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屡出争议版地图?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6,星期二 | 阅读:1,678

地图能够激发出充满情绪与挑衅的评论。这种情况最近在中国出版的地图上出现的频率似乎越来越高。

本月,退役军官罗援少将对新的中国竖版地图表示称赞,因为地图中的边境线显示,存在争议的南海海域几乎全部都属于中国。亚洲数个邻国的官员已对湖南一家出版社发行的这版地图表示谴责。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位于北京郊区的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展示学员的刺刀训练。解放军30年来首次对地图进行重大修改,正将新版下发到各个部队。

今年7月,印度报业托拉斯通讯社(Press Trust of India)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分发给了下属部队一份新地图。文章称,虽然新地图尚未对外公布,但有迹象说明,图中显示,中国和印度之间在喜马拉雅山区的2520英里(约合4056公里)长的边境线上,其中的几片争议地区被划入中国领土。印度人尤其担心的是,该地图将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的部分或全部区域,以及一片原属拉达克的高地沙漠划为中国领土。这片沙漠目前属于新疆与西藏之间的边界地带。

边界问题是导致中印两国外交冲突的最持久的源头,而且与中国对西藏的控制密切相关。今年7月,在巴西峰会的边会上,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印两国应该解决领土争端。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向部队分发新地图。军方官员表示,这是30年来解放军首次对地图作出重大修改。兰州军区的一名军官表示,新地图使用了一种地心坐标系统,将有助于开展行动。

在《纽约时报》于今年7月报道了印度对新版中国地图的担心之后,密切关注中国军队及领土问题的一些外国学者通过电子邮件分享了他们的想法。以下段落节选自其中两封邮件: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政治学副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

坦 白说,我不确定这里边大有文章,因为这些地图中的国际边界线与中国其他地图中的划分一样,都体现了中国的领土主张。实际上,我觉得新地图,比如湖南发布的 这个版本,引起了过度关注,因为它们基本上重申了过去的主张,而并没有描绘出新主张。当然,这些地图突显了领土争端的存在,这没有什么好处,但仅此而已。 而且我确定,展示印度主张的印度版地图同样也会惹恼中国。陷入领土争端的国家几乎从不会将他们声称拥有主权的区域描绘为争议区域(这与美国政府推出争议领 土地图的做法不同)。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前武官卜思高(Dennis J. Blasko),著有《今日中国军队》(The Chinese Army Today):

作 为一名负责部队地图供应的前营级和旅级情报官员,我想问问:这怎么会是30年来的首次更新呢?否则他们过去一直使用的地图几乎没什么用处,因为中国的基础 设施在过去30中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无法想象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使用已有30年历史的地图开展行动。或许他们为各个大规模训练区绘制了特别的新版地图(是 吗?);或许他们在现有的旧地图中叠加了较新的民用地图(特别是用于长途行进),显示出新的公路系统、道路、铁路和城市扩展区等等;或许他们利用了(大约 10年前出现的)电子地图或影像,用以丰富或更新旧地图。不过,中国的地图问题与战术及行动层面有关,绝对不是有关边界的宏观战略问题。谁知道地图是如何 描绘这些边界的呢?但我敢肯定,这反映了中国的官方政策和主张。

新地图具有战术意义,比例尺为1:5万,基本上用于地面部队的导航及策划工 作。(这些地图无法涵盖可以满足航空兵及空军需求的区域大小,后者通常使用比例尺为1:25万的地图。)由于地图本身的尺寸(及用于参考的图边资料),一 张比例尺为1:5万的地图可能涵盖30公里见方的区域,图上还绘有(用于确定位置的)网格。一支部队的司令部通常会同时使用比例尺为1:5万和1:25万 的地图,或许还有1:10万的图,以便开展各种策划和行动控制工作。

像旅这样的战术分队在行动区开展一项行动时,可能需要20张比例尺为 1:5万的单张地图(均经过剪贴),具体数字取决于部队及任务的类型。一个旅的司令部很可能拥有随时可以展示的多种地图集。军队也很可能会向下分发较小作 战单位的行动区域的地图集,至少会达到排级。我的粗略估计是,对于每一张行动区地图,一个旅至少需要250份。(战争规则:地图永远不够。)具体数字并不 重要,但每个师、每个旅、每个团都动辄需要数百种不同的地图,还得再乘以下属部队需要的大量份数。因此,当他们说需要1500万份地图时,他们指的是为数 以百计的部队单位分发1500万份地图,而每支部队获得的地图组合很可能都各不相同。如果一支部队被部署至通常责任区——也就是他们手中有地图的区域—— 以外的地方,就需要一早发布地图,以便进行策划,然后制作出更多份在部署军队之前分发。

实际上,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30年来没有发布新地 图,这个看似微小的因素会对训练产生重大影响。首先,新地图会在很大程度上简化策划工作,他们不再需要寻找各种变通方案来替代旧地图。其次,地图上的定位 网格很可能会更好地与北斗导航系统同步。但最后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新地图更好地反映了地面实况,让士兵在抵达行动地区之前得以更好地了解该地区的地形 风貌(及可能存在的障碍),做好准备。当然,此举将会提升训练的真实感,而这正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大主题。

你可能会设想,其他比例尺的地图(1:10万或1:25万)是否已经更新,并分发给部队?鉴于飞行的路程和速度,直升机和航空部队广泛使用此类地图。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许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何看待中国屡出争议版地图?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87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