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肖鹰闭嘴才是文革作风

来源:伯特利评论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0,星期三 | 阅读:2,341
文/伯特利荔枝

这些年,韩寒所做的事情成为某种“成功”。这种衡量和定义,颇耐人寻味。然而,这一“成功”,是否与思想有关?肖鹰的批 评,是否真的站不住脚?市场是开放了,可是人们的脑袋里还是文革思维定势,没有转化过来。谁质疑韩寒,批评其作品,就被指为“文革作风”和“贴大字报”, 如果这不是一种野蛮,那又是什么?

2014年,8月19日一篇刊登在中青报上的名为《“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引起诸多争论,不禁让人联想起该文作者肖鹰两年前的“倒韩”。这些年,韩寒所做的事情成为某种“成功”。这种衡量和定义,颇耐人寻味。然而,这一“成功”,是否与思想有关?肖鹰的批评,是否真的站不住脚?

一 反对韩寒就是反对市场经济?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经由公知众推、商业包装以及粉丝读者的簇拥,韩寒的影响力不断壮大。意见领袖、自由公民、天才作家……戴在韩寒头上的光环太耀眼。韩寒值得不值得批评?

持 有经济自由观点的人也有分歧。笔者身边就有一部分人认为,市场投票,无可厚非;而另一部分人,从文化教育的角度出发认为批韩有其必要性。对于韩寒作品的批 评,不能等同于反对市场,因其批评本身也是市场的部分。一个真正自由的市场,是具开放性的,应该能够使得各方意见形成理性对话,允许各种得到正当表达的价值观发声和争论。这意味着,支持自由市场,绝非命令每一个人都必须无条件接纳某种特定的价值。否则,就会是千人一面,千篇一律。还谈何百花齐放,争奇斗妍,多姿多彩?人们有权利表达对莎士比亚的赞美和对韩寒郭敬明的鄙视,更有权利无所顾忌地追究真相。这一基础,是培育公共意识和公民教育的土壤。因此,认定批韩=反市场,实属概念混淆。

对韩寒的标榜无非是认为其深蕴商业机理,在竞争激烈的文化市场和舆论行情的双重挤压之下,韩寒没有被舆论大众和媒体玩坏,已属不易。不管怎么说,人家就是成功了,赚得盆满钵满。然而这一切,能否证成韩寒作品给大众带来多少思想和理念上的价值?

如果没有价值,在市场上会成功吗?此处,价值的内涵被替换。用一种满足消费者需求欲望的价值替换了思想的价值、对文化的理性建树的价值。

我们之所以支持经济自由和市场体制,并不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世界上最终极的价值,更不因为它是所有人都必须接受的最高价值。我们这么做,乃是因为市场体制为多种价值的共存、和平争论和交流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必要条件,否则我们可能就只能用拳头来处理这个问题了。那样会是什么结果,大家不难想像。因此这决不意味着市场自由是一切低劣价值——虚伪、欺骗、恶俗、自私等等——的辩护理由,更不意味着有了市场自由,这些价值就必然高于真理、仁爱、友好、诚实。凡是以市场为由,宣扬虚伪、欺骗、恶俗、自私等价值的人,其实无非是另一种贫困,精神和价值的贫困——他们穷得只剩下了钱!

澎 湃新闻采访肖鹰为何要写这篇文章,他如是说:路金波说韩寒的电影拍成一坨屎都不会赔钱的,那我们还要去宽容他吗?很多人打着宽容的旗帜在为韩寒站台叫好的 时候,他们完全忘记了电影本身,忘记了作为一个批评家对公众、对社会应有的诚意和责任。姑且不论韩寒他们如何愚弄粉丝,粉丝如何心甘情愿被愚弄。就肖鹰的 出发点来说,不忘学者的本分是对的。

二 别动不动就喊文革作风

肖鹰这篇文章,虽用词尖锐激烈,但其批评的论据充足,很是在理。许多人抓住文章“不友善”的用词斥其有“文革作风”。例如赵楚说:不喜欢韩寒的作品,就像有人喜欢一样,都很正常,但说韩寒是文化毒瘤,这是纯胡扯。当代官媒鸡血充斥,暴戾空前,是非颠倒,假话大话数十年如一日,巨贪大恶放言反腐,空洞教条毒化社会;跟这些相比,韩寒算什么文化毒瘤?胡扯韩寒能毒害几代人,难道他比专制文化毒性还大?

赵楚甚至直指肖鹰乃御用文人,中青报乃官媒,暗示有关方面授意中青报和肖鹰搞政治迫害,因而拒绝接受批评。好似这般“门第之见”很有客观性,理由充分。但是对于文中严肃的论说,有没有认真对待呢?

肖鹰用词激烈,可以商酌,不应全盘否定其文章。如果说质疑韩寒就成了文革作风,那么质疑肖鹰的初衷就不是诛心之论了?难道从御用文人和官媒得出结论说肖鹰的批评不可靠,这种拒绝的态度不是蛮横?把正当批评叫做文革作风,还有比这更流氓的说法吗?

“质疑不得”的现象,是典型的造神的结果。神话不可破,就要竭力制止那些揭示真相的人。十几年来,维持一个“天才作家”的神话泡沫,上到嚣嚣公知,下到无名韩粉,可谓一丘之貉。前者寄托了自己做不到的“公民自由梦”,后者严重依赖于文化虚无主义。批韩的文章屡次被禁,不知为何。澎湃新闻的《对话肖鹰:为什么站出来批韩寒?因为中国批评界无底线的懦弱》已被删除。不知道是何人在畏惧别人正当的质疑?如此“此地无银三百两”,究竟是为什么?

而每逢此时总有一些网络青年直扑上来,动不动就对异见者反口咬人:“你这是文革做派。”本来,如果对批评不服,则从知识和道理上进行反驳和商榷。但是,时间已经到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人张嘴给人扣帽子,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文革做派!这些青年并无文革经历,从公知那儿鹦鹉学舌,以为不用脑子就可占据不败之地。有人戏谑道:若干年后,在这帮文人的教唆之下,年轻人可能会认为文革只不过就是激烈批评。

资浅评论员彭晓芸说:民间的批评,再激烈,有法律裁决兜着。究竟是否诽谤,法庭上见。这跟大字报有何关系?权力斗争才涉及大字报,泛政治化,受迫害妄想症的人就是滥用政治领域专有名词来比拟民间争议,这种滥用才是言论自由的敌人。

她又指出:一 个人自己受过意识形态迫害之苦,然后变得眼中只有意识形态而无真假是非、无其他生命价值,真是挺可怜的。看着这样的人悲嚎,只能喟叹,理性的力量终究有 限,屁股决定脑袋更是常态。而学术,是试图超越意识形态裹挟,在意识形态中立的前提下进行普遍道德的探索,尽管这很难真正达至,但值得为之努力。

笔者也深有同感。中国网络舆论的有一个毛病就是泛政治化、泛意识形态化的文革思维定势。有些年长者可能还没有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习惯了用这么一种思维方式看待世界。遇到什么事,不是看事实如何,道理如何,而是看身份,看说话的语气,完全不讲道理,暴露了意识形态思维浓重的戾气。那帮动辄以“文革习气”加诸于人的人,才是在实践真正的文革习气和做派。

奇怪的是,一众知识分子们似乎也反思文革教训,但反思的结果竟然是,应该说话和气,不分是非,乡愿才是真文明,直率都是大坏蛋。如果这也能算“反思结论”,那可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三 公知在助长野蛮风气

本来,对韩寒的质疑是自媒体从娱乐交往走向理性交往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理性启蒙的再起。肖鹰的理性质疑恰恰是建设性的,但这一质疑非但没有引起重视,反而被颠倒黑白地诬为“无理野蛮”的攻击。

文革时期的反智主义是“知识越多越反动”,今天消费主义的反智推崇“天才不读书”、“读书无用论”,韩寒成为“另类成功”的偶像,反潮流的英雄。实质上韩寒迎合的是拜金主义下对文化思想的虚无主义心态。亵渎文化教育怎么就成了精神独立?“我不读文学史,我就是文学史”——如此反智的自我吹嘘,怎么就成了大众的意见领袖?从头到尾阅读《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不见文学批评的基本论述和论据,除了耸人听闻的几句叫喊,何来理性?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从骨子里瞧不起文学的人自视为“作家”,给全民带来了集体反智的狂欢。

公知意向性地解读韩寒言论,将其奉为批判体制、反对应试教育的佼佼者。公知与群盲这般狂欢,使得中国社会缺乏对话机制。而且,有文化的人往往更野蛮更流氓,为什么?

反智主义 嘲弄教育、哲学、文学、科学,蔑视知识和思想。王朔小说“您千万别把我当人”、“玩的就是心跳”与时下“谁认真谁就输了”异曲同工。而真正关心思想、严肃对待学问知识的人无多。倘若这是经济自由的精髓,那毋宁是对自由的最大误解。用一条拜金主义的标准蛮横地拒绝批评和理性对话,离专制可能不远矣。这也许能被理解为,专制环境下成长的民族在国家转型之际是如何粗暴地对待思想解放,对待自由之精神。市场是开放了,可是人们的脑袋里还是文革思维定势,没有转化过来。谁质疑韩寒,批评其作品,就被指为“文革作风”和“贴大字报”,如果这不是一种野蛮,那又是什么?这些反对理性批评声音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吹嘘成思想自由的捍卫者?

试 问,读了韩寒作品这么些年的人,在知性层面可有积累到一丁半点的知识和常识?除了跟在屁股后头起哄、找乐子,自身的学识素养在哪儿?所谓“公民韩寒”为何 没有对他的粉丝和读者起到理性启蒙的作用?脑残粉互相厮杀,打起骂战来的气势汹涌,这般见识和嘴脸,显然是民智未开。韩粉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地攻击他人,难 道韩寒也学郭敬明跑出来轻巧地说一声:我的粉丝都是成年人,他们干什么我管不住,也不应该管?

这些潜伏在拜金主义下的精神空虚者,多表现为某明星的脑残粉。一个可悲的事实就是,娱乐明星撑起中国内需。美化消费主义、拜金主义的韩寒郭敬明现象,是青年群体的价值失落和盲从。他们不遗余力地购置心灵鸡汤,玩文艺装深刻,把情绪的放纵当做精神丰富。就是没有多少人认真地理性反思,真实地直面历史。最应该反省的恰恰是这些小清新和文艺青年,这些年他们吸收了多少学养?对异见者又做到了多少了公民应有的宽容?连理性批评和大字报都傻傻分不清楚,只知道张口咬人,这不正是反智主义影响下的产物吗?

泛 商业化的实质是拜金主义,这和政治至上年代的泛政治化异曲同工,只不过后者崇拜的偶像是权力。其中的逻辑都一样:热衷权钱,崇拜偶像,教条专横,一元独 断。本来市场价值是不能与审美、道德等价值等同的,必须严格区分。然而,当前有太多人无力也不愿厘清不同层面的事物,将不同层面的价值一锅烩,以市场价值拒绝和取消真与伪、美与丑的鉴别和趣味品评。这正是理性能力低下的表现。不少公知更其如此,赵楚、李剑芒、十年砍柴、五岳散人、童大焕、李铁等人,越是有文化,越是蛮横不讲理。这是极端不负责任的立场。

也就难怪,他们要宣扬“谁认真,谁就输了”。他们是要用这样的虚无主义毒害子孙后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让肖鹰闭嘴才是文革作风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657.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