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摊牌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29,星期五 | 阅读:2,001

“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罗大佑这一首耳熟能详的《东方之珠》,应该代表了1997年回忆之 初,绝大多数内地人心目中的香港形象——风光旖旎的维港,车水马龙的中环,人流不息的铜锣湾,每一个地名听来都如此熟悉,因为在香港电影中已温习无数遍。

但不知从何时起内地人也逐渐发现,香港不只是物质异样的繁华,背后那套运转制度也与内地大相径庭,有人投之以艳羡的目光,有人在大呼交往中饱受歧视。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殊存在,十多年来一直与内地磕磕绊绊,香港内地化的叹息挥之不去,恃宠而骄的指责也不少,随着2017普选日程的敲定,类似的争议也越来越多。

眼下即是一个坎。周日,全国人大常委将公布表决结果,定调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方案,随着这天的逐步临近,中央与泛民主派的摊牌也将正式到来。

“早已做好准备,不怕香港闹事”,港媒的一些报道细节,在社交媒体上广获流传:“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前日出席分组会议时说,相信人大常委会对普选做出决定后,香港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可能会面对一些困难,而中央有充分心理准备。”

官方说法新华社周二曾有报道,“2017年行政长官实行普选,是2007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明确规定,也是香港社会的共同意愿,建议常委会 同意2017年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同时,行政长官报告反映出,香港社会在提名委员会组成、提名民主程序等一些核心问题上争议较 大,一些人甚至提出了明显违反基本法的主张,偏离基本法规定的正确轨道。”

中央与泛民主派之间的分歧由来已久,提名委员会存废是争议焦点:“泛民提出特首候选人必须允许公民提名、普选方式要 符合民主选举的国际标准、候选人不应该有筛选;而北京坚持倾向特首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特首候选人必须经过筛选,必须经过半数以上选委会选出,然后才 让香港市民一人一票作选择…根据《香港基本法》第45条,普选行政长官的候选人是‘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而社会普遍关注 的却是‘提名委员会’是否能够做到真正的‘有广泛代表性’。”

在这篇今晨新浪首页所荐之文中,作为香港资深媒体人的纪硕鸣分析,“普选成为香港何去何从的赌注”:“中央和泛民尤如庄家和闲家互不相让地不断亮出底牌,庄家以基本法为依归,大权在握,要回归香港法治的核心价值;闲家则以‘民情’要挟,坚持公民提名死守不让。”

国家安全是依托还是借口,双方也是僵持不下互不相让。大公网曾有出口转内销的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近期在深圳参加政 改座谈会时曾明确表示:“古今中外无数的历史和现实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因为有些人威胁发动激进违法活动,就屈服,那只会换来更多、更大的违法活动。如果这 样,香港将永无宁日,国家将永无宁日。”

但是,依据新浪网所援引的明报分析,“泛民阵营却质疑中央以抽象虚无概念制造恐慌”:“泛民认为,当下绝大多数香港市民不希望见到的是政治好恶上的筛选, 港人最为抗拒的是对特首候选人进行意识形态的划线,以参选者是不是‘自己人’作为‘入闸’的标准。中央不能因为权力在自己一方,就依持‘话事者’的心态, 认为可以在普选的提名程序问题上肆意打压民主派。”

事涉香港前途的激辩交锋,在内地舆论场上也有共振。法学界知识分子贺卫方,同样对“爱国爱港”要求不解:“依据基本法,香港特首除年龄及国籍规定外,只有四十七条规定的‘廉洁奉公,尽忠职守’,爱国爱港并不在其中,人大提出此要求合否基本法存疑。再说,爱国爱港标准何在,谁界定?大难!”

而且,在这位特立独行的北京大学法学教授看来,香港普选与委员提名也自相矛盾:“如果是由一个非民主或看上去有点民主色彩(实际上不出政治协商性质)的委 员会确定候选人,其他人不得通过其他程序参与竞选,那么即便选民100%都投票,或者候选人得到选民全票支持,那也算不上真正的普选,跟民主选举无关。否 则侯赛因和金家祖孙三代早已经是民选领导人了。”

眼见中央态度日趋强硬,戴耀廷也是毫不示弱,这位“占中”运动发起者呼吁,虽无内地媒体正式报道,但关注者已在互联网上热传:“若人大常委会本月底为政改 定出最后框架,作出‘提委会过半数提名’或‘限制特首候选人人数’决定,就再无任何转弯余地,‘占中’必然进行。”可在梁文道与戴耀廷的对谈中,那位两岸 三地知名的时评人却不无忧虑地叹息:“香港民主运动会连带冲击中国,所以我对香港前景好悲观,他没理由放生你。”

框架似已敲定,根据@SCMP_南华早报昨日披露:“两名消息人士透露,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初步决定,2017年特首选举的提名委员会将由1200人组成,特首候选人须得到提委会半数成员提名,而候选人人数将限定在两到三名。”

毕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结局或许不会令人意外。本周二环球时报即有提醒,“香港政改面临摊牌,国家岂会后退”:“预料香港政改方案也将于会议结束日,也就 是本月31日揭晓…中央已经表示只有爱国爱港人士才能担任特首,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出任这一职务,舆论预测人大决定公布后,香港极端反对派很可能发动 ‘占领中环’行动,香港高校亦可能出现部分学生罢课,届时香港社会的稳定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然而我们认为,这一压力是整个国家和香港都必须承担 的。”

这不是一句赌气的狠话,而是权衡利弊之后的论断,相比选举出对抗中央的特首所带来的威胁,“占中”所存在的影响尚在容忍范围之内:“在最坏的情况下,香港 极端反对派会呼吁更歇斯底里的对抗,西方也会有更多干涉香港事务的表现,香港的运转将面临短期困难。这些是国家可以承受的吗?我们认为是。而且很重要的 是,这次斗争最糟糕的情况,也比一旦香港出了一个对抗中央的特首,中央被迫依法取缔他,从而在香港形成宪制危机,要好得多。后一种局面如果出现,那才是香 港和整个国家的灾难。”

类似的大是大非判断,延续到今晨社评的定调。应该也是对委员长讲话有所耳闻,所以胡锡进团队底气更足,“中央反对‘占中’和‘罢课’,但这个国家显然不怕 它们”:“有港媒认为,中央‘改变了思路’,不再担心泛民派闹事。这种分析的出发点未必准确,但一个事实是,对于香港政改斗争的尖锐化,整个内地社会的确 做好了思想准备…或者永远做反对派,或者改变自己的从政态度,告别极端主张,这是很多社会里反对派都曾面临过的选择。香港激进反对派需要在国家的意志 面前自我调整,他们不应幻想如此强大的国家会为了讨好他们而屈服。”

底气来自于中国经济实力的异军突起,也同样基于香港政治经济地位的迅速陨落。根据民间智库“智谷趋势”分 析,“2017香港将沦为‘二线城市’”:“受各种因素影响,香港经济上的总量优势也会明显下降。香港可能从全球经济、金融、航运中心,逐渐沦为区域性中 心城市…目前,香港经济的年度增长率仅为2%左右,而内地主要中心城市的增长率都在7%以上。据此推算,广州、深圳、天津等城市经济总量超过香港只需 要大约3到4年,也就是在2017年前后。而到2022年前后,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城市的经济总量都有望和香港相当,届时香港在中国城市经济序列中 的地位,可能仅仅是一个二线城市。”

昔日的东方之珠,风采已不如从前,“智谷趋势”有数据为证:“1997年香港回归时,香港一地的GDP相当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含港澳、不含台湾)的 15.6%,到2013年,香港GDP总量仅相当于全国的2.9%,香港经济在全国占比的陡降趋势,非常明显…香港的金融和航运中心的地位同样也在相 对下降。从2006年开始,香港联交所的股票市值已低于上海、深圳两个内地证交所之和。”

正是在双方胶着的情况之下,香港壹传媒主席黎智英的被查,不免又使舆论浮想联翩:“昨日上午7时许,5名廉政公署人员来到黎智英大宅调查。廉署人员向大宅 保安表明身份及出示证件,约半小时后,黎智英现身开门让廉署人员入内。与此同时,黎智英律师团共4人,先后抵达黎智英家中。”

今晨这份南方都市报汇总多方描述的报道介绍,“廉署一再强调在执法过程中从来不作任何政治考虑”:“作为执法机构,一如既往秉持不偏不倚办事原则、依法公 平及公正进行调查每宗案件。”而且凤凰网所转述的港媒报道也显示,调查看上去是有理有据,“在7月21日取得一批机密档案,揭发黎智英在2012年4月至 今年6月,先后向多个泛民政团及核心人物合共捐款逾4千万元…黎其后曾亲口承认,大部分捐款内容均属真确。而涉嫌收取捐款的多名现任泛民议员,全部无 作申报,部分人及其所属政党成员,更曾在收款前后,在立法会会议上公然为壹传媒说好话。”

但这终究免不了要遭到怀疑,@懒鬼-20即有反唇相讥之言:“黎智英,香港泛民唯一金主,祗有他会大笔捐款给泛民。4年内,捐款4千万元。泛民议员从未为 黎智英作利益关说。亲中政党民建联,一个晚上,就从香港各大地产商和财团手上获得6千万捐款。而这些年来,民建联在立法会里,一次又一次投票支持严重倾向 大财团和地产商的议案。这就是他们的所谓公平!”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究竟是自由港发展大势已去,所以导致民情焦灼刻薄相待,还是内地得寸进尺大举进军,妄图把香港彻底内地化?态度已不重要,形势终比人强。

同样是出自罗大佑之手,那一阕苍凉的《你的样子》,在回归十七后的今日看来,似乎更像香港此刻的写照:“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聪明的孩子,提着心爱的灯笼;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

执笔:詹万承 发布:汤露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摊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096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