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山西会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2,星期二 | 阅读:1,676

袁书记现在变成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在那篇被称为“罕见”的山西省委表态稿中没有出现名字,袁纯清的去职在两天前就被网络议政者密集推定,相关大员调防名单在社交媒体上都已经称不上秘密。

结果,连9月1号当天都没能熬过去。人家开学,袁班长却得从山西转学到北京。

要知道,就在这个早晨,袁纯清刚以“中共山西省委书记”的头衔在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上发表《切实落实主体责任,旗帜鲜明反对腐败》。孰料,连一个白天 都没能过完,下午16时许,新华社就已经通报《山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日前,中共中央决定:王儒林同志任山西省委委员、常委、书记;袁纯清同 志不再担任山西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都说,在现今的反腐风暴中,多份地方党报因为未能及时察觉自家领导即将“落马”而屡遭“打脸”,这一回,虽不能说《求是》也遭遇了同等尴尬,但作为中共最高喉舌之一,刚刚将“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这8个字印成白纸黑字就已然失效,倒也算验证了“天威难测”的道理。

所幸,袁书记虽然成了个副职,但应该还是正部级,与他那些已经被戏称为需要在秦城监狱里召开山西省委常委会的昔日下属们尚不可同日而语。至少现在是这样。

只不过,舆论从来势利,在这场堪称周永康案后反腐新高潮的山西官场“地震”中,袁纯清成了被指指点点的对象,就连正式媒体也全然不肯照顾颜面,遑论民间意见领袖。

也确实不一般。

因为在新华网紧接着发布的稿件中,出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的名字。这位最高领导层成员之一来到山西出席领导干部大会,宣布“这次 山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是党中央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干部交流精神,以及山西省领导班子建设实际,通盘考虑、慎重研究决定的”:“近年来, 山西省委、省政府团结带领全省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做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全省经济社会发 展取得新的成绩。同时要看到,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中央高度重视山西存在的问题,高度重视山西领导班子和干 部队伍建设,决定对山西省委班子作重大调整。”

刘书记告诉台下仍得以保住乌纱帽的山西官员:“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精神上来,确保省委主要领导的顺利交接和工作的平稳过渡,自觉维护全省团结和谐 稳定的大局,努力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山西省委要认真总结腐败案件高发多发的教训,由表及里、举一反三,贯彻好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要求,真正把党 建工作责任落到实处。各级党委要切实负起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坚决支持纪委落实好监督责任,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优化山西的政治生态,从 根本上保障山西的发展、改革和稳定。”

凡事皆有预兆。如果说《求是》那篇袁纯清署名文章像是生不逢时,那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昨天零时整发表的《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应该叫作恰到好 处:“有的党委书记不明白主体责任和第一责任人的内涵。其实就一句话,党风廉政建设就是党委书记的事,出了问题首先要追究你的责任。”

作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系列论述的第三篇,这本来也算是对中共要求“强化党委主体责任”的例行文字,然而,放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 昨天,就被舆论解读出了别样意味。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凤凰均将此文发掘出来,以“廉政反腐不力,先追责省委书记”式的标题呈现在首页。

门户编辑消息灵通,不消一会儿,“山西书记易人:王儒林接任,袁纯清另有任用”的消息就如约而至,构成一幅呼应态势。

其实,在原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另有任用”的中共通报公布之后,坊间倒也有过对其仕途的悲观想象,最重要的论据便是早前一则曾被市场化媒体尝试追逐的消 息:“今年两会,王岐山参加吉林代表团审议,王儒林作总结发言。王岐山要求‘讲短点’,王儒林回答‘可能短不了’。王岐山指着王儒林手中的稿子说:‘我刚 才又没稿子,你怎么知道并事先打印出来那么多呢?这不是形式主义么?你不用念了!’”

王岐山,形式主义,这两个关键词曾令民间舆论兴奋不已,尽管个中细节此后欠奉,但是,当风云再起,类似@财经网这样的媒体账号又可以让这条被删除的稿件重见天日了。

结果,王书记的“另有任用”原来是晋官,袁书记的“另有任用”才值得他们悲观。

此间,人民日报大院里的年轻人也沉不住气了,他们比那些在微博上冷嘲热讽的大V更有发言权。人民日报客户端以及微信公众号当即发表《山西“一把手”换人! 官场震荡带来三点警示》,“千万别心存侥幸,中央已下定决心”和“为官千万别想发财,政商交往应有道”的警告自然少不了,新意在于跟进刘云山讲话的“‘圈 子化’泛滥会毁了政治生态”:“一个官员,在工作中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属人之常情。但是类似山西官场一些人的这种‘朋友圈’,则是为彼此手中的权 力可以寻租变现,互相之间具备利用的价值才走到了一起,实质上是‘利益圈’。正如今天人民日报一篇《坚决反对党内政治生活庸俗化》的评论员文章所言,有的 人在党内培植小团体、小群体、小圈子、小山头。”

刘云山的保驾护航与王岐山的打断念稿,同样加诸于王儒林一人之上,微信公众号“风向”要来分析一番两位祖籍山西的常委如何各司其职,“山西再也没有靠山, 只剩双‘山’直插云岐”:“第一座‘山’查案,铲除险峰无数,山西本土官场基本崩盘,他是弄爽了,留下了一个连表决都困难的会议室,另外一座管干部的 ‘山’终于出动了…两座‘山’都忙坏了,要查要抓当然解气,但是更要重建,重建就要盘人,这个又是另一座‘山’的事情。”

刚刚怒斥了“香港反对派空间是闹哪样”的“侠客岛”也将焦点重新调回内地,引导民众研读“山西换帅,新闻通稿里不同寻常的细节”。

首先就是已被诸多时事观察者议论纷纷的“常委坐镇一省书记任免,堪称史无前例”。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这个微信号以 “竟然”、“出人意料”来形容刘云山的现身:“按惯例,省委书记的任免,一般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级别的官员代表中央宣布决定。比如前不久吉林换书记,就是 中组部副部长王秦丰代表中央宣布任免。而中央政治局委员坐镇的省区市一把手任免,则会由同样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中组部部长亲赴当地宣布。比如2012年, 时任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张德江紧急赴重庆接任书记一职,便是由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中组部部长李源潮随去宣布的。但即使当时局势异常敏感的重庆书 记任免,也没去常委级别的领导,而山西,却由常委刘云山亲自出席并讲话,你可想见,山西的局势有多复杂严峻。”

声明“刘云山还是肯定了山西省委、省政府近些年来的工作…表明中央并不愿意因为少数官员的落马,影响到整个山西官场的心气”后,这篇得已登上多家门户 今晨首页的文章开论“要害”:“刘云山提到的两个‘高度重视’并不是没来由的,第一个重视是说,山西的问题要提高到中央层面来帮解决,第二个重视是说,在 手段上,必须要重新配备山西的领导班子,这是下一步整治山西的基础工作。刘云山在最后着重强调了党委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的主体责任,还有纪委的监督责任。 什么是主体责任?说到底,你这个书记,既然是班长,就是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不要认为反腐败就是纪委书记的事,班子出了事,书记要负第一责任。”

比起句句不离中纪委网站那篇《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的同行们,人民日报的同志甚至已经忍不住要暗示来源:“这些话,很有王岐山讲话的直率风格。如果对照今天的新闻,各位应该心领神会。”

还没“心领神会”?“侠客岛”好人做到底:“这次人事任免的新闻通稿上,一字没出现袁纯清三字,只是在文末附上了新任书记王儒林的几句话介绍。按正常的任 免通稿,一般会对前后两个领导班子和两任书记做一简短的评价,两任书记也会在新闻稿中做一表态。当地的电视台也会当做重点新闻,大篇幅给予现场报道,而这 次,都没有。”

其实,按照微信公众号“政知局”的统计,“常委坐镇一省书记任免,堪称史无前例”之说略有不确:“政治局常委出席省区市主要领导任免,山西绝非孤例。 2010年4月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形。当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张春贤出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决定,在那次会议上,除了时任中央组织部部 长的李源潮之外,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的习近平也出席会议并讲话。”

当然,这其中又有不同之处。新疆书记之职向由政治局委员兼任,张春贤赴任后两年即获此项职务。而山西,只是中央委员驻跸之地。

再者,“侠客岛”言末所言“都没有”,也有些过于心急。老书记在全省领导干部大会上的表态今早已经出现,由山西日报头版头条通栏播报:“袁纯清在讲话中指 出,我完全拥护中央的决定,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热忱欢迎王儒林同志来山西工作。他说,刘云山同志在讲话中对山西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发生的严重问 题,给予了严肃批评,作为省委书记负有领导责任。袁纯清表示,刘云山同志对我和我的工作给予肯定,体现了组织对干部的认真负责和热情关心…当前,山西 正处于关键时期,尤其是腐败案件仍处于高发期、频发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任务艰巨。我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和亲切关怀 下,山西一定能够战胜目前的困难。我相信,以王儒林同志为‘班长’的省委一班人,一定会团结带领全省干部群众,不断开创山西经济社会发展新局面。在新的工 作岗位上,我会一如既往地坚定政治立场,努力勤奋工作,严守廉洁底线,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严肃批评”、“领导责任”、“廉洁底线”——这三组词构成了门户首页今早最新热点,映衬着那些如同过江之鲫的媒体报道评论。

网易新闻客户端昨晚推出的《袁纯清主晋4年下的“官场换血”》是为先导,搜狐的《“救火队长”将如何接管山西》、《政治局常委破例赴晋,深意何在》、 《“封疆大吏”提前去职为哪般?》一字排开,强调“省委书记施政的成败,直接关乎整个国家发展的走向”:“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在改革开放以来,省 委书记的职位都保持了相当的稳定性,他们只要不犯严重错误,其职位就一般不会受到影响,在任上被免职的省委书记更微乎其微。”

今早,“政知局”的《山西换帅:一场被预告的人事变动》也已被其主办者北京青年报摘录为白纸黑字,以衔接袁纯清当年“抱负”:“四年前的5月31日,在山 西省领导干部大会上,时任中组部副部长张纪南宣布了中共中央的决定:任命袁纯清为山西省委委员、常委、书记。当时袁纯清所接替的是现任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 的职位,开始他的‘晋官’生涯。值得注意的是,接连两任山西省委书记都曾在团中央有着多年的工作履历…事实上,履职山西后不久的袁纯清便开始了他的吏 治整顿之路,也有舆论将袁的一系列举措形容为‘虚实相济的组合拳’…据山西省纪委统计,仅2010年,山西便处分违纪党员干部共9211人,为国家挽 回经济损失4.5亿元人民币。”

然而,“组合拳”似乎并没有收到最理想的效果:“伴随着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的落马,半年时间内,山西官场7名在职省部级官员先后接受调查的速度 让外界诧异。多位高官被调查后牵扯出与‘煤老板’的权钱交易内幕,也让外界再次聚焦山西的政治生态。对于煤焦领域等较为突出的腐败现状,袁纯清曾试图寻 因。在2011年的山西省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上,他曾直言,‘一些握有实权的干部,利用权力垄断资源、官商结合、公权私用,违规参与经商办企业,勾结不 法商人进行权钱交易,大肆侵占国家和群众利益,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逃税骗贷、开设赌场,甚至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同年的全国两会上,面对“晋官难当” 的现场提问,袁纯清努力找寻一种合理的解释。‘我认为现在做官都难,这个难恐怕是有普遍性的’。袁纯清认为,之所以‘做官都难’,是因为中国官员当下身处 变革时期,既有发展的任务,也有稳定的任务。他愿意和山西的干部群众一起克服困难。不过这一切都在今天划上了句号,他的‘晋官’生涯戛然而止,重新回归 ‘京官’行列。”

京华时报凭借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的引述,更获网易凤凰首页推荐:“山西省多个省部级干部接连落选,说明过去山西在选人用人方面存在问题,这些落马官员位居常委职务,他们如何一步步升上去的,这其中是否存在审查的失误?

“习主席提到,用人不当将对党和国家造成很严重后果,山西就是典型”——汪教授继续追索:“因山西存在用人不当、用人失察,导致腐败连连,山西的主要领导 要对此负责任,对袁纯清调离的用意与此有关。另外,不仅仅是省委书记,山西省纪委、组织部都有一定责任…山西省人大、政协的省部级领导90%甚至更多 比例为当地干部,说明山西省部级领导干部异地交流太少。这样就容易形成利益网、关系网,家族式、地域式的官场关系呈现,即便有外地官员任职,也很难打入当 地官场圈子。山西出现大批腐败和官员落马等重大问题,与高层干部异地交流不够有关系…山西落马官员中多名与山西煤炭资源有关,而且山西很多煤老板被调 查,这说明背后存在很多的权钱交易和官商勾结,这是山西最大的问题,如何触动他们的利益是关键。另外,山西煤炭资源管理出现问题,也暴露出我们在重大资源 管理、制度方面存在漏洞。”

原来,这就是山西。

此间,微信公众号“察时局”大有为袁纯清“出师为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叹息之意。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赋闲’”——这个南方都市报下属微信公众号直言不讳。虽然报纸已然锋芒不再,但在社交媒体上解析“中央为何更换山西省委领导班子” 时,仍可入木三分:“此次山西落马的7位省部级干部中,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大班子成员全部囊括。按照目前省部级干部选拔程序,虽然他们的任命并不是 省委班子就能决定,但中央在考察拟提拔对象时,一般都会向省委班子的主要成员征求意见。遗憾的是,从事后来看,省委书记袁纯清等人在这些环节中发挥的作用 ‘有限’…较长的任职经历,本来使他们在山西干出实绩,为山西发展做出贡献的大好机会。不过作为外来干部,由于自身能力、高层介入等种种原因,未能对 本地官场实现‘大治’,这既是他们个人政治生涯的遗憾,也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山西官场震动的牺牲品。”

甚至,文中还提及了正在誓言“带头维护以儒林同志为‘班长’的省委班子的团结”的明星大员李小鹏:“近期,“五人小组”模式在全国多地推广,五人成员主要 包括省委书记、省长、省委专职副书记、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目前省委专职副书记金道铭已经落马,省委书记已经调整,预计组织部长、纪委书记也会有所调整。 但省长或许暂时不变。因为省长在反腐倡廉、选人用人等方面的并不承担主要工作。”

今早,“察时局”接着总结“山西官场政治生态有哪些问题”:“熟悉山西官场情况的知情人士用三句话概括山西的政治生态:政治生活利益化、政治组织山头化、政治作风官僚化。

至于“权势通天,滋生官僚做派”,那就又回到了“计划”之内:“过去数年,有山西出身的高官在中国政坛扮演者极其关键的作用。‘山西官场反腐,绝不仅仅是 山西本地的事情,对中国政局的影响今后将慢慢显现。’虽在京为官,但所涉高官仍然深度介入到了山西本地官场的利益格局,通过主动投靠或者吸纳,一大批山西 官员都纳入到了小集团中。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了更高层势力作为后盾,山西官员在本地更显得肆无忌惮,官僚作风暴露无疑。这些形成帮派的本土官 员,在干部选拔任用、廉政建设和制度政策的制定落实上形成合力,对意图改变本地利益格局的行为进行抵抗。”

同声叹息袁纯清无法兑现“五年之约”的还有新京报:“袁纯清在中纪委工作近4年,曾任中纪委常委、秘书长。同时,袁纯清是经济学博士后,著有《和谐与共 生》等专著。从其履历来看,袁纯清契合山西当时的反腐和经济转型需求…到山西后,他数次接受媒体采访,阐述他主政山西的执政思路——再造一个新山西。 媒体曾报道称,袁纯清与新山西有‘五年之约’…当地媒体报道,袁纯清推行的整风行动,陷入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僵局…事实上,近年来,不少煤老 板的巨额资金回流到了山西,投资于房地产等行业。媒体披露的金道铭、聂春玉等山西省部级高官的案情显示,资金回流的煤老板们,与某些高官形成了利益共同 体。当地煤炭大亨邢利斌就被曝出是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原副省长杜善学的背后金主,且与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有经济往来。”

那么,新书记能够兑现他在山西日报上所承诺的“努力开创山西弊绝风清的新局面”吗?

新京报替党中央解释“为何调任王儒林主政山西”,并获多家门户首页重点展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等受访专家认为,对于省委书记的选择,过往履历、工 作经验是否契合履新地区的需求,是主要考虑的问题之一。梳理王儒林的仕途履历,其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过程,亲历并主导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的经历,与山西的 需求契合。”

除了“低调稳健”,“十八大后吉林无省部级高官落马”也被归纳为出任原因之一:“据当地媒体报道,王儒林非常重视反腐的制度建设…与此呼应的是吉林省 反腐成绩单。去年5月起,中央巡视组刮起反腐风暴,几乎每到一地,就引发官场地震。但前两轮巡视的11个省市区中,只有吉林,一直没有副省级以上高官被 查。”

可是,以“乐观”闻名的“团结湖参考”现在倒是心情沉重。作者蔡方华说:“一种沦陷式腐败,不仅意味着很多官员的屁股不干净,同时还意味着,地方上存在一 种根深蒂固的腐败文化,意味着民众对金权运作的认同乃至臣服。雷霆反腐,固然可以剜去毒疮和腐肉,但只有切割金钱与权力的关系,建立健康的政治生态,才能 逐步净化社会空气。很显然,这一任务比反腐更加艰难,这也是摆在王儒林面前的最大政治课题。未来主政山西的人,必定不会轻松。”

与自家报纸上那篇头条评论《“廉政出问题追责党委书记”亟须制度化》花开两朵,蔡方华强调“山西反腐不是‘权力的游戏’”:“省委书记换人,意味着山西政 坛的反腐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从刮骨疗毒,过渡到政治生态改造…它不像民间所猜测的那样,是政治斗争的工具,是冲着某个人或某个集团去的。反腐就是反 腐。如果说它是政治斗争,那它也是更高层次的政治斗争,是执政党同党内腐败力量的斗争,是维护其纯洁性、捍卫其合法性的斗争。”

根据这位诗人的说法,中央之所以在山西的问题上这么坚决,动静这么大,是因为“山西的腐败现象是最危险的一种腐败”:“山西的腐败既不同于个别人主导的家族腐败,又不同于集团式的腐败,它是一种集体‘沦陷’。 在山西的政治生活中,来自地底的煤已经成为决定性的力量。无论谁出任地方或部门一把手,最终都会被煤所俘获。煤的黑暗不仅牢牢控制了基层,也渗透进高层。 在煤的浸染之下,山西的政治和商业已经成为红黑难分的一体,寻常的手段根本无法剥离…山西式腐败的危险性也正体现在这里,如果听任黑金帝国继续扩张, 他们还将在更高层次寻找代言人,他们将毫不犹豫地架空执政党、赎买地方政权,他们将成为水泼不进的法外飞地。这是执政党绝对无法容忍的,也是人民绝对无法 容忍的。因此,与山西腐败现象的斗争,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与周永康腐败集团的斗争。如果说,周永康腐败集团可能因为人的自然消失而逐渐弱化,山西的腐败势 力则会随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强化,直至从深层扭断政治肌体的筋脉。原因何在?因为金钱是不朽的,金钱所挟带的腐败和贪婪也会不断寻找新的地盘,它会持续恶化 周遭的一切,决不会自行停步。从执政党的角度而言,如果治不了山西,又何谈治理天下?”

对了,在“地震”、“矿难”、“沦陷”这些通用词之外,人民网昨晚又发明了一个“政治塌方”,并经由新华网首页那篇《查处山西腐败案件说明了什么》进一步 扩散。文中寄望三点:“要把这次调整作为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的转折点”;“要把这次调整作为从严治吏、优化政治生态的转折点”;“要把这次调整作为全面深 化改革、促进各项事业发展的转折点”。

习大大和王大大果然是要下成一盘大棋。

在今晨出版的人民日报上,《山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只出现在第四版右下角,刘云山的名字只用于头版上那篇《中共中央党校举行秋季学期开学典礼》。原来,刘校长和中组织部长赵乐际在飞赴太原之前还在这个中共高级干部修炼之地重申了次“三严三实”。

用以“贯彻习近平在听取河南兰考教育实践活动情况汇报时讲话精神”的系列评论也已经到了第三篇,是谓《解决好党员干部的角色定位问题》,而在头版头条的位 置上,则是《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开始“施工”》:“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深化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今后几年党的建设制度 改革的路线图、时间表、任务书,标志着推进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的蓝图进入‘施工’阶段。”

从这个角度来看,“党报评论君”才是贴心人。暂且放下吸引眼球的袁纯清、王儒林,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昨晚抢占先机,依据中组部负责人答问,“带你 一起来看看这个管住8600万党员的改革方案”:“新一届中央的整风运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马上就要进入尾声了。这次活动的一个重要环节,就 是‘建章立制’,用制度把整风的成果巩固下来。这个时候提出党建制度改革,应该既有着上行下效之用,又有着提纲挈领之效。而另一个背景,则是已经持续近两 年的反腐风暴。王岐山早就说过,反腐败是“用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反腐败进行到一定程度,治本之策也需要跟上。可以预见的是,即将有一波新的干部任命会 开始。建立和完善一套好的制度,正像邓小平所说的,可以让好人不要变坏。我们期待,《方案》能为党的建设制度改革描绘出路线图、时间表,为加强党的建设提 供一个了基本遵循。”

根据此番“剧透”,改革内容“最值得关注的,无疑是选人用人方面的内容”:“一是,干部选拔任用和考核评价中,存在‘唯票、唯分、唯GDP、唯年龄’的问 题,这个需要改。二是,干部管理上,存在‘能上不能下’,失之于宽、是之于软的问题,这需要完善从严管理干部队伍制度体系。三是,健全干部激励保障制度, 推行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解决‘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问题。”

这样重要的改革,什么时候靴子能落地呢?“党报评论君”自问自答:“中组部也说了,‘确保绝大部分改革举措在2017年基本完成’。而那,正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年。”

要想进入“治本时间”,“依法治国”是不二之法。在昨天的微信推送中,人民日报已经说过“党纪处理和司法程序‘无缝对接’”。这不,今早,人民网主动转载时代周报之稿,透露“周永康涉案金额尚在核定,公审材料已开始准备”的消息,并获各门户首页呈现。

与此同时,在山东,省检察院宣布立案侦察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烟台市原副市长王国群、山东省国贸集团原副总裁陈瑞斋。

当然,因为@山东检察此前的高调预告,被激发了期待值的微博围观者今早大有“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之不屑。他们各自散去,又开始传阅那幅据说来自山西 日报编辑部里的省领导同志见报名单次序表,照片显示,那上面满是涂抹痕迹,每个被圈去的名字都代表了一段需要本地媒体人切记绕行的历史。

哦,继“常委会”之后,又有了脍炙人口的新段子:“山西党组织遭到惨重破坏。近半数核心成员被捕入狱,其他成员正做更坏打算。这时更考验一个党员的意志: 烧掉文件,转移资金,建立攻守同盟,留下的坚持斗争。入狱的同志已在秦城建立地下党支部。每个同志铺下都藏一本论持久战。深夜,高墙能听到隐约歌声:团结 起来到明天。可以听出浓重的山西口音。”

一些互联网上的时局观察者会心一笑,他们认为,山西反腐大戏终要告一段落了,心一直悬着的官员们该睡个安稳觉了。

(徐达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山西会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06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