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之谜,它是科学还是迷信?

译者: 达骜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9-30,星期一 | 阅读:1,554
原文:The Enigma of Chinese Medicine
原作者:STEPHEN T. ASMA

几年前,有一次在北京,我得了感冒。我的中国媳妇想减轻我的病症,便把我带到了当地的一家饭馆。入座后,她点了只活甲鱼,饭馆老板给送了上来,看着伙计麻 利地把甲鱼的脖子切掉,把血倒进一个杯子里,我惊讶不已。在这副恐怖场景下,他们又把一杯烈性白酒倒了进去。站在桌边的老板和伙计,自信满满地向我比划着 手势,让我把这杯烈性药喝下去。我犹豫了一下,壮了壮胆,把它一饮而尽。

当天晚上以及在随后的几天里,我都感觉病情有所好转,但我不太清楚其中的缘由。会不会是安慰剂效应?或许我的身体在那天晚上就已经开始好转了,根本无需吃 药。还是白酒掺甲鱼血的方子加快了我身体的康复?或许若干年后,我们会发现甲鱼血中含有某些微妙的化学元素,能治愈某些疾病。

很多西方人都会对甲鱼血能治病这样的说法不屑一顾。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却会狂喝由昂斯大夫推荐的治疗皮肤癌的用树皮制作的药剂,以及接受茄子敷疗法。我们 都活在用水蛭放血,和用抗生素治病之间的广大灰色地带里。近年来,另类疗法层出不穷,再次引发了被那些大学者称之为“界定难题”的哲学问题。

所谓界定难题,就是区分科学和伪科学的根本问题。它通常表现为进化论者和创世论者之间的争论。在这场让人身心疲惫的争论中,创世论者总是因其理论无法被证 伪(证据不能证明或反证其自然神学信仰),而受到批驳。“可证伪性”理论的内容,最早是由卡尔.波普提出的,他是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哲学家之一, (这种“可证伪性”理论)乍看上去也还不错–它巧妙地去掉了那些伪科学和卖大力丸的人那套说辞。情况是不是如此哪?

当代的哲学科学家,拉里.劳丹指出,哲学家们未能提出让人信服的区分科学和伪科学的标准。即使是作为实证科学基础的可证伪性理论,也漏掉了很多物理学中重 要的合理观点,而参杂进了一些奇谈怪论的内容,如占星术–如果该理论的拥护者能搞懂哪些实证能印证他们的预测的话。此外,自托马斯.库恩以后的科学技术 史学家们早就说过,正当的科学从不对一种理论,在它的实证被证是伪时就对之全盘否定,而是更愿意去搜集(有时候要花几十年)反证,而非用实验误差来进行论 证。奥地利哲学家,保罗.费耶拉本德,甚至彻底放弃了一种所谓的科学方法,声称科学并非揭示真理的特殊方式,而是一种有瑕疵的人们惯常使用的推理方法(充满了错误,偏见及夸张的说教)。最后,增强理性并不能减少盲从。

我们都以为严谨的逻辑应用能消除那些奇谈怪论。但情况却并非如此。即使像阿瑟·柯南道尔那样精通演绎法的人,也会相信卡纳冯勋爵(图坦卡蒙探险之旅的赞助人)是死于法老的诅咒。

另类医药的问题,特别是传统的中医问题,又让界定这一课题成了热议的话题。美国人对针灸和中草药很感兴趣(而对用动物治病的兴趣则要少些,像我用过的甲鱼 血之类),但我们希望在科学上,能对这种古老疗法进行一些验证。而且中国人自己也在努力让西方人相信中医的疗效,并摒弃中医里的传统文化中的迷信成分。

那次去北京几年后,当我在上海到处找地方买房时,一个房屋中介告诉我说,我正在看的这套公寓的位置很吉利。在十层楼高的地方透过窗子远眺,能看到延绵的苏 州河里的河水,在这座楼前缓缓流过。他给我解释说,这些弯曲的河道,还有川流不息的河水都是特别好的风水。这都是“正气场”的滚滚财源。

我于是买下了这套房子。

风水(从字面上看就是“风和水”)里的内容,不容置疑地打动了我们许多人。简单来说,如果你用某种方式和按着某个方向来摆放家具,对大多数人来说要比按别 的方式摆放,在心理上会感觉舒服许多。但这种超自然的“因果论”里的内容,却饱受争议。中医认为,人身上的经络代表着一种被称为“气”的能量的流动,而这 种能量贯穿在大自然和我们的身体之中–造成我们身体的协调和健康,或不协调和生病(依据经络的阻塞和畅通程度)。

我当然不需要这种说法百分百正确,来说明为什么我办公室里的桌子朝向大门要比我背对着大门时感觉舒坦。我也不需要解释为什么我从窗户眺望苏州河时,会感到 心态平和。或许这种玄而又玄的风水中的气场理论,终有一天会让位给一种符合我们对感官知觉或心理学知识的理论。不断增加的临床数据说明,安慰剂的缓和效果 已让很多态度坚决的医生终于得出结论,有益的生理反应(如脑内啡和多巴胺的释放)都可以用微妙的办法来引发,比如服用用糖块制作的药片、进行祷告、听音乐 以及其他看上去无关的能引起反应的机理。因此,为什么摆放家具不能哪?

亚里士多德区分科学和其他知识的办法,是对观察到的事物给出一个因果说明,而且其理论是有系统的(逻辑上是连贯的)。按照亚里士多德的标准,中医至少是看上去挺符合科学的–气场的经络让针灸治病、武术、风水盖房和中草药等之间的特定联系,产生了因果关系。

但是,自十七世纪时起,对科学的定义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只有系统性的因果说明已经不足为论,因为很多相互矛盾的理论,都能满足同样的观察结果。比如,逆向 的行星运动可以用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因果关系理论来解释,但是这种理论后来却被日心说所取代。我们需要的是正确的和能得到验证的因果关系理论:而且科学方法 (科学哲学里的“假设演绎模式”)的出现,是为了通过实证检验的方式来验证因果解释。

气场理论在这种更严格的条件下,是否还能被认为具有科学性?对之持有疑问似乎很合理,因为没人亲眼看见过气。虽然身体中气的经络(或经脉)用西方的仪器检测不到,但中医医生要花很多年才能掌握人体解剖图上的经络。
他们是否在追逐一个仅在传统文化中得到推崇的梦幻,抑或是我们尚处于发现它的初始阶段?气场理论似乎是可证伪的,但或许我们很快就会为之付出代价。毕竟, 科学家曾经在没人真正看到它的很久以前就推理,假设和假定过基因(一种遗传单位)的存在。还有,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假设存在着的希格斯粒子,直到2012 年才得到确认。

气场理论是否会因为经常报道的针灸治疗的疗效,而被视为因果关系的基础?

十九世纪时,达尔文的科学革命并不符合可证伪理论的实验方法。伽利略曾让球顺着斜板滚,来直接观察检验他的重力理论,但是达尔文的自然进化论,却没有那么 多能让人看到的东西。但达尔文的自然进化论却越来越多地得到科学认可,因为它说明了如此多的多样化现象(比如自适应结构,解剖同源性,化石记录等等)。气 场理论在中国被神化和根深蒂固,就像达尔文的学说在西方一样。但是二者之间却也有着显著的区别,需要加以说明。

达尔文的学说在进化论中,只做了三个主要方面的假设:子女会和其父母及其兄弟姐妹有所不同;子女会比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和他们的父母更为相像;在他们的生活 环境中,生下来的孩子会比活下来的孩子多。这些现象都非常显而易见,当你把它们综合到一起时,就看到了人的适应性进化。不像气功,进化论没有假设额外的超 自然因素。

最近在中国,我一边坐在针灸医生的桌子边,一边在想我自己是否对气场理论太过迷信或质疑太多。华山医院的医生邵磊(音译),是一位全国闻名的谙熟这种神秘 疗法的大师。我告诉他自己有慢性腰痛的毛病。邵医生看了看我的舌头,然后告诉我,我的腰痛其实是我肾脏的气场出了问题,他可以给我气衰的地方补气。他给我 的腰部扎上了十个针头,还给我膝盖的后头扎了几个针。他把这些针都连到一个电压器上,轻轻用电给我震击了二十分钟,同时用一盏加热灯给我的背部加热,这盏 灯看上去足以用在快餐店里给炸薯条保温。我过去没有受过这种温柔的酷刑,但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传奇的疗法,我却去做了好几次针灸。我可以如实告诉大家, 在每次做完针灸治疗后的几天里,我的背部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似乎完全相信中医的疗效很自然,但我对气场理论还心存着重重疑虑。换句话说,人们可以去接受“另类治疗”–因为即便不能诊断出病因(这种情况在西医里也 屡见不鲜),病症却能得到缓解。针灸、甲鱼血、以及很多类似的疗法并非是迷信,而可能只是浩渺的实用民间智慧中的沧海一栗。试图用因果论来说明(中医)有 实际疗效的原因,对那些遭受腰椎盘突出折磨和突然发病的穷人来说,既无关紧要也没有意义。

最后,一个人既可以怀疑气场理论,也可以怀疑神圣不可侵犯的科学方法,这都不影响他笃信没有得到确证的有实效的真理。最终,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医疗方面 的赌徒。我们都想取得尽可能多的办法:一根小小的银针,一小片止痛药,一点儿甲鱼血。在打出了足够多的牌(或疗法)后,奇迹就可能出现。这是迷信还是明 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医之谜,它是科学还是迷信?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4452.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科技视野.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