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学堂争议与中国身份挣扎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4,星期四 | 阅读:1,740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大静园。校方计划在此提供一年制研究生课程的燕京学堂。

北京——由于大部分学生在暑期离开了学校,除去一拨又一拨怀着崇敬之情跟随旅行团到此一游的青少年引起的喧嚣,8月份的北京大学校园还是较为宁静的。这所大学被许多人称作中国版的哈佛,跟团前来的青少年都希望有朝一日成为该校每年招收的2600名新生中的一员。

但这宁静之中,却酝酿着一场风暴,其中一方是北京大学的管理层,另一方则是许多北大师生,由于在一所新学院的建院计划上存在分歧,双方正在对峙。按照计划,这个熠熠生辉的新学院主要面向外国人,他们中的大部分所接触到的教学语言会是英语,而非普通话。

该学院名为燕京学堂,最近几个月,反对者们针对它在国学研究领域开设的为期一年、费用全免的研究生课程,掀起了一波升势浩大的反对浪潮。尽管燕京学堂计划招 收的一个班共100名学生会有将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本土,但它主要是面向海外市场大力宣传,这似乎招致了越来越强烈的抗议。

致力于培养“未来领导者的精英团队”的燕京学堂,计划选址于一处青草依依、曾作皇家园林之用的方形院落。始建于1898年的北大是中国第一所现代化大学,许多人都认为,那处院落是该校具有历史意义和象征意义的核心地带。

“燕京学堂将为自己的学生和教师提供大量特权,这对北京大学的其他学生显然是不公平的,”北京大学英语系主任高峰枫说。高是该项目最为执着的批评者之一。

北京大学宣布开办燕京学堂的计划近4个月以来,学生们一直在向校领导施加压力,要求对该项目的关键之处做出改变;一些人郑重宣布,要通过抗议或诉讼阻止工程建设的推进。有几个人已经把他们举着手写抗议标语的照片发上了网,在一个不鼓励公开抗议的国度里,这属于危险举动。

“我们知道这些行动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但很多学生都觉得,开办燕京学堂是对中国这家最为神圣的教育机构彻头彻尾的冒犯。”一位学法律的学生说。由于被某个隶属于党组织的学生干部警告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他要求匿名。

这场冲突在中国最富盛名的高等院校里爆发之际,中国正处于政治上的敏感时期。经济增长的放缓、新闻媒体受到的更为严厉的管制,以及政府正开展的反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宣传攻势,所有这些都加重了中国高校学生的挫折感。

接 受采访时,一些学生似乎津津乐道于有了一个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某种信念的机会;他们还提到了该校参与政治活动的悠久传统——自从中国军队在1989年镇压了 争取民主的抗议活动之后,这种传统几乎已丧失殆尽。北大学生在抗议活动早期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中一些人在军队的镇压中死亡,还有一些人则在事后遭到惩罚。

法律系学生乔伊·张(Joe Zhang)说,人们对物质财富的关注让他和他那些更为心怀政治的同学大失所望,在他看来,大多数中国学生的抱负只是对物质财富的追求。“社会上有太多的 不公,我们无力去改变。但现在有件事影响到了我们这个群体,而我们可以进行挑战,”他说,“这是一种觉醒。”

反对者们为自己的激进行为列举了许多理由。他们反对把若干历史建筑改造成燕京学堂教室的计划;还有一些人对课程设置本身进行了批评,声称一年期硕士学位是肤浅的,会降低该校经过两三年学习才能获得的其他学位的含金量。

从 许多方面看,这一争议反映的是中国知识分子混合着民族自豪感与文化上的不安全感的矛盾心态。认定学校管理层正设法照顾非中国学生的观点,激起了极为强烈的 反对情绪。上个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两名学者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将开办燕京学堂的计划描绘为“文化投毒和自我背叛”之举,并将北京大学比作20世纪早期 那些处于殖民统治之下、把外国人和本国人隔离开来的中国城市。

校领导认为,很多抵制源于谣言和误解,尤其有谣言说燕京学堂的学生将住在有围墙的院落里,以及他们将获得丰厚的奖学金,拥有豪华的宿舍环境。

“这会为北大带来增益,而不是减损,”燕京学堂的一位副院长何立强(John Holden)说。北大是北京大学的简称。

何 立强等校领导反驳了许多学生和教工的说法,即校领导漠视民意。他们指出,学校已经同意放弃燕京学堂建设项目的一个关键部分:地下的一系列演讲厅。该项目将 需要挖掘大片草坪,而这片草坪长期以来一直是学生们读书、打羽毛球以及晚上约会的好去处。他们最近又做了一个让步,同意在校园的其他地方建宿舍楼。

由于2015年秋季第一批学生将开课,校领导正迫不及待地平息反对声音,开始施工。校领导没有披露建造燕京学堂的成本,但表示,资金将来自于富裕的中国捐赠者。

北大计划成立燕京学堂之际,中国的许多重点大学都竞相提升学校的排名和国际知名度。许多学校一直在大兴土木,积极地与西方高等学府签署合作协议。

对 北京大学来说,最激烈的竞争来自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同样位于北京北郊,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都是清华校友。一些批评人士说,北京大 学迫不及待地设立燕京学堂,是因为清华大学2016年将建立的一个硕士项目,项目的初始资金来自于美国私募股权巨头史蒂文·A·施瓦茨曼(Stephen A. Schwarzman)的1亿美元捐款。该项目的学生叫做“施瓦茨曼学者”,他们将花一年时间学习用英文授课的多个科目,其中包括商业、国际关系和公共政 策。

与施瓦茨曼学者项目相同,燕京学堂表述的目标与中共在改善西方对中国看法的同时,提升中国高校国际形象的行动是一致的。在宣布设立燕京 学堂的仪式上,校方说,该项目的一个目标是培养由海外毕业生组成的精英网络,他们“理解、欣赏而且热爱中国文化”,并将“纠正世界对中国不断扩大的误 解”。

北大表述的目标引发了一些人的愤怒,后者认为,改变外界对中国的看法不是北京大学的责任。“一所大学的基本使命是教书育人,不是开办 官员和企业家的培训班,”上个月发表在网上的一篇没有署名的教工声明中写道。声明要求把燕京学堂项目推迟一年,直到能够解决课程设置、招生和选址的问题。

在上个月的一个采访中,燕京学堂副院长、北大哲学系主任王博试图寻找这场争论与中国自身身份挣扎的相似之处。

他 说,如果可以成功发展,燕京学堂将成为不同国家间相互理解的孵化器,同时帮助中国找到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大家一起来,我们在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的一个碰 撞里边,去塑造自己,”他说。“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这个平台之上有交流有了解,当然其中也包含中国透过这个平台获得更多自我反省和塑造自我的能力。”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Chen Jiehao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王湛、李琼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燕京学堂争议与中国身份挣扎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32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