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VS.人道主义:艾萨克·阿西莫夫的科学观与信仰

译者:charlieee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8-20,星期二 | 阅读:1,539
原文:Religion vs. Humanism: Isaac Asimov on Science and Spirituality
原作者:Maria Popova

爱的纽带无关生死。

科学和宗教正反两立的相互摩擦已有了很长一段历史。但科学本身是精神的丰富来源,我们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些人文中最伟大出色的思想,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对科学家们是否祈祷的沉思,理查德·费曼对宇宙的歌颂,卡尔·塞斯对科学的尊崇,巴克敏斯特·富勒对祷文的科学引渡,到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然的魔法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位受欢迎的科幻小说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以及关于他不得不提的传记《这辈子我活得很好》( It’s Been a Good Life (public library))—这事一本集合并精选了阿西莫夫信件、日记和《记忆中,仍常青》(In Memory Yet Green (1979)),《依然快乐》(In Joy Still Felt (1980)),以及死后出版的《阿西莫夫:回忆录》(Asimov: A Memoir (1994))这三本自传结合而成的传记,由他的配偶珍妮·杰普森·阿西莫夫在他死后十年内编辑而成。

阿西莫夫简要概括了他的哲学:

我从来没有信仰过任何一个宗教,一刻都没有。实际上我根本不觉得精神空虚,我贯彻着自己生活的哲学,它跟超自然扯不上关系,但我感觉非常满足。简而言之,我是个固守个人观念的唯物主义者。

不得不承认,与其说阿西莫夫在没由来的自大中高高捧着自己的信仰,倒不如说他的回答充满了真诚善意和智慧逻辑。在创作《阿西莫夫的圣经指南》不久之后,他出席了大卫·弗罗斯特的展会,在被这个麻烦问题缠身之际,阿西莫夫用他的过人智慧给出了这个不敬却机智的回答。

以下是事后回忆:

弗罗斯特毫无预兆地突然提问: “尊敬的阿西莫夫先生,您相信神吗?”

我被吓了一跳,这个问题容易让人深陷难以脱身的危险境况中。如果我在无数人的关注下实话实说“不”的话,很容易引起各种不必要的争议,但我也不能为此而撒谎,于是我为了脱身而不断拖延时间。

他说: “尊敬的阿西莫夫先生,您相信神吗?”

我说:“”什么神?”

他有些不耐烦, “嘿,阿西莫夫先生,你肯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神,你是否信仰西方世界的神,基督教传统中的神?”

为了继续拖延,我说, “我没怎么想过。”

弗罗斯特说:“我才不信呢,阿西莫夫先生。”然后他把我逼到了墙角,他说:“像你这样知识渊博而好奇心旺盛的人一定绞尽脑汁考虑过关于上帝的事儿。”

(有了!我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刻薄的追问反而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开端)我有礼貌地微笑,说: “上帝比我聪明多了—还是让他来绞尽脑汁考虑关于我的事儿吧。“

更重要的是,阿西莫夫还是个绝对的人道主义者。

我从未特地考虑过要给我的信念贴上什么标签。我一直通过科学方法和理性法来看待理解这个世界。我不相信那些无法用科学和理性原则来解释的所谓”超自然“真正存在。我也不相信人类社会中衍生出的神话,天堂和地狱,上帝和天使,撒旦和魔鬼。 我也想过自称”无神论者“,但这毕竟只是表现我不信神,而不能代表我的所作所为。

然而我逐渐意识到还有”人道主义者“的存在,这个名称的由来简单来说是人道主义者认为,是人类自身的所作所为创造出推动社会进步的优良之处和拖社会后腿的麻烦之处。他们相信要解决这些麻烦,就得人类自己作出努力,他们不相信超自然因素会对社会优劣产生影响,会对社会缺陷和解决这些缺陷起到作用。

他在写信给朋友的时候重新进行了自我定义。他表示了对”无神论者“这个定义的不喜,这一点几十年后布莱恩·考克斯肯定会赞同。阿西莫夫写道:

我和你说过比起”无神论者“我更喜欢”唯物主义者“这个词么? ”无神论者“这个词意味着”不认同神的存在“,有一种负面效果和失败者的论调。,它只是告诉别人你不 相信什么,并把你永远置于防御一方的处境。而”唯物主义者“这个词则体现了你相信什么,并且你可以用明确的道理来阐述表现它。上帝和其他作为神被信仰的概念排斥了理性法则,因此这个问题在唯物主义中没有价值,所以你不必浪费时间对自己的哲学中没有位置的东西进行攻击或防御。

说到他的核心理念:未知事物是奇迹而非恐惧的来源,是科学的运作基石,阿西莫夫也曾想过他觉得”上帝“不存在这一点有可能是错的,他顽皮地对波特兰·罗素眨了眨眼:

永恒而无梦的沉睡没什么可怕的,这显然要比在地狱中承受永无止境的折磨和在天堂中持续没完没了的百无聊赖要好多了。但要是我错了呢? 著名数学家、哲学家、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波特兰·罗素被问过这个问题。”如果你死了,”有人问他,“然后你发现你正在和上帝面对面干瞪眼,你怎么办?”

然后这个勇敢而常青的人回答, “我会说 ‘上帝啊, 你好歹也多给我点提示啊。’’”

不过阿西莫夫的哲学还是在他晚年全心全意写下的美好的字里行间中,闪闪发光,无论死亡率悖论正确与否:

爱的纽带无关生死。它无拘无束地穿梭时间,于是昨天的爱也是今天的爱,对明天爱的信念也是今天的信念。当一个人遭遇了死亡,记忆还活在另一个人心中,温暖而富有生气。当他们都遭遇死亡—我仍相信—虽然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他们的爱还是存在,坚不可摧,永无止境,一旦它存在过,就会在这整个宇宙中永远延续。

《这辈子我活得很好》(It’s Been a Good Life)非常棒,作为补足,里面还有阿西莫夫在科学和教育上的创造性以及他写给年轻的卡尔·撒跟的可爱的粉丝之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宗教VS.人道主义:艾萨克·阿西莫夫的科学观与信仰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298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科技视野,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