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奖一地鸡毛

作者:沈佳音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9,星期三 | 阅读:1,557

“为评奖跑关系是公开的秘密,但不是说跑关系就能评上,要相信教授有基本的良心……也有没请吃过饭的作者,我们也全票通过了。”

“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

5月25日,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突然在微博上曝料,引起轩然大波,“作协方面态度明朗。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评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

我相信此人现正在北京评委中四处活动。”

方方的矛头指向诗人柳忠秧。这次他一共有两本诗集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组的评选,推荐单位分别是湖北作协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对于方方的指控,柳忠秧矢口否认,并称要采取法律行动。

论战或许最终还是会以一笔糊涂账不了了之。在此过程中,一些文坛的潜规则陆续浮现。

上一届鲁迅文学奖,便因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获得诗歌奖而引发网络的羊羔体大狂欢。这一届的评奖刚刚开始,就遭此风波。其原本就已千疮百孔的公信力又被撕去了一角。

不过,由于鲁奖背后裹挟了太多名利,很多人依然会为它前赴后继地四处钻营。

方方

一潭浑水

方方与柳忠秧并不相识,但方方说柳忠秧多次活动到了她这里。方方一口回绝,她还特意和湖北作协副主席陈应松一起向湖北作协党组反映情况。“作协书记也明确表态。此人到处活动大家都知道。”

方方在微博上引用了柳忠秧的一段诗:“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她评论道:“当我看到诗人的重要诗作里有这样的诗句,我真的觉得省作协不能推荐这类作品去中国作协参评鲁奖。”

出乎她意料的是,柳忠秧最后还是以全票通过了湖北作协的初评,获得入围资格。作为主席,方方觉得太丢人了,“我们要对这样的人事进行阻击”。

很快,柳忠秧也予以回击,他向本刊记者否认自己为评奖走后门拉关系。“平常吃吃饭肯定是有的,你请我,我请你的。这是文人间的诗酒风流。评奖期间没吃。”

他还发表了公开信《柳忠秧“挽弓一怒射”方方》:“你这样造谣,请拿出证据来。如果方主席拿不出证据,那就是构陷、诽谤,咱就法庭上见!”

方方毫不示弱,继续发微博向柳忠秧喊话:“认个错吧。下不为例。继续写你的诗。不然你的后果更加不堪。你的朋友你不想保护,但我还想帮你保护。坏的是这个社会的风气,你只是贪心太大了一点。”

快,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樊星也加入了论战。他是这次初评的评委之一,曾多次参加过柳忠秧作品的研讨会并予以肯定。他认为方方不遵守规则,信口

开河:“为评奖跑关系是公开的秘密,但不是说跑关系就能评上,要相信教授有基本的良心。我们请她当评委,她不当,大家形成决议后又出来指责。她这么一说好

像我们真的拿柳忠秧好处了。这次湖北参评的诗歌集一共就七本,要选五本。另外两本是实在太差了。柳忠秧的活动能力是很强。但也有没请吃过饭的作者,我们也

全票通过了。”

不过当本刊记者要与其探讨此次柳忠秧入围的诗集时,他表示不记得是哪本了。“当时几个评委来了,翻翻诗集,很快就评完了。”

樊星批评方方霸道,总得罪人。他批评说,今年年初,湖北评省优秀青年作家。方方提议增加了一名网络作家。方方为其说好话,“企图影响投票,投票结果没有让她如愿”。

对此,作家洪峰评论说:“每个评委的发言都会对其他人产生影响的,为网络写手说话不能说明方方有什么不对。你至少要先能证明网络写手的作品质量很差才是公平的,否则也可能证明你和其他评委都是错的。”在他看来,樊星这一套就是官场厚黑学,不能为了怕得罪人就不批评。

方方认为樊星是耍小阴险,“是想把这件事变成一个似乎有着个人恩怨的事”。“研讨会捧捧场,说点过头话,多属无奈。但你搅的这个浑水,我不能接。”

贵圈真乱

在公开信中,柳忠秧自称是“无业游民”。不过此前他对外宣称的众多头衔之一是湖北省文联文学艺术院副院长。他在微博上晒出聘书,上面还有陈应松的签字。

应松解释说,多年前分管领导带柳忠秧和“副院长”聘书说此人是在粤鄂商,能为文学院在粤建作家采风基地,要他签字。后来发现所谓采风基地子虚乌有,遂解聘

并令其交回聘书,柳忠秧跟分管领导说聘书已经丢失。对此,柳忠秧称“2010年就愤然辞去特聘副院长之职”,但在这次风波之前,关于他的报道中都挂着这个

头衔。

陈应松进一步曝料说:“柳向前(柳忠秧原名)先生不是忽悠给作协党组某人卖字吗?不是忽悠文联办什么画展吗?两个证书你好意思(晒出来)。还在岳阳楼忽悠,又去汨罗忽悠,让在广东的湖北人抬不起头来。”

柳忠秧这个名字,对于大众来说很陌生。不过,查阅新闻却可发现,他是近些年诗坛的活跃人物,每年都有他的作品研讨会举办。“这也花不了多少钱。我是很多企业的顾问,可以拉来赞助。”

年1月12至15日,他还在北京举办了系列诗歌文化活动,数十位专家学者与会。诗歌评论界的泰斗谢冕也参与其中。他此前还去武汉参加柳忠秧《楚歌》的研讨

会。他的现场发言《楚歌一曲动江城》后来刊发在《光明日报》上。柳忠秧将这篇文章浓缩为以下这段话,并反复引用:“作者在汗漫无际的人文时空中纵横驰骋他

的想象力,从而铺陈咏叹楚文化的全部绚烂与华美。柳忠秧以五千年的历史长卷为全视野,他写诗有一种阻挡不住的大气势,这取决于他的大胸襟,他追求的是诗中

的黄钟大吕。柳忠秧以诗歌的形式重现了屈原和李白的神韵,也无意间凸显了诗人的自我形象。”

为此,记者致电谢冕。他表示跟柳忠秧不熟,多年前读过《楚歌》,“不算古体诗中写得最好的,但还可以”,然后就匆匆挂电话。

“黄钟大吕”、“恢弘史诗”这些字眼都是评论柳忠秧常用的词语。这些评论也散见于《人民日报》《文艺争鸣》等党报大刊。就在方方发难8天前,《南方日报》刊登了上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十月的文章《世无孤品柳忠秧》。

2012

年,《新快报》曾用一个整版讲述了柳忠秧“游走在政界、商界和文艺界之间的魔幻人生”。为此,本刊记者向该文作者了解情况。他解释说,这篇文章发表在报社

的经营性周刊上,该周刊是由在广州的湖北商会出资办的。“领导指定我写的。我第一次见柳忠秧就是在他和我们领导的酒桌上,当时他已经喝得酒酣耳热了。他基

本的古典文学素养还是有的,但他自称是屈原以后最伟大的诗人,我立马就对他的话打了折扣。”

事后,柳忠秧经常给该记者发短信,邀请他参加饭局、活动。“我一次也没参加过。今年还在发,他是很注重维护关系的,从上至下。”

另一位全国性大报的记者也写过关于柳忠秧的报道。他向记者表示那也是领导安排的任务。“柳忠秧就是个社会活动家。他跟我们总编关系很好。都说功夫在诗外,都花在搞关系上了。”

不过,樊星觉得柳忠秧对诗歌还是很热爱的,“他写的过程中还会给我打电话问典故”。“柳忠秧希望我宣传他的诗,但我从来没有说他的诗很好,说他填补了空白,总是可以的吧。”

论界、传媒界为柳忠秧持续不断的站台,让其在文坛积累了愈来愈多的资本。据他自己透露,写一首诗的价码能到十多万。长江文艺出版社这次也推荐了柳忠秧一本

诗集参评。其诗歌出版中心主任沉河是柳忠秧两本诗集的编辑,他反问记者:“人民日报、湖北日报都整版整版发了,我们还有什么疑问?”

柳忠秧

千疮百孔

初评之后,樊星敲打自信满满的柳忠秧不要抱太高期望,北京比他关系硬的人多了。没想到入围名单刚刚公布,便陷入了跑奖的疑云之中。

方方的微博发出伊始,《收获》杂志的官微便评论道:“嘿嘿!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对于鲁奖评奖不公的质疑已经成为圈里圈外普遍的共识。

2010年,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的诗集《向往温暖》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他的官员身份,再加上《徐帆》《刘亦菲》这样直白到毫无韵味的诗,都让公众对他的获奖难以信服,在网络上引发了“羊羔体”集体仿写。

与此同时,磨铁图书有限公司老总、诗人沈浩波也在微博上曝料:“我说,鲁迅文学奖是可以用钱买来的。不少鲁奖得主是用钱买的,还有一些,是谋来的。跑奖,是作协体制内作家的人生大事。这是公开的秘密。”

在此之前,鲁奖已经饱受批评,几乎每届都会有评委获奖,到了2007年竟然有四位获奖作家同时又是评委。

使没有黑幕,鲁奖的一些规则设置也让其注定会评出一些平庸之作。“参评的诗集要求必须有三分之一的作品是这三四年的新作,这怎么可能呢?我写二十年才够出

一本诗集。”沉河抱怨说,他自己也是诗人,“这不是逼得人要弄虚作假嘛。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一辈子也就写一百多首诗,诺贝尔文学奖不也颁给了

他?”

“梨花教主”赵丽华曾是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组的评委。“鲁奖是偏官方性质的,它会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鲁奖要求必须通过作协或者出版社这

样的机构报名,不接受个人申报。这就要求诗人必须跟这些机构搞好关系。这本身就非常限制一些好的作品报上来。有些民间诗人写得非常好,但他们不愿意跟官方

评奖机构打交道,所以基本不会参评。”

在她看来,没有比中国的文学评奖更无聊的了。“这跟真正的诗歌,真正的文学几乎是两回事。”

但还是

有无数的人对此趋之若鹜。这背后的动力是鲁奖这样的全国性大奖背后裹挟的巨大名利。鲁奖的奖金是五万元,而获得者所在的省份会再给予数十万不等的奖金。王

十月在获得鲁奖后,仅广东省就奖励了他20万元。鲁奖获得者是地方政府的香馍馍,这种荣誉将是其打通各方关节的重要资本。

因此,方方认为评奖在某种程度上很伤害文学。“政府介入太深。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使获奖后的个人实惠太大,大到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它。”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鲁奖一地鸡毛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8668.html

分类: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