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票勒赎:新兴“圣战者”的大财源

作者:李熙 |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8,星期四 | 阅读:1,244

导语:新闻中总会出现恐怖分子杀害人质的消息,绑票是他们的专业,但这个专业的行情背景变化并不会出现在每次新闻中。

【另一面】绑票勒赎:新兴“圣战者”的大财源

六十秒读懂专题:自1970年代的左翼恐怖组织到今天的“基地组织”各分部,恐怖主义武装的绑架行业动态时刻变化,但总有一些特点持续不改,比如欺软怕硬,比如贪得无厌。

从1970年代开始,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巴解”运动各派系等左翼恐怖组织纷纷将绑架作为筹款方式的重点

尽管从人类社会有法律概念起,绑票勒赎就已经是典型的犯罪行为。但依靠绑票勒赎来作为恐怖组织—或者“革命武装”—的财政支柱 之一,要在二十世纪后才出现。按学者沃特•安德斯和托德•桑德勒在著作《恐怖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考证,1968年以色列航空426号班机劫机事件与 1975年“欧帕克”部长会议被绑架事件是这一趋势的标志,“巴解人阵”组织作为两次绑架的主犯,勒索了总共1250万美元的赎金后成功脱逃,自此之后, 绑架人质对于恐怖分子来说除了是种有效的政治工具之外,经济激励的前景也显得格外诱人。自此之后,20世纪70、80年代中东以“巴解”运动各派系与“真 主党”、欧洲以德国“红军派”、南美以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为代表的左翼恐怖组织纷纷将绑架作为筹款方式的重点。

21世纪后,靠绑架筹款的恐怖组织主要是“基地”在非洲和阿拉伯半岛的几个分部

在“冷战”结束后,“革命武装”靠绑架筹款的热情大大消褪:托“万恶”的全球化的福,连恐怖分子的筹资渠道也丰富和进步 了。就连此行业现存最老资格的从业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也于2012年宣称放弃向抓来的士兵和平民家人勒索赎金。但最近十年,绑票勒赎作为极端伊 斯兰分子的募资渠道重新兴起,而且有着极明显的地域特色:基地组织的几个分部“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AQIM)、“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 (AQAP)和“基地组织索马里分支”(即“索马里青年党”)是此行业新兴的最大龙头,而老资格的绑票犯“真主党”、“巴解”运动诸派反而淡出这个行当。 “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的领导人纳瑟尔•阿尔•乌海什在信件里洋洋得意地说“绑票是件轻松的美差,要我说的话,这是一种油水丰厚的生意、珍贵的宝 库。”

1980年代热爱绑票的恐怖组织现在或窃国或占地,税金强盗、资源贩子、毒枭们看不上计件获酬的绑票业,只有后入行的晚辈才从绑架业着手

专精绑架的恐怖组织的变化,其中也有原因。20世纪80年代靠频繁绑架做政治宣传和经济集资的“真主党”、“巴解”系统武 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等等,纷纷由过江龙发展成坐地虎。等而上之者,像“法塔赫”直接做了约旦河西岸的唯一执政党、“真主党”也成了割据国土出席 议会的在野党,能直接支配税金,看不上绑票这种计件获酬的低端行业了。次一等者,虽然没冠冕堂皇地从政,但打下块好地盘,也能靠卖自然资源赚钱,比如“基 地”组织在叙利亚及周边的分部和前分部,现在就靠卖石油、卖电力筹饷。如果恐怖组织实在要兼营有组织犯罪,稍有些区位优势的也主选走私和贩毒,收益率高过 绑票。如“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就是南美第一可卡因产销大户;“爱尔兰共和军”不接受和平协议的极端分支,垄断了爱尔兰海以西的香烟走私和盗版行业。 绑票和这些犯罪行业相比,经营效率实在不高,只有后入行的黑非洲圣战者们青睐。

美国财政部披露:绑票犯的胃口越来越大,2003年“基地组织”各分部按平均每个人质索要的赎金是20万美元,2011年这一数字就涨到了每人540万美元

这门恐怖组织筹资的老生意,在新世纪的头十年里越演越烈。“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头一次大规模绑票勒赎,是2003年在 阿尔及利亚南部绑架了32名欧洲游客,其中有16个德国人和4个瑞士人,之后成功地向德国政府勒索到5百万美元的赎金。这一成功勒赎的恶例一开,势头就刹 不住脚了:2003年“基地组织”各分部按平均每个人质索要的赎金是20万美元左右。而按美国财政部副部长2012年底的披露,“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 支”2010年按人质平均索要的赎金已是每人450万美元,2011年这一数字跳到了每人540万美元。美国财政部副部长2012年底称自2005年至 2012年,全球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靠绑架人质获取了超过1200万美元。而按“国际金融反洗钱特别工作小组”和美国民营情报公司Stratfor的估 算,其中“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在2005年至2012年就获取了650-890万美元的人质赎金。“绑票犯得陇望蜀,贪欲永不满足”的传统说法,在新 世纪被悲哀地证实了。

“圣战者”绑票主要绑德国、瑞士等国人,是因为德、瑞等国首选舍财免灾,而英、美、法等国首选派兵救人而非拿钱赎人,美国法律明载“不论被迫与否”, 向恐怖组织输送资金即为重罪

现在“圣战者”绑票的人质构成特点其来有自,虽然最近多有美国、英国记者被绑架后杀害的报道,但实际上这一波十年绑架大潮 的受害者大多为德国、瑞士等国人,有瑞士智库的统计发现,AQIM迄今为止每绑架十个欧洲人其中就有一个瑞士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国家更倾向于付赎 金而非武力解救人质。与官方屡屡认输付钱的德国相比,美国政府即使是想拿钱赎人也不敢。因为2001年美国通过法律,“不论被迫与否,向恐怖组织输送资金 即为重罪”。恐怖分子如果绑了美国、英国籍的肉票,没撕票要提防半夜有黑衣特种兵杀来救人除害,讨价不成撕票后要担心出门头顶上会有武装无人机空袭。就算 绑了法国籍的肉票,人财两空的可能性也比绑德国、瑞士人要大。虽然法国政府付过赎金,但也越来越倾向武装解救人质:2010年七月、2011年一月,法国 特种兵进入马里北部解救人质未成功;2013年初,法国索性大举干涉马里,全面清剿该国绑架法国人成性的“圣战者”。

有的当地政府还从“圣战者”的绑票业中抽头

这些绑票业新秀之所以多位于撒哈拉及周边,是因为当地的国家政府要么过于残破无法有效打击、要么直接和绑架犯是分赃的同 伙。2003年德国政府向AQIM支付的赎金,就是以“给马里政府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名义支付。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当时的马里政府从中抽了百分之 十的佣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绑票勒赎:新兴“圣战者”的大财源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93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