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旭日旗风波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9,星期二 | 阅读:1,212

甲午年的中日关系注定不会太平。一方面政府层面频繁高调纪念,另一方面民间不满也是喷薄而出。

刚过去的中秋小长假,有几个日本人不得不说。

被@司马南斥之为“明目张胆的光天化日之下的间谍活动”的非法测绘是一例:“‘有一名日本人,在中国雇了一辆车,从甘肃沿秦岭一路测量过来,在宝鸡某要地 被抓。’陕西省测绘地理信息局相关部门负责人日前说…据了解,我省近年来已抓获美、日等国非法测绘人员多名,民众发现鬼鬼祟祟的测绘者可以报警。”

华商报前日报道有上述披露,也有下文释疑:“也许你会疑惑,先进的太空摄影摄像已能把地面物体拍摄得比较清晰,为什么这些国家的人还要偷偷来进行实地测 量?‘照片再清晰与位置在哪儿没关系,看得见不等于找得到。’上述负责人说…这名负责人介绍,在实际测绘中,各国都有自己的坐标体系和起算点,这些都 属于绝密。因此,外国人就不可能利用我国已公布的数据来计算我国境内某一目标的准确位置,只能实地测量后,用他们的测量数据和GPS对照确定位置。”

图谋不轨还在可理解范围之内,不可思议的是同日曝光的另一日本人。

当日晚间,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官方微博@平安宝安发布一则案情介绍,“宝安区昨晚发生因家庭纠纷致三人身亡案件”:“9月6日晚,宝安区万丰派出所接到 一男子报警称:其弟弟(长谷川某,男,39岁,日本籍)联系不上,可能发生了意外。接报后,民警立即赶赴其位于宝安区沙井接到某小区的住处,发现该男子已 死亡,同时在现场发现另一女子及男童也已死亡。”

更详细的案情介绍,由次日南方都市报公布,“频遭家庭暴力,丈夫杀妻儿后自杀”:“在前日下午3时,长谷川某给在香港的哥哥打了一个电话称自己不想活 了…通完电话后,哥哥给在沙井的本地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请其帮忙去家中看看。本地朋友前往住处敲门,没有人答应,向附近邻居打听也没看到有人出入。本 地朋友于是将情况反馈给在香港的哥哥,感觉情况不对的哥哥,立刻从香港赶往沙井,在下午5时许到达住处。”

这原本或许只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但一旦涉及嫌疑人的日本身份且手段残忍,仿佛又渲染上一层不可言说的色彩,“这起家庭惨剧,让小区居民闻之色变”: “当房门终于被打开后,众人吓坏了。一名2岁的男婴在床上已经死亡,口中残留有白沫。在卫生间内,一名男子上吊死亡。正是其哥哥在寻找的长谷川某..当警 察在房间内查看时,放在门后的大冰柜引起民警的注意,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碎尸。”

中秋期间引起争议这两名日本人,远不如另一名胜似日本人的天津人。

是@泰山摄影学校上周六傍晚率先发布消息:“登山节遇到身穿宣扬日本军国主义T恤的二货,被群众痛斥谴责,扒下其衣服。其非常不服,声称自己在日本比在国 内呆的时间久,在其他地方穿都没问题,唯独在泰安穿怎么就不行了,种种狡辩,气的围观群众想揍他,临走不服气还大喊‘气大伤身’来表示不屑,记住这张丑恶 的嘴脸,据称来自天津,丢人!”

所附八张图片,可见争议场景。的确是剑拔弩张,也的确是群情亢奋。虽有不少人怀疑或许是炒作,但多方激辩还是使得事件,一度成为假日热门话题。截至今日午后,@泰山摄影学校这则微博已转发近万次。

经历过2012年的抗日游行浪潮,许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认定,这不过是另一起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罢了,被洗脑的民众被爱国主义教育所蒙蔽。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超预期,简单的类比反倒授人以柄。

次日,@新华视点即以此为靶子,予以大力批驳:“有评论称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这种观点是在混淆大是大非。认同‘大日本帝国海军’是对军国主义支 配下的对全人类的残忍兽行缺乏最基本的是非判断,与认同纳粹无异。以追逐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名义挑战人类共识,愚蠢至极!”

混淆大是大非,判断愚蠢至极,虽不是发往全国的新华社电稿,但以@新华视点之尊,也可见语气之重。不过,这倒是与@五岳散人看法一致,“砸日本车完全是愤 青式的严重犯罪,扯掉军国主义旗帜是一种思想表达”:“与砸日本车不同的地方在于,日本车与现在绝大多数日本民众都与当年的军国主义侵略者在事实上、思想 上并无联系,而军国主义的旗帜则是直接的标志、联系。两者之间并无可比性。”

腾讯今日话题昨日对旭日旗是否代表军国主义,有过一番抽丝剥茧般的细致梳理:“据‘战争史研究’介绍,旭日旗分为两种:其一、根据1870年太政官令,旭 日旗叫‘陆军御国旗’,1879年改叫‘军旗’,这种旭日旗,太阳居中,由旧日本天皇赐予,宣扬忠君思想,代表了旧日本不光彩的侵略历史,就是军国主义的 标志;另一种旭日旗,太阳居左,由文官内阁总理大臣授予,在国际法上,主要功能为‘表示国籍’,不是军国主义标志。”

“这种区分不是没有必要,愤怒需要知识的支撑”,这是责编张德笔的观点,他有案例可资为证:“2008年6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涟’号驱逐舰访问湛江,舰 艉即悬挂旭日军舰旗,当时也引发了大批的讨伐,但这个驱逐舰所挂的旭日旗,只代表国籍,而这位登泰山的男子,虽然短袖上的字样‘大日本帝国海军’很山寨, 但其上的旭日旗,确实就是代表着日本军国主义的‘陆军御国旗’。”

既然所着服装确实代表军国主义,那么围观者的愤怒就不是毫无来由。不过,反过来看,可以区分清楚此旭日旗与彼旭日旗者,或许压根就不会为此感到大惊小怪,顶多也就是观感不良罢了,满腔怒火者绝大部分没能力区分两者差别,只是这一次他们愤怒对了。

腾讯首页所推的今日话题专题,以韩国为例再次证明愤怒有理:“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今年7月,原计划在韩国举办的日本人气漫画《海贼王》展,因原作中出现类 似旭日旗的图案而被取消。注意,这里还只是类似。据称,由于旭日旗在韩国被视为日本‘侵略的象征’,展会遭到了众多抗议,因此馆方认为活动‘可能会招致不 必要的争议’。”

坐实衣服有军国主义色彩,也同样证实即使在日本也并不流行。愤怒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了。

@吴钩要对“小清新”表示不屑,“别跟我扯什么扒人衣服是侵犯他人权利之类的粗浅话了”:“对中国人来说,日本的旭日旗就是一个邪恶的符号,跟日本侵华、 日军蹂躏中国人的历史紧密联系。就如纳粹标志之于犹太人。一个傻缺穿上印着旭日旗标志的衬衫招摇于众目睽睽之下,毫无疑问,这是对中国人情感的挑衅。被人 们扒掉衬衫,纯属自找。”

针锋相对的@梦遗唐朝,显得更是寸土必争:“1、别洗地了,日本战败后就没有海军只有海上自卫队,这件背心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标志。2、别老宽容反思了, 作为受害国的人民今天容忍了他,明天可能会有更多。不然你去以色列穿个有纳粹标志的背心试试。3、我们不崇尚仇恨,但我们也不能面对挑衅默默不语,忘记历 史就意味着背叛。”

偏偏,有人还要继续较劲。@以色列知行-知以文化转发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现身说法证实“在以色列展示纳粹物品是‘不违法’的”:“有网友说,如果穿纳粹 军装出现在以色列街头会被人当场打死。毕竟以色列全民皆兵,满大街都是荷枪实弹的年轻军人。其实,这些话这当作笑谈和网络的牢骚无所谓,但是当真却会成为 现实的嘲弄。”

违法与否,需要细致区分,不能一概而论:“比如有保守犹太教徒认为政府对他们过于严厉就是纳粹行为。人们认为这是言论自由。但是如果公开展示纳粹旗帜或者标识的目的是要否认犹太人被大屠杀的历史、美化侵略,或者类似纪念希特勒的行为,就是违法的。违反的不是展示纳粹标志的法律,而是否认历史的法律。”

@城北徐星再予补充德国见闻:“以我德国经验,穿纳粹衣服,警察会管,岂止衣服,行个纳粹举手礼试试看?但光天化日随便扒人衣服,估计警察首先要管扒衣服 的人,这无关道义只关乎法律。贵党无此法,所以‘爱国’无需要理由即可随便违法,这才是问题。满街的红卫兵衣服也有人管吗?”

这也是@童之伟叹息之处,“对这类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怎么处理,选项很多:1鼓动群体暴力;2支持说理教育,劝其自动改正;3涉法时警方出面;等等。遗憾的是,现在媒体反映出的官方立场是:纵容群体暴力。可怜有关高层严重缺乏法治观念和相应学识,见识近乎街头混混。”

扒掉人家衣服毕竟不对,这是苦口婆心的时评家们,要继续叙述的道理。

昨日,京华时报特意给出社评位置,讨论“旭日旗T恤风波凸显立法缺失”:“将该青年的T恤撕下,确实有侵犯人身权利之虞。公众可以对其不当行为表达意见, 但是不宜充当事实上的规制者。身着军国主义标志T恤刺激公众感情,容易获得统一评判标准,这似乎给了在场公众扯烂该青年T恤的正当权利,但实际上这种权利 不能自相授予。危险性还在于,社会生活中许多事情,并不容易形成统一认识。由公众依据自己的判断实施某种执法权,有可能陷入‘多数人的暴政’中。这种倾向 不是没有出现过。”

这与同日北京青年报的观点不谋而合,“我们警惕军国主义,不等于我们以暴制暴”:“比如采取极端手段对付那名身穿军 国主义标志的男子。如果动粗,甚至演绎为上街打砸日系汽车,同样显得不够理智。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严格而有效的制度设计,让那些胆敢伤害民族感情,比如 身着纳粹标志或日本军国主义标志服装的人受到法律严惩。为此,就需要借鉴德国、俄罗斯等国的做法,对宣传纳粹思想、美化纳粹战犯、悬挂纳粹旗帜和口号均被 视为非法。”

温文尔雅的的说理,让@环球时报评论不爽,“对北京青年报的这篇评论,小编有不同看法”:“打他是不对的,但让他换掉衣服没什么不对。就像一些高档的西方 餐厅,没有穿正装的人不能入场,对这个,就有人说是西方人真高雅。而我们不让垃圾穿着反人类服装出现在中国土地上,就成了以暴制暴?…穿反人类标志 的,是垃圾,我们当然不能让他出现在中国的公共场合,让他脱掉已经是很客气了,怎么成了以暴制暴?!后面怎么又扯到制度设计,说什么用制度设计来法律严惩 这样的垃圾,纯粹一句空话、废话。”

气场十足的@环球时报评论,有底气十足的环球时报在身后。就在今日,环球时报便带来了美国前总统卡特的罕见表态,“中日关系恶化因日本挑起事端”:“当被 问到近年来恶化的中日关系时,本以为卡特会轻描淡写,但他的回答出人意料…‘其实问题的根源就在(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他以买下小岛(钓鱼 岛)的举动,破坏了中日之间某种相对和平的关系。他当时要买岛,并将岛变成日本的观光胜地,使得紧张关系因此开始。’卡特显然认为是日本挑起了事端。这是 美国前高官罕见的表态,至少,在记者驻站华盛顿近5年间,没听过有奥巴马政府的人士,或亲奥巴马的人士如此表态。”

的确,自2012年以来,中日关系一路急转直下,始终在冰点位置徘徊,且毫无回暖的迹象,民间的对立情绪,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决策层的同步共振罢了。

相互隔膜着的灰暗状态中,萧山日报昨日贡献了一抹亮色,带来被称之为“海角七号”现实版的故事,“92岁抗战老兵寻69年前日本恋人”:“周福康1945 年到台湾受降日军,随后,认识了日本小学教师边见须惠子,两人相爱。后来,部队调回大陆,两人只好分开。69年!他始终记着自己的恋人。现在拾破烂为生, 但周爷爷说,想着和她在一起的时光,这一生都很幸福。”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旭日旗风波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27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