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习面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星期六 | 阅读:2,789

一碗被饕餮一空的“方便面”,要多久才能让食客感念厨师之功?一只奄奄一息的“大老虎”,又要多久才会使人联想到捕猎与传播者的艰辛不易?

高昱说:爱喷喷吧。

打下改革开放后最大一只“老虎”后,习近平现身于他曾经担任第一政委长达7年的福建预备役高炮师,聆听全场官兵“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誓言。

新华社昨天傍晚发布消息:“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福建,亲切看望慰问部队官兵和双拥模范代表,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民兵预备役人员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节日的祝贺。”

但就算回到发祥之地,他也仍然可以收到“三千里加急”的帝都颂表。

这不,昨天傍晚,署名“国平”的人民网评论已然呈上,并获各门户及人民日报微信推送。 标题是“清除腐败是深化改革的必然之举”,这一点看上去和中共喉舌两天来连篇累牍的宣示并无不同,但见微知著的民间意见领袖还是从行文遣词中感受到了异样:“周永康事件,是改革开放以来,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遇到的最大考验之一。身居党和国家领导的高位,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纪国法,纠结利益集团、权钱勾结、阻挡改革,对党的事业带来巨大的危害,对市场经济的规范发展造成显著的伤害,对整个国家的健康发展产生极为消极的影响…这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立案审查周永康,并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对中国共产党所处形势和重要任务高度自觉、主动担当的体现。”

在这一长串定性表态之后,“下面”的厨师之功犹如众星捧月般出场:“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在这个历史关头所发挥的政治决断作用,就更是直接影响到执政党的决策正确性和执行有效性。担当一个有着八千多万党员的大党的最高领导责任,不仅需要对政党的现代治理发挥引领作用,更需要率领执政党迈入现代依法执政的境界,真正走出革命党依靠政治意志统治国家的旧局面,开创执政党依法治国的新格局。”

意犹未尽,结语再度引吭高歌:“习近平总书记所展现的领导风格,契合了中国对领导人的政治期待,其重要作用必不可小觑。一个励精图治的领导人与领导集体,与不断推出的惩治贪腐、刮骨疗毒的举措,势将构成中国深化改革的双重动力。”

作者“国平”来头不小,澎湃新闻推测,“‘国’姓也是中国传统姓氏之一,但这个‘国平’很可能不是一个真人名字。近期出现的这些文章,大多为评论性质,且关注的事件涉及重大国计民生以及重要国际关系,更像代表国家的评论,而‘国平’一词谐音也与‘国评’一致。”

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旗下阵地,人民网此番表现确实不一般。“方便面”上桌当晚的《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已因末尾那句“这只是阶段性的一步。接下来,谁腐败谁同样会受到惩处”而刺激遐想,如今,在赐予“大老虎”最严厉的詈骂之后,又向“打虎者”送上最无保留的赞美。

曾经因为首报“习近平打的记”而不得不承认“报道虚假新闻”的大公网,也早已走出阴影。这家被赋以香港媒体身份的中共喉舌,昨天由报社副主笔郑曼玲出面,宣告“周老虎落马,彰显习近平掌控全局能力”:“此案之所以意义非同寻常,不仅因为周永康乃至建国以来由中纪委查办的最高级别的正国级官员,他的‘落马’打破了所谓‘入局不死,入常无罪’的‘丹书铁劵’,显示中共中央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已成洪流、无法阻挡,更凸显经过近两年的腾挪布局,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代领导层已牢固掌控党、政、军全局,打下再大‘老虎’所可能引发的政治冲击和震荡皆能从容化解,其执政能力之成熟、稳健超乎外界预期。”

以“剪裙边”比喻习近平在过去一年半里的步步为营,这篇得获搜狐、澎湃首页展示的文章里满是钦佩之意:“习近平反腐大军此次采用抽丝剥茧、‘拔暗钉’的办法,将周的马仔、心腹、干将一个个铲除后,再直捣黄龙、对周永康本人进行‘致命一击’。另外,一向口风甚严的官办媒体也屡屡通过‘敲边鼓’方式释放信号,网络上大量曝出周永康家族‘富可敌国,雄霸四方’的丑闻,让公众在‘你懂得’的心领神会中,掌握周案的基本情况,避免消息公布时引发各种不必要的猜想。可以看到,由习近平主导的‘打虎行动’,其处理手法无论在法理上还是情理上都拿捏有度,完全照章办事,程序未见瑕疵,从中充分展示出习布局内功之深厚。”

习近平与邓小平这“两平”的关系,在这一刻即有衣钵相传之感。微信公众号“南华早报”更是一语道破,“习反腐动力:像邓一样青史留名”:“包括高层官员和红二代在内的一些消息渠道透露,习非常崇拜邓,希望自己也成为邓那样领导人,要带领中国走入改革和增长的新时代…党内人士称,习下定决心,通过反腐为他的改革大业扫清障碍…一名红二代消息人士称,习信任红二代,认为红二代珍视父辈创建的党和国家,痛恨敛财毫无节制的贪官。”

这类源自香港的文字总是能把话挑得更明。明报所刊《打下周永康, 除“虎”不停手!》亦传入内地互联网,是曾与温家宝互致书信的吴康民感叹“掌权不放的老头子,也垂垂老矣”,由此描绘出一番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宏图霸业:“过去被收归麾下的一群,也已年华老去,再要结集他们与新领导阶层对抗,恐怕也无能为力。不少过去的既得利益者,已随着他们的第二三代定居外国,财产也大部分流出国外。这些‘裸官’,也大概认为到外国当‘寓公’,比在当前依靠一些老头子,再卷入党争的为好。因此,这股旧既得利益者,未必有什么斗志。可以估计,这些老掌权者,当前不是有心无力,也可能是树将倒而猢狲必散,显然不成大气候。”

回首十八大以来的种种变化,微信公众号“雪夜漫谈”则将反腐斗争总结为“太子党和官僚系的大博弈”:“对太子党来说,这个政权是中共打下来的,但是,‘改革开放’后轻易地落入了与打天下无关的庞大官僚群体手里,而且,在他们眼里,这些官僚是那样的贪婪、那样的无耻、那样的没有志向和魄力,迅速把中共政权推向岌岌可危的局面!这种情况激起了红色家族的代表们极大的愤慨和藐视,因此,夺回最高权力后,严打官僚系的贪腐,不能不成为红色家族的共识。

值此大功告成之际,文章还对2012年那段传闻已久的小道消息有了活灵活现的描绘:“2012年9月,正值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前的敏感关头,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自9月1日以中央党校校长身分出席秋季开学礼后,便一度从公众视野中神秘‘失踪’,原定其间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及丹麦首相施密特的会面悉数取消,直至9月15日才又在北京出席中国农业大学科普日活动中重新露面。在被外界看来这充满戏剧性的13天‘神隐’中,习近平确在北京与‘红后’代表以及山东、华北等地的重要‘红后’头面人物会面,据称,除胡耀邦子女外,还包括叶剑英元帅后人、徐向前元帅之子徐小岩等等,估计会面人数逾百人,但所代表的‘红后’家族成员超过1000人。”

召集人马所谈为何,作者继续推演:“可想而知,习近平上台前消失了半个月,专门和代表几千个红后代的上百个家族密谈,倾听他们的意见,所获得的最大共识应该说就在于此:为了维持中共的执政地位,为了保护太子党的利益,必须毫不手软的严打党政军官僚系的贪腐!”

有人民网与大公网的联袂上书,还有时局观察者高深莫测的分析,纵然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今晨那篇《党纪国法,不容违逆》获得再多媒体同步刊出,也不能抢走风头。

只不过,对威权政治、强权人物常持戒心的知识分子们坐立不安。他们利用仅剩的社交网络账号,或吟诗,或作画,冷嘲热讽赞美者为“劝进”,欣喜者为“自作多情”,因为,那无非是党内“家事”、“清理门户”,周永康只不过是被“开除虎籍”。

这让“佩服老大”的@五岳散人颇为不快,“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用简单的权力斗争、利益集团来评价这次反腐风暴,不能说完全不对,但确实看轻了这一届领导班子。作为红二代那种坐天下舍我其谁的精神,强力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是必然的,而留名千古的欲望比前几届都强烈。结果好坏不敢妄言,但这两年的变化必然是与三十年前改革开放一样大。”

“侠客岛”也在继续转圜。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这个剑走偏锋的团队,昨晚发表《打虎不会停,四中全会值得期待》,主动提及“针对十八大以来最高领导人的强势作风,外界也有不少传言”,并就此声明,“这次就是向外界郑重宣言:法律是中国政治生活的准绳,任何人不得逾越,包括最高领导层”。

是的,依法治国,最高议程就是这么设置的。前天所刊文章中,“侠客岛”就已经公布“对周永康案的三点判断”,即“就周案看周案,立案审查后,党纪国法将逐一登场”、“就反腐大势看周案,将震慑天下官员,影响深远”,以及,“就‘习氏治理’看周案,此案可能会与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一起,成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一步迈向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昨晚,再行点拨13亿国民:“就在打虎后的第二天,中央政治局继续开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宣布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从此,延续了60多年的农业和非农户口永远走入历史。而这个改革硬骨头,恰恰是之前政法口的管辖范围。另外,据今天最新的消息,周三,国务院将《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如果这个不动产登记条例能正式颁布,最直接的就是一大堆‘房叔’、‘房姐’会被曝光。所以,你知道这个不动产登记制度为什么总是推不动了吧,涉及太多的利益群体。这次顺利向社会推出征求意见,自然是借了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飓风的力。所以,打老虎绝不是中纪委一个单位的事,是改革的全盘大戏,环环相扣。”

好吧,全盘大戏,环环相扣。现在,“痛打落水虎”的那些揭秘报道都应该从门户首页渐渐退下了。《财经》新媒体盯着新华社电稿库说,“七常委‘工作照旧繁忙’”:“7月28日下午6点左右,中纪委网站宣布对周永康立案调查。而之后的48个小时,现任中国中央政治局常委,继续主抓各自负责工作,一切都如这件事没有发生一样。”

新京报除了带来“今年二轮中央巡视正式启动”的消息,还得以邀请多次参加中纪委座谈会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和人大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对话,讨论“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下一步的反腐思路是否会调整”:“不应该从时间节点这个角度看待治标、治本的问题,不能认为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治标反腐达到了一个巅峰,之后要转向治本。这种观点不正确。事实上,十八大以来的反腐,一直是治标与治本同时推进,这之前已经出台了一些治本之策,正在逐步推进,比如纪检体制改革、巡视制度改革…从治标到治本是一个渐进过程,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时间界限,不能说某个时间治标结束了,可以治本了。而且治标的同时就是在治本,有很多举措都是标本兼治…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成果明显,效果良好,满意度很高,所以目前没有调整反腐战略、反腐思路的必要。但是具体方式方法可以进一步完善,在治本方面下工夫。”

也是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当都市时报因为封面那张“老虎游街”的双关图,而由西南边陲跃入全国同行视线之际,新京报新媒体编辑祝炳琨仍然沉浸在“用3小时在‘周围’中突围”的激动中,根据微信号“官场现形记”中的记述,他们之所以在那一晚能够凭借《周永康的超长“朋友圈”》、《周永康简历及卸任后活动》成为微博刷屏主角,都是因为春节时的布局。

当然,半年前就开始做准备的还有财新传媒,作为这场新闻战役中的最大赢家,他们也最有资格庆祝,胡舒立刚刚拿到的那个拉蒙·麦格赛赛奖分明就是最应景的烟花。

“打虎小分队”队长高昱出镜,在财新网上讲述“《周永康的红与黑》是如何完成的”,同时,他也要在微博上为自己“比生命还重要”的新闻事业而辩护:“朋友来电说,网上有人讥嘲财新做周永康的报道是奉旨办差,有纪委负责喂料,否则不可能调查那么深入全面;有萱萱负责发特别通行证,否则不可能花力气准备六万字的《周永康的红与黑》。我只能说这些人根本没做过调查报道,新京报经营报澎湃的调查同仁就不会这么认为。爱喷喷吧,我们手里活太多,不再奉陪。”

财新网确实活太多,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昨晚,高昱又发布了《央视纪录频道总监刘文被带走》的独家消息。

而作为这支团队的当家人,胡舒立今早发表《伏虎的根本是建立法治国家》,自陈期待:“特别需要指出,非常时期的清道型权力在打击权力腐败方面固然功勋卓著,但是,在平稳过渡之后,最重要的是要形成常规的法治型权力监督机制。目前正在启动的司法改革正当其时。 以独立行使司法权力为核心的司法改革能否达到预期目的,将成为今后社会转型成败之关键。古今中外的实践表明,反腐的成效与制度变革的彻底程度成正比。查处具体案例中展现的运筹帷幄的智慧,并不能替代体制变革的决心和历史担当。以周永康案等大要案为标志,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成果,通过法治去除贪腐毒瘤,才能为中国社会营造‘反腐红利’。”

等不及了,人民日报在微信公众号中高呼“这个世界会更好”:“事实胜于雄辩,看看这两年,每一只‘老虎’轰然倒下,每一群‘苍蝇’黯然落网,每一种歪风邪气的悄然收场,有硬邦邦的实效,‘从严治党’‘保持反腐高压态势’已经不言而喻。这让多少人感到振奋,让多少无力者发现了力量,又让多少失望者重新点燃对这个社会的信心?当年,河南人商鞅用一根木头、五十镒黄金,为秦国变法树立了公信力。今天,从八项规定到‘老虎’、‘苍蝇’一起打,则是当代的‘徙木立信’。

那就允许“党报评论君”朗诵一首诗吧:“某个清晨,在一片海滩上,我看见一群孩子在玩耍,他们又黑又亮的眼睛,甚至比初升的红日更引人注目,我想起北岛《回答》的最后一句,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正如诗人当年的感触,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北京青年报评论员蔡方华也是诗人,若是读到这一段,他应该会愿意起身唱和。这家对“打虎盛宴”恋恋不舍的媒体,今晨借着习近平劳军指示在头版头条标题里再说了一次“惩治腐败”;作为常务副总编,田科武昨晚则在微博上正为自家评论部微信公号“团结湖参考”接连推出的《周永康落马:从暗号到信号》和《“后周时代”的九大政治猜想》连创阅读量新高而兴奋——尽管在一些同行看来,这两篇文章的作者蔡方平真的是个过于天真浪漫的“诗人”。

诗意在今晨所推微信文章《乐观改变中国》中继续蔓延。蔡方华呼吁各位,“除了要看到议程的‘高明’之处,还应看到它对人民所释放的善意:“把周永康落马与户籍制度改革、依法治国议题‘并置’,无疑是一个很高明的议程设置…人民需要浪漫吗?人民需要可以摸得到的浪漫,但不需要幻觉。过去,太多的意识形态话语曾以催眠的方式给了人民幻觉,但醒来后被窝都是潮湿的。今天的我之所以乐观,之所以敢于列举那些‘猜想’,之所以大幅度接近浪漫,是基于我对社会的长期关注和判断,基于对当下现实的解读,其中存在着真实的逻辑。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正在发生,很多不会了结的事正在了结,很多固若金汤的藩篱正在打破,歧视、仇恨、怀疑、怨恨正在慢慢消解。你要永远记恨你的时代吗?我不。

不幸的是,总有一位“老大哥”不解风情。和前天的“暗号”一样,诗人的“乐观”今日午后也只留下两行血红的遗迹:“此内容被多人举报,相关的内容无法进行查看。”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习面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74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