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非政府组织的外国资金: 捐助人:别进来

译者: EarthKhan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23,星期二 | 阅读:995
原文:Foreign funding of NGOs: Donors: keep out | The Economist

愈来愈多的独裁者以禁止非政府组织接受外国资金的方式来抑制言论。

维克托•欧尔班,这位日益专制的匈牙利总理声称 “现在我们并不是应对公民组织,而是应对那些被收买的政治活动家,他们正帮外国人在本国获取利益”。去年7月,他在一次演讲中描述其计划-要把国家变为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家”。年初,有数十个匈牙利非政府组织收到挪威政府的资金,要在二十年里对欧洲较贫困地区的公民组织进行强化。总理所为则是对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攻击。包括罗马新闻中心、妇女反暴力组织、Labrisz女同性恋协会等非政府组织正受到匈牙利政府的“审核”,这引发了挪威政府暂停其款项以示抗议。9月8日警方突击搜查两个负责分发挪威援助款的非政府组织。

同时,埃及正计划要求非政府组织在接受境外资金前,要通过政府任命之委员会的批准。计划之规定含糊,非政府组织担心其财务受到影响。

独裁政府对推动西方自由民主(定期选举、公众讨论、多元化讨论)的团体发动战争,战争不断升级,且埃及与匈牙利则处于战争前沿。国际中心非盈利法(ICNL)的Douglas Rutzen说,近年来“慈善保护主义”抬头,其势凶猛。他探寻了各国政府如何对待非政府组织,如一些国家像匈牙利政府,采取严厉调查等手段骚扰外国援助的非政府组织。其他国家则增订新法,以达到相同目的。

过去两年,阿塞拜疆、墨西哥、巴基斯坦、俄罗斯、苏丹和委内瑞拉皆通过了影响非政府组织接收外国资金的法律。包括孟加拉国、埃及、马来西亚和尼日利亚在内的约十多个国家也计划如此。对非政府组织影响最大则是民主集中建设和人权方面,其他领域也受其重创,如公共健康。

冷战结束几年里,一些独裁政府看到了,欢迎外国支持和接受非政府组织资金容易得到美国和其盟友支持。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中有所作为的非政府组织,包括由美国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创立的开放社会研究所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其态度转变。次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宣称“公众组织”不能接受外国援助。到2012年,收到国外资金及被广泛定义为从事“政治活动”的非政府组织,必须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这是暗示为间谍的短语。

非政府组织拒绝遵守,俄罗斯政府于今年自授权利依法视这些非政府组织为国外代理人。上个月,圣彼得堡的正在寻找可能受伤或丧生的乌克兰和俄罗斯军人下落的士兵母亲,郑重表明未接收任何国外资金,但是她们仍然被宣布为国外代理人。

政府广泛地起草许多新法,并且模糊了冻结外来现金的规范。活跃在敏感领域的俄罗斯非政府组织,如人权组织,其办公室遭到政府搜查,查找有外国势力的证据。乌兹别克斯坦要求所有外国捐款存入两家国有银行,这些捐款几乎未被拨放。在埃及,政府计划继续收紧已制定的限制性法律。2011年由公民组织和全球性非政府组织网络为埃及非政府组织新女性基金会颁发了“纳尔逊•曼德拉创新奖”奖金为5000美元,却遭到政府未详细说明的“安全原因“为由而被冻结。
对外国资助非政府组织的怀疑并不陌生,在一些民主国家也能感受到这一点。9月7日纽约时报公布了一份名单表明:外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援助引起了不必要的外来影响。尽管如此,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政府武器研发部门也对国外非政府组织及智囊提供资金。普京和其他独裁者提出相反主张,寻求掩饰他们对非政府组织的打击,而美国不会禁止外国政府资助非政府组织,只是要求他们将资助公开。

1976年以来,印度的非政府组织获取外国捐款需要政府批准,以回应当时总理英迪拉·甘地的考量-她认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借“外国人之手”干涉其国事。最近的情报档案报告称,由外国资金支持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已削减了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这引发人们诸多担心:即民族主义新首相纳伦德拉莫迪,会进一步收紧规定。

在印度,海外捐款受到限制的同时,公民组织也在蓬勃发展。在别的地方,新制定的法律可在限制非政府组织行动的措施里找出。国际中心非盈利法(ICNL)的Rutzen先生说,还有一些包括限制结社自由和对没有政府代表参与的集会限制的法律。据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一份报告”关闭空间”,这些限制都已经造成了显著的影响。该组织还列出了五十个对非政府组织的海外资金有限制的国家。

在过去的两年里,俄罗斯和玻利维亚已把美国国际开发署驱除。在乌兹别克斯坦从事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组织其数量比十年前大为降低。在埃塞俄比亚,2009年许多非政府组织受到限制,其国外募集的资金不超过10%,一些人权组织不得不减少活动,甚至离开这个国家。

据关闭空间的报告,起初,资助国外非政府组织的西方政府和基金会没有对此作出强烈回应,也许是因为他们误以为,对强势外交政策的临时回应与乔治·W·布什的民主促进“自由议程”这一趋势会持续长久。相反,笔者认为这应理解为”新常态“,这是国际政治潜在变化的结果,必然会持续一段时间。”

相互妥协

反击正在缓慢地进行。2011年,联合国任命Maina Kiai为结社自由和平集会的权利的特别报告员,重点关注这些问题。一个政府间组织(开放政府合作)同年成立,为致力于提高透明度和多元化的公民组织的政府提供支持。美国政府武器研发部门、英国政府、瑞典政府以及如福特、麦克阿瑟和开放社会研究所在内的基金会支持在一些国家受影响的非政府组织。一些弱势群体的工作人员正在接受培训,受训如何游说反对压制性法律,如何在国内筹款方面大显身手。

另一个政府间组织(民主团体)进行游说,据说在至少五个国家,使削弱非政府组织的企图得以停止或软化。然而,这股势头难以掉头。五月份,Kiai先生发表了三篇保护“公民空间”基本原则,其中第一项是:能够寻求资金,接受并花费资金,这是“巩固结社自由的权利”。在许多地方,这样的自由正愈加受到威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非政府组织的外国资金: 捐助人:别进来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6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