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好好说话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30,星期二 | 阅读:1,573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五岳散人大概是要赔上点银子了。

虽说还没到微博赌约最后时限,但这位时评家兼淘宝卖家所许下的“店里除了奶粉外所有食品类商品全部七折”的诺言恐怕是必须要兑现了,因为还没到“三天内”,被他立作打赌对象的贵州省副省长 @陈鸣明非但没有说自己此前引发网络轰动的发言是“被盗号或者是秘书干的”,反而是挺身而出全数认领——就算标题叫作“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但究其声明全文,其实并没有多少“道歉的话”,而是继续向“说中国好就会挨骂,说中国坏才会叫好”的微博舆论场发起挑战。

@五岳散人是在前天深夜参与对@陈鸣明的围剿时许下了那个赌约。也算躬逢其盛,当时,对这位认证为“中共十八大代表、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官员的嬉笑怒骂真可谓满屏皆是,堪称微博世界中的一场午夜派对,占据话语权主场优势的自由派意见领袖仿佛是倾巢出动,只要是还没睡着,就都在指着鼻子教训陈副省长。

说起来,倒是 @陈鸣明自己先挑起了战斗。前天下午,在转发@瞭望一则《美佛州发生枪击案7人亡》的消息时,这位贵州省副省长来了句“怎么美国又发生枪击案了?!”的点评;很快,有一个显示来自“海外”的账号@EthanYoung7,反唇相讥:“怎么天朝又发生城管袭击案了?!”

这本来也是微博舆论场中司空见惯的攻防,无非是类似“公知”“五毛”互相找茬的游戏。不过,陈副省长这回没按住火气,傍晚前回了句:“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作,已经习惯这样炒作。关键没有听说美国这样的天堂会出事,而且是枪击,滥杀无辜!”

意犹未尽,终在晚间21时许讲出了被伏击者当作话柄的两段“粗口”:“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坚决支持!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这些人不爱国,为成为中国人感到悲哀,让他们赶紧去美国,越快越好!败类,人渣!”

要说,“败类”、“人渣”这种词,在动辄以生理器官问候论敌的中国互联网上实在算不上什么“粗口”,但既然这话出自经过身份认证的微博现存最高级别官员之一,怎不叫视“昏官”为中国最可恨之人的民间异议者见猎心喜?

所以,几乎是以通宵达旦之势,陈鸣明的名字一夜之间成为互联网上最炙手可热的关键词。像@五岳散人那样嘲笑这位贵州副省长事后必将否认曾作此发言的是一类,擅于借力打力者甚至主动提及习近平女儿在美就读之事,讥讽这位“三、四品”官员“置当今圣上于不仁不义”。另外一种流行的批评方式,则是迹近“撒泼打滚”式的战术,呼吁“败类”们赶紧去美国时记得“带上我”、“帮我订票”、“不要拉下我”,@新闻已死 即宣布,“贵州政府若是出钱让吾辈去美帝国,我全家甘做‘败类、人渣’”——这种黑色幽默般的反讽,只怕是要让陈鸣明更加咬牙切齿。

也有技术含量高一点的。紧接着“都做到副省长了还这么脑残?”的骂声,@子夜的昙提议:“我觉得可以调查一下这个贵州省副省长的家人和财产去向。可能还真是全在米国”。偏巧@陈鸣明还真是摆出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模式,言简意赅地主动回复——“求查!”

至此,对陈副省长的围观兵分两路。

一是紧咬其以中共高官之尊出言不逊之罪状,譬如 @连鹏即言:“敢于发出不同声音的都是对国家有所期待,当所有批评都沉默了,剩下一片歌功颂德,国家就完蛋了。对不同意见应该尊重,更何况作为副省长,怎能讥讽甚至谩骂网民,怂恿本国公民移民呢?”;@陈季冰紧急发布“深夜认真声明”:“在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社会,批评政府是人民的天赋权利。不能诚恳接受人民批评的政府官员就别赖在那里尸位素餐,而因为容不下人民批评就扬言要把人民‘滚蛋’的官大人,自己应当立即滚蛋!”;@雷颐更是声称自己因为@陈鸣明的言论而感到恐惧:“公权力掌握者认为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是‘人渣’,意味着必要时,可以用‘非人’的手段对付‘人渣’!纳粹认为犹太人、吉普赛人、妓女、小偷等都是人渣,所以可以送毒气室。陈省长无意中说出‘人渣’,恰表明这已成为他或他们的潜意识,确实可怕。”

另一路起更有后来居上之势。因为@陈鸣明已经摆出一副“不怕查”的姿势,多有深信“无官不贪”者将计就计,高呼这分明就是打开了官员财产公开的死结,以至于 @徐昕昨天下午已经放下惯常的批评语气,愿意为副省长说几句好话:“爆几句粗口,引来骂声一片,还有人要他辞职切腹。实在看不下去了,发条微博支持他。高官开微博,实话实说,值得鼓励,这样对待,今后高官谁敢开微博?特别是他表示愿意接受财产调查,从而可能成为首个自愿公开财产的省级官员,若如此,小小粗口,瑕不掩瑜”。

这算是@徐昕在诱敌深入吗?至少,与他同列异议者意见领袖的@袁裕来律师,就本着“急公好义”的个性,点破其中谋略:“徐昕是个坏人,陈省长千万别上当”。其实,无需大V出手,此时自有人肉搜索爱好者祭出绝招,找来陈鸣明在公开场合中的各式戴表照片,呈于鉴表专家面前——可惜,@花总丢了金箍棒不肯马上成全这场反腐佳话:“回答了多次,陈副省长戴的手表都是平价表,卡西欧级别。贵州有表哥,但他不是”。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那就是继续在@陈鸣明的过往留言中寻找蛛丝马迹。其实,都不用仔细检索,这位从来不惮于在微博舆论场中宣扬“爱国正能量”的官员,有过太多可被异议者抨击的表态。最明显的就是去年7月22日,他曾经以“叫兽”相称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吴贤毅,怒斥对方:“在党的生日这个特殊日子里,就因为我在新浪微博上转了人民日报文章,就挑战叫板,诋毁我们党蔑视我们党,这还是共产党大学的教授?这不误人子弟?这不毁了华东师范大学名声?”

“共产党大学”——这种讲法,实在太不符合民间知识分子间的“政治正确”了,副省长简直就是把自己放在了成千上万个教授的对立面。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此时,揭发者又已经有了新收获,原来就在一周前,陈鸣明曾经出席一个《阳明微话:生态文明在我们身边》的论坛活动,与他合影的的国内知名博主是巴松狼王、窦含章、染香、点子正。

恍然大悟。在那些批评者眼中,窦含章、染香、点子正本就是“五毛中的战斗机”,既然陈鸣明当初奉之为座上宾,如今有此“爱国言论”也就不足为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命“辟谣党主席”兼“自干五总书记”的@点子正越为 @陈鸣明解围,就越让讥笑者觉得那是沆瀣一气。

@点子正也当真有义气。在那样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居然单发一帖推荐@陈鸣明,赞之为“懂网络接地气”:“当下中国有哪个副省级领导会用长围脖工具?有哪个副省级领导出差自己上网定机票?有哪个副省级领导不用秘书亲自织围脖?有哪个副省级领导敢于说真话理直气壮传递正能量?”

而后,在发现这位副省级领导在微博上已然面临围攻之势时,他直接向“南方系”喊话:“有种冲点爷来”;并在昨天凌晨提供“人渣围殴@陈鸣明”的四点原因分析:“一,@陈鸣明微博骂人渣,败类对号入座。二,人渣想独霸微博與论场,@陈鸣明这样高级领导懂网络,败类们慌了。三,领导开围脖不接地气是通病,@陈鸣明讲真话多互动接地气,人渣们急了。四,@陈鸣明陈述事实,百家争鸣,明辨是非”。

比起@点子正,左派意见领袖@司马平邦更加怒不可遏:“对陈鸣明的围攻,从今天开始应该是有组织的,因为他的身份和级别,他的强烈态度一定让某些人害怕了,他们不许陈鸣明的声音成为体制主流,他们希望体制内的高官永远中庸昏庸,永远一杠子砸不出屁,所以,这非不智,这非常智”。

由于有@李剑芒的小号、@林萍在日本等自由派知识分子值此反复向陈鸣明启蒙“爱国不等于爱政府”的道理,@不沉默的大多数大概也实在听出了老茧:“祖国和政府的区别,@陈鸣明区别得很清楚,他提过政府吗?不爱国,是人渣,天天骂祖国,可以滚,这一点没错。要有分辨力,不是每种批评都应该听取,打着监督、批评政府的公知、公民来搞乱中国,这种极端声音不该听取,而应批判。批判错误同样是各位公民的权利,官员也一样,要学会对批评进行反批评”。

在为陈副省长缓解压力的队伍中,有一路人着实难得,那便是平素亦常以政府官员批评者角色出现的部分“公知”,他们的主要理由是“副省长实名开微博,本身就是很大进步”。@大鹏看天下、@周志兴、@吴祚来、@谢佑平等均有此意:“副省长上网,大家应该关照他才对,因为他在网上是弱势群体,上了网等于置身于大广场,如果都飞砖头,还会有人上网么?他是有勇气的,如果认真地讨论几个问题,而不是互相斗气,是不是更有价值?”@王小山更是愿意认真相信陈鸣明要求审查他的个人财产之诺:“目力所击,陈副省长是首要提出如此要求的高级官员,说声‘伟大’毫不过分……宛如赤子初啼,让人看到希望。收回所有揶揄讽刺,为陈副省长鼓掌”。

不过,这份体谅情怀,在一些更加决绝的发言者看来,分明就是“奴才心态”。@沈步摇的爹即斥之为意淫:“以前是人家装严肃,说要政改,你們撸。現在人家都骂你人渣了,你说人家终于不装严肃了,骂人就是说人话了,要鼓励,继续撸。你们都他妈撸死自己得了。挨骂都能把自己整出高潮来,真是体贴入微的奴才”。尤其是当@江西日报昨天早晨以“这直抒胸臆的表达,在官场难能可贵”称赞陈鸣明之“真性情”之后,@沈步摇的爹更是破口大骂:“放你娘的狗臭屁,少来跟我们群众套近乎,思想有多远,你他妈滚多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傻逼国家啊,官员脏話骂人,居然有大批人叫好。真心绝望了”。

因为有了类似@江西日报、@解放日报这样的媒体微博账号截屏为据,再加上中新网、光明网先后发稿,这场围绕陈鸣明的交锋,从昨天上午起进入网络媒体正式报道范畴,不仅各家门户均将《贵州副省长发微博斥不爱国者为败类人渣》的消息展示于首页,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亦有仿效。

凤凰网尤其突出,因为在昨天午时,这家门户宣布获得了独家回应:“陈鸣明在电话中表示,已经知道了网上引发的争议,正在写一份长微博,会对此事做详细回应。他还告诉凤凰网(声明中)‘会有一些道歉的话’。”

下午15时许,长微博《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如约而至:“监督和批评本身就是爱国的表现,但我发现,微博上有些网友在无限放大一些个案的意义,否定中国社会的整体进步。因此我转发点评了一条美国发生枪击案的微博,本意是想说,任何国家都会出现一些极端个案,这是无法避免的,结果引发了一场口水。我要感谢网友的关注,也想对此说两句”。

在强调“微博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舆论场”、“我从与网友的交流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之后,@陈鸣明确实道歉了:“我觉得,网友对我的拍砖,既是观点之争,也是因为我个别言词欠妥,对大家的意见,我虚心接受,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原谅,以后我会注意。看来,在微博上,不管有什么样的观点,有话还是要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观点才会被更多网民接纳。我是一个喜爱微博的普通网民,还是一个副省长,对自己说的话更要负责,更要注意,以后,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

显然,副省长既是自我告诫,更是要告诫批评者:“我认为,极端事件反映的可能是个体问题,也可能是整体问题,公众对个体极端事件的关注,可能对解决整体问题有促进作用,但不能因为个体极端事件就否定整个社会……当一些极端个案发生时,我常看到有些网民会夸大事件的意义,无限拔高,其实极端事件哪个国家都有,美国每年的枪击案也不少,可在一些网民那里,说中国好就会挨骂,说中国坏才会叫好,我想这不是理性的态度,批评和监督是爱国的表现,但在中国的微博上不是只能说中国坏美国好吧?”

“说中国好挨骂,说中国坏叫好,这不理性”——这段表白,迅速成为门户首页更新动态,凤凰网更是将之提拔至头条。不过,这并不代表全盘接受了陈副省长的观点,是王石川赶就的独家点评《一个副省长的愤怒》更能传达网络编辑的心意:“通过监督政府,让权力懂得遵纪守法,呼应民意,好好治理国家,这本身就是爱国的体现,对这样的公民应该褒扬而不是辱骂,应该鼓励而不是嘲弄,认为他们不爱国,并骂为‘败类,人渣’,这样扣帽子,真是诡异而荒诞的价值观……值得欣慰的是,陈副省长已经就‘人渣’事件作出回应……这无疑是积极的姿态,虽未道歉,但已反思。其实,不独副省长网友应该有话好好说,每一名网友都有责任好好说话。”

也就是从陈鸣明自我反思之时起,更多媒体终于获得了赶上微博潮流的机会,开始了对整件风波的梳理检讨,主基调是在批评陈鸣明此前“人渣”论的前提下,响应“好好说话”的呼吁。比如新京报《副省长爆粗口更说明理性讨论的必要》、京华时报《网络表达,官民都需有话好好说》,分获新浪搜狐重点推荐。

不过,字里行间也总有倾向各异。人民网更多地需要呵护官员“对网络和网民的挚爱”,由作者在《以平常心看待副省长微博爆粗口》中为陈鸣明打抱不平:“仅仅是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却要对网络有更多的担当,谨言慎行,这本是应有的担当,但又是谁去刻意强调和任意放大这些呢?因为自己的一句欠妥言词,招致各种恶言相向,网络的谩骂,甚至恶意的人身攻击,吹毛求疵,试问,这些和一句欠妥的言词相比,谁更胜一筹?网络是自由的,也是对等的,要求别人对不当言词负责,是否又对自己的谩骂加以克制了呢……很多时候,官员一句话不当,就招致政治生涯的终结,导致一些官员‘谈网色变’、‘闻网友丧胆’,反而不敢跟网友进行真诚沟通,一扇扇交流的大门被关闭,导致很多僵尸网站、僵尸博客、僵尸微博的出现,实乃大家的一大损失”。

常在央视出镜的@评论员杨禹也责无旁贷,昨天傍晚表态:“无论个别言辞是否得当,贵州副省长@陈鸣明到微博上来闯荡,都值得鼓励。为什么目前99.99%的党政干部、99%的主流经济学家、90%的其他各界有识之士还不到微博上来发言?为什么微博上虽有理性声音,但更是各种极端化判断、哗众取宠之声的欢场?这值得那些以为‘微博上的中国就是全部中国’的人们深思”。

环球时报今晨更是高呼“不能捧杀,更不能棒杀”,由南京政治学院新闻传播系教授王传宝强调《包容致歉的副省长有利微博繁荣》:“当前网络舆论场有些失衡,一些意见领袖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缺乏相应的责任感,存在明显对网民情绪的迎合和误导。微博这样的网络舆论场,需要引入更多元的声音。高级官员影响力大、关注度高、拥有的政治资源丰富,有成为新型舆论领袖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吸引更多高官加入。他们在微博中只能算是新兵,不应以特别挑剔的眼光来苛求他们,更不能借题发挥,将对现实的不满一股脑地倾泻到试水微博的官员身上”。

但是,环球时报这种“失衡”的评判角度,显然为北京青年报所不喜,因为在他们看来,“当下微博生态的主流是积极的,网络舆论整体上是理性的”。于是,社评不依不饶地坚称《“副省长微博骂人”错不只在没好好说话》:“他的态度看起来有所软化,却显示了颇有分寸的保留——仅就他欠妥、欠技巧的说话方式请网友原谅,仅就他不能‘奉陪到底’向网友致歉,仿佛他骂别人是‘败类、人渣’,并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仿佛只要注意有话好好说,做到骂人更含蓄一些,水平更高一些,就没什么问题了……或许有人‘天天骂祖国,又赖着不去米(美)国’,但这只可能是个别网友的‘个体极端言论’,对此不能无限放大、上纲上线,更不应以粗鄙言词破口大骂。副省长陈鸣明在微博上骂人,其过错不只是在于没有好好说话,而更在于有意无意虚构、夸大网络舆论的‘敌情’,随意给网友扣上‘败类、人渣’的帽子,这种简单生硬的非理性态度是很不可取的”。

河南商报则是允许王攀就此揭穿“一些别有用心者利用爱国主义蛊惑、欺骗人民”的伎俩:“当今世界,随着政治文明的进步,已经很难再出现像希特勒这样,利用人们的爱国主义进行疯狂的反人类行为。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无条件爱国。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不爱国者和不爱国言论,对于那些正当的声音,不妨问一问为什么不爱国,怎么做才能让他爱国。而那种‘不爱国就是人渣’的看法,对掌权者——一个副省长来说,尤其不该有”。

成都全搜索网的标题更是言简意赅——《陈副省长的回应没诚意》。是作者詹万承对陈鸣明回应全文“仅有两处隐约有道歉的影子”而表示不满:“可以清晰地看出,陈鸣明并没有为‘不爱国者是人渣’作出道歉,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地东拉西扯了一通,看上去说了很多,但其实都是些大而空的正确废话。比如文章的核心观点,‘微博上有些网友在无限放大一些个案的意义,否定中国社会的整体进步’,就等于是用诡辩的辩证法把问题忽悠过去了,因为民众、媒体有针对性的批评一般都是对具体案例而言,永远都可以被上纲上线说成是在以偏概全否定整体”。

最终要看南方都市报。作为“汉奸媒体”的旗帜,昨天深夜就已在@南都评论的微博发言中贴出一幅“贫贱不能移”的书法,说是要与@陈鸣明先生共勉:“近者悦,远者来,这是孔子提出的理想社会标准,非西方邪路。倘若近者不悦,远者不来,毫无疑问是治理失败的典型。一个国家成为最大的移民目的地,绝不是耻辱,只能是荣耀;而一个国家成为最大的移民输出地,则绝不是荣耀,只能是耻辱。需要反思的不应该是用脚投票的人”。

虽说不能将微博中的政治隐喻句句都搬上纸面,但作为南方都市报社论,《宽容异质声音比宽容说错话官员更重要》也算是言他人未能言:“经过一系列互动,从遭遇千夫所指到成为同情的对象,民众对这位官员的态度正悄然发生变化……但是,在此期间,这样的宽容似乎表现得过于仓促,让事件的性质变得含糊不清,乃至忽视了本该有的反思。如果没有舆论的反扑,博主是否会肯定网上的不同意见,是否会承认‘监督和批评是爱国的表现’?即便是其回应,口吻看似亲切,实则也是官方标志性的辩证法式的自圆其说”。

南方系这点心思,“爱国者”应该也不会感到意外。真正会让左派人士拍案而起的,是中共中央机关报官方微博账号的表现。昨晚,同样是在子夜点评栏目中,@人民日报有云:“副省长微博引争议,刘嘉玲照片受围攻。网络正使这个世界扁平透明,官员与名人当谨言慎行。然而也应深省:顺乎吾心,便全盘肯定;逆于己意,就棍棒相加,当情绪左右思考、立场取代理性,除了相互伤害,还能剩下什么?对骂攻讦只能加剧撕裂,包容理性才能弥合分歧。有话好好说,行吗?”

所谓“刘嘉玲照片受围攻”,是指这位女演员前天发布一张自己在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前的留影,感慨“48年……我终于来到了这里!东方红,我心中的太阳!”——香港明星的身份与“东方红”的表达方式之间的巨大差异,使得刘嘉玲迅速成为被围观对象。

如今,@人民日报将陈鸣明与刘嘉玲引发的意识形态交锋相提并论,算是煞费苦心。只不过,终归也是左右为难。

左边,@张宏良哀叹:“副省长发微博痛斥汉奸,遭到围攻谩骂,所有反共反华大V几乎全部出动,污言秽语铺天盖地,远远超过去年围攻王立军,再加上人民日报擂鼓助威,估计背后肯定有文革余孽帽子店的老板。现在陈副省长已做了第一份检查,不知道还要检查几次,如此架势足以吓退所有后来者”;右边,@龙兄告诉中共喉舌:“这不是‘顺吾心逆己意’的问题,而是有人忤逆并伤害了普通人心和基本价值,始有如此强烈的反弹。先有非理性,后有非非理性。有话不能说,就必然有话不能好好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好好说话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160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