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不设防的地震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5,星期二 | 阅读:1,258

从2008年汶川大地震,到2010年玉树地震,再到2013年雅安地震,一次又一次来袭的地震,不断冲刷抬高着人们对悲剧的接受度。

从山河呜咽草木含悲,到高原玉碎多方驰援,再到雅安平安中国加油,一段又一段的祈祷祝福,驾轻就熟的同时也开始越来越模式化。

这是一场不设防的地震,这是一场静悄悄的地震,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要被忽略的地震。来临时关注度没有急剧飙升,现场流出的片段也中规中矩,与前几场地震唯一相同的是,蹑手蹑脚的死神下手依旧毫不留情。

前日午后云南鲁甸的那一下摇晃,根据今日午后的最新通报,“遇难者人数达407人”:“截至4日20时,地震共造成昭通市395人死亡,其中鲁甸县328人,巧家县66人,昭阳区1人;受伤1956人,其中鲁甸县1713人,巧家县243人。截至8月5日12点,曲靖会泽12人死亡。鲁甸‘8.03’地震死亡人数上升到407人。”

对灾区投注的关注眼神,被昆山爆炸案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一阵,又被汹涌来袭的郭美美案扰乱了一会,穿越重重阻碍之后,呼喊求救之声也已渐次平息。震情也牵动着中南海,李克强总理昨日赶赴灾区,“徒步近五公里走进重灾区”:“专机中午11点半抵达昭通后,随即前往地震震中鲁甸龙头山镇。一路都是严重的泥石流塌方,一侧深渊,一侧滚石,山路是连夜刚刚抢通…李克强强调,人是最宝贵的,要争取在48小时黄金期内,挨村进户进行排查,抓住一切可能搜救被埋人员,最大限度减少死亡,减少伤残。同时他也要求,震中要尽快通水、通电,做好灾民安置。”

凤凰卫视记录下了李克强现场喊话的两段同期声:“据老乡们说,还有4个人被埋在下面,还不到24小时——黄金救援时间是48小时,只要有一线希望,你们一定不要放弃,把救人放到第一位,你们抓紧工作,感谢你们了”、“你们是人民的军队,你们昨天晚上和今天的举动,已经表现了人民军队的本色,你们一定会把这个本色发扬光大,相信你们能够完成任务。”像是隐喻一样,行走在山路湿滑的灾区,心力交瘁的李克强还不慎滑倒。

与猛然上升的遇难者人数相比,劫后余生的欢愉显然那么单薄。《男子失去妻儿——大女儿:爸爸不哭,我们都要好好呢》、《鲁甸2名孕妇在废墟下互相鼓励:为了宝宝坚持》、《龙头山镇中心小学11岁小学生废墟下大喊:“先救妹妹再救我!”》…虽也不失为断壁残垣上一抹亮色,但读来总是让人笑中带泪。

各方救援与部署也在同步进行中,总理再度表态:“现在显然物资不够,现场物资不够,要的人太多,,抓紧拿物资,把物资一个是水,一个是吃的,还不能光是方便面,有的面包,当天就可以消化。”副省长也有表示:“对于遇难者的抚慰金将从现在的一万元每人,提高到2万元每人。受灾严重的村子,一个老太太家里六个人遇难,光买棺材就要好多钱,因此,抚慰金应该尽快发放,边做工作边发放。”

来不及感慨生命的无常与自然的无情了,“6.5级地震为何伤亡如此惨重”的追问就此开始。根据中新网综合报道,原因有三点:“首先是震级较大,此次地震是云南省2000年来第一次6.5级以上地震…其次,震源浅,本次地震震源深度只有12千米,属浅源地震,较有危害性…最后,灾区房屋抗震性能差…当地比较贫穷,土坯房和石头的房子很多,在地震中非常容易倒塌。”

正是基于独特的房屋结构,所以才有央视新闻1+1昨晚所述一幕,“一幢土砖房内有近40名外来务工人员无一生还”:“此次地震持续时间只有15秒左右,大部分百姓来不及躲藏就被埋。我们最后看到的画面是镇政府北面,一幢独立两层土砖结构房,在这次地震中受灾最惨重。据当地村民介绍,事发时,房子里有外来务工人员近40名,无一人生还。”

天灾注定无法追究,但是人祸难逃责难。地震来临毫无征兆,那么预警是不是可以及时些?房屋质量如此不堪一击,分散自建的弊病又如何克服?

地震预警不同于地震预报,后者无法实现前者切实可行:“‘地震预警不是地震预报。地震预报是在地震发生前告诉大家,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某个区域有地震会发生,地震预警是指地震已经在震中发生了,地震预警系统利用电波和地震波的速度差,为其他可能受到地震波及的地方发出预警。’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告诉记者…‘理论研究表明,如果预警时间为3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14%;如果为10秒,人员伤亡比减少39%。此外,通过应用地震预警信息合理应对地震灾害,对预警效果范围内的高铁、输油输气管线、化工、核反应堆等危化行业安全有较大作用。’王暾说。”

于是,新京报社评呼吁,“推广地震预警系统已不能再等”:“如果说在汶川地震时,我们忽略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导致重大伤亡,那或许情有可原。但汶川之后,既然已经研制出成熟的预警系统,并经过了实践检验,可由于推广不力,导致预警系统未能在关键时刻挽救人命,那实在不应该…地震预警系统推广慢,原因在哪里?关键是缺乏政策的强力支持与推动。有关专家就表示,‘有的地方政府对此也不够重视’,‘每到一个地方推广都要重新报告审批,有时耗时四五个月也不一定能成功’。”

既然谈到地震,日本在所难免要被拿来对比:“反观国外,地震预警系统的普及都离不开立法的支持和政府的强力推动,例如在日本,由于政府对地震预警系统的大力推广,地震预警基本在民众中普及。如今日本的地震预警不仅能通过广播、电视等渠道发布,手机运营商也能提供地震预警业务,当地震预警发布后,所有手机都能自动以最大音量发出特殊警报,并显示即将地震的信息。”

从防灾救灾到灾后舆情,与日本的对比是全方位的。“为什么日本地震‘震级很大,伤亡却不大’”,21世纪经济报道在自家微信公众号自问自答,“日本防震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学校是第一避难所”,所有的房子都可以倒,学校的房子不能倒…在日本,许多高层公寓开始销售不久即告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高层公寓多半与高层写字楼作了同等水平的抗震设计…本各城市都在‘防震建筑’上大做文章,有的城市建筑物的地基部分加上硬质橡胶和钢板,使建筑物本身结构有了弹性,能抗7级左右地震…日本法律在建筑物抗震、防火等安全性方面的要求非常严格。日本《建筑基准法》规定,新建筑必须达到在百年一遇的地震中不倒塌,在数十年一遇的地震中不受损的抗震强度。”

阅读量接近400万的另一篇微信文章《云南6.5级地震,日本网民竟然这么说…》,则摘录翻译了日本访问量最高的门户网站下跟帖,因点赞而被置顶的一条评论,如此描述隔海相望一衣带水的邻邦心理:“虽然绝对不能以‘隔岸观火’的心态来看待中国地震,但(仅仅只是)6.5级的地震就造成如此多的伤亡和房屋倒塌,只能说中国房子的耐震性存在很多问题。想进军海洋、夺海洋权益之前,以‘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自诩的中国,将国内关系到民生的基础设施做好才是当务之急。”反观三年前日本3.11地震后,国内互联网上的幸灾乐祸,对比不可谓不鲜明。

有意思的是下方的两条跟帖,一种声音认为“真希望可以做到超越国界的的支援!哪怕能多救一个人…”,另一种声音却要泼冷水,“(日本)就算支援了也会被(中国人)骂”。的确,今日不同往日,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处于历史低谷的中日关系的纠结写照。不出所料,日本首相安倍表示日方可以援助,也并不意外地遭遇了中方不冷不热回应。

环球时报或许也是看到这一篇文章,所以今晨社评语重心长地说,“让农村房屋更抗震将是大功大德”:“云南是地震多发地带,这里的民房应当盖得结实些,充分考虑地震的破坏性,但在经济不够发达的农村地区,这一点显然没有做到。有学者指出,在云贵川地区,仍有不少处在地震带上的村庄和小镇,那里的人们盖房只能顾眼前之需,无力对居住安全做投入。从一定意义上说,那里有些地方盖住房对地震是‘不设防’的。”

光说中国复杂不顶用,还得有切实的对策,于是胡锡进团队警诫,“在大地震带上再也不能盖表面光鲜、实则像积木一样不牢靠的住房了”:“国家已经制定了农村自建房的最低抗震标准,要按照标准设计和施工。特困户缺钱的,政府应予补贴。在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6000美元以上的时候,应当说我们已经具备了在全国强制这样‘一刀切’的宏观条件…中国建筑的抗震无疑有很多历史欠账,这些账要抓紧时间补上,同时决不能再欠新账。每次大地一晃,都是对中国现代化水平的一次检验。它考验基础设施的坚固程度,考验我们的赈灾机制,也包括我们迅速反思和做出关键性补救的能力。”

@孟晓苏也有提议,“需要通过制度设计解决”:“1、改变单纯自建方式,提倡综合开发至少是联建;2、加快农地流转解决建设资金来源问题;3、加强房屋建设的抗震管理与服务。”腾讯今日话题的想法更直截了当,“对于震中龙头山镇等不宜居地区,搬迁是恰当的选择”。

还顾不上那么长远,眼下有更迫切的吃饭问题要解决。“震中龙头山镇食品匮乏,救援人员用浑水煮面”的消息昨晚激怒了@五岳散人,“这是在开玩笑么?我们的野战装备里到现在没有野外净水器,而让军人这么吃苦?这早该是标配了。”缓过神来之后,他再度发飙质问:“野外净水设备在二战就成为标配,当时最不讲究后勤的日军都研发了净水车,现代野营徒步都带着净水杯、净水吸管,非洲救灾给灾民也是标配。你们知道不知道喝脏水轻则丧失战斗力、重则要命啊?当兵的不是人啊。”

是爱也是恨,恰如@朴抱一所说:“王八蛋,兵娃娃不是爹生娘养的啊?…汶川地震时我们发起过募捐,这么多年过去了,救灾部队还没有配备。请问记者们在新闻发布会问问总后勤部,钱都给谷俊山们喝茅台了吗?兵娃娃就不是人吗?”但这些急切的表态,或许都忽略了图片说明,清洁的水未必没有,问题是未必够用:“地下水和自来水因为地震水质浑浊,洁水有限优先供应伤员,而解放军、消防官兵等救援人员,只能用浑水泡面、做饭。”

舆论场上的关注与热议,与这场云南14年来最强震,似乎不再同一个级别。不管是哀伤还是愤怒,也不管是追问还是反思,似乎一切都在运筹帷幄的议程设置者预料之中。黯然神伤的@罗伯斯在湖南,对温吞的局面强烈不满:“打击大V的结果现已非常清楚。从这次云南地震舆情与习上台前几次地震的微博舆情比较可知,有司现已完全占据了舆情高地,虽有官媒宣传,但很难无法激起民众之互动的热情。强总很努力,但明显很少有人被感动。此次地震中,之前广受赞颂的公民精神完全看不到了。”

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科幻作家韩松在微博感叹,“世界可能进入了一个重新洗牌的节奏”:“几万老百姓拿着棍子赶尸一样追逼恐怖分子,一个妓女加赌徒几乎掀翻整个中国,六点五级地震就那么多人命赴黄泉,再加上罕见的粉尘突然爆炸把大批人同时烧焦,又想到从马航370到马航17都同样没有答案的坠毁。”

每一桩每一件的离奇背后,总伴随着大量国民的无辜殒命,不管“洗牌”的结果究竟如何,也不论究竟是谁输是谁赢,惟愿不要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惟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执笔:詹万承 发布:汤露)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不设防的地震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5987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