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反垄断”

来源:凤凰财知道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7,星期日 | 阅读:1,313

摘要:

Talk 1 高通、微软、奔驰等企业相继遭中国政府反垄断调查,反垄断已成骚扰好公司利器

Talk 2 自由市场上的成功企业来自消费者自己的自由选择,他卖不出消费者不想要的东西

Talk 3 这些产业翘楚要为自己的卓越而道歉“我不该这么牛,我接受调查”,这多么可笑

Talk 4 很多人思维还停留在部落时代,遗留着零和思维,他人的商业成功是对自己的掠夺

问答实录:

反垄断监管已成骚扰好公司利器

被调查的公司称得上是取得巨大商业成功、受到客户巨大追捧、市场上最好的公司。各个产业的翘楚和龙头老大要为自己的卓越而四处道歉公关赔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牛,我接受调查,我认罪。” 这多么可笑。

财知道:过去一段时间里,高通、微软、奔驰等知名企业相继遭遇中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其中,微软和奔驰办公室相继遭突击检查,高通反垄断调查已持续8个月。你怎么看?

胡释之:一 个共性,这些被反的、被调查的公司都可以称得上是市场上最好的公司,都是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公司,都是受到客户巨大追捧的公司,都是有着巨大品牌声誉的公 司。当然,这也不是中国的特例。《自由市场革命》里写道,“如果你需要历史上最成功公司的列表,你只要查查那些因违反反垄断法而被起诉的公司就行了。例 如,在科技行业,哪些公司被放到了反垄断调查的显微镜下面?微软、英特尔、谷歌、苹果——精英的精英的精英。”很遗憾,我们也把这么一套做法当做宝贝照搬进来了,并在加速地展现其巨大威力。

李克强总理前阵专门找年轻创业者座谈,为创业者打气,表扬他们的创业精神,这很对。但我想还应该提醒创业者一句,创业、创新都是很好的,但千万别太成功,太成功了你就等着时不时被突击检查的命运。

反 垄断调查已经成为高悬在所有想在市场上获得商业成功的好公司,尤其是创新型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干点啥都有可能不自觉地 就犯了罪。就像科斯形象描述的,“我被反垄断法烦透了。假如价格涨了,法官就说是‘垄断定价’;价格跌了,就说是‘掠夺定价’;价格不变,就说是‘勾结定 价’”。这还只是针对价格这一项的管制,其他还有像兼并、搭售等等面面俱到的管制。总之,你干啥都有可能是在犯罪,一切取决于执法者怎么定,这项没事,那 项一定有事,遵守这条,就必定触犯另一条,防不胜防,无可逃避。也就是说,取得商业成功本身就是你的原罪,这以后干任何事都是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不是无罪 推定,靠司法来确定是否有罪,而是有罪推定,要靠司法来确定是否无罪。你要么别成功,要么就等着提心吊胆过日子吧。今天侥幸逃脱,明天就说不定了,终日活 在梦魇里,一切却只是因为自己太能干,太成功。

什么叫歧视?这就叫歧视。什么叫仇富?这就叫仇富。什么叫不公?这就叫不公。什么叫恐怖?这就叫恐怖。反垄断监管成为专职骚扰成功大公司好公司的利器。

没 有哪个创业者不想着自己最后能成功,没有哪个成功的大公司不是从小公司做大的,所以你可以想想这样泛滥的反垄断对商业环境的破坏有多大。如果取得成功就意 味着成为戴罪之身,成为关门打狗的对象,谁还敢创业?谁还敢创新?谁还敢做大?这对企业家精神和创业精神的破坏有多大?这只能逼得每个人都甘于平庸,压制 自己的企业家才能。而且才能越大的越要压制自己的才能才能保安全。

比 如像比尔·盖茨,你才能很大,你的才能居然大到能创造出一个新的产业,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操作系统市场。理所当然的,你就成为了这个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产 业的翘楚和龙头老大,可是,接下来你就逃不过被全球反垄断的命运了。这多么可笑啊,你要为自己的卓越才能和成功而四处道歉公关赔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 么牛,我接受调查,我认罪。”让最有企业家才能的企业家感到最恐慌的商业环境,如何能激发企业家精神?

可惜的是,反垄断监管既是最糟糕、最武断和最具破坏性的干预市场行为,却又通常是最无争议和最受拥护的。

很多人思维还停留在部落时代

市场经济时代,但很多人的思维还停留在部落时代,认为他人的成功必定是以自己的受损为代价的,用一种遗留的零和思维看待商业交易。完全无视自由市场的一切成功都只能来自交相利创造价值的事实。

财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

胡释之:错误的认知让这一切不可避免。市场经济时代,但很多人的思维还停留在部落时代,认为他人的成功必定是以自己的受损为代价的,用一种遗留的零和思维看待商业交易,也就容易把他人的商业成功看作是对自己的掠夺,越成功则证明掠夺越厉害,所以越要呼吁政府严厉打压。

这 是完全无视自由市场的一切成功都只能来自交相利创造价值的事实。不靠暴力胁迫,企业越成功代表他创造的价值越大,因为不如此,他根本无以成功。就好比你绝 不会让你家附近那条街上饭菜味道最差价格最贵的那个饭馆取得成功,你只会弃他不去而选择其他的性价比更好的饭馆。最后甚至整条街就剩一家最好的饭馆有生 意,其他的都不得不因为无法取悦包括你在内的消费者而不得不关门改行,形成所谓的“垄断”。但此刻你要清楚记住,这家成功“垄断”的饭馆并没有哪怕一次是 用枪逼你或你的邻居去吃的,你每次都是主动去吃,完全是因为你自己认为这么做最受益,不说感恩,但你绝不可反过来倒打一耙。如果我们一边用自己的自由选择 成就那些好公司的事业,一边又呼吁政府打压那些我们助其成功的公司,我们怎能这么自相矛盾、自我否定?!我们为什么要自我伤害?!

强行阻拦其他公司进入才是真正的垄断

强行阻拦其他公司进入才是真正的垄断,也是唯一的垄断,必须废除。这种公司不靠自己的真本事和好服务取得市场地位,而是靠破坏市场竞争,破坏公平,是最坏的流氓公司。而在自由进出的市场,消费者随时可以用脚投票,竞争者随时可以进来取而代之。

财知道:消费者可能是担心这些企业市场份额大了以后就变了,就店大欺客变坏了。

胡释之:这 种担心是低估了商家和自己的智力,把商家和自己当傻瓜。在一个自由进出的市场,消费者随时可以用脚投票,而竞争者随时可以进来取而代之,那么一个在这样的 市场里好不容易取得成功、建立起品牌声誉的公司,他怎么会故意去干那些让自己前功尽弃的蠢事?他不是自毁前程自断财路吗?那得多大的牺牲精神啊?你可以不 相信他会努力对你好,但是你难道不相信他会努力对自己好吗?而聪明的你,作为消费者,又怎么会傻傻地看着他服务变差而不弃他远去?所以他只会是更用心地用 更好的服务来保住他来之不易的市场地位。即便如此,他也没法保证自己就真能江山永不倒,看看当年的龙头老大,诺基亚、摩托罗拉等等,现在都去哪儿了?

财知道:但有些企业真是店大欺客,你没得选,因为别的企业政府不让进。

胡释之:这是真正的垄断,也是唯一的垄断,必须废除。这种公司不是靠自己的真本事和好服务取得市场地位,而是靠破坏市场竞争,破坏公平,强行阻拦其他公司进入,是最坏的流氓公司。这种公司是破坏市场经济的毒瘤。他们和消费者确实是有重大利益冲突。

但是这种真正的垄断怎么反?政府管制一手造成的垄断,唯一的反垄断办法就是解除这项政府管制,放开市场。记住,是减少管制,而不是增加管制!

而我们做的更多的是什么?是增加管制,用“反垄断”去打击那些凭自己的真本事取得成功的公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不是在真正反垄断,而是在盗用反垄断的名义扫除最有竞争力的对手,在制造真正的垄断!我们在利用民众对真垄断的反感打击替罪羊!

所以说,如果政府当初真给了这些外资企业以特权,比如说禁止国内企业参与竞争,请立刻废除这些特权,这是真反垄断。但千万不能用新的管制去打压他们的正常市场行为。

完全竞争状态实际是完全消灭竞争

反垄断实现不了完全竞争,完全竞争状态实际是完全消灭竞争。好比一场跑步比赛,规定每个人必须跑一样的速度,竞争何在?这叫完全竞争还是完全消灭竞争?用这种莫须有的完全竞争标准作为理想模型,政府也就获得了干预市场的巨大权力。

财知道:主流经济学讲要通过反垄断实现完全竞争,你怎么看?

胡释之:这 是完全误解了竞争。这种所谓完全竞争状态实际是完全消灭竞争。好比一场跑步比赛,规定每个人必须跑一样的速度,竞争何在?这叫完全竞争还是完全消灭竞争? 真正的竞争难道不该是你追我赶,努力使自己比别人跑得更快吗?难道不是要通过竞争让跑得更快的人脱颖而出吗?不允许有人出众,有人不一样,还叫竞争?是要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这到底是在搞市场经济还是在开福利院?这种比赛还有公平可言吗?这难道不是打击能人培养庸众的制度吗?消费者反倒能从这种制度中受 益?

用 这种莫须有的完全竞争标准作为理想模型,政府也就获得了干预市场的巨大权力,看谁脱离平庸一点,看谁出众一点,政府就可以去强力削平之,如此反竞争、破坏 竞争的行为叫什么都行,可怎么能反倒叫做追求完全竞争呢?真是颠倒黑白,荒唐至极!也就怪不得受这套混乱思维影响的人,对世界的认知也会变得极其混乱。

有创造力小公司的竞争力并不比大公司差

大公司通常也是从小公司变大的。真正有创造力的小公司的竞争力并不会比大公司差,问题不在于你小,而在于你是否真正有创造力。而且开放市场中,并不保证每个进入市场的企业都获得成功。如果这样,进了市场就等于进了福利院嘛。

财知道:但有些行业,虽然市场是开放的,政府是不限制进入的,但小公司进去也是很难和大公司抗衡的,这时候难道不应该适当打压打压大公司,给小公司一些成长空间吗?

胡释之:大公司通常也是从小公司变大的。真正有创造力的小公司的竞争力并不会比大公司差,而常常反倒是对行业的既有大公司发起颠覆性进攻,短时间改变市场格局,江山易位。所以问题不在于你小,而在于你是否真正有创造力。

开放市场,并不保证每个进入市场的企业都获得成功,都能取得市场份额。如果是这样,谁不去创个业发个财?进了市场就等于进了福利院嘛。

而 且我们要认识到,一个真正公平的游戏规则,是不能关心最终结果具体谁胜谁负的,只有这样方能做到一视同仁,才能让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胜出。你想想,如果比 赛还没开打,我就内定某某人必须胜出,必须拿名次,那我还能保证比赛公平吗?不破坏规则我如何确保呢?最后该谁胜谁败,是要由竞争来决定的,而不是事先决 定。

这 也是为什么政府不能办国有企业的原因所在。因为你政府作为第三方,你的职责是保证公平的游戏规则,而如果你让自己的儿子也下场踢球,你的职责变成确保自己 的儿子赢球,这比赛还有公平的可能吗?有了这么一个当裁判的老爹做靠山,国企也就不可能好好踢。所以国企必然低效率,而且更严重的是必然破坏公平,以保证 其低效率还能赢。

外资来得越多越好

一定要抛弃错判事实的零和思维,外资来中国是和你做交易,你们是双赢关系,而不是他抢你。他卖不出你不想要的东西。如果强大的外资企业真是对我们有害的可怕怪兽,那我们当初不应该搞开放,闭关锁国一定是最利国利民的。

财知道:这次的反垄断更多是针对外资企业,面对强大的外资企业,政府难道不能给本国企业一些特殊帮助吗?

胡释之:这 就是贸易保护,而贸易保护是愚蠢的。一定要抛弃错判事实的零和思维,外资来中国是和你做交易,你们是双赢关系,而不是他抢你。他卖不出你不想要的东西。所 以从你自身利益出发,你应该张开双臂欢迎外资,来得越多越好,你才更有得挑,而不是莫名其妙地害怕他。把外资赶跑对你只有大坏处没有好处。

如果贸易保护是对的,强大的外资企业真是对我们有害的可怕怪兽,那我们当初不应该搞开放,闭关锁国一定是最利国利民的。但现实是,开放才是最利己的。因为开放,我们的生活变好了太多太多。这样的简单事实不能看不见,不然就是太不自私,太不看重自己的切身利益了。

所以尊重外资,对外资一视同仁,并不是说我们要牺牲自己让外人高兴,而是我们想让自己高兴,想让自己获益。反对贸易保护,也不是单纯因为贸易保护会对外资企业不利,而是因为贸易保护会对我们自己更不利。如果别人在干蠢事,我们也没有必要跟着干。

总 之,不论是说不要盲目仇大企业,还是说不要盲目仇外企,关键的关键都是我们要抛弃根深蒂固的斗争思维,理性地认识世界,正确地认识我们的真正利益所在,少 干伤害自己的蠢事,少呼吁那些实际在损害自己利益的错误政策。思想决定利益,幸福实际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关键看我们自己怎么选,选对还是选错。

胡释之系宏观经济学者、人文经济学会理事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恐怖的“反垄断”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452.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