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奖,满地伤

作者:魏英杰 | 来源:百度百家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4,星期四 | 阅读:1,611

摘要 : 这样的诗歌,说不客气点就是顺口溜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评选结果的揭晓,让许多原本并不关注文学的人开始在微信圈刷屏。原因是,四川诗人周啸天以传统诗词获得鲁奖的诗歌奖,而其诗作被认为堪比另一“传奇诗人”柳忠秧。

文学奖评选规则千千万万条,归根结底就一条,即文学性。周啸天诗作的文学性如何,不妨摘录其中一首(《邓稼先歌》),以飨读者:

炎黄子孙奔八亿,

不蒸馒头争口气。

罗布泊中放炮仗,

要陪美苏玩博戏。

这样的诗歌,说客气点是打油诗,说不客气点就是顺口溜。这样的作品能够得鲁迅文学奖,鲁迅在世也得掩面而泣——不带这么欺负人不是?

话说回来,我并不认为周啸天有什么错。人家就是文学票友,偶有所获而沾沾自喜,甚至觉得自己“有了不输 于唐代诗歌的文采”,这谁也管不着。但鲁奖评委却不该这么作践自己、糟蹋别人。按照这样的评奖标准,不仅拉低了文学的格调,也误导了无数文学爱好者。别人 一看这也能得奖,万一都奔着文学道路去发展,岂不是耽误了人家的大好年华?鲁奖是国家级文学奖项,这样一来,却沦为乡镇文学活动,只怕也是在浪费社会资 源。

鲁奖是评出来的,如果没有某些文坛人物对周啸天诗歌的吹捧,有些评委或许不敢如此秀下限。据悉,著名作 家王蒙曾赞许周啸天《将进茶》一诗“亦属绝唱”,作家杨牧收到周赠送的旧体诗集后感觉“心情大爽,爱不释手”,并和了一首打油诗,表示“风雅其中多闻道, 唐朝以后又见诗”云云。王蒙、杨牧等人并非不懂诗,更非不懂文学,这么拍马屁或许有不得已苦衷,又或许是乐于成人之美,但这其实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是在助 长文坛吹嘘拍马之风。

国内有不少文学奖,其认可度、权威性却十分堪忧。如每届茅盾文学奖一公布,总能听到这样那样的争议。前 几天,老舍文学奖还传出不再举办的消息,后来听说是把“第五届老舍文学奖”变更为“2014年老舍文学奖”,而今年获奖者也全部没有奖金。虽然不知这背后 有何内情,但如果是一个具有高度公众认同度的文学奖,想必也不可能遭遇这般尴尬。反过来说,如果仅是一个圈内人游戏,评出的奖既没有多少文学价值,又不能 服众,存不存在其实都一样。

文学奖的权威性,只能是来自于公正性,而公正性来自于严格的评选机制,以及历史的检验。文学奖的评选既 可以公开透明,也可以关起门来秘密投票,只要遵循程序公正原则,并不妨碍其评选结果的认可度。文学奖存在争议也属正常,比如诺贝尔文学奖,很少没有引起争 议的,但其评选结果,最终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如果文学奖评选出来的作品,到头来多数是二三流甚至不如流作品,这样的奖项只能成为文坛笑话。

国内文学奖之所以频频引发争议,就在于一者没有把文学性作为评奖最高原则,一者评选过程不公正客观,甚至存在种种黑幕。这两大硬伤俨然已成为国内文学奖特别是那些官办奖项的顽疾。痼疾不除,何以服众?

有人说,不要辜负这个时代。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呀。身处这个社会,正是文学家大有作为的时代。哪怕是忠实纪录这个时代,也可为将来留下点滴的历史印迹。作为文坛盛事,文学奖的任务是见证“文学奇迹”,而不该以这种自虐的方式,羞辱这个时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学奖,满地伤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352.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