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总统作秀 吃力不讨好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1,星期二 | 阅读:1,541
BBC 休•斯科菲尔德 发自巴黎

法国总统长途跋涉亲访画家

现在,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日子真是非常难过。欧洲选举惨遭挫败,经济前景长期惨淡,支持率一落千丈。他迫切需要改善形象、给自己增加一点人气。BBC驻巴黎记者斯科菲尔德说,也许,这就是奥朗德最近长途跋涉、亲访一位画家背后的动机。不过,结果呢?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听说过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乌拉热(Pierre Soulages)。

可能不会太多吧。我在这儿生活快20年了,对他不过也就有个模糊印象。但是,乌拉热被称为“依然在世的世界最伟大画家”。

下这个结论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法国总统奥朗德。最近,奥朗德亲自前往南部城市罗德兹给一家博物馆剪彩,展出乌拉热大师的作品。

还有另外一点,我也先描上一笔。现在90多岁高龄的乌拉热仅用一种颜色作画,这个颜色是……黑色。

这么说其实也不完全正确。有一段时间,他偶尔也用蓝色。不过后来,他可能觉得这样的让步太大了。从1979年以后,乌拉热所有的作品都是一个色调:黝黑、碳黑、漆黑,还有他所说的超黑。

我个人猜想,画家的意思可能是要观众超越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黑色,融入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从黑暗之中看到光明。

不多说了,怎么也轮不到我来评价这位据说能在纽约画廊里卖出高价的大画家吧。

让我感兴趣的是,法国总统决定如此高调地向一位绝大多数法国人—更别说不是法国人的人了—几乎没有听说过的画家表示敬意。

奥朗德觉得往返1000英里长途跋涉去看望这位黑色大师,这样的公关行动值得一做。这也凸现着法国权力、文化与精英主义的本性。

当然了,奥朗德为自己辩解说,乌拉热是法国文明的灯塔、法国在世界舞台依然占有重要地位的光辉例证。

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乌拉热和奥朗德的描写恰恰相反。走出那个知识分子小圈子,他在世界上知名度并不高。就算是在法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单凭总统一句话就认可这位画家确实是世界第一、他们应该引以自豪。

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条条道道,坦白地说,大多数人只会大笑。

我当然并不是说他们应该取笑作品,就我所知,这些作品可能真是以一种既创新、又具挑战性的方式去看待现实。

我想说的是,大多数不属于精英范畴的人可能根本搞不懂。而长期以来,奥朗德和巴黎政坛精英正是与大多数普通人—也就是选民—脱离了关系。

毫不夸张地说,眼下法国笼罩在一种愠怒、愤愤不平、痛苦的氛围之中。

就在上个星期,除了那些个老生常谈的经济惨淡之外,我们还要忍受另外几件让人心情更加沉重的事。铁路工人又罢工了。没错,就是那些50岁就能退休的铁路工人。起因是法国国家铁路公司的一些改革举措。

罢工已经很糟糕,这一次更是雪上加霜。正赶上“高考”,可怜的学子们还要担心能否准时赶到考场。

“半闲人”也再次走上街头。这些人是艺术领域的员工,他们令人眼红的福利体制造成的债务已经累计高达数十亿欧元,占年度失业预算的三分之一。

“半闲人”威胁说,,胆敢拿我们的特权动手,就要让夏季艺术季办不成。

就我个人而言,我才不在乎夏季那些个艺术节能否办得成。这也有点像苏拉热。

法国人总以为,这都是法国文化影响的一部分,如灯塔般闪闪发光,全世界的人都看着他们,心生嫉妒。

但是,真是这样吗?你听说过于泽斯(Uzes)舞蹈节、或者蒙彼利埃(Montpellier)的“演员之春”吗?

看着“在世最伟大艺术家”葬礼般黑暗的作品,奥朗德打趣说,黑暗过后,总会出现光明。

不能不承认,奥朗德确实有点幽默感。他从艺术作品和自己现在的霉运中找到共同点、开了个小玩笑。

问题是,现在在法国,人们想笑也笑不出来。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总统作秀 吃力不讨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825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