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品面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星期五 | 阅读:1,845

一碗端上餐桌的方便面,要多久才能细嚼慢咽品完?一只被关进笼子的“大老虎”,又要多久才会让指指点点的围观者觉得索然无味?

康师傅说,你懂的。

今晨零时整,解放军报法人微博账号张贴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的宣告:“中共中央决定对周永康严重违纪问题 立案审查的消息发布后,在全军和武警部队引起强烈反响。广大官兵一致认为,中央的正确决定,体现了我们党自我净化、自我 革新的政治勇气,彰显了我们党‘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的坚定决心。”

解放军报表态完毕,轮到中石油上场。今晨八时许,中国石油新闻中心挂出“坚决拥护党中央决定”布告:“集团公司党组召开会议,及时传达学习中央决定,大家一致表示坚决拥护,认为中央的决定英明、正确、果断,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鲜明态度,表明了我们党依法依纪治国、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和铁腕力度。”

而那些不必急着宣誓效忠的中国舆论,则继续在互联网上享用“方便面”。  

继前天傍晚微博出彩之后,新京报昨天又向门户贡献了两篇记者手记,一篇是《官员告诉我,周永康违规带两大秘入川》,报道首先将近年两起轰动一时的新闻大事件——“2012年辽宁省盘锦征地枪杀案”、“2009年成都唐福珍拆迁自焚案”——与躲在幕后的这只“大老虎”搭上了线:“两件事中,那个若隐若现的大人物,就是7月29日晚6时开始,搅动全国舆论圈的周永康。”看完微博流传的“周永康94年克拉玛依大火后讲话:稳定压倒一切”,再读这一段也就不感意外:“周永康的凶在圈子里是出名的,以至于没人敢给他提意见,后期他不得不主动找人给自己提意见。”

另一篇《周永康老乡:周前妻曾在祖坟前大哭》,则澄清了一个风传已久的说法:“外界盛传的原央视副台长李东生将贾晓晔介绍给周永康,这与事实不符…据四川政界的一位官员介绍,李东生与周永康相识在全国两会上,因为全国两会上媒体对四川的报道少,后召集一些中央级媒体负责人吃饭。在这次饭桌上,李东生与周永康相识。李东生第一次听到介绍,周永康的妻子在央视工作。而后攀上了这条线。”新浪据此拟定首页标题——“周永康太凶没人敢提意见”、“李东生未将贾晓晔介绍给周”。

有所澄清也有所披露。关于康师傅的花边新闻,一时间如雨后春笋一般,网易除了继续重点推荐财新传媒那幅关系网,还大胆地把“曝叶迎春系周永康情人”、“传原女主播沈冰被查”从备用稿库里放了出来。

澎湃新闻的标题看上去更诱人,“周永康的‘贪玩’妻子”:“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贾晓烨上世纪90年代进入央视经济频道,也就是央视财经频道的前身…据另外一位央视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贾晓烨在央视后期比较贪玩,工作也不那么认真。大家只知道,她与她的一位同在央视的闺蜜,经常和一位领导出去玩,但没想到‘来头那么大’…2000年前后,周永康与结发妻子王淑华离婚。王后来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大约在2001年前后,贾晓烨与相差28岁的周永康结婚。”

关于那场“神秘车祸”,凤凰网不仅公布了周前妻王淑华的照片,还细化到了“被一辆军牌车撞死”,“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辽河油田勘探局退休人员称,王淑华去世不久,关于她车祸一事在油田引起了很大的反应,‘大家都觉得怎么可能呢’。”用意明显的凤凰网还特意加黑显示这个段落:“辽河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原总地质师吴铁生称,周永康调任至石油部后,辽河油田调任至石油部的人员电话告诉他,有次周永康在石油部开会,王淑华曾大闹会场,原因是王怀疑周在‘外面有人’。”

至于社交媒体上那些有关周氏家族财富的评估猜想,更是早就从搜狐图表中的“总额至少超10亿元”、“查处将触27万亿GDP”,飙升为由海外传来的“已被没收900亿财产”。
腾讯另有独家专栏,博客天下杂志主编石扉客对“打虎舆论战”的解析被重点推荐,文章历数此前“六次媒体‘打卡’,五波马上公布的传言,四次步步进逼的传播高峰”,定义其为“一场步步惊心的打虎传播战”:“周案传播战操盘者的刀法仍然比公众和媒体想象的要高明太多。通过一次次反复释放信息又反复做空,他们以审美疲劳的方式成功完成了政治脱敏和压力测试的双重目标。

是的,经此“康师傅”一役,几乎所有评论者,无论他们是“粉”是“黑”,都承认习近平已经证明他就是中国现在最有权力的人,他对局势的控制能力远超前任、直追邓小平。

今晨人民日报头版评论员文章《惩治腐败,深得人心》,也是提及邓小平之言犹在耳:“坚决惩治腐败,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战略任务;建设廉洁政治,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邓小平同志曾指出,‘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犹嫌不够,在《“权力”的滋味怎样品尝》一文中,还有洪钟大吕要滚滚而来:“《明史》记载,明太祖朱元璋曾问众臣‘天下何人最快活?’大家各抒己见,有人说‘富甲天下’,有人说‘功成名就’,有人说‘高官厚禄’…朱元璋听罢一一摇头,直到听到‘畏法度者最快活’时才点头称是…古人说,‘高飞之鸟,易死于食;深潭之鱼,易死于饵’…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引用过一句名言:‘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如泰山,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那么一切也就完了。’”

最高党报对近期反腐成果也是信手拈来,“权力寻租纵能短时间积累大量财富,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不过是行贿者精心布置的陷阱而已…万庆良被查前几天,还到会所里大吃大喝;韩先聪在被查当天,手机信息还显示有两场饭局。‘你以为自己有多优美的背影,其实别人看重的只是你的背景’…更何况,一旦东窗事发,带来的不仅是牢狱之灾,也有家庭破碎的悲剧、人生失败的悲叹。刘志军在接受审判之后感叹,‘人生要到60岁才能懂事。’雷政富东窗事发后,年过七旬的老母亲站在村口老泪纵横;冀文林落马的消息传来,一路把他带大的姐姐在老家掩面痛哭。”

但偏偏有人就是不服要另作他解,一段流传于社交网络的点评即是明证:“遥想薄氏当年,身负血案,也只夫妻二人受刑,连儿子都得平安,不受诛连。更有宣判日,薄家列位诸侯和熙来长子到庭,站立鼓掌,高呼:熙来我们永远支持你。霸气侧漏,众人只敢侧目噤声。谨慎折其一枝,不敢波及旁人,更不敢碰触根基。周氏二弟抄家后病急而死,三弟传已自尽,儿、媳、亲家夫妇都已下狱,对比周氏的鸡犬不留,薄门照旧是枝繁叶茂的豪门。祖辈打天下,打下的是原始股,到底天下是少东家的,周之类的流官不过是暂理天下而已。这就是豪门与寒门,东家和掌柜,股东和职业经理人的差别。”

雨打风吹去的落魄人物,终究无法再激起滔天骇浪。需要留待观察的是,一个堪比邓小平的威权领袖已经确立,这又将把中国带向何方?网络舆论度过了“打老虎”后喜大普奔的第一阶段,“品面”过程中的本质分歧开始显现。

据此,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团结湖观察”提出“‘后周时代’的九大政治猜想”:“‘后周时代’是一个并不准确的提法,为了论述方便,我制造了这么一个概念。它指的是周永康落马,习近平和李克强真正把握中央权力之后,已经并即将到来的这么一个时代…政治猜想,主要是围绕政治生态和民生,宫斗不在内…一、官员吃喝嫖赌的时代彻底过去了…二、反腐败寻求软着陆…三、阳光法案适时出台…四、国企高管的仕途或被切断…五、司法进一步独立和公开…六、违宪审查机制或将建立…七、诸侯退隐或宣誓拥护中央…八、清理并封存政治遗产…九、解放思想。”

早料到会被认为太乐观太浪漫,于是作者蔡方华在末尾又补了一句:“空气都糟成这样了,你还动不动就过敏,还活不活了…‘后周时代’也会有禁区,但不会浑身都是G点…我的哲学是:再不乐观就老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品面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72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