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名言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10,星期日 | 阅读:2,620

作者:马新河 2010-10-09 19:28:19 发表于:博客中国

陈寅恪
陈寅恪

1969年10月7日,身在中山大学的陈寅恪先生被批斗致死。今年是这位大师逝世四十周年,按照国人的习惯,在这个年份,对这样一位大师,史学界、文化界,至少他供职过的大学,他的家乡,总该有点纪念活动吧,然而似乎没有。仅此一点似乎就可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大陆籍学者尚没有获得过自然科学类的诺贝尔奖。

每年10月初是诺贝尔奖颁布之期,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照例要发作一次。人们普遍相信,中国的国力已经大大地提高了,美中不足的是,迄今尚无一位大陆籍学者获得自然科学类的诺贝尔奖。不错,已有多位“华人”获得诺贝尔奖,今年就有一位,这证明诺贝尔奖委员会并不歧视华人。这一事实恰恰让人疑惑:何以无一人是在大陆接受教育又在大陆从事研究?

巧了,又是一个整年:整整80年前,1929年,陈寅恪先生为另外一位现代学术大师王国维撰写纪念碑铭文,其中说:“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这样的评价当然完全适合于陈寅恪先生,而这段话也可以说明何以大陆学者未能拿到大奖。

想当初,科学院成立中古史研究所,拟聘陈寅恪先生为所长,特派先生一位弟子带聘书南下广州接先生北上。先生在口头回复中重复了那句名言,并主张研究学术最主要的条件是有自由意志和独立精神,据此他提出担任所长的条件是不被当时的意识形态所束缚。这一要求未被满足。而事实证明,陈寅恪先生秉承独立精神进行的史学研究,比如论文《论韩愈》、专著《柳如是别传》等,具有永久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当时服务于意识形态的大量历史研究今已毫无价值了。

或者以为,意识形态容易窒息人文、社会研究,自然科学不应受太大影响。事情并非如此。陈寅恪先生所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描绘的是从事学术研究者的特定精神状态,这样的精神状态对自然科学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人文社会各学科。

当诺贝尔情结发作而无以排遣的时候,人们总拿中国科研人员人工合成胰岛素的成就来说事。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科学工作者最近就据此说,诺贝尔奖有其局限性,忽视集体研究成果云云。这样的说法恐怕恰恰说明了,向往诺贝尔奖的人们没有弄清,科学究竟是如何进行的,伟大的科研成果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

关于这一点,杰出的科学家随后进入哲学领域的匈牙利籍学者米歇尔博拉尼有过十分精彩的论述。他指出,“独创性是科学家的主要德性”,这一点人所共知。这意味着,一个国家要想其科学家取得创造性成就,就得创造一种制度环境,让科学家们能独立地、自由地思考、研究。但同时,“科学又具有最紧密结合的职业传统”,因而需要保持学说的连续性,保持团体内部的协作。为此,科学家们要形成一个科学共同体,个人置身于其内进行创新。当然,这个共同体必须完全按照科学、学术自身的逻辑组织,是一个自治的团体。

也就是说,科学创新的前提是科学研究的自由与科学共同体的自治,而这两方面的制度在国内都是匮乏的。谈论胰岛素人工合成事例的人们总爱谈论集体协作,但这种协作与博拉尼所讲的科学共同体的协作是两回事。具体的历史情况有待考察,但在国内,科研协作通常是由行政力量组织的。人们经常看到的情形是行政部门组织科研攻关。这样的攻关当然有其用处,比如填补“国内空白”,从事实用性工程。但要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却几无可能。行政官员不可能事先知道哪些研究方向是值得深入的,科学家们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惟有让他们自由探索,他们才或许能够发现。

博拉尼针对苏联说过的一段话则似乎就是针对当下中国说的:苏联向科研机构拨了大量资金,博拉尼却说,惟有当这些资金 “流入独立的科学观点控制的渠道”,即由自治的科学共同体掌握、使用,才能对科学研究产生积极作用。否则,“这些补助的分配伴以建立政府指导的企图,它们施加的影响便只能是破坏性的”。当代中国投入大学、研究机构的经费可谓不少,但它们大多数是由行政权力主导分配的,因而其作用也是相当可疑的。

有诺贝尔奖情结是一件好事,起码表明这个民族还有上进之心。事实上,这些年来围绕着诺贝尔奖的讨论,人们也已经大体上知道了,什么样的制度环境有助于科学的繁荣。人们不断地提及陈寅恪,就是有感而发,人们相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科学、学术繁荣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前提。问题是,这样的社会共识似乎并没有转化为有效的制度。相反,这些年来,行政权力对大学、对研究机构的控制似乎有强化之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陈寅恪名言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9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