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集体主义:别逗了,那叫鸡腿主义!

来源:大国小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1-22,星期五 | 阅读:2,634

村民为全村的利益向村委会寻求变革的事。结果是从控诉村子修路要了村民的钱到重阳节应该给老人发个钱,打着集体利益旗帜,最终为了自己的利益。

想到这个名词的时候我去百度上谷歌了一下。维基百科对此的定义是:集体主义的含义在于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要服从集体利益,一切行动和言论以集体为重个人为轻。这是共产主义和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重要内容。

集体主义更像是一个高高挂起的匾额,偶尔抬头看一眼,但早已尘封作古。【大国小民】第六期,作者付大麦讲了一个关于村民为全村的利益向村委会寻求变革的事。结果怎样?从控诉村子修路要了村民的钱到重阳节应该给老人发个钱,打着为了集体利益的旗帜,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一种声音,关于集体主义。

文|付大麦 (银行职员)

生在中国这个地图奇特的国家,我没法像在岛国那样随便喊一嗓子就能跑出两个警察说こんにちは,更多的时候,我都是喜欢自己干活,自给自足。但从根本上讲,我还是提倡集体主义的——这里所谓的崇尚集体主义,其实更多的是打着集体主义的名号,去争夺个人利益。

我小的时候总住在姥姥家,那是农村。你们都知道的,农村的治理方式都比较可爱。那种90年代后的农村都焕发着无限的生机,早已见不到猪牛羊马野驴遍地跑,附近有个小工厂,工厂旁是每年轮换种的玉米小麦。有的家比较开放,种了点白薯,就被集体放羊的“牧民”带领着那些割草机全部吃了。

很多村民都放弃了靠天吃饭的天地,放弃了开拖拉机搬砖的生意,转战去了村里的小工厂闻着化学气味拿命换钱。高额的工资让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吸收新鲜空气的机会。大家拉帮结伙,好几个人都在那个工厂里奋斗一个目标——今天的任务是做成一块xx级别的木板。

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觉得他们是“合作”最好的践行者。对于他们来说,从自己一人种地到了几个人在工厂合作一单小“生意”,这已属不易。

但事情有时不如你想的那般美好。就像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拉肚子一样,合作这个事情——把一半甚至更多的希望完全托付在别人身上,这已然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你想过你那个合伙人真的有如你想象的那般靠谱嘛。

是的,在农村的那会,我就目睹过这么一个情况:

那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冬天,因为那一年庄稼的收成很差。虽还未差到小说中常提及的“颗粒无收”,却也近乎如此,鸟儿都已经被我形容到夸张的饿死。

鸟儿饿死后,猪也没了活路,它明白它活着的意义,所以也只能趁着还有点肉赶紧发挥余热。农民,则是买米的买米,要饭的要饭,天天吸毒气的还在为大白菜涨价而发愁。而村书记当时只是在想如何从村头小厂子里捞点油水,换一张榆木的大红桌来摆放他那几张厚而不实的文件。

这种情况维持了很久。直到年前,情况有所改观:

——村民爆发了!

全村382户人家就像集体打了鸡血一样,从村东张三家,顺势爆发了。甚至连在小工厂吸毒气的家伙们都辞职不干了——我们要寻求变革!

当时还小的我根本不明白那是为啥。晚些的时候,我手里拿着橡皮泥还有一个杯子,坐在姥姥家的炕头上,听她和姥爷对话:东边王二婶也觉得现在村太乱,修个马路都要跟你要点钱,要不然你门口那就不给好好修。砍个大树本来都跟咱没关系,却硬是要在咱家吃一顿饭,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啊!

我忘了姥爷当时是怎么回复的了。只记得我当时咬了一口橡皮泥,他们发现后啪啪给了我两巴掌我连忙吐了出来,委屈地钻被窝睡下了。

等早晨醒来后,事情已经有了新的进展。

村东头那几十户已经在四方游说,从村东开始,村中,村西,除去村干部家,把老百姓的小门小户都串到了。

他们要干什么?当他们来到姥姥家的时候,我躲到了里屋,透着门缝听他们的对话:

“徐婶,你也知道咱村现在的情况,书记有点什么花销都要分担到咱们头上。西边xx庄村,人家马路修的可直了,院子外的小围墙盖得都特好。小红砖,家家户户盖,不要钱。你看咱这,为了改造锯一棵树都要让你管饭,你说咱还能忍么徐婶?跟我们走吧,都在呢!“

然后,我姥姥和姥爷就和他们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把我锁在了家里,让我别乱跑,渴了喝水,饿了别吃橡皮泥。

我乖乖的点了点头。看着他们远去后,自己搬了把梯子,偷偷爬出了小矮墙,远远地跟在了他们后面。

那些村民聚在村委会真是有如群魔乱舞,打群架一般的气势磅礴。

没错,他们是想讨个说法。但,真的有效么?

此时的我,想起了“团结就是力量”的这句名言。但更多的,我不是在看他们怎么做,而是在等待村委会书记到底能给一个什么说法出来。

10多分钟过去了。书记没有从村委会出来。就跑来一个主任,拿着一个大喇叭再喊:“你们有事说事,没事就都散了吧,这是村委会,不是赶大集,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还怎么办公!”

带头的张三一听这话当时就不乐意了,“修个马路都要我们自己钱,国家给你们拨的款都去哪了!轮得到我们出钱么!”

“凭什么书记天天吃鱼喝酒我们就要吃米粥?想过我们感受么!”

“重阳节这样的能不能给我们老人发点钱啊,西边的村子都发钱,怎么咱村没有呢。”

我在后面隐约听到姥姥说了这句话。她弱小的身躯此时更加的瘦弱,岁月压完了她的腰。我明白,若不是不合理,她的性格万万不会让她来这声讨一二的。

“都别吵吵!喊什么喊,散了散了,都散了!书记今天不在,你们这些问题我都记着呢,我们村委会也在想办法改善居民情况,你们以为我们都很容易是吗,我们也很辛苦!都散了散了!该上班的上班,该干嘛的干嘛吧!”村主任此时显得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这个原本聒噪的人群里塞满了暴怒的辣椒。

又是一顿争吵,掺杂着男人女人老人的声音。我甚至觉得这像是一场演唱会——一群人不知被某种什么力量聚在一起,为了得到公平而奋力嚎叫着。

而此时的村书记——我想他应该正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因为仅仅过了半个小时,那闪着刺眼灯光的警车就已经尖叫着袭来。

“谁带头闹事呢!不知道这是村委会啊,一群人聚在这像什么话!谁带头闹事的?谁!”——此时从车门里走出了一个身板正直的警察。制服的衬托下他是显得如此威武,以至于人群后的一小群人已经慢慢溃散,偷偷溜走了。

“是他!”此时的村主任,指着村头张三大喊着:“就是他!聚众闹事,无事生非!”

“你是不是显得没事干棒子饽饽吃多了!跟我走!”话声还未落地,警察就已经拽住了张三的手,把他往车里拉。

而张三后面的那群村民,一看这架势,都起哄着说干嘛干嘛,但刚嚷两声,警车又下来俩人,拿着手铐直奔这边而来。

他们一看这架势,没有在嚷嚷的了,全部像说好了一样,犹如溃败的蚂蚁,大喊着“妈呀警察抓人啦没王法啦”往家的方向小跑了回去。

我的姥姥,姥爷,此时被挤在了人群中,摔倒在地上——没有了当初说的那些场景重现,有的只是人性的弱点。

后来,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张三被抓进了警局关了一周后放了出来。没人再去提什么修马路锯大树,也没有人在来修马路。

现在你多少能明白我这个故事能体现出什么观点——一张写着集体俩字的鼓,一群人去敲响。当一个人把鼓敲破了后不愿承担责任,只能把修鼓钱分摊到每个人时,这鼓就没法继续敲下去了。最终,”集体“溃散,合作失败,回归个人。

但如果我在这里说是大家一起打鼓,其实并不合适——我说的这个真实的故事已经体现了人性最基本的一面——为何大家要一起去提议而不是一个一个人?在这里,大家都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一堆人去谈问题会得到领导的高度重视。但大家聚到一起后又为了自己着想各自谈各自的——集体主义不得不变成了鸡腿主义,不过万幸的是,好在还不算鸡肋。

请不要用个别极端案例反驳这个真实的案例,我们都明白的,在不影响个人利益的大前提下,谁也不会向一个陌生人鞠躬磕头喊爷爷。

所以,与其说中国人提倡集体主义,还不如说,中国人提倡能从中捞到甜头的集体主义——鸡腿主义。

本期编辑:王银超

出品:自媒体【网易·大国小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关于集体主义:别逗了,那叫鸡腿主义!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606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