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情书

来源:民国印象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10,星期一 | 阅读:2,625

情书在手机、电邮、QQ、微信等便捷通讯方式的集体包围下,几乎绝迹了。如果不是为了偶尔复古怀旧,极少有成年人能在日理万机中展笺落墨,或还悄悄盼望——云中谁寄锦书来?

就 像木心先生的诗中写的: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民国时期的通讯、交通还未发达,而年轻男女对爱情的热望已挣脱了千年的束缚,家国的动荡、分别的漫长,让他们只能通过慢腾腾的邮车给 热恋的人捎去安慰,也捎带了小小的烦恼。书信年代的恋爱似乎总是如此,缓慢悠长,情节波折,而又偏偏动人。

情书最美是民国,而说到民国情 书,最著名的莫过于沈从文先生对张兆和的那段明澈清亮的表白:“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 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事实上,沈从文为追求张兆和写了四年的情书,只不过这些情书在往后岁月的辗转中大多丢失了,要不我们能看到更多如此情趣动人 的词句了。

诗人徐志摩写给陆小曼的情书《爱眉小札》中的文字,就如同他的为人一样,感情充沛饱满,读之仿佛是在品尝一块甜甜的蛋糕:“今天 早上的时刻,过得甜极了。只要你;有你我就忘却一切,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了,因为我什么都有了。与你在一起没有第三人时,我最乐。坐着也好,走道也 好,上街买东西也好。爱是甘草,这苦的世界有了它就好上口了。眉,你真玲珑,你真活泼,你真像一条小龙。”

以散文见长的朱自清,情书自然是信手拈来,他给陈竹隐写的情书亲昵绵软,情意绵绵:“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亲爱的宝妹,我生平没有尝到这种滋味,很害怕真会整个儿变成你的俘虏呢!”

有 “中国济慈”之称的诗人朱湘,则在他的情书中为爱人取起了名字:“我替你取的号叫霓君(这两个字我如今多么亲多么爱)是因为你的名字叫采云,你看每天太阳 出来时候或是落山时候,天上的云多么好看,时而黄,时而红,时而紫,五采一般(彩字同)这些云也叫作霓,也叫作霞。(从前我替你取号叫季霞,是同一道理, 但是不及霓君更雅。)古代女子常有叫什么君的,好像王昭君便极其有名。”

鲁迅跟许广平的通信集《两地书》中虽无甚缠绵的情话,但是你看他称许广平为小刺猬,而在信末活泼而炽热地落款“你的小白象”,然后竟然还荒腔走板地画了出来做签名档,让人不由地会心一笑,瞬间就打破了鲁迅杂文里那种给人以冷峻严肃的印象。

山河尚在人已萧疏,这些或温情或激越的红笺小字所展现出的,不仅仅是一幅幅生动、细腻、感人的民国爱情画卷,还折射出时代的烟尘、命运的迁徙、爱情的悲欢,这些都是民国的姿态,是东方的味道。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民国的情书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098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