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颠倒”的贫民窟

来源:联合版权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16,星期二 | 阅读:1,991

二十年前,南非是白人的世界,他们生活富足而自由。黑人和印度人等“有色人种”,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低他们一阶。这一现象持续了几百年,直到曼德拉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才得以改变。“彩虹之国”的意思,即排除种族隔离思想,黑人、白人、印度人、黄种人、阿拉伯人等,汇聚成彩虹,共同生活在南非这片土地上。

近年来南非经济飞速发展,但是这次《侣行》走到南非,依然随处可见贫民窟,很多黑人依然生活潦倒贫困。在南非生活多年的华人谢宇航说:“无论哪个国家,都会有很多生活贫困的人,美国也不例外;南非这个接纳了很多周边国家难民的地方,更是如此。”

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人人平等,给予了黑人们冲破枷锁,担任社会中更重要角色的机会。当然,物竞天择,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有能力的人,才能走在生物链的顶端,与之相对的很多人依然生活在贫民窟就不奇怪了。谢宇航说:“南非不仅有黑人贫民窟,也有白人贫民窟。”

这有点儿颠覆我此前对南非的认知,要知道白人曾经统治这个国家几百年,虽然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了,但是白人依然是这个国家的社会主体。我们决定前去探访一番。

问了许多路人,纷纷摇头,都说没有这个地方。几经打探,终于有人告诉我们,“去加冕公园看看。”他以前就住在那儿。

一座风景秀丽的公园,微风习习,绿树成荫,绿色的草地和粼粼湖水相映成趣,有些人在公园里休息、游玩——这怎么可能是贫民窟?再往前走,几步之遥的地方呈现出一片破败:破落的房子、参差的断壁、猴儿样的孩子的脸。没有发霉和腐烂的臭味儿。

这个村落叫克鲁格斯多,南非唯一的一个白人贫民窟。破旧、生锈的房车,是这里最常见的“建筑”,它们从四面八方开到这里,轮胎扎进泥土,就此生根,成为这个贫民窟的一员。这些房车说明它们的主人,曾经“阔”过,后来潦倒了,沦落至此。还有更多没有车的穷人,也聚集到了这里,搭铁皮房子、支帐篷。美丽的加冕公园一角,成了这些贫穷的白人的贫民窟。

在村落里穿行,敞开的门里,总坐着一个或几个愁眉不展的白人目光呆滞地待着,它们憔悴、瘦削。女孩儿们光着脚在地上作着游戏,更小一点儿的孩子,脸上脏兮兮地爬着。看到我们的镜头,孩子们好奇地围了过来,扬起了无邪的笑脸。不干净但是纯净。

站在村子的外面看去,虽然破败,但是却很有序,没有遍地的垃圾,帐篷、房车也都尽量整齐地挤在一块儿。资源有限,贫民们的生活却并不粗糙,还相当有情调。破旧的布料,有人拼接缝补成非常好看的窗帘;有人在帐篷前,还种上了野花;有些屋子、帐篷上,还画上了好看的涂鸦。;一些废品在这里再利用率很高,然门将其做成小玩意儿、装饰品,挂在自己的“房子”上。一栋木头房子格外显眼,屋主确实下了功夫,虽然材料都是废旧的木地板,他是他精细雕琢得风味十足,如果挪到国内的一些景点,这房子一晚上能卖不少钱。有人在安静地看着旧报纸,还有父母在石块边看着孩子做作业……

走进一辆房车,里面可供人活动的空间非常小,到处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旧的电器、家具,捡来的日用品、瓶瓶罐罐,陈旧繁多,但却不是胡乱堆放。一个头发花白的大爷告诉我们,这间房车属于6个人一起居住,所有人分时间段进来睡觉、休息什么的;没轮到自己的时候,得出去待着。

晌午十分,屋子、车子、棚子里的人,都钻了出来,在空地上搭灶生火做饭——堆上几块石头,支起一个架子,挂上一个铝盆,点起火。锅里的食物都差不多,要么土豆要么面粉。在一个两头漏风的帐篷前,我看见一个老太太在地上捡起土豆块往锅里扔,旁边一个老爷子,把一只脚泡在一个桶里。原来老爷子不小心碰翻了锅,脚烫了,土豆洒了,但是必须捡起来,他们的食物非常有限。

跟一个年龄相仿的中年人聊天,他说虽然我们住在贫民窟,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穿得整洁干净,帐篷虽小,但是不乱。这是这些白人们的骄傲。“我们还没有放弃生活。”甚至有些人依然养着宠物,小猫小狗、鹦鹉等。“很多人都想买我的鹦鹉,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卖掉它的,多少钱都不卖。”一位中年妇女说。哪怕生活很拮据,但是绝对不会因为困苦而放弃生活的乐趣。

一位相貌奇怪的大叔,肚子上长了一个非常大的瘤子。此刻他在草地上,虔诚地做着祷告:“感谢上帝赐予了我这一切,我有一位一直陪伴着我的妻子,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还有一只狗。”在这个贫民窟里,无时无刻地给我带来着震撼,幸福从来都不是需要靠物质来衡量。

“你们平时靠什么生活?”我问。

有些慈善机构每个月会送来一些食物,分发给大家,但是数量不多;还有些好心人也会自发的送一些东西过来,此外,很多人是有工作的——但不是固定工作,都是“临时工”。一个叫丹尼尔的人说,他每个月能挣1000元,养活家里的四口人,但是他每个星期只能工作一到两天。我问他为什么不找一份固定的工作,他的回答再次让我震惊:“因为我是白人,白人找不到工作。曾经我们享有特权,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原来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之后,为了扶持数量庞大的黑人占据这个社会体系中更重要的位置,南非政府通过了“BEE法案”,鼓励和扶持黑人的经济发展。“我们现在才是遭受到歧视的人群。”我将信将疑,丹尼尔要出去找工作了,征得了他的同意,我们可以一路跟着去看看情况。

丹尼尔很认真,准备好了的简历,搜罗出来一套最整洁的衣服换上,擦亮了老旧的皮鞋,剪了头发刮干净胡子,带着我们出门了。徒步走到附近的市里,丹尼尔先去了一间加油站,想应聘加油员。老板只是让他留下简历,两个月内会联系他面试……者其实就是石沉大海的意思。丹尼尔苦笑,他造就习惯了。他说不管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只要给他一份工作,让他能够养活老婆还孩子,什么样的工作他都接受,愿意尽全力去做——可是,没有人会给他这种机会。

一路又跑了几个地方,全是让留下简历等候通知。我们来到一个小超市,丹尼尔再次被拒绝。我们拉上老板多聊几句,老板的逻辑很神奇,他说在南非有90%的人口是黑人,那么一个超市里就应该有90%的员工应该是黑人;而且雇佣黑人政府会有很多政策上的倾斜,那为什么不用黑人呢?

我问他们对待黑人还白人是平等的么?他非常大气地说是的,末了对我们的翻译说:“你英语说得很棒,如果你需要这份工作,我可以给你。”边上的丹尼尔苦笑,这是赤裸裸地歧视。

最后去了一家汽车玻璃店,老板看了丹尼尔一眼,简历都没收:“对不起,我们没有空余职位。”我看到丹尼尔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但是依然强撑着笑容离开。出来后它非常生气地说:“他们就是在歧视我们,里面看不到白人和印度人,只有黑人!”

丹尼尔低下了头,无奈地往前走去。看着他佝偻地背影,我们不忍再去打扰他。

回到加冕公园,又走访了几户贫民。他们有的像丹尼尔一样,靠偶尔能得到的临时工作养家为生,有的会做一些手工艺品拿出去卖补贴家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让我的家庭生活得更好。”一个刚刚打临时工归来的中年大哥如实说。

一位怀孕的妇女听到我们问起工作的事情,先是很神伤,说他们不是不努力,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就会努力去改变现状的生活,但是没有人愿意给他们这个机会。她越说越激动,竟然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和丈夫都出生在良好的家庭,都受过教育,现在住在这个地方让人难过。我怀孕了,我真的不希望孩子出生以后,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我希望他能够生长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

对于这里的现状,我们无力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是把带来的一些食物分发给孩子们,再为贫民窟里的人们,做一顿番茄炖牛腩;最后,再把加冕公园里的白人贫民窟,丹尼尔们的故事,给带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的伤痛。

南非,包容而又对立的一个国度。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黑白颠倒”的贫民窟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48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