

安德烈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父亲早已去世,他们住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这个小区还是前苏联时期分的房子,如今这些楼房看上去已十分老旧。

安德烈的母亲78岁了,年轻时是音乐教师,苏联解体后就没什么时间接触音乐了,丈夫生前是老共产党员,大学知名教授,出版过教材《我们的大学》。安德烈家里用的还都是过去那种昏黄的白炽灯,所以照片看起来很暖。

家里另外一位成员是母亲的宠物猫。安德烈整个家族在这里已经没有别的亲戚了,他们在苏联解体时或是返回了乌克兰,或是移居他处。

每天晚上回家后,喝茶、听音乐是安德烈的主要嗜好,他不喝酒,也没钱喝酒。

在昏黄的灯光下,安德烈趴在床上读报纸。阅读的习惯是从儿童时代就被父亲培养起来的。

同样受到父亲影响的,还有安德烈的母亲,如今阅读已经成了她消磨时间的一种主要方式。

安德烈的母亲坐在钢琴前,戴着老花镜一边看乐谱,一边轻弹琴键。在苏联解体后,母亲就很少接触音乐了。

坐在阳台上看窗外的夜色,想着明天的生计,是安德烈每天的习惯之一。他从来不在室内吸烟,只在阳台上抽几口。家里没有空调,天热的时候,安德烈和母亲就轮流睡阳台上的小床。

母子俩经常坐下来交流,也常翻出老照片来回忆前苏联的时光。其实母亲也很为生计操心,虽然有一点退休金,但早已不能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

家里的东西都卖的差不多了,安德烈觉得奶奶的党员证或许还能卖几个钱,问我说:“五美元能卖掉吗?”

他说这是功勋党员证,上面的勋章图案和自己收集到的勋章一样。

安德烈从旧物中拿出一件爷爷的衣服,他觉得这件沙皇时代的民族外套也能值几个钱。

虽然安德烈大学毕业,会说3种语言,但现在也只能找些家教做零工。更多的时候,还是在旧货市场上摆小摊,卖些父亲的藏书和家里搜罗的小物件,赚点零钱贴补家用,不过这小生意也很糟。

每一个关注书摊的人,安德烈都很重视,哪怕只是一位过客看了一眼摊位。

在这个旧货市场里卖书糊口的人很多,安德烈推销起来也很困难。

安德烈是整个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会说英语的小贩,没生意的时候他也不闲着,隔壁的生意人会和他学习英语,也象征性地付点费用。每当这时,安德烈会感觉自己还有点用。

安德烈最自豪的时候就是给别人鉴别一些市场上的小物品。他毕竟也是大学毕业生,在市场上算是有学问的。

天色渐晚,安德烈收摊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他这一天有没有挣出回家的车费。

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吃过晚饭了。安德烈自己将就着吃点东西,虽然这是一天中唯一的一顿正餐。

每天晚上,家里的所有成员,包括母亲养的宠物猫,都要聚一下。感受这是一个家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

每次去安德烈家拍照都很放松,他和母亲都在做自己的事,让我随便在家里翻弄书籍和老式唱片,我也时不时拍些他们的生活照,他们已经习惯看我瞎拍了。

安德烈家的这些老照片,永远停留在他们最怀念的苏联时光。那时,加盟共和国都重用斯拉夫民族,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比其他民族优越。而在苏联解体后,斯拉夫人失去了以往的优势,面临排挤和困境。很多年轻人的口号就是:去莫斯科去。因为“在莫斯科可以找到工作,而且收入要高很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图说】活在后苏联时代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159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社会万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