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周而复始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3,星期四 | 阅读:1,831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这节奏,根本停不下来!

昨天下午14时59分,中纪委部网站像是“批发反腐”一般,连续通报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被开除党籍公职的消息,并宣布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亦已被清除出党。

这里面,冀文林算是熟人,今年2月18日,就是因为他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内地舆论对“康师傅”的围猎得到巨大鼓舞,在财新网、中国经营报、新京报、第一财经日报的接力突破中,“秘书帮”之说不胫而走。

余刚和谈红的名字此前倒是少为人知,与冀文林不同,他俩是首度出现在中纪委通报里。余刚的罪状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谈红是“利用职务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

中纪委言尽于此,但是,不消明示,微博微信上的反腐形势关注者很快就发现了冀余谈的共同身份背景,是谓“三秘书”。与这组难兄难弟相比,中纪委稍后公布的《武汉市新洲区委原书记王世益被开除党籍公职》、《鄂州葛店经开区管委会原主任陈伯才被开除党籍》,基本上也就只剩下“与他人通奸”的情节可供成为谈资了。

本来,各大门户还在欲罢不能地钻研着徐才厚,一封以老相识口吻书写的《徐才厚同学,你怎么混成如此下场?》蹿红于社交网络。毋庸置疑,把这位原中央军委副主席推向审判席,堪称习近平接过最高权力以来在反腐方面取得的最大成就,哪怕是按照“宫廷内斗”的异议者说法,也不能否定这只十八大以来最大“大老虎”身上蕴含的标志性意义。所以,四总部海空二炮七大军区誓言“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的消息,一经解放军报刊出,即获集体展示在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凤凰首页。人民日报海外版网站从习近平1990年旧作《廉政建设是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里找出的语录——“党内一小部分人的腐败问题确实已经到了难以容忍,不惩治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以及由第一财经日报根据党内巡视工作规定提炼出的“中央巡视组发现问题可越级直接向习近平汇报”,亦一度成为头条新闻。

此外,还有中国青年报盘点中纪委2014上半年战果的“七个‘最’”,广为流传:“5月查处529名官员,半年来‘最多’”;“反腐无死角,苏荣、徐才厚为半年来‘最大老虎’”;“湖南省通报485人,全国’最扎堆’“;“政协、人大、教育、能源领域成反腐‘最重点区’”;“反腐打响‘闪电战’,万庆良落马为‘秒抓最快’纪录”、“宋林为实名举报扳倒的‘最高官’”;“非工作时间通报‘最出其不意’”。

再说,《财经》杂志所刊《“于姐”插手的土地生意》,此时也已被摘录出“苏荣之妻已被中纪委带走调查,被指官气不小”的新闻点,陈列于门户首页一众反腐报道间,琳琅满目。

但是,“三秘书”横空出世,“周而复始”,瞬间再度主导舆论走向。

东方早报“澎湃”而来。此前两篇以令政策、万庆良为主角的报道算是“雏凤清鸣”,如今,“打虎记”专题继续上阵,宣布“‘秘书五人组’案件再起波澜”:“‘秘书五人组’这一词汇有着特定的指向。这五个人分别是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华林、四川省委原常委郭永祥、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已经失去联系的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油国际”)党委书记沈定成和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2月22日出版的中国经营报以《中油国际党委书记沈定成“失联”》为题率先曝光了前四个人的‘神秘交集’:他们均担任过某卸任高层不同时期的秘书……据知情人士透露,余刚则是该领导的最后一任秘书,也是迄今为止最为神秘的一位秘书,此前鲜有报道,更无公开简历。2013年7月2日,中央纪委首次披露余刚信息,已是其‘双开’之时。如今,‘秘书五人组’已经悉数被调查、‘双开’或失去联系。多年以前,他们或许没有想到,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日子会这么快就结束了。”

这篇昨天傍晚即已通过澎湃网站及客户端发布的文章,迅即被各大门户以“媒体称冀文林和余刚均担任过某卸任高层秘书”等标题推上首页。其中,新浪还另行附上图表《六人行——冀文林的前任和后任》。

看上去,这家最老牌的门户网站也已经闻到了特别的气息。一改此前相对谨慎的作风,新浪这次抢在同行前面,宣布那位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其实也就是“警卫秘书”,与“秘书五人组”合在一起,便是“六人行”。六位秘书的箭头所指归于一处,便是图表正中那个只差显示真实头像的“你懂的”。

“你懂的”——这个游戏真是快被玩环了。自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在3月2日的发布会上,为了在直播镜头前回答“外界有很多关于周永康的报道,不知道政协有何回应”的香港南华早报提问,而迫不得已地抛出这个引发哄堂大笑的“金句”后,“你懂的”三字已经代替了“康师傅”或者“方便面”,成为全中国心照不宣的人物代名词。

4个月之后,当“周围”之势愈发如同瓮中捉鳖,北京青年报主办的那个微信公号“政知局”,为了证明那位“甚至其照片亦无法证实”的余刚就是“卸任首长的最后一任秘书”,已经敢于在《同一个朋友圈的六个秘书落马了,你懂的》一文中,大胆贴出从河北怀来县党建网和《开元旅业报》上找来的证据——“XXX书记”的代指,在那份酒店内部刊物2010年11月头版头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下榻徐州开元名都》面前,别有一番讽刺意味。

作为公认的反腐消息灵通者,财新传媒甚至都不屑于使用“你懂的”,早在冀文林落马当晚,其网站就率先点明他和郭永祥、李华林“曾在不同阶段担任过同一位前政治局常委的秘书之职”。如今,在中纪委通报面世后不过一个半小时,又带头点明“谈红亦曾担任该前政治局常委的警卫秘书”,并经由今晨新京报补充说明“公安部警卫局主要负责的警卫对象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而进一步扩散,以致门户首页随处可见“某卸任高层”字眼。

在这个“秘书帮”无一逃脱的背景下,人民网昨天早晨转发推荐《秘书工作》杂志本期所摘习近平语录《办公厅工作要做到“五个坚持”》,简直可以称之为“阳谋”:“要坚决远离各种‘小圈子’、‘小兄弟’,坚决杜绝低俗的投桃报李的行为。有的领导干部跌入腐败犯罪的泥坑,原因就是交友不慎。孙悟空把唐僧放在那,用金箍棒划一个圈,妖魔鬼怪就进不来了,自己要给自己划一个圈。”

至于徐才厚与这个“小圈子”之间的关联,虽然在微博微信上早已算不得什么秘密,但毕竟还没到通过媒体审查关口的时机。昨天,退而求其次的门户编辑绞尽脑汁,总算在前一日的广元晚报上找到这家四川地市级媒体提供的延伸阅读《两只军中“老虎”有交集》,强调“谷俊山与徐才厚履历上多有交集”。

今晨,伴随着人民日报连续第三天在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宣告“军队出了徐才厚这样的人,是对军队形象的玷污,这是决不允许的!”,财新传媒当家人胡舒立亦重装上阵,接着自家专栏作家刘胜军那篇《徐才厚之后》的话头,“再谈反腐无禁区”:“身为前中央军委副主席,拥有上将军衔,71岁的徐才厚可称人民军队有史以来职位最高的贪官。中共十八大以来的新一届领导人有如此重大的‘打虎’行动,再次验证了‘反腐无禁区’的决心。较之谷俊山案,徐才厚案更为敏感。然而,此案虽然只进入开除党籍、移交司法阶段,官方新华社公布的初步情况,却较之已被起诉的谷案更为充分,显示军队反腐行动的透明度在提升。”

梳理一番“去年底以来中国军队反腐的脚步”后,胡总编感慨“军队反腐的重大进展令人震动,也引人思考”:“应当承认,正在高速工业化与城市化之中的中国出现较为普遍的腐败现象,具有一定的必然性,其他曾处于相应阶段的发达国家也多有类似经历……难在军队的特殊性。因负有保卫国家的神圣责任,军队具有某种‘神秘性’,更看重‘形象’,也格外强调军阶层级。军队并不会因此与腐败绝缘,但却增加了反腐‘打虎’的难度。近些年来,军队腐败的种种现象早已受到强烈抨击,但是,自2006年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因贪腐落马后,军队反腐遇到许多困难,一度无重大进展。2012年案发的谷俊山查处也历经曲折,逾两年后才得以进入司法程序……然而,被腐败分子玷污的声名,更需要通过坚决彻底的反腐来洗涤扬清……面对转轨期腐败多发的严酷现实,遏制腐败猖獗的势头,保持反腐高压态势,需要更大、更广泛和更长期的努力。1998年,军队撤出商海,曾有效遏制了当时猖獗的腐败势头。但是,如同近日军委巡视成果显示,当前,军队腐败作祟的领域仍然众多,人事、基建、采购均为重灾区。军队掌握近万亿元的军费,拥有巨量土地和其他资产,如果运作机制不透明,监督机制不健全,腐败将无可避免。此外,军队与地方贪腐分子早已沆瀣一气,反腐形势更为复杂。随着反腐斗争的深入,腐败方式还将更加多样而隐蔽。因此,发现一个揪出一个军中腐败分子是必要的,更重要的是为反腐败提供坚实的制度性基础,堵塞腐败源头,令现行和潜在的腐败分子对以身试法的后果形成明确预期,坚决不让军装成为腐败的‘防化服’。”

“徐才厚落马,是反腐深化的又一标志,但绝不会是反腐的尾声”——胡舒立将希望寄托在与开除徐才厚党籍的决定同期通过的《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上:“我们期待未来的反腐,能更多在寻求长效机制上着力,更好纳入法治框架,更大提升透明度。有此,并有持续反腐与积极推进全方位改革并进,反腐为改革清障,改革为反腐固本,则中国有望,民众有望。”

与解放军报今晨续刊《全军和武警部队官兵表示,坚定信心凝神聚气投身强军兴军实践》、《信仰是一种防腐剂》和声,新华网昨晚亦有《敢于向腐败亮剑的军队才有战斗力》之论:“可贵的是,我军仍然继承着80多年前红军的‘红色基因’,从果断停止军队经商,狠抓纠改‘四风’,健全完善防范腐败各项规章制度,到查处谷俊山、徐才厚等大大小小的军中‘贪官’,无一不在证明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具有强大的自洁自新能力。这样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反腐壮举才能真正赢得国家和人民信任,这般敢于向腐败亮剑的军队才更有战斗力!”

这个时候,刘源的出现引人瞩目。身为刘少奇之子、习近平发小,这位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在本期《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赶考”在继续,党性要加强》,并获各门户昨日推荐展示:“习近平同志指出,党性不可能随着党龄增加而自然增强,也不可能随着职务升迁而自然增强,必须在严格的党内生活锻炼中不断增强。强调组织管理从严,严格日常教育和管理,疏通党员队伍出口,对丧失党员条件的及时进行组织处置,对道德败坏、蜕化变质的坚决清除出党。”

检索简历可知,刘源于2011年1月19日出任总后政委。此时,谷俊山已升职为总后副部长一年有余。向有网络传闻声称,正是刘源2011年年底向胡锦涛越级汇报,并当面直斥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三人“对于军中严重腐败,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才于2012年年初将谷俊山拉下马。

过了两年半,刘政委曾经的上级也已被清除出党。那么,昔日全军第三已经倒下,昔日全党第九还会远吗?

这不,那个“天黑请闭眼”的网络段子已经有了修订版本:“纪委请出来抓人,是他吗?纪委同志请回去。媒体出来认人,是他吗?看我的手势,你懂的。老同志要救他吗?好的。天亮请睁眼,徐副主席被开除了,没有遗言。徐副主席,你选择带谁一起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出品 徐达内.COM,本文责编 霍默静[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周而复始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839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