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观点之战:利益团体的幕后角逐

来源:政见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7,星期日 | 阅读:1,041

美国智库究竟是干啥的?“学雷锋”式向美国政府提供免费政策建议的“福利机构”?叼着烟斗的学者八小时之外神侃的“俱乐部”?众多智库里,哪些曾经切中国家政策命脉?

美国国务院前政策规划部门负责人理查德·哈斯曾经说,“智库有五点作用:提供新想法、提供研究想法的专家、给政策制定者提供了解不同想法的平台、影响公众、提供两党冲突的第三方调解。”不过,也有的学者认为:智库在美国政策制定中的作用体现了阶层统治的影响。

智库是“观点掮客”?

精英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心理学和社会学教授威廉·多姆霍夫(William Domhoff)就是这种观点的持有者。他的著作包括《谁统治美国:权力、政治和社会变迁》、《权力精英与国家:美国政策是如何制订的》和《国家自主性还是阶级支配?美国政策形成的个案研究》等。

多姆霍夫认为,美国政策的制定过程是精英阶层的想法和利益到达国会山与白宫的过程。一旦精英阶层拥有政策取向,大大小小的基金会就会开始为政策最终 落实筹款。这些款项往往给予智库,以推动智库学者开始起草政策议案,随后这些议案将进入由精英阶层、政府官员及智库学者组成的讨论组进行最终的讨论和提 交。

在多姆霍夫眼中,美国政治存在不同阶层的不平等,上层资产阶级拥有财富和向心力。他们上同样的学校、参加俱乐部、互相通婚、去主流教堂,形成了精英主导的权力机构。对于这些人而言,私有制、个人自由、渐进式改革以及有限政府都是共同的价值观。

智库是精英阶层与政府的“接口”。学者们愿意为智库工作,是因为这里没有教学、院系等琐碎事务,但学者也并非在智库中自由研究,其研究方向受到智库管理层的影响。

也就是说,智库从来就不是价值中立的研究机构,而更像是“观点掮客”,其政治偏好受到背后“金主”的重要影响,他们的提案总是有特定集团利益的影子。

诚然,多姆霍夫的理论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与“阴谋论”联系在一起,他关于“波西米亚俱乐部”的描述也充满可以写入电影的画面感。但他关于智库的评说有不少值得注意的看法。

自由、保守两派智库巨头

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学者Tugrul Keskin和Patrick R. Halpern使用多姆霍夫的框架,对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过程中发挥作用的智库进行了分析。

谈到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智库,不能不提著名的自由派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这一成立于1916年的机构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智库,曾经因与马歇尔计划紧密联系及对凯恩斯主义的支持名声大噪。上世纪80年代,随着新保守主义的崛起,布鲁金斯学会影响力开始下降。

从多姆霍夫的视角看,现任布鲁金斯学会联合主席、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约翰·桑顿曾是高盛集团的总裁,也是福特、天空等大财团董事会成员,代表了 精英阶层。而布鲁金斯学会的主要金主包括凯西基金会、盖茨基金会、著名约旦富豪海姆·萨班、福特基金会、摩根大通银行等,正因如此,布鲁金斯学会在政策研 究过程中需要平衡这些精英基层的利益。

美国外交政策从来就少不了“观点之战”。与布鲁金斯学会相对,约翰·奥林基金会、布拉德利基金会、斯凯孚基金会、史密斯·理查德森基金会等保守派财团支持的智库代表了保守派政治精英的利益。成立于1973年的传统基金会更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除传统基金会外,企业研究所也是美国保守派智库的重要“据点”。这一智库成立于1943年,拥有包括理查德·佩里和劳里·米尔罗在内的“鹰派”学者。目前,企业研究所包括50多名专职学者,并与保持100多名学者的学术网络。

企业研究所原本是美国商会下属的一个机构。20世纪70年代,商会认为布鲁金斯学会过于自由化,因此要成立另一个智库以面对“观点之战”。1972年,企业研究所得到福特基金会30万美元的资助,从此逐步发展。

企业研究所学者想要进行政策研究,必须通过一个独立委员会的审查。小布什政府期间,国务院、国防部和白宫中很多人都是来自企业研究所,几乎都属于新 保守主义学派。这中间以理查德·佩里最为出名。副总统切尼则是企业研究所董事会的副主席。在美国保守派眼中,企业研究所也已经超越传统基金会成为保守派最 著名的智库。

不仅仅是巨头

在两位学者看来,除了自由派和保守派最重要的几个智库外,其他大大小小的智库也都受到精英阶层影响。

例如,成立于1994年的尼克松中心如今已经是美国国家安全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智库。其总裁德米特里·西梅斯曾是美国多任总统的“非正式”外交和国家 安全顾问,曾在卡内基基金会担任过俄罗斯和欧亚项目负责人。尼克松中心的金主是美国国际集团,也因此,这家智库及其出版的《国家利益》杂志往往主张保守派 思想。

成立于1962年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由前助理国务卿戴维·阿布希尔和前海军上将阿利·伯克创立,也是外交领域的重要智库,出版《华盛顿政治季 刊》。前国防部副部长何慕理1999年开始入主这家机构。拥有190多名研究人员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相对其他智库学术气氛更浓,瞄准当选政府官员,在新 政府正式上任前组织外交政策研讨会。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董事会主席萨姆·纳恩曾是资深参议员,与迪克·切尼以及时代华纳的老总特纳都是好朋友,是精英阶层试图渗透外交政策制定的典型代表。

由切尼创立的“新美国世纪计划”在如今的美国外交政策领域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包括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著名保守派学者保罗·沃尔福威茨在内的成员也使得这一智库有了更多影响力。其“美国填补苏联权力真空”、“增加防务开支”等主张也影响深远。

更不用说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犹太国家安全事务研究所这些有着明显利益倾向的智库。他们规模不大,却又基辛格、沃尔福威茨等大牌支持,经费多来自纽约的大财团。

两位学者的这项研究用精英理论看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过程中的智库,这不失为一种有益的角度。英国学者苏珊·斯特兰奇在其国际政治经济学著作中也提出, 应该关注权力结构的变化和利益取向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影响。以此来看,美国智库的“观点之战”,也可定义为不同利益团体的“幕后角逐”。

 

参考文献

  • Haass, R. (2005). Behind Closed Doors Elite Politics, Think Tanks, and US Foreign Policy Tugrul Keskin and Patrick R. Halpern1. Insight, 7(2), 99-114.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智库观点之战:利益团体的幕后角逐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41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