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美的黄与黑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4,星期一 | 阅读:1,483

如果社交网络也有“地震”,那么昨晚子夜时分的刷屏震荡,郭美美就是震因。

夜幕降临之后,小道消息流窜。只言片语的微博消息,犹如轻盈敏捷的蝙蝠,飞速地划过屏幕,随即又隐入无边黑暗。20点39分,按捺不住的@韩福东投石问路:“北京媒体貌似要披露郭美美干爹真相以及郭美美常年以性交易为生。”谨慎起见,他用符号取代了“性”字。

有附和之声也有些许质疑,夜幕一如往昔宁静。两小时后,@韩福东说话的底气更足了:“2013年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郭美美按约定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名男子见面,又收了其30万元港币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郭美美回到北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这一段文字从数字的格式来看,显然是复制于新华社稿件,但吊诡的是,从公开渠道来看,此刻电稿并未发布。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媒体从业者,开始参与到猜谜大会中来。@王左中右故作神秘:“据说@澎湃新闻客户端一会儿会放一个猛料。”@哑巴也有预告:“明天(8月4日)请全天关注央视新闻频道以及@央视新闻,满满槽点。”又一场“周一见”正式酝酿完毕。

运足了气的@新华视点还是有些迫不及待,23点59分抢先打响揭秘郭美美第一枪:“近日,网络‘炫富女’郭美美,因参与赌球被拘留。案件背后有无更多内幕?郭美美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的巨大‘能量’从何而来?‘红会炫富’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为查清案情,北京、广东、湖南等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随着侦查的深入,诸多谜团一一揭开。”

火力十足,盛况空前。这家憋足了劲的国家通讯社官方微博在零点过后的短短19分钟内,连续密集发出10发炮弹,射程涵盖“郭美美的身世”、“郭美美的‘干爹’究竟是谁?”、“郭美美是如何牵涉到红会的?”、“‘2.6亿赌债’属虚假炒作”、“郭美美嗜赌成性,在京开赌局”、“郭美美:对红会说一声‘对不起’”、“郭美美多次与人进行性交易”。

穷奢极欲的郭美美生财有道,引爆舆论的焦点首推性交易片段:“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谓的‘商演’不足20场,更多的却是借‘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郭美美通过网上联络、熟人介绍及主动搭讪等多种方式,多次与人进行性交易,每次的价码达数十万元。’办案民警介绍…据郭美美供述,2013年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郭美美按约定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名男子见面,又收了其30万元港币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郭美美回到北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她经常告诉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们到了当地后,接机的是陌生男子,当晚她会与该男子开房,第二天我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的现金’。其生活助理吕某某供述,‘郭美美的生活很乱,经常带不同男人回家过夜,其中外籍男子居多。有一段时间找不同的男孩子,还要我帮她数有多少个。中国男子就专找有钱的。’”

“长成那样还有人为她花数十万”,@作业本觉得“可悲”。@那个野和尚则调侃:“郭之事,应归物价局管,只要涉嫌哄抬物价,扰乱市场次序。”有外围女与女星价格做参考,@顾扯淡对高价持怀疑:“我觉得几十万一次的明星名人应该有,但人家就算不漂亮也肯定有附加属性加成,比如头衔比如身份。郭凭啥?她不PS的话就算画浓妆也不能看,名气有可都是负面,各种不靠谱的事例,在有钱人傻和这个报道假里面,我不知道选啥了。”

慷慨的“干爹”某种程度上印证了价格的真伪:“深圳商人王某,男,46岁,广东省深圳市人,以参股方式投资房地产、基金等领域,是郭美美2011年‘红会炫富’事件中的关键人物。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于7月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2010年8月,我要朋友帮我介绍个女孩玩玩,朋友就介绍了郭美美。郭美美从北京飞到深圳,我为她安排了酒店,第二天我就跟她发生了关系,当时她向我要了3万块钱。那以后,她想要钱了就会从北京飞到深圳找我,我安排食宿并每次给她5万块算是包养费。’王某供述。”

错综复杂的关系得以重新厘清,幡然醒悟的“干爹”表示深恶痛绝,“从来没见过虚荣心这么强的人,为了名不计后果,为了钱不择手段”:“‘她要求我给她买一辆跑车,说是生日礼物,不买就跟我断,后来我给了她240万,让她自己买的车。’王某承认,‘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图的就是我的钱,我看上的是她的年轻,我们各有所图而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为掩盖被包养事实,她称王某是其‘干爹’…‘我妈录完节目还说,你怎么蹦出来一个干爹?’郭美美说,‘当时才19岁,就是有点害羞,不想承认男朋友比自己大那么多,所以才说是干爹,没想到就越扯就越扯不清楚了’…如今谈到此事,王某后悔不迭:‘郭美美是我一生的噩梦!’”

不只是新华社在发力,人民日报也早有准备。零点刚过,微信公众号就马不停蹄要“揭开郭美美的5个谜底”,虽然内容与新华社一致,但不妨碍今晨白纸黑字的最高党报再登一遍,稍有不同的是特意撰写了编后语对“郭美美闹剧”予以鞭挞:“有些滑稽,有些荒谬,细细想来,郭美美只不过是互联网上的一个闹剧制造者罢了…那些追捧的人、盲目起哄的人、对事实置若罔闻的人,在这出‘郭美美闹剧’中也或多或少地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每一次戏谑的转发、每一个不加思量的点赞,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起闹剧已经被戳穿,但网络中一个又一个的闹剧或许还在萌芽,希望每一位网友都能坚守法律的底线,坚守道德的良知。”新华社配发的评说更是疾言厉色,“以无耻开启的癫狂,必将有可耻的末日”。

有视频才有真相,央视也要出份力。凌晨1点刚过,郭美美戴眼镜素颜出镜在央视自我忏悔:“郭美美说,玩微博时,‘出于一种虚荣心’,她将认证改成了‘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由于其个人微博发布了大量‘炫富’内容,网民将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推进了舆论漩涡…郭美美引发舆论风暴后,‘中国博爱小站’项目流产,中国商业红十字会也被叫停。半年后,王军也与郭美美断绝了交往。而据警方调查,郭美美与红会的郭姓人士也没有任何关系…郭美美说,她的虚荣心给红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觉得特别抱歉,今天把真相说出来,跟红会深深地说一声对不起’。”

涉赌被抓的郭美美如同另一个薛蛮子,调查的警方拔出萝卜带出泥,牵扯出许多与被抓本身无关的其他事端,然后又高规格地在央视镜头前自述其罪。至此,央媒的事实披露与口径设置告一段落:郭美美不仅涉赌而且也涉黄,一位叫屈赌客的现身说法,“我感觉她特别恶,不择手段,以赌博的名义在诈骗”,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郭美美黑白两道畅行无阻。

与中央媒体众口一词的炮轰与指责不同,民间舆论场上充斥着对报道者的怀疑与不满。@贺卫方带头发言,喊出“央视,你不能这样做!”:“刑诉法第十二条:‘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案件尚在侦查阶段,嫌疑人是否犯罪及何种犯罪皆在未定状态,还须检察院审查,律师要搜集辩护证据,最终经法院二审终审。案件没到检察院,电视台就把嫌疑人满世界游街示众,法律何在?人权何在?”

同为法学专业出身,@韩东言以外国报道为例,据理力争认为可以报道,只是应该注意方式:“按照贺老师的逻辑,那么中国涉及到犯罪的新闻,就只有庭审之后的了,一审还不行,因为还可以上诉,二审有时也不行,因为,还可以申诉,这样一来,只能上监狱里采访罪犯了,他们是符合刑诉法规定情形的,贺老师是期望这样子吗?我以为,涉及犯罪的报道,选好报道节点,依法报道无任何问题。”

报道示众是否妥当的争议是老问题,是不是为了转移视线也是旧话题。

如@罗昌平所言:“过去一周,西域恐袭、泡面出锅、昆山爆炸、湘潭自焚、鲁甸地震…天灾人祸,民怨沸腾,怎么办?领导略有沉思,说:‘放郭美美!’”@西门不暗也是如此认为:“云南鲁甸发生6.5级地震,死亡三百多人,国家通讯社在地震五小时后,发布郭美美的桃色新闻,不管是故意还是巧合(五小时足够做出推迟发布的决定),这都是对罹难者的亵渎,对幸存者的不敬。”

顺带而来的问题是媒体在报道云南地震与揭露郭美美时版面该如何取舍。扬子晚报因为头版刊发郭美美图片并予以导读,但与此同时又对灾区弱化处理,因此遭到@传媒老王点名批评,斥为“今天最不要脸的头版”。相比而言,一财网的观点理性却也不失力度:“追求新闻的快速是无可厚非的,热点新闻人物的追踪也是必要的。但恰逢这个悲痛的周末,处理类似稿件是否还要考虑民众的情绪?…更为重要的是,类似稿件往往未走到司法判决程序,仅凭警方调查阶段,就长篇大论给当事人已定罪,似有未审先判嫌疑…我们常批网民要讲节操,关键时刻媒体节操也要守住。”

注意力分配与议程的设置,的确是一件纠结而无奈的事,对地震关注的自然弱化,也不该一味指责媒体,用@床运专家的话来说即是:“惨绝人寰的五一二川震之后,经过玉树地震和雅安地震先后两次递减式过滤,轻量级和准重量级地震灾难新闻很难再有持续的传播力。”

面对满屏的质疑,率先预告的@哑巴要迎难而上:“好多人说,因为地震了,要洗白红会,或转移视线,所以要大规模报道郭美美案件。想想啊,地震是下午16:30发生,即使抢制郭美美专稿及视频专访,短短几小时怎可能做到?…央视新闻频道01:00新闻直播间,在报道完昭通地震、昆山爆炸的新闻后,才直播郭美美案件。”

不错,是不是有意替红会“洗地”,也成了难解难分的议题。主张一码归一码的@五岳散人,要再次说明“仅就这一件事来说,红会是无辜躺枪”:“郭美美事件里红会确实躺枪,不敢大张旗鼓告她,是怕翻出红会与商业机构合作寻租的丑事。郭美美事件就相当于小偷偷了贪官,红会哑巴吃黄连。”

@雪球也特意翻出去岁旧帖,那里面,作者吴冲Allan认为郭美美不过是打翻酱油瓶的龙套,“郭的角色最多不过是代人收钱。至于是代谁收钱?肯定不是王军的物华,人家一个民营企业,可以光明正大地收钱。最大的可能是两个——代表权力资本的交易双方之一:红会(批准授权的人),或者是人寿(最后买单的人)。”但更流行的看法则认为,“郭美美有问题,并不意味着红会是健康的”。

大仇终于得报的红会,转而呼吁“这一刻,请忘记郭美美”:“三年谣诼也许并非一朝能清除,但一位网友说:‘用行动去告诉他们吧’。是的,只有不懈的行动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能涤除污水,战胜谣言,也战胜自己。正像另一位网友说的:‘加油!把被脱下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是的,这一刻,让我们忘记她,为昭通祈福,为救援昭通行动起来。”

说要忘记注定难以忘记,@韩松即言:“昭通地震后,红十字会连发多条微博,誓要忘掉郭美美…看来真是忘不掉啊,心思都在她这。”@迟毓凯更有心理学专业解读,“提醒人们注意灾区没错,但还加一句‘这一刻,请忘记郭美美’,纯属多余。有研究表明,故意提醒大家‘不要想象白熊’,恰恰让大家记住了‘白熊’,刻意让人去忘记,作用基本等于提醒大家注意。

一直紧盯壹基金的@尹国明、@林岳芳则选择为红会鼓掌,声称“爱国的人民群众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千万不能让伪慈善家们趁天灾敛财!”:“当年利用郭打击红会的人对真相并不欢迎,因这不是他们需要的‘真相’,他们不需要真相,只需要郭把红会死死缠住,让红会永远无法翻身。这越发印证打击红会是有组织的‘珍珠港空袭’,应查清幕后操作黑手。红会倒下谁最受益,谁嫌疑最大。”

郭美美金钱来源的迷雾逐渐散去了,可又有新的疑问重新笼罩人们心头,“为什么整整三年时间,红会不敢找美美算帐,而是忍气吞声,任美美逍遥法外?”没人愿意相信红会善良温柔如小白兔,这段时间没有揭郭美美老底,是不是也有难言之隐?

夜不能寐的@评论员王攀接连发问:“郭美美事件为什么媒体挖不到东西?媒体在郭美美事件上基本是无奈状态。这是不可思议的…发达的人肉搜索,为什么在郭美美事件上失灵?妓女加赌徒,在万能的网络面前,不该隐瞒这么深,可这一藏就是三年!这更不可思议…王军为什么对郭美美一掷千金,第一夜3万,接着一次5万,然后生日240万买车,仅仅怕郭美美跟他分手吗?…警方为什么这时候揭开郭美美事件,而不是当初?难道只是偶然,还是其他力量列入了?…郭美美真是一个性工作者加赌徒这么简单吗?如果是,这是为什么?如果不是,那又是为什么?”

不只是王攀在追问,其他评论员也在反思,环球时报奉劝“郭美美忏悔,舆论推手们亦应羞愧”,京华时报认为“郭美美式‘坏名声’不应再有市场”,北京青年报则要戳破“郭美美外衣下的病态价值观”:“被揭开画皮,郭美美呈现的不是美艳,而是充满肮脏与病态的妖冶…郭美美一抛媚眼,整个社会仿佛都把持不住;她向世界一撒娇,就赢得无数同情…这个世界并不纯粹,郭美美是不纯粹的一个环节。”

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也有相似之论,“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名利场上她只是一块鲜嫩的肉”:“她出生在一个畸形的家庭环境里,生父有诈骗前科,大姨容留卖淫,舅舅因贩毒被判刑,母亲的生意也基本上是风月场所。早年的郭美美就像女版韦小宝。在这样的环境里,她能得到怎样的家庭教育,用脚丫子都能想得出来。来到北京之后,郭美美一心想混娱乐圈。但屌丝如她,既没有深厚的人脉,又没有过人的演技…如此看来,她也是被吃掉的。与她的成长有关的一切,都有某种过错,都该承担责任。”

作者蔡方华如此谈论郭美美家庭背景,这与众多公知的口径大相径庭。这家以评述“打老虎”起家的微信公众号,在文末又回到了最擅长的议题:“最近一段时间,北京的媒体圈一直流传着各种花边新闻,故事与‘大老虎’和多名女支持人有关。那些光鲜的外表同样不过是幻象,真相是,一个个渴望接近权力巅峰和巨大财富的女人,最终被‘宏大叙事’扫落深渊。她们其实也是一群郭美美。所不同的是,郭美美是一个疯狂自我出卖的屌丝,她们是一群优雅自我出卖的白富美。”

关于郭美美与叶迎春们的不同,@LifeTime有具体而微分析:“从事同样行业,但经营模式完全不同:前者重在发展用户规模;后者善于培育单一超级大客户;前者长于市场营销推广,后者专注服务质量提高;前者利润主要来自体制外,后者利润主要来自体制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美的黄与黑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86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