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自杀式上访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29,星期二 | 阅读:1,664

“搂草打兔子”,江苏泗洪很不幸地成为了记者“一石二鸟”的丰收地。

因为被新华社在前天揭发了“新马路上种黄豆”的景象,这个正在面临国土督察卫星遥感复查的小县城,成了全国媒体口中的蒙骗上级、欲盖弥彰者。然而,从时间线上来看,这更像是场“次生灾害”。记者们前往泗洪的初衷很可能并非奔着那段覆满黄豆的柏油路,他们的初始目标其实是一瓶农药。

本月16日,泗洪县青阳镇旗杆小区7位进京上访的居民选择在中国青年报社门口喝农药自杀,引发舆论关注,12天后,国家信访局通过新华社宣布,在集体自杀事件发生后第3天,江苏省委已经派出调查组,省委常委会22日下午确认“有关部门在2013年旧城改造项目中确有违规问题”,并据此给予泗洪县委书记徐德党内警告处分。

根据新华社昨晚所发电稿,“喝农药的7名上访人员均来自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是泗洪县旗杆庄、大修厂危旧片区改造工程项目拆迁户。因对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有异议,他们在2013至2014年间多次向各级信访部门反映情况。调查显示,这7名上访人在2014年上半年曾两度来到中青报社寻求媒体关注未果,遂于2014年7月第三次进京上访时实施了在中青报社门前集体喝农药的举动。”

而被通报的泗洪县有关部门“违规行为”有三:“首先,在对项目地块挂牌出让时,违反了建设用地使用权需‘净地出让’的有关规定,采取了‘毛地挂牌,净地交付’的做法;其次,土地出让后,在未完全公开征收调查结果和书面征求被征收人意见的情况下就急于拆迁,就此埋下隐患;此外,多名涉事项目拆迁户反映,去年9月在江苏省信访局正常上访时,曾被地方政府截访并限制人身自由,个别人滞留时间超过24小时。”

不过,这条消息真正引发互联网非议的新闻点,在于最后一段:“另据北京警方消息,7名喝农药上访人员身体已无大碍,目前均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关于此事的更多内情,有关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门户首页编辑和微博意见领袖的指引下,围观者愤怒了。对比泗洪一干官员所遭受的党内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上访人员被刑拘的结局让他们难以接受。@韩福东即有斥责:“普通人强行绑架公民,拆毁私宅,要判多少年?官员策划绑架案,私拆民宅,搞黑监狱,有几个受到处分的?七个被强拆户策划那么久,去中青报门口喝农药,要被刑拘,举国关注,官员则只要党纪政纪处分即可。可见党政职务是免罪符。”

一直关注访民问题的@于建嵘,也伸出援手予以追问:“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喝农药自杀,属哪种呢?”

一边是党纪政纪处分的轻轻一拍,另一边是刑事拘留的重重一板,孰轻孰重不言而喻。@徐昕翻出旧文表达不满:“人是否有自杀的权利?国家能否通过实定法禁止自杀或处罚自杀行为?公安机关认定民工属假自杀,救下后进行处罚,若处罚后果真自杀呢?若自杀式讨薪损害社会秩序,若社会秩序建立在禁止自杀的基础上,要这种秩序何用?难道秩序真的胜于公正,甚至胜于底线正义?”

一向嬉笑怒骂的微信公众号“毒舌的毒”偏偏要正话反说,“这里提供一些角度,供洗地工选择”:“1、这些访民明知道所服剂量死不了人,却策划这场耸人听闻的‘集体自杀’闹剧,扰乱公众认知,对国家形象造成严重损害;2、浪费医疗资源和司法资源;3、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杀’(注意加引号),对过往行人造成惊吓(建议找来路人采访);4、影响交通。”

着眼于拦轿告状的上访传统,@床运专家另有见地:“所有的上访都是滚钉板。即便你预先把钉板滚了,官衙会认为你滚得不够,还要补扎几个钉子才平衡。正确的思路,是把钉板给砸了。”午夜时分,或许同样是念及此理,@人民日报“再次提醒个别官员”:“民众有了出气口,社会才有安全阀。别等悲剧酿成才引起重视,别等乌纱不保才懂得敬畏民意!”

对此,新京报今晨社评扼腕叹息,“‘集体喝农药’事件本可以避免”:“如果泗洪县有关部门能够在城市建设中,恪守法律法规,真正从公众利益出发,制定合理的征收补偿标准,并在民众同意、服从的情况下动迁,就不会人为制造出诸多矛盾…如果泗洪县有关部门后续的处置中,能够认真听取民意,并据实修改相关方案,不使民众遭受难以承受的经济损失,则事情也不会愈走愈远,最终将访民逼到绝路上去…访民以死抗争的背后,乃是一些地方掌权者极度的恣意与傲慢。”

两个如果都是美好愿景,没有如果才是现实世界。矛盾的激化与政府旷日持久的漠视与阻扰密不可分。昨晚新华社再发电稿,“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喝农药的7名访民就该危改项目的补偿问题,通过写信、走访和网上投诉等方式正常信访达29次之多”、“2013年9月23日,11名涉事项目拆迁户在江苏省信访局正常上访时,被泗洪县驻省局接访中心值班人员在接访中心外拦下并通报了青阳镇。”根据这两段描述,新京报和解放日报今晨分别拟定标题——《29次信访无果,7访民喝农药被拘》、《截访竟截到了省信访局门口》。

就在上访的舆论风暴席卷全国之际,“中国首善”陈光标也被牵扯进来。腾讯首页刊发一则南方都市报2011年稿件,指标哥因为捐建农贸市场引发泗洪暴力强拆。涉事更深的则是中国青年报,因为访民喝完药就倒在报社门口,除了事发当日@中国青年报确认消息属实,之后报社就一直保持沉默。及至今晨,等到各方汇总宣布调查结果后,深耕多日的调查报道也终于得以出炉。

头版转发新华社报道,简述事情来龙去脉以及处理结果,内版整版铺满调查所获。稿件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描述上访者所在地的拆迁恶政,另一部分披露自杀事件系策划。用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的概括来讲即是:“1、泗洪几访民在当地信访学习班受到非人待遇;2、泗洪有关部门在拆迁中有违规,逼签不公平拆迁补偿协议,市价每平4500元可只补1500元;3、多家媒体曝光过的泗洪信访学习班仍在办;4、自杀事件背后另有策划者,先引到报社门口再预演拍照再第一时间上网。”

这应该是几经思量之后定下的报道格局,对访民的冤屈有调查有追踪,但又不是仅限于此,按照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副主任刘万永在微博的说明,之所以会对策划自杀有详细披露,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证清白:“不只是泗洪当地,很多官人到处放风说是中青报策划的,所以才有这篇。”

但这似乎并未获得围观者的理解,门户网站更有兴致刊发的无疑是后一篇。今晨,@头条新闻如此转载,“江苏访民自杀事件调查:预谋已久策划者另有其人”:“调查发现,这起集体自杀事件是经过精心策划组织的:当时现场有两名男子在拍照,访民还对着相机摆姿势;喝农药时有两人把农药含在了口中没咽下去;访民曾想去天安门自焚未果。”或许只看了这一篇报道,于是就认定中国青年报有意偏袒泗洪政府,或许是对“精心策划”之类字眼习惯性反感,总之,认为报道属于背后捅刀子的看法甚嚣尘上。

指着文章,@乔建ND大骂,“煞笔标题,今日头条去吃屎吧”;@拄拐经过也有吐槽,“这稿子太他妈无良了”;@王小山的评价仅四字,“丧尽天良”;@何兵愿意多说几句:“按照文章的逻辑,要喝大剂量的毒药,最好是喝死,并且不能事先合谋。猪头。”

经过曹林与刘万永在微博的澄清,也不乏对报道持认可态度者。毕竟,压在自杀系策划稿件上方的另一篇报道,对泗洪拆迁暴政的揭露即是毫不留情。比如文章如此描述:“2009年5月5日,江彦君来到位于北京的国家信访局上访,走出信访局大门几十米后,有辆车跟了上来,跳下几个人将他扭进了车里。‘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别问我是谁,我是土匪强盗。’一个大高个喝住他。江彦君后来才知道,这个人是泗洪县信访局常驻北京的工作人员李理。”

允许直接以“土匪强盗”称呼驻京办工作人员,很难说中国青年报偏袒当地政府。抛开对报道是非的媒介角度分析,如何看待策划自杀也是吵得不可开交。@刘远举就感叹:“只要涉及到组织,涉及到金钱,性质就要变,是非就要变,其实这也是洗脑洗出来的。窦娥去告御状,如果背后有人出主意,性质就变了?一个人写大字报、一群人组织起来买复印机,性质也了?是非在那里,一点都不变。”

但认为“有人策划性质就变了”的@管錐篇丷对此不以为然,反唇相讥问道:“你认为策划合理,好了,下一个问题来了,如果自杀那几个人没救过来都死了,责任在谁?以自杀结案还是以谋杀立案?”@人大重阳赵师兄在此基础上走的更远,认为应该区分真正自杀与表演自杀:“事情不能一概而论,要看自杀者(或佯作自杀者)的具体情况,不能一要自杀就有理了…只是说正义,人体炸弹无疑认为自己也是正义的。如果你先界定好,是为了讨薪而自杀(不能是表演自杀),那大家当然支持你…街道上,农村里,有些人(以彪悍中老年妇女居多)擅长一哭二闹三上吊。如果毒药不是瞬间致命的,跟把大家都喊来然后上吊跳井有多大区别?”

但不管怎么说,相比另外两位杀警的访民,这七位访民的服毒之举,恐怕都难言危害有多大。与中国青年报报道规模相似,今晨华商报两个整版聚焦另一起上访案件:“7月17日,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内,民警王军干被刚从北京带回来的当地访民用水果刀刺中下腹部,不幸身亡。”

因为记者未能接触到更多信息,杀人时现场无法细致勾勒,但实地采访多位访民与警察之后,报道对访民心境还是有所还原:“和所有的上访者一样,在漫长的申诉道路上,很多人其实已忘记了最初的上访原因。不断累积的屈辱、怨气、误解,再夹杂上情绪、执拗,以及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的挣扎,让一开始‘讨个说法’的心结最后变得面目全非,而且很难回头。”

文中,一位曾经的上访者如此回顾自己的上访生涯:“上访就是一个黑洞。好像给了你一个希望,但其实没有任何希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自杀式上访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61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