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该不该学外语?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1,星期一 | 阅读:1,971

这不公平,在会议的茶歇期间,我用法语对两个与会者说,你们是这儿的大多数。我们应该说你们的语言,而不是我的。他们迁就着和我说了几句之后——就转回用英语了。

学校的考试结果出来了,英国又到了每年一度的恐慌期:年轻人不肯学外语。与20世纪90年代末相比,今年参加语言考试的考生少了一万名。

“语言是商贸的重要组成部分,”英国雇主团体工业联合会(CBI)总干事约翰•克里德兰(John Cridland)说,“第二外语或第三外语让你来自德国、法国或者荷兰的竞争者获得优势。”

这也许是正确的。但是那些以英语为母语、听从他的建议学习外语的热切的年轻人要失望了。这不仅是指掌握一门外语很难。还指的是当你真的学会说外语的 时候,你很难找到准备和你说这门外语的人。当你一直在学他们的语言时,他们也一直在学你的语言。而且,英语才是他们想说的语言。

我在那次会议上遭遇的事情并非仅此一次——而且拒绝我说他们的语言的也并非只有公司高管。

在今年法国南部的一个贸易展销会上,我去了一家酒吧,用法语点了矿泉水。“您加冰么?”酒保用英语说到。

这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记得几年前,当我打电话给一家大型法国公司时,我问对方是否会说英语。“不,你可以说法语。”她用法语告诉我。现在我看不到这样的事情了。

.

可能是这些以法语为母语的人认为我说法语还不够好。我很努力地学习法语,多数日子里我都在线阅读法国媒体的新闻,还听一个法语播客。

效果如何?几年前,我与其他6人在日内瓦参会。在最初用法语进行闲聊后,他们转而用英语交谈,尽管据我估计,我说法语比他们中至少3个人说英语要好。

这是不是只是法国的问题?是否说法语的人这么不习惯听到外国人说他们的语言,他们无法忍受听到拙劣的法语?

可能是这样,但我在别的地方也同样发现了这种转到英语交谈的现象。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希腊工作,当地人非常高兴地发现我愿意费心学习他们的语言,所以即使我几乎无法成句,他们也很高兴用希腊语和我交谈。

当我在4年后离开希腊的时候,他们也热情地称赞我,忽略我的语言错误。今天他们还是这样,“30年了你还记得你的希腊语!”,然而说完了这些话以后,他们也会转而用英语和我交谈。又一次,不仅仅是商务人士,的士司机和旅馆职员也都这样做。

他们的语气有微妙的差异。在我看来,法国人转换他们的语言时是消极对抗的,而希腊人这样做的时候则是热情洋溢的:当我们能说你的语言时,为什么要说我们的语言呢?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我有些看法。首先,英语现在是任何接触外国人的工作的必备技能。不管是在董事会会议室、在服务台后、还是在餐馆外招揽客人,你都需要会说英语。或许,如果工作者不用英语,而用对方的语言和他们交谈,就表明该工作者缺乏关键的职业能力。

第二,随着英语成为商界、科学界和学术界的通用语,人们现在将母语视作私有领域的一部分,是留给朋友和家人的。当我与我的法国朋友和希腊朋友聊天时,我发现他们更愿意说自己的母语。

第三,可能是我太过轻易就放弃了。比起顺从地接受谈话转为英语,或许我更应该继续说他们的语言,就像他们坚持对我说我的语言那样,直到他们投降。

还有更文明的方式。我曾经与一家法国报纸的驻伦敦记者共进午餐。我们用一半的午餐时间讲英语,一半时间讲法语。即使他的妻子告诉他这是她听过的最生硬和不自然的安排,我们也依然继续。最终他被派驻到别的地方,我还没找到一个人代替他的位子。

如果你想申请接替他的角色,请看以下地址,你可以用任何一种你喜欢的语言来申请。

译者/许雯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英国人该不该学外语?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01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