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扰的错误记忆具有持久影响

译者: 月懿belief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2,星期五 | 阅读:1,342
原文:Disturbing False Memory Experiment Has Long-Lasting Effects
原作者:Annalee Newitz

毫无理由的恨一个人有多容易?这真的太容易了,在错误记忆的帮助下,恨意就产生了。一组犯罪学家进行了一个有关记忆操控的成功实验,证实了这种强烈而可怕的并无法确知的影响。

毫无理由的恨一个人有多容易?这真的太容易了,在错误记忆的帮助下,恨意就产生了。一组犯罪学家进行了一个有关记忆操控的成功实验,证实了这种强烈而可怕的并无法确知的影响。

加 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犯罪学家说服了一组学生,使他们相信曾在迪士尼乐园被一个穿着布鲁托服装的人戏弄,那个人吸毒并且不合时宜的舔他们的耳朵。接着他 们给学生展示了关于证明布鲁托儿童戏弄者的简报,并说这大概和他们有关。然后,研究者发现这些学生很快就能回忆起在迪士尼被布鲁托舔的不愉快经历。另一实 验组则被告知了一个不同的故事,这个版本中穿着布鲁托服装的是一个友好的人,对孩子尤其善良,并会用布做的舌头舔他们的耳朵。

这些错失的记忆有着绵长的反馈效应,给这些学生带来了持续不断的消极影响,这种影响不仅针对其童年的经历,更指向布鲁托这一形象本身研究者写到:

我 们让大学生们面对着一组暗示性的材料,以便于让他们相信:孩提时,他们在迪士尼体验过与布鲁托这个角色有关的糟糕的经历。被试者中大部分产生了错误的记 忆,即布鲁托曾经让人很不舒服的舔了他们的耳朵。关于布鲁托的快乐经历的暗示则产生了对亲密的舔耳朵记忆片段更大的接受倾向。错误的相信和记忆具有着反馈 效应;那些被消极暗示引导的学生更不愿购买布鲁托的纪念品。这一实验结果首先证明了错误的记忆会对人们产生持续的效应,意味着人们其后的想法,信仰与行为 将被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 一实验表明,说服人们他们曾经与某人在童年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未来反乌托邦政府政权表示:如果你希望人民憎恨你的政敌,让他们置身 于一个与童年创伤相关的肮脏的运动中。你甚至无需亲自批评你的政敌,只需将他们的形象与特征充斥在这种错失的记忆中即可。就像无辜的布鲁托,他们会很快失 去众人的支持,而你通过思想控制的独裁统治将继续愉快的进行下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干扰的错误记忆具有持久影响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73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趣味科技.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