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悬着的旗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1-7,星期四 | 阅读:1,392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作者微博

即便是在“小清新”的文艺青年中间,张悬也不算非常有名。这位拿着吉它的台湾女歌手,之所以会在过去两天里成为内地微博认坛上的热议对象,甚至得以登上门户网站的首页,是因为一场“不谈政治”的政治风波。

2日晚间,张悬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举办小型演出。次日起,互联网上陆续出现多位自称在场观看演出的大陆留学生的抱怨,指认张悬在舞台上展开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台湾“国旗”。

其 中,情绪最激烈也最广为流传的一段如下:“昨晚真心后悔去听了张悬的演唱会,虽然她的唱功和作品确实是很有实力的,但是在演唱会上把台湾区旗显摆出来,还 一再强调那是她的‘国旗’,它来自‘台湾国家’,这个举动真让人悲愤不已。台下的同学说:‘No politics today!’ 她居然回答:‘我不知道你是哪来的,也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从哪学来的,电影里吗?我觉得这样一点也不酷。’我想说,我觉得你这样才特傻X……关于台湾是中国 的这个不争事实,还需要咱们拿众所周知的常识来证明吗?张悬,要么唱着你的歌少制造分裂,要么带着你所谓的‘国旗’滚出CHINA!”

随着那几幅显示张悬笑着展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的现场图片此后被发布出来,这场“国旗”之争迅速从留学生群体之间蔓延至内地论坛,尤其是在知识青年偏爱的豆瓣网上,讨论热烈。

一 个名叫“穿Dior的乞丐”的豆瓣用户,4日晚间发帖,宣称她就是那个站起来说“No politics today”的大陆留学生:“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下11月2号在曼城张悬live上发生的事情……上来开场后前三四首都很好,气氛也很活跃……后来唱完一 首歌,她说她看到了后排有同学(应该是台湾同学)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回家”(因为她14年前在英国留学),第一排的台湾同学拿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子, 张悬把旗子接过来说这是他们的national flag,现场的大陆同学都懵了,我就说了一句‘There are still students from mainland(现场还有大陆学生在)’,她应该是没听见,继续用英语说着,我真的觉得不能忍,就大声说了‘No politics today(今天不谈论政治)’,她的回应是‘I’m proud to introduce my COUNTRY(我很自豪介绍我的国家)’‘It’s not politics, it’s just a flag(这不是政治,这只是一面旗子)’。现在这句话被湾湾人民拿来反驳我们,我只想说,她有强调了national flag的好吧,维基上定义national flag是说‘A national flag is a flag that symbolizes a country’,台湾同学你们自己看吧。其实我真的不在意她的立场,但也要考虑到我们的情绪吧。后来她就blabla了一堆,原谅我,我当时气得都已经 听不进去她在说什么了,我只是想让这种尴尬的气氛赶紧结束,于是我最后说了一句‘We just wanna have fun tonight(我们只是想享受今晚)’。她也没再多说什么,继续唱歌。唱完一首,场下气氛明显比之前冷了很多,没有人再跟她开玩笑,她也没说话,继续唱 下一首。这首唱完,可能她也觉得不太对劲,又开始说,但我没想到的是她一上来又把矛头指向我……‘那个说no politics的小女孩,我不知道你是哪来的,也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从哪儿学来的,电影里吗?我觉得你这样一点儿也不酷。’”

台下观众录制 的现场视频可以证明,“穿Dior的乞丐”转述的张悬言论基本没有出入。这位台湾歌手是以一种兼具文艺偶像和成年大姐的口吻,向台下的小女孩提供人生教 诲:“在这个世界上永远要用一个个体的生命去做所有的思考。不是只为自己活,而是因为活出自己,所以你去理解下一个生命也有可能是这么完整,这么全然而独 立,当你能够感觉到到自己的存在并不是一个工具,不是一个道具,甚至不是一个机器的時候,我们就有可能去连结这个宇宙上面任何别的生命,并试着去尊重她并 不是用这种约定好的方式。我一直觉得法律或是约定,其实是给不懂得尊重人与人之间相处之道的人去做参考,但如果你曾经感受过自己真正的活着,你就会去捍卫 另外一个独立的生命,不论你认不认识他,或是不论你了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背景,然后他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视频显示,此后,在一段与台下 歌迷的生活交流后,张悬再次主动将话题拉回来:“这首歌我还是非常希望能够送给人群之中,默默在思考,而且为自己去活每一天的人。有时候这世界比较拥挤, 或者是我们以为我们都已经选择好我们的价值观了,其实也许还不是,我们只是听多了某种价值观,所以我们选择对抗,say no, 或者是我们选择,我只愿意这样想,因为这样想好像比较聪明,但是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你自己摸索出来的一个’mix and match, just fits you’的价值观。所以,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这个generation可以变成,anyway, anywhere, anyplace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应该说,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抗议时,能够当场讲出这么一长段带有哲学意味的话,对歌手来说已经殊为不易,而且也完全符合张悬一贯以来的“独立”、“自由”、“优雅”形象。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段现场讲话——从“不是一个工具”到“真正的活着”——蕴含了足够多的人生观价值观指导意义,导致嘘声和喝彩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多的内地人和台湾人加入辩论。

通 过认证微博账号,张悬在前天中午12时整发布了《关于英国曼城演出风波一事》作为回应,强调“我心诚意不变”:“当天演出多以华人学生为听众,我在演出进 行中,看见前排的台湾学生带来了国旗还有写我名字的灯牌,两者我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并非刻意预谋或有心拿出来定义这场演出。因为见到台下的英文听众,所 以说到了这是从我的家乡来的国旗,话还没有说完,即有观众以英文发言‘no politics today’,我相信我的发言被误解,所以停下来对话,尝试说明‘it’s just a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 and it’s not politics.’ 我知道我在与华人学生对话,但仅以英文发言,我当时无从得知她是何地而来的学生,我并不是因其身分而回复我的看法……期间我是诚心在说明‘我从来不会因为 看到任何地方来的旗子而觉得被冒犯或不开心’……目的是为了希望传达,‘我们(不是发言者,而是我们都会有的)的许多观念,有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 我们各自被教育或听来的,所以我们有时才会回避政治,或是避免讨论任何有不同立场的话题以为是尊重,但因此我们反而永远没有机会平静下来,或是有机会互相 了解。’”

针对“傲慢或讽刺”的指控,张悬断然否认:“我也在当场主动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 如果在我说明完后听众还会发言,请相信我一定会把麦克风交给她……虽看来是我拿着麦克风,但我们是在对话,也许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对话,但我依然认 为这是一个对话,一个常常在发生的对话,现场我毫无讽刺与傲慢的念头与口气,当下也并非使用长长的叙述企图反击,我一心希望能尝试完整说明这个对话的意 义,绝非所谓文化霸凌……旗帜,凤梨酥,台湾米,高山茶和繁体字,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它们都代表着我来的地方,我在哪里看到它们,永远都会是感激,认同 和思念。我当然知道国旗是敏感的,和许多人一样,我也为我的身份认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愿意逃避交流的机会,或逃避它们对不同的彼此来说目前是什么。这样 我们才有机会去塑造与目睹它们以后会是什么……成年后,我决定我必须永远要比政治的教育更平静看待这件事,我的认同与看见国旗的开心,从不是为了诋毁不同 意见的人的价值观,我跟外国听众怎么分享,就会带着同样的心意跟任何华人听众分享,没有一丝嘲讽与不敬。”

一个多小时后,第二份回复发布。 先是关于“对学生发言的主观臆测”,张悬更加明确地表达了“疑惑与感慨”:“如果我当时是为了讽刺,决不会花费这么多的演出时间尝试对话和沟通……我们真 的失去了太多好好理解不同观念的机会,也只是打住不谈扔进暗处里,期待我们已经多所质疑的政治人物与局面为我们解决,然而所有政治产生的问题还是各种人民 在承受,不是吗。唯有当我们从生气地谈,到有机会疑惑地谈,到有天产生真正的理解于是幽默地谈,我们才不会被任何信息操弄我们看待世界的看法,以为是和谐 或平安。”

再是针对“没事拿什么国旗出来宣扬”的批评,进行反驳:“今天如果换作是凤梨酥,高山茶,或是繁体字写的手卡,我相信就没有问 题。然而请容我说明,旗子和它们一个个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在异国,它们都来自也代表我的土地家乡,都是我认识了三十多年最熟悉的事物,我看到都是开心而 感激的。我常常拿听众送的东西上台,我不会退回也不会忽视,以前有听众知我年轻时会看简体书,特地送了我一本毛语录,我当时如今日收下时都是同一种高兴, 没有对彼此的心意有过多揣测,交流也都是同一种心。当天我是非常高兴能见到台下还有外国听众的,看她们一阵疑惑,所以才会用英文尝试与她们交流这是从哪来 的,在我发言被打断前,从来并不是为了要‘对现场中国留学生宣扬什么’。这不是我个人的解释,这是当天发生的实情。”

关于“台下学生怒喊 no politics today’”、“用傲慢的方式讽刺台下的中国学生”、“学生听众不需要你来教育”等批评,张悬的回答是:“我并不知道这位说英文的留学生就是所谓中国学 生。台下也有台湾学生,我看待他/她们都是一样的……我一直相信这位学生是出于善意希望我不要导向政治,我没有感受到当时学生是用愤怒的语气在说话,而请 相信我亦是……我希望越来越多人愿意不忌讳存在的问题和值得讨论的事,我们越有机会了解彼此的差异,才会有机会不去动辄互相撕裂,回避不谈才会造成最多的 冒犯,因为我们从来不愿意去正视彼此的观点和可能有的交集……我并不愿意放弃有任何可能交换不同观点的机会……对于看到我介绍我家乡事物就划分成政治意图 的不悦,跟我们的回避和不愿闻问彼此有关。”

显然,这位台湾歌手看到了类似“婊子来大陆圈钱”、“有种不要来大陆开演唱会”的喝斥声,她照 样以不悲不喜的文艺范加以回应:“婊子或女神,都是物化一个人物的方式。我唯一想说的是,我去任何地方演出从不为了妥协讨好或勉强任何人对我的毁誉,每一 场演出都是无分彼此诚心诚意,我为听众而去,不为圈钱……我没有分别过听众是从哪里来的,‘是哪种哪个地方的听众’。从前我若以分别心先行区分所谓中国或 台湾听众的不同,这才是傲慢与偏见。”

最敏感也最核心的“台独”批评也被回应了:“台湾的政治现况,法律基础和社会发展在所有华人地区中的 确是不同的,我无意拼命强调,但我也会介意被刻意扭曲或隐蔽发言权利的状况。失去诚心但真实的对话,我们再血脉相连都没有办法亲近对方……在我发言被 ‘no politics today’打断前,我完全没有使用任何政治性的意图和提出任何政治的看法,我用英文想跟台下的外国听众介绍这面旗子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真的,如此而 已。”

以“张悬敬上”作为落款,通过两篇共计4000余字的回复,这位台湾歌手的确展现了自己温和内敛的写作才华和不卑不亢的处事态度——而亦正如其所愿,“各界新的讨论与沟通”就此加温,大陆与台湾的种种纠结情绪,借由这个出口奔涌而出。

尽 管内地网络舆论场上的多数意见领袖显然更愿意关心类似三中全会这样的命题,但在文艺青年的助推下,“张悬台独”还是在前天登上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排行榜, “自干五”、“民国粉”频繁现身。讨论者大致分野成五类:其一,正如“穿Dior的乞丐”本人所抱怨,指责张悬在公开场合言行不当:“这么敏感的话题你私 下爱怎么说怎么说,但作为一个说话有影响力的明星,把这事儿放台面上说是不是太过了……坐在一起讨论政治的人都特可笑,这个东西不是说简单到我们能讨论清 楚的,当我们不了解一些事情的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当别人面去触碰它。”

由于互联网上近日还流传过数段台湾电视节目视频截图,显示部分台湾名人和民众仍将内地视作极其落后蛮荒——例如声称“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不认识方便面”,这些批评者感觉被侮辱、被看轻,而漂泊在异国他乡的大陆留学生对此就更加敏感。

其 二,因为发现张悬早前MV《玫瑰色的你》中多次出现“FREE TIBET”口号和雪山狮子旗,认定她是“台独”“藏独”双料分裂分子,至于到大陆演出,就是典型的“又当婊子又立贞节牌坊”。更有人专程翻墙到 Facebook,找出在张悬个人主页下方那些斥责“你们的国家专制独裁”、“中国有一些民众就是爱吵爱乱叫”的跟帖,据此喊出了“张悬滚出娱乐圈”的口 号:“张悬有资格台独,正如我们也有资格让她在大陆圈不了钱”。

其三,根据“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历史渊源,嘲笑那些批判者缺乏常识。再加上本名焦安溥的张悬,被发现是海基会前副董事长兼秘书长及台湾行政院侨务委员会委员长焦仁和之女,“说她台独简直白痴脑残”。

这 一类以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主。例如,曾在去年带领手下发布15万字的《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的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即言:“青天白日旗是台独?大陆民众是 被谁教育的如此没有文化,没有历史的概念。青天白日旗是孙中山先生提议,陆皓东主持设计的。在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上这面旗才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国旗,百万将 士在这面旗帜下奋勇杀敌,是中华民族抗日的主力军”。@王晓渔补充:“从法理上说,青天白日旗代表中华民国,而中华民国认为大陆和台湾同属于一个国家的领 土。你可以不承认中华民国的法统,但把青天白日旗和台独联系在一起,这更像是极端台独的观点,与‘爱国’没什么关系。”

其四,甚至期待张悬当时展开的就是真正代表台独心愿的民进党或台联绿旗。冒着内地互联网上严格的管控删除风险,这一类发言者是真正的“国粉”、“蒋粉”,他们不仅为张悬鼓掌,还希望台独能够早日实现,最好解放大陆。

渴 望普世价值的心情如此急迫,发言者中甚至出现了代表甘肃玉树州委宣传部的@温暖玉树。在点评@释不归揭发张悬“台独藏独双料分子”的帖子时,这个来自宣传 官员内部的微博账号嗤之以鼻:“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在这样的时候各种爆粗口,可笑又可怜。唯心知,唯自由知。”虽然@温暖玉树事后宣称之所以“发布不良信 息”是因为“被盗号”,但恐怕就连“五毛党”都不太相信。

如果说前四类是针尖对麦芒,体现了大陆意识形态领域近十几年来日益明显的裂痕,那 么第五类,就是愿意响应张悬有关“回避不谈才会造成最多的冒犯”的态度,借此契机,讨论两岸之间悬而未决的心结——那面在英国展开的“国旗”,和类似“台 湾谋求加入世卫组织”等事件一样,都只是滔滔洪流中的一朵小浪花。

然而,就算是间接呈现,青天白日旗终究不便被大陆媒体公开展示,包括环球 时报在内,纸媒和电视台均少有报道此事,门户亦多将之置于首页之外。期间,是凤凰网展现了独特的尺度优势和勇气。尽管在面对CNN评论吉普车冲撞天安门事 件时,这家门户非常踊跃地站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环球时报的身边,大声喝斥“傲慢与偏见”,但是,当话题变成涉及两岸认同的风波时,“兄弟不阋于 墙”代替了“外御其侮”。

不仅得以在前夜昨晨首页刊出图文报道《台歌手张悬演唱会上展示青天白日旗》,还附上这位争议人物的独家回应:“如 我所说,当时我尽力与那位同学平等也平静对话……该遭遇的我诚心概括承受……我盼望这样的事带来的不再是辱骂和撕裂,而是任何可能用新的态度去看既有问题 的机会。”

微博微信和客户端里说的更多。昨天傍晚,@凤凰网即转发源自豆瓣的《一个台湾人眼中的“张悬‘国旗’事件”》,并广获传阅。

文 中,作者首先“揣摩”了这位歌手当时站在舞台上的心境,劝告大陆批评者将心比心:“张悬作为台湾外省家庭的女儿,无疑从小是认同那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子 长大的。大陆朋友如果要去想像,就想想你小时候怎么开始认识五星旗,如何对那面旗帜产生荣耀与感情。然而她的成长过程,面临与各位很不同的命运。她一方面 见证着本土认同崛起的台湾,越来越多台派质疑这面旗子,将其视为‘蒋介石外来政权’的代表(所以民进党都用绿色台湾旗)。而另一方面放眼国际,也必须忍受 这面旗子,在中国政府的否定下罕有飘扬的空间。所以当她来到英国,在演唱会现场看到台湾学生,带上这面她熟悉的旗帜,兴奋之情完全可以想像。而当她带着心 底的热度,披起这面旗子──‘No politics tonight!’ 的声音响起。那句清亮的质疑,必然勾起长年来,她见证‘中华民国’在内外夹击下的委屈。这种情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长的各位或许不容易懂。”

不 过,这位台湾人也承认“向来欣赏的张悬,对那女孩说错了两句话”,因为“这还是‘政治’”:“一面旗子这当然不属于high politics,那是在中南海、人大、钓鱼台宾馆、台湾立法院上政治人物的事。但‘政治’的根本,泛指公共生活中各种权力界线的拉扯分配,大到军事外交 政策预算,小到生活中各种权力拉扯的环节。像这类用微小的行动、语言、穿着、符码界定‘我是谁’,拉扯着‘谁有决定我们如何界定自己的权力’,正是‘认同 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微观展现。其实,连那女孩呼喊‘no politics tonight’的时候,否定张悬拿起‘那面旗子’的合理性时,她也是在做一种政治宣告,暗示‘那面旗子不能当成一面国旗’的信念,或至少是,对于一场演 唱会可以/不可以有什么元素的政治判决。正因承载着政治情感,一面旗帜才会引起张悬的感动、中国留学生的错愕,以及台湾某些群体(特别是早年在国民党统治 期间受难者后代)的伤痛。一面旗子牵动到不同群体的复杂感受,谁又能在普世的意义上宣称那‘只是一面旗子’?即便对于张悬,那真的只是‘一面旗子’吗?我 相信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张悬也会承认,那是一种政治。”

和诸多台湾人的发言一样,署名作者Albert Tzeng也以“在台北还可以看到五星旗飘扬”为据,呼吁大陆同胞能理解和欣赏自由的价值,而不是只是牢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经历民主化后的 一代,有越来越多人透过见证参与,真正开始相信政治主体是你我每一个‘个人’……正是出于这样的逻辑,多数台湾人都无法理解‘歌手拿觉得能够代表自己的旗 子’何以冒犯?如果有一个大陆艺人到台湾在演出时,现场有陆生高兴地拿出五星旗,而该艺人也把旗子披在身上,我绝对会支持他这样的权利。如果是在英国,那 就更不用说了。而对台湾人而言,一个人表达、定义自己的权利,被另外一大群人否决,本质上是一种暴力……很多人困惑,台湾为什么不愿意回归?两岸统一或一 国两制不是很好吗?这不是我今天能够去充分讨论的问题。但如果你对台湾人的心理真想了解,有几个关键词可以下手:二二八、火烧岛、美丽岛、郑南榕。如果你 找的到这些资料,请在想想当年的台湾人会如何看待‘中国’国民党,或许你能对今日台湾人面对中国的复杂情绪,多一点体会。”

是啊,当人们说出“不谈政治”这句话的时候,往往就已经在谈政治了。从两岸各执一词的教科书开始,“自以为是”的意识形态就已经深深地渗入了每个人的血液里,政治,潜移默化,无远弗届。

“两个人都有点政治……如果你真的不关心政治,你可能看到那个旗子一点感觉都没有”——由内地赴港定居的闾丘露薇同样这样认为。

凤 凰卫视的这段电视访谈昨天也被凤凰网接入内地,来自台湾的男主播首先自承“很矛盾很尴尬”,因为,“青天白日旗我个人也很熟悉,但在这里工作十年后,也明 白内地民众的反应”。作为出镜评论员的闾丘露薇则强调,是两岸各自的爱国教育铸造了这种无法形成共识的局面,“教育的方式是一样的,只不过面对的东西是不 一样的”。

同样解释了青天白日旗反而是“统派”的象征后,闾丘露薇希望这场因为张悬而起的统独论战能够成为一个帮助大陆民众了解台独定义、来源的机会,

她只是担心,“那些大陆民众在网络上一些比较激烈的语言,会把很多原本对中国、对中华民族依然存在联系感的台湾人,往台独的方向推。”

根 据凤凰网昨天消息,针对张悬原定12月30日在北京五棵松举行的演唱会有可能会被取消的情况,台湾官方已有回应:“陆委会主委王郁琦今日表示,会全力和陆 方进行沟通,让对方了解这是两岸年轻人互动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情形,双方应互相体谅、包容。他直言,若张悬演唱会最后取消,他会很心痛的,因为不需要这 个样子……立委吴育昇认为,张悬的表现可爱得体完全没有问题,也不影响两岸一中各表的共识,他建议王郁琦,能和外务部门负责人林永乐共同来表扬替台湾做‘ ‘国民’外交、文化外交’的张悬。”

今早,又传来曾经主营两岸工作的张悬之父焦仁和的声音——“希望这个风波能够尽快冷却……两岸真的需要和解与理解,尤其是在异国他乡,两岸中国人更应该放宽心胸,互相尊重,不然这样的事,只会让外国人看笑话。”

而根据@旺報午前引述的大陆国台办回应,发言人范丽青的口径是,“我们希望两岸同胞,特别是青年一代多接触,多交流,增进相互了解和感情”。

浪花终将平息,只不过,@庄子慎之已有“名字与命运”之叹:“张悬,张挂悬挂一面旗子,然后‘悬’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悬着的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557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