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无期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25,星期四 | 阅读:994

“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是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前日以分裂国家罪,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案作出的一审判决。

作为今晨唯一允许评议的市场化媒体,环球时报社评一如既往的态度鲜明,“西方庇护无用,罪犯就是罪犯”:“一些西方媒体别出心裁地引用‘异见分子’的比喻把伊力哈木比做‘纳尔逊·曼德拉’,他们试图很廉价地利用伊力哈木事件,向中国发起他们最拿手的舆论进攻…但是他们一定会失望。中国社会已经适应了西方力量在这种时候跳出来,给被中国法院判刑的人戴道德高帽。”

关于伊力哈木,外媒记者势必问到,外交部想必的确适应了。华春莹昨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答问题前应早有准备。对于美国国务院对此“表示谴责”,这位女发言人的照本宣科与平日并无两样,有意思的在第二个问题,把伊力哈木与曼德拉相提并论。

作为南非黑人解放运动斗士,曼德拉在中国同样享有崇高声誉,去年年底逝世时,包括央视在内的官方媒体,都是一副极尽哀荣的景象。根据中新网所提供的文本感知,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大约即是交锋那一刻的气氛:“问:有人把伊力哈木比作曼德拉,中方是否认同该观点?中方对伊力哈木判刑是否是中国反恐斗争的一部分?”

关于两人任何的并列,均是微妙而且危险。华春莹的回答正是要剥离两者关联:“大家都知道,曼德拉先生是南非反种族隔离斗争的英雄,伊力哈木则是煽动民族仇恨、被中国司法机关依法以分裂国家罪判刑的犯罪分子,两人不可相提并论…我想提醒你,在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煽动民族仇恨、煽动分裂国家、散布鼓励暴恐的任何言行。我想这一点在你的国家也同样如此。”

这与环球时报所推崇的理念高度一致,“西方的庇护集中给了与中国法定秩序对抗的人”:“民族分裂分子是一大类,煽动推倒国家政治制度、破坏社会治理的是另一大类,他们以法律禁止的各种方式冲锋陷阵。试想一下,如果从热比娅到刘晓波、许志永再到伊力哈木这些人都拥有从事他们非法活动的充分自由,那么冲击中国社会秩序的力量如今已泛滥成什么样子!”

显然也是对民间舆论场上“苏格兰近一半人可以被判无期”式的见解有所察觉,这份人民日报子报需再度正色提醒,“中国奉行与西方不同的政治制度”:“由于苏格兰刚就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投,中国内外都有人鼓吹分离主义运动应当在我们的国家里‘合法化’。中国切不可被这样的蛊惑忽悠了。中国与英国完全是不同的体制,新疆与苏格兰的情况毫无可比性。我们仅凭直觉就能明白,苏格兰的做法一旦进入中国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破坏力。”

这不是环球时报首次就伊力哈木发声,昨日邀来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华夏,早将审判定义为“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表态在昨日出现并非偶然,就在同一天新华社披露了,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委员刘云山在中央党校新疆民族干部培训班创办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培训新疆民族干部,要加强正确祖国观、民族观、宗教观教育,增强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

也是同在昨日,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求是旗下杂志红旗文稿撰文,重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按照此理,伊力哈木大约就是“敌对分子”。

不过,环球时报昨日文章,并未在此深究,同为大学教师的华夏,所担忧的是另一个问题:“作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高校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应该清楚自己的职责与义务,但其所作所为不仅有违教师职业道德,而且严重触犯法律。法庭审理查明,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教学活动传播分裂思想,并以某网络为平台,蛊惑、拉拢、胁迫部分学生加入该网站,实施系列分裂国家的犯罪活动。”

对伊力哈木的厉声批判,环球时报一直一脉相承。在前日环球时报评论部新开通的微信公众号“犀客”中,即把今年年初的社评文章予以重刊,并加了“回味”二字的栏头。

这篇由环球时报编委何申权执笔的文章,念兹在兹的也是“不给分裂势力在大学‘布道’的机会”:“让我们惊讶并不解的是,以伊力哈木已经公开的分裂言行,他为什么能长期站在大学的讲台上!大学校园崇尚思想和言论自由,但这与为民族分裂言行提供舞台完全是两回事。必须指出,美国大学老师的嘴巴比中国大学老师的谨慎多了,中央民族大学决不应是伊力哈木这种人向学生灌输极端主义思想的地方…大学是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决不能让一些存心不良者有机会在大学生中间布他的‘道’。校方遇到‘越界’的教师,应有魄力及时予以警告、停课等处分,甚至将其清除出教师队伍。”

不敢有任何自选性动作,只能瞄准最新公开的事实。今晨各大门户关注的焦点,从标题可见亦是此点:“课堂上公然宣扬分裂思想”、“曾在课上宣扬暴恐分子是英雄”,除凤凰网之外其余四大门户的关注一致。为配合说明,央视新闻播出的视频中,还有伊力哈木授课的现场录像——包裹着头巾的少数民族学生,稀稀拉拉地坐在教室里,伊力哈木在讲台上挥动双手,慷慨激昂地进行着讲课。

依据新华社昨晚所发布的长篇电稿《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国家案庭审纪实》,“利用大学教师身份,通过授课活动传播民族分裂思想”,正是指控的一个重要犯罪事实:“公诉人出具的学校教学视频资料显示,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公然宣扬分裂思想,如‘新疆是你汉人的吗?不是,首先是我维吾尔人的,首先是我们中亚民族的。’‘我就不是中国人,因为我是维吾尔人。我们的骄傲是伟大的吐克斯汗。’”

质证辩护过程中,控辩双方有互动:“辩护人辩称,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讲课,听课的学生不多,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危害不大…公诉人指出,帕某等7人就是听了被告人的课,受分裂思想蛊惑,才加入到犯罪集团,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这正是被告人讲课造成的危害后果…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辩称,我有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公诉人指出,言论自由固然是宪法性权利,但权利并不是绝对的,是不能滥用的。”

在中共既有的法律条文之下,任何人在公开场合如此宣扬,恐都将无可避免地要受到秘密监控或法律制裁,即便是伊力哈木的声援者们,也很难以言论自由去挑战公众认知。对此,@老辣陈香即有言:“竟有人为其叫屈,说什么言论自由、思想不犯罪,说什么是政治犯。若他这般公然散布分裂主张、煽动民族仇恨、鼓吹‘疆独’、从事分裂活动,还不定他罪,还要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死在分裂主义刀下?”

鸡同鸭讲的舆论所纠结之处,也正如@李牧的观察:“关键在于厚厚的卷宗。既然入罪的证据全是白纸黑字的文章,录音录相的公开授课,争论余地很小了。这行字是不是你写?这段课是不是你讲?证据无争议,其余的就是对证据的解读和量刑了。当然,你说是分裂国家,他说是对话和解,有些争论是永远谈不拢的,但事实认定还是可以取得共识的。”

从舆论监管的角度而言,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伊力哈木课堂发言,究竟多少是煽动性言论,又究竟多少是正常性讲课,几乎无法准确衡量,尤其在夹杂着少数民族围观者的情境之下,问题更为复杂。所以,即便伊力哈木讲课的完整视频,可以在舆论中用来佐证煽动事实,但也基本上没有公开可能。

了解的窗口只能通过其他途径,很多知识分子关注伊力哈木,对判决深感无力乃至愤怒,依据正是黄章晋所写的《再见,伊力哈木》,文中形象与判决描述判若两人:“伊力哈木一直坚持认为,维吾尔人追求平等自由的愿望,完全不能脱离汉族人实现自由民主的进程,两者必须是紧密结合的。维吾尔人今日的处境,正是整个中国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产物,只有汉族人也实现了自由民主的愿望,维吾尔人才有可能获得自由民主”、“伊力哈木反对新疆独立脱口而出的根本理由是:‘每一次新疆的民族冲突,你首先看到的肯定是维吾尔人起来上街砍人,其实最后不都是维吾尔人死的多吗?如果中国出现民族分裂出现战乱,那肯定是维吾尔人血流成河,而不是汉族人血流成河”、“我曾多次问过伊力哈木,是否也有过独立的想法,只有一次,他一脸痛苦地认真想了一下喃喃道,有谁不曾幻想过生活在一个独立自由完美的国度,可以畅快自由地呼吸呢?他缓一口气道,你是一个对自己民族负责的知识分子,一个尊重历史也要尊重现实的知识分子,要有民族自尊,但也要有现实理性,独立是绝不能追求的。”

新疆长大的湖南人黄章晋在这篇关于伊力哈木的著名长文里,回忆了两人相识相知相惜的交往过程,也有伊力哈木关于民族问题连篇累牍的看法阐述,在黄章晋极富感染力的笔触叙述中,看不出伊力哈木有任何图谋分裂国家的不轨之心。

文章写于2009年,开头即是7.5事件:“当时,我得知乌鲁木齐的骚乱极为严重,便电话问伊力哈木的乌鲁木齐情况,电话杂音极大,几乎无法听清他说什么,只模糊听到他介绍,事件由韶关引起,据说下午示威的学生开始约定要遵守一切公共秩序,后来有失控,被逮捕。接下来几分钟完全听不清内容,再然后,依稀听他说似乎有人现在鼓动,要每天上街坚持闹让政府打死一百个(维吾尔人),连续让你杀五天,直杀到政府形象破产,他焦虑地说这些人现在都疯了,这时我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门铃声,然后他嘟囔道,难道我的‘朋友们’就来拜访了?回头给你电话,然后挂断。”

庭审对此的记录,同样也大相径庭。昨晚@头条新闻转发之际,所取标题正是“民族大学教师分裂国家案庭审:被指引发7.5打砸抢烧”:“2009年‘6·26’韶关事件后,被告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互联网络炒作该事件,‘维吾尔在线’网站伊力哈木·土赫提专栏发表《6·26事件和多民族和谐共处的神话》等文章,攻击政府,歪曲事实真相,煽动民族仇恨。在‘维吾尔在线’煽动性的文章及伊力哈木·土赫提煽动言论的影响之下,买买提江·阿不都拉等策划、实施了非法聚集,引发了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后果。”

审判结果出来之后,在公开的微博平台上,黄章晋只依稀说了几句。前日午后,他突然询问,“无期徒刑?!”不愿相信与心痛不已的情感都藏在最末两个标点上,在这条截至今日午后转发近千,却没一条评论的微博中,所附图片即是一身牛仔装的伊力哈木:他骑在一辆自行车上,正侧头对拍摄者微笑示意。这也许是热爱骑行的黄章晋,某次与友人出行时所摄。

黄章晋有过愤怒发泄,是冲着@王小东而去。审判结果公布之后,@王小东有感而发:“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公公们沸腾了,大骂TG。我一开始对公公们很愤怒:7.5等怎么就没见他们出来说句话啊?这会沸腾了。但我也想知道,究竟哪个伊力哈木是真的?根据公公们和一些少民的描述,如那篇著名的文章《再见伊力哈木》,那这位先生简直就是大圣人啊,另外一边则说他煽动分裂国家,究竟哪个是真的?”

这彻底惹怒了黄章晋,他迅速予以反击:“公公们不平了,王私私您觉得就该高兴了?好歹还以为您曾算个体面人,没想到您还真是‘逆向’的挺阴暗嘛?伊案分裂集团的另外六个学生我都认识,其中之一的罗玉伟是贵州瓮安的穷孩子,不过是帮他搭建网站参与技术管理,这也算成分裂集团成员。私私啊,有空多出去晒晒太阳。”

黄章晋也有过真情流露,他曾无比伤感地为伊力哈木写下:“请在万人前将我斩首示众,以爱国或叛国的名义将我传颂,请将我的双眼灌满青铜。”这段文字出自高晓松的《彼得堡遗书》,歌曲在结尾时如此唱到:“今夜我要潜渡辽阔的伏尔加河,实在要换气就伸出头歌唱祖国,我要死在去找你的路上。”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两段浓烈的情绪,最终都在黄章晋的微博页面消失了。

“这个判决结果,既在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这是伊力哈木代表律师刘晓原在微博的事后分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依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他的犯罪行为是发生在北京,与新疆没有法律上关系。但是,新疆警方把人从北京抓走,在乌鲁木齐侦查起诉审判,怎么可能从轻判?预料之外的是,被指控是言论、文章,就被重判无期徒刑。”他还记录下了前日庭审结束时那一幕:“三小时十分钟过去了,刚接到家属电话,说宣判刚结束。伊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伊说了一句,不服判决,抗议!就被法警押出法庭。”

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中,对判决不服者要么选择沉默,要么说完即遭屏蔽。朋友圈密集分享的《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伊力哈木判刑感言》,最后的结局都是“相关的内容无法进行查看”。

残存的微博战场中,剩余也只是只言片语。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仝宗锦叹息:“居然判了无期”。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话也只说了一半:“伊力哈木是温和学者,是能够与汉族及世界对话的维族知识分子。”

她稍后补充的看法,虽未提及伊力哈木名字,但看得出还是念念不忘:“中国人急需‘和平教育’,学习如何与不同民族、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和平相处,互相尊重,求同存异…和平教育不是背诵书本上的概念,而是一种实践。首先是倾听,倾听不同身份人们的生活感受,分享各自不同经验,了解彼此的真实想法…遗憾的是,许多人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在我们的学校里,也完全没有这样的教学内容。有人整天嚷嚷‘打打杀杀’,毫无现实感,如同活在一个梦游世界里…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人们同样也不善于倾听。”

在新华社通稿全国的电稿中,庭审查明的事实还包括,“形成分裂国家犯罪集团,组织、策划、实施一系列分裂国家的犯罪活动”、“杜撰社会问卷调查报告,伪造支持新疆独立和‘高度自治’的虚假民意”、“借个案造谣生事,制造事端,煽动民族仇恨”。

关于“维吾尔在线”的运营,成了最重要的犯罪事实,其中两段证人证言,不知门户页面编辑在转载之时是何感想:“犯罪集团成员、证人阿某的证言:‘一些汉族网民攻击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言论、评论,伊力哈木会刻意保留,我记得有好多次我删掉汉族网民骂维吾尔族的评论,第二天又会出现。伊力哈木想通过网站培养一些学生,让他们更激进,对政府的不满暴涨’…犯罪集团成员、证人肖某的证言:‘我们编辑的官方网站文章加了‘维吾尔在线’的观点,比如2013年5月天山网新闻《乌鲁木齐召开反分裂斗争报告会》,我听从伊力哈木的意见改成《乌鲁木齐召开洗脑报告会》,发布到了‘维吾尔在线’上。’”

电稿文末附有长串的各抒己见,新华社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和旁听群众”:“旁听此案的新疆大学法学院讲师、刑事诉讼法博士艾尔肯·沙木沙克表示,此案的审理充分体现了程序公正,令他印象深刻…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北政法大学校长贾宇认为本案的判决定罪准确…两天的庭审和随后的判决让旁听群众阿依古丽·牙合甫感受深刻,‘庭审让我们认清了伊力哈木的真面目,他打着为民族代言的旗号,其实是在实施分裂活动,鼓吹暴力恐怖,他不仅是法庭判决的罪犯,还是民族的罪人。我们决不能上这种分裂分子的当,坚决与之斗争到底。’”

这份长达六千余字的庭审纪实,今日在新疆日报全文转载刊出。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无期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69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