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17被击坠 乌亲俄武装:普京出卖了我们

来源:南都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26,星期六 | 阅读:1,604
文_方亮

在MH17击坠事件之后,乌克兰东部武装的军事指挥官斯特列尔科夫在社交媒体上说:“我们刚刚击落了乌克兰军队一架安-26运输机,其他飞机不要飞临这一空域”。第二天,带着舆论和政治压力的普京拜访了东正教全俄大主教基里尔并祈求和平,让斯特列尔科夫措手不及。

马航MH17在乌克兰东部遭击坠被迅速政治化了,为亡者点燃的红烛被口水战和阴谋论代替。欧美乌抓住了坠机后最初几十小时的“黄金时间”,紧紧地将俄及乌东部亲俄武装缚在了耻辱柱上。

东部武装最主要的军事指挥官伊戈尔·斯特列尔科夫面对这一切就非常无奈,更让他难受的则是其指挥的军事力量在节节败退。7月21日,他承认,乌克兰军队已经切断了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地的联系,并且还切断了两地与俄罗斯边境的联系。

若这位指挥官所言为真,那么他眼下的悲观倒确实并不为过,尤其是被切断与俄罗斯联系这一变化,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他们将难以从俄方获得支援。

文人指挥官

斯特列尔科夫在客机坠机事件中成了全球知名的人物,他在社交媒体上发的那条“我们刚刚击落了乌克兰军队一架安-26运输机,其他飞机不要飞临这一空域”的信息就出现于MH17刚刚被击毁之后。他当然删帖了,但是截屏传遍了全球。

在“黄金时间”里,这种东西的杀伤力是极为巨大的,估计克里姆林宫和乌东亲俄武装都在大骂这位指挥官的招摇。

乌克兰和俄罗斯媒体对斯特列尔科夫的关注要远早于这次坠机,从他成为乌东亲俄武装的头号军事指挥官,记者们就把他的过往翻了个底朝天。

他本名为伊戈尔·基尔金,斯特列尔科夫这个姓氏应该是来自他在军中给自己取的绰号“斯特列洛克(意为‘射击’)”。他今年44岁。已婚,有两个儿子,一个10岁,一个16岁。他曾是一位历史专业高材生。昔日的同学们回忆起基尔金都提起他对历史知识的狂热,尤其是军事史。他可以非常详细地说出一场战争中某支部队、某艘战舰的行军路线。同学们总觉得他为人有些奇怪,但都觉得他还是很有前途的。

住他隔壁的老邻居说,斯特列尔科夫成天穿着军服,从来看不到他穿其他类型的服装。对军事史的关注以及对军装的喜好,对此人应该可以下一个最基本的判断了。

对其调查最为详细的《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觉得,如果没有独联体内外围绕着斯拉夫人的种种热点冲突,斯特列尔科夫或许会在某个军事院校里教授军事史。这一分析是靠谱的,当1992年德涅斯特河左岸共和国爆发“旗帜战争”,狂热的斯特列尔科夫第一时间赶到了那里,作为志愿兵为斯拉夫人而战。此后在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他都作为志愿兵参战。车臣战争中他更是作为俄军士兵参加了战斗,1995年作为一支摩托射击旅的士兵,1999-2000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则成为了一名特种兵。

有关独联体境内形形色色的志愿兵几乎可以写一本专著了。关于志愿兵们的动机,金钱因素大抵是不能回避的,但公认的是,他们脑中信仰的主义是更根本的动机。“二月革命”中反抗军警的志愿者们以及车臣战争中与俄军交战的志愿兵们无不是反俄分子;而斯特列尔科夫等人恰恰是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倡导者,他们认为俄罗斯应当恢复到过去那种威势,仍应是一个庞大的帝国。

“项目”受挫

由斯特列尔科夫和志愿兵群体可以看到目前活跃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的亲俄武装的基本面。他们大多是跟斯特列尔科夫有类似特征的志愿兵,来自独联体各地,其中不乏来自白俄罗斯的女狙击手和来自车臣的哥萨克战士。

把他们组织起来的势力一直神秘莫测。战事正酣之际,斯特列尔科夫组织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对自己做了一定程度的介绍。其中,他说自己是自愿来到乌克兰东部同乌克兰政府军作战的。与此同时,他还颇为自豪地表示,自己也参加了在克里米亚的行动。

对克里米亚被俄吞并的那次事件,普京已经承认了俄军在其中的参与,这等于是承认了俄罗斯在该事件的核心角色。而对于斯特列尔科夫,有必要对照其他人的说法,比如如今担任“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理职务的亚历山大·波罗达伊。此人曾亲口对记者表示,斯特列尔科夫是被邀请至顿涅茨克担任军事指挥官的。同时,他也确认了斯特列尔科夫在克里米亚事态中的全程参与。

多有媒体报道称,斯特列尔科夫就是被邀请至顿涅茨克的,因为这股军事力量的组成杂七杂八,急需有经验的军事人员对他们进行训练和指挥。

波罗达伊还给出了另外一个重要信息:“克里米亚的行动和顿卢二州的行动是由同一批人策划的,用商业语言来说,它们是同一个项目”。

不得不佩服波罗达伊选用“项目”这个词十分恰当,它意味着两次行动有人“预定”甚至提供剧本及其他形式的支持。克里米亚事态的正式开启是30名不明身份武装分子控制克里米亚苏维埃大楼,然后苏维埃宣布公投,俄军参与到公投全进程中,同时组织了当地卫队,确保公投顺利进行。在顿卢二州事态中,俄军不直接参与,西方普遍怀疑克里姆林宫动用了俄军总参谋部对外情报部门“格鲁乌”来遥控行动。而作为具体操刀的力量,顿卢二州自行组织的武装力量需要一个军事指挥官。显然,就在此时他们找到了斯特列尔科夫,双方一拍即合。斯特列尔科夫参与多次战争的经验及在俄军中受训作战的经验让他成了“香饽饽”。

值得强调一下的是,如今作为斯特列尔科夫重要伙伴的波罗达伊是一个坚定的俄罗斯帝国主义者。他曾说:“俄罗斯人民应当在1991年的灾难之后重新联合起来”。波罗达伊的这番表述可谓是包括斯特列尔科夫在内的这批志愿战士最好的内心表达。

从实际表现来看,斯特列尔科夫对这支杂牌军的整合被认为是成功的,其军事指挥能力也颇被认可。斯特列尔科夫带部下坚守斯拉维扬斯克两个多月,期间打下两架乌军直升机,给乌克兰军造成巨大损失。在顿涅茨克遭到严重攻击时,斯特列尔科夫甚至有能力派出援兵实施救援。一则报道称,在一次战斗前斯特列尔科夫枪毙了两名逃兵,这或许从一个角度解释了他的部队为何有战斗力。看来,文人出身的指挥官也懂得铁腕时刻的法不容情。

但是,就像前面交代的一样,斯特列尔科夫身上还有一些东西让他看起来不那么靠谱,比如太过张扬。他特别喜欢互联网,在网上有他身穿一战时俄军军服摆出同拿破仑军队作战造型的照片,而且他还总喜欢表达意见、态度、情绪。这些特征显然不是一个严谨的军队指挥官应该有的习惯。

若不是他那么喜欢“晒动态”,也就不会有他关于安-26运输机的那条博文,他们及克里姆林宫也就可以少被动一些。

其次,这位指挥官也太情绪化了。进入7月,亲俄武装作战不利,他作为指挥官居然在社交媒体上对困境做了沮丧的描述,“恐慌笼罩着所有人,大家都处于濒临失败的情绪当中”。

或许,文人出身及缺少系统性军事训练,尤其是军事指挥训练,使得斯特列尔科夫终究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事指挥官,尽管其纯军事表现还让人满意。

在坠机事件发生之前,斯特列尔科夫的部队从死守了两个多月的斯拉维扬斯克撤了出来。也就是在这次撤军之前,悲观的他发表了上述绝望的表态。后来他说,这次撤军使得士气大为低落,甚至有十分之一的战士选择了离开。

“普京出卖了我们”

俄罗斯这边,普京的压力可谓空前巨大。欧美的制裁让俄资本继续逃离,一季度逃离额度超过去年全年的纪录。去年GDP增长只有1.3%,但至少俄罗斯财政还没有出问题。但眼下俄财政部长西鲁阿诺夫则反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财政正遭遇压力,俄政府将被迫增税,未来几年内社会性投入的财政占比将被飙升的国防投入所挤压。

至于坠机,不得不承认俄罗斯已经输掉了这场舆论战。因为公众的关注度终究不可能长久持续。当那“黄金几十小时”过去了,舆论战也就结束了。这场舆论战胜败的评判标准是舆论发酵将导致不利于哪一方的实际变化,欧美以坠机为契机发动的制裁威胁以及舆论对俄普遍的批判已经说明了胜败。俄罗斯再拿证据也晚了,即便有第三方有力证据,怕是也很难改变舆论关注度下降导致大众判断难以改变的现状。

也正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普京态度上的变化。马航客机被击落后第二天,带着舆论和政治压力的普京拜访了东正教全俄大主教基里尔。

这次拜访的由头是俄东正教圣僧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诞辰700周年。当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就是在拜访了拉多涅日斯基并获得了旗开得胜的祝福后战胜了金帐汗国军队。所以在俄罗斯面临历史抉择的时刻其最高政治领袖再次拜访东正教最高领袖一事颇有象征意义。

只不过,这一次普京是来祈求和平的。

他请求基里尔在各方间发挥影响力,促和平,并且说,“我们认为,乌克兰大地上应该尽快确立和平,应该尽快在冲突各方间建立直接接触”,“俄方怀着巨大的震惊和哀悼观察着乌克兰东部发生的一切”。

普京的这一立场显然已经同之前有了非常大的差别。那时,从普京到外长拉夫罗夫都强调俄罗斯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俄罗斯人,不管他们在哪里。但是不久前拉夫罗夫的表态却是“立即停火符合俄罗斯的利益”。这显然也是普京的态度。

也正因此,沮丧的斯特列尔科夫公开表示:“普京出卖了我们!”

很显然,乌东这个“项目”正濒临破产,盘点亲俄武装的过往及俄罗斯态度的变化之后,这种发展也便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MH17被击坠 乌亲俄武装:普京出卖了我们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46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