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香港一夜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30,星期二 | 阅读:4,879

乌鹊南飞,看看香港的昨夜星辰昨夜风;一觉醒来,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时空隧道的隐蔽入口,昨晚在东方之珠闪光。藉由互联网上流传的警民对立图片,一些右派知识分子们瞬间坠入漩涡,从香港一夜穿梭回北京那夜,仿佛置身于25年前的广场——依旧是旌旗招展,依旧是呐喊震天,只差枪声响起——深藏的记忆再度启封,恐惧与仇恨似乎丝毫未减。

港府发言人昨晚那句“无意要求解放军驻港部队出动”,也被视为留有余地的含糊说法,知识分子“六四”重演的担忧挥之不去。丁来峰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悲情感叹,“这个周末有一种悲哀,眼看你们在催泪瓦斯之前,泪流满面,我们却不能一言。这个周末有一种悲哀,你们越过栏栅走上广场,我们只能守望着手机屏幕发呆。这个周末有一种悲哀,直升机,橡胶弹,还有盾牌。人群中烟雾四起,将你们连拖带拽。”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被讽为“香港市委书记”的梁振英,于今日凌晨1时向全体市民澄清,“最近几个钟头,有传闻不断扩散,例如解放军出动、警察开枪等。这些传闻完全没有事实根据,我希望市民保持冷静,不要误信谣言。而警方一直致力维持社会秩序,包括主要马路畅通,同时保障公众安全,在行动中保持最大克制。”

中新网所公布讲话全文,今晨登上各大门户首页,梁特首“呼吁正在堵塞道路的市民尽快和平散去,让广大市民的日常生活不会因交通阻塞而受影响。我亦呼吁占中组织者为整体社会利益着想,停止占中运动。”

提前启动的“占中行动”,早已经引发舆论热议。

因大话西游中唐僧一角而声名远播的演员罗家英,昨日在微博即有絮絮叨叨的苦口婆心,“香港乌烟瘴气,占中是祸首”:“香港楼市下跌之期不远,很久没有暴动,没有宵禁,往日骂左仔,今日骂泛民,有分别吗?浅薄的香港学生被人利用了,他们是有目的,年轻人,人家就是煽风点火,用你们的热血,不要冲动,大是大非是幌子而已…安份守己才是正途,眼见很多地方搞民主,至今也不成,看来也不是万应灵药。”

这条截至今日午后转发过万,且至今仍未被删除的微博,引来的评价两极分化严重。讥讽者有之:“跪下的人总是抱怨站着的人还没跪下,这样才让先跪下的人感到公平”、“在最容易投机、敲敲键盘亦能博得满堂彩的时候罗老师敢说这话,佩服。”

力撑者亦不乏其人。@张颐武称赞“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艺人的肺腑之言”:“他希望香港好,希望香港和香港的年轻人有美好的未来,他明白中国好香港才会好,同样,香港好,中国才会好。看看乌克兰等地弄街头的结果,其实什么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很明白。”

将内地与香港并论,@王靓伟转发所引案例,赢来满堂喝彩:“刚才在清华园里逛了逛,还亮着的那些实验室里,我们的年轻人们还在看书科研做实验。再过十年,我们的实力一定比香港街上的那一群强。凭什么要让那群不懂得付出只知道索取的人去绑架全民族的未来?”

同为艺人,歌手何韵诗所受待遇,与罗家英判若云泥。

“演艺界的各位,如果你们是爱港的,到了这个时候,请放下自身利益,站出来为香港说句话,请你们站出来为香港市民发声,须知道,你们的一句,等于一般人的一百句!”昨晚微博喊话后,今晨再搜索何韵诗,显示就成了“抱歉,该昵称目前不存在哦”。

与何韵诗一道的艺人,诸如杜汶泽、黄秋生,在内地网络上,都难觅其言论。转战Instagram的何韵诗,也要面临内地防火墙的天险。灵机一动之下,微信公众号“乌云装扮者”今日顺势推出《Instagram最令人惊叹的10张照片》——那些点赞无数的图片,均是正在加载无法显示——以此表达被屏蔽的不满。

微信朋友圈同步刷屏是一篇背景介绍长文——《香港正在发生什么?》文章以自问自答的方式,从全国人大上月底通过政改决议开始说起,试图一解隔岸围观者心中之疑:“问:香港发生什么事了?答:香港人现在正以和平方式争取一个平等和开放的普选方案。《基本法》规定香港的行政长官最终由普选产生,而人大常委于2007年也决定了香港最早可于2017年实行普选,现在香港人对普选的期望正正是基于这些承诺。现时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一个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候选人只要得到当中601人的支持便可以当选,整个过程和香港的民意没有必然关系。许多人认为这1200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香港人,因此要求改变选举制度…换言之,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因为觉得这1200人没有代表性,现在改革的方案不单止没有换走这1200人,反而给予他们更多的特权,香港人感到被忽悠了。”

可以明显看出,作者梁启智对学生运动寄于理解与认可:“问:学生们不是冲击政府总部了吗?答:学生没有冲击政府总部,学生是爬过围栏进入政府总部外面的广场静坐…及后的冲突都是因为警察不容许市民在政府总部外面聚集而来的,并不是因为直接冲击政府总部…问:这些抗争只是政客捞选票的表演吧?根本是教坏学生!答:这次抗争完全由学生主导,政客一直被批评未能跟上时势的发展,实情和所谓的‘学生受政客唆使’的说法完全相反…宏观来说,有时候一些人示威看起来很激进,后面的原因却很理性。”

学生是对抗的舆论双方均需拉拢和重新定义的对象。

香港商报今晨发出号召,“同学们,千万别当无良政客的炮灰”:“亲爱的同学们,当你们为违法占中熬夜之际,这些策动违法占中的政客们正在饮着咖啡欣赏着维多利亚美景,当你们风餐露宿,日晒雨淋之际,这些无良政客们,却正在阴暗的角落,数点西方反华势力和不法奸商打赏的钞票。”

与此同时,另一段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周保松的陈情,也在社交媒体上被抱团转载。

教授眼中的学生可爱可亲可敬:“我们可以不参加罢课,也可以不参与占中,甚至可以什么也不做,但请不要嘲笑那些站出来的人,好吗?不仅不要嘲笑,而且要学会感谢他们。他们努力争取,不惜付出巨大代价,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我们每个人,为了我们下一代,以及这个属于我们的城市。”

周保松还试图感召围观者,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也请不要说这一切注定徒劳,所以什么不需做也不应做。这个世界,没有注定徒劳这回事。真正使得这一切看来如此徒劳的,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这样一种徒劳地看世界的方式。少一点嘲笑,少一点犬儒,少一点为了掩饰自己的怯懦而装出来的世故与务实,首先拯救的,是我们自己。”

“同情理解学生的理想主义,但我不认为这种激进而悲情的做法,会有利于香港社会的政治进步和民众福祉”,这是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仝宗锦的态度,他从法学专业的角度指出,《香港正在发生什么?》一文“有不少问题”,而且,他显然也不认同周保松身先士卒与学生并肩作战的做法:“不应鼓励学生上街,尤其是未成年人。应该谨记韦伯的教诲,教师在课堂上不是也不应该是政治领袖。也正是因为这点,我不赞成一些教授将课堂搬到政治舞台上。”

不赞同是相似的,但理由却各有异。

对于学生人品,@Paul郑褚无比放心:“不要随便论断人的品行,一群香港中学生能坏到哪里去,就说大陆人,25年前领头的那些,到今天有多少劣迹吗?”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反对一切学生运动”:“因为一有学运,则大方向容易被左倾与激进绑架,本应作为主体的市民很容易感到拒斥。”

细看可发现,该条微博转发按钮成灰色,鼠标搁置其上时显示,“该条微博为私密微博,无法转发”。计算机技术日新月异,监管手段也是与时俱进,新浪微博的封杀力度,也越来越苛刻,只要出现敏感词库里的关键词,即有可能被屏蔽删除或转为私密微博,从而使言说的扩散范围被急剧缩小。

讨论香港政改的舆论尺度正在不断缩紧,最明显的案例莫过于@在打盹一条去年所发微博,这如果不是被重新翻出而是昨晚所发,那十之八九已是尸骸无存:“让香港直选又怎么了,到底怕什么。原来说人家美国想霸占台湾,台湾直选了,民主了,也没加入美利坚合众国啊。再说了,你就是想加入,人家还不要呢。别拿国家安全说事,把手放开!香港人不会,也没有这个能力把香港连同香港解放军一起搬到英伦三岛去。”

相比微博的后台过滤与人工查删,微信公众号文章更为隐蔽,而且微信分众传播显著,一群人唇枪舌剑的问题,另一群人或许压根不明就里,相互之际互通有无的成本极高。所以,从昨日傍晚开始,诸如《添美道56小时》式的现场图文合集,“读圣贤书,所为何事”的截图、支持者们的剃头合影、就不断在热衷该话题的小众人群中传播。这也正是@洪晃ilook所说:“终于明白微博和微信的区别:今晚微博在巴黎,微信在香港。

问题的复杂性,还不仅是源于屏蔽,越过封锁线之后,信息也是盘根错节。

是谓各为其主。从@尚待完成所整理的“今日港报评论标题”,即可看出背景不一的港媒态度也是不一:“文汇报——《‘和平占中’彻底破产,强烈谴责暴力‘占中’》、星岛日报——《乱局难收,普选特首梦更难圆》;经济日报——《痛心占中冲突,港人理性觅出路》、信报——《抚平社会撕裂主动权在政府》;明报——《抗争失控酿流血冲突,香港治乱临严峻挑战》。”

阵营之间的层次分明,在微信公众号“思而不在”所搜集的“今日各大媒体头条”中,有着更为直接的体现:文汇报——《警惕“占中”,警方清场》、星岛日报——《金钟变战场》、南华早报网——《维港多次施放催泪弹,金钟一带全面瘫痪》、联合新闻网——《撕裂的香港,弥合伤口要很多缝线》。东方日报的封面尤为醒目,在标题“示威潮涌,泪弹横飞”之上,一个硕大的“乱”字正笼罩在一片弹雾之中。在这份事后如期被删的清单中,位列首位和次位的是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截图显示无一字提及香港。

微信公众号的监管策略,似乎也在复制微博的套路。放送现场照片者、呼吁占中合法者、悲情控诉当局者,则一路红灯层层关卡;相映成趣的是,类似数落香港是忘恩负义、认为学生被蛊惑被洗脑、归根到底还是香港经济遇阻,则一路绿灯畅行无阻。

《香港是谁的?!》虽发布于两周前,但昨日又热传且阅读数早过10万,这篇至今完好无损的文章,对“坏孩子香港”来了一通严厉数落:“这个孩子一哭就有奶,那就坏了。没经验的父母往往就是这样把孩子惯坏了。香港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过去香港人一示威游行,中央政府就让步安慰,这给一些香港人造成了错觉,他们以为什么事情只要这么闹腾都能成功…为什么我总是表扬习大大呢?就是这个人心中有原则,做事有担当,执政有魄力,在关乎国家核心利益和最高原则的时候,不含糊。”

与之类似,《香港问题:笨蛋,是经济!》一文,虽然最终也难逃被删命运,但存活时间显然已足够长。由微信公众号“占豪”转引之后,一度在朋友圈被不少人视为真知灼见:“香港的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李嘉诚发家了,堵死了下一个李嘉诚的路子。以李家为代表的香港四大家族,操纵港府政策,严控香港的土地供应,迄今香港的建设用地面积不到10%,这就一方面造成了房价地价比天还高,另一方面也拉抬了人工成本。畸高的营商成本,让大部分工农业企业关门大吉。至于零售、酒店等服务性行业,则大多为四大家族所控制,乃至香港有‘李家的城’的称谓。类似‘自由行’等中央给香港的经济蛋糕,好处基本被控制了零售、酒店等产业的财阀拿走,普通民众所获寥寥,却承受了人潮拥挤、物价抬升的弊端。占人口80%的中产和底层民众活得太苦,自然就把气撒在港府和中央政府身上。”

口径的一律令,媒体当然也适应。

今晨的各大报纸,至多也就只能谈谈汕头群体事件,批评下“不明真相”等官方说话恍若隔世,以此一浇心中块垒。中新网的《香港万人集会庆国庆,支持依法落实普选》则被视为指鹿为马的笑谈,播出方东方卫视也连带受辱。不过,你占中我庆祝,也未尝不可能,不是也曾出现过“反占中”吗?虽然一些人自称对游行者底细心知肚明。

即便是一向敢言的@南都评论,也是顾左右而言他。昨晚转述《为何<肖申克的救赎>20年后仍在盈利》时,有意提及那句有名的台词:“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今日在哀叹“Instagram也于今日凌晨加入了Facebook,Twitter,YouTube,Line和Snapchat的大家庭”时,又插科打诨地来了一句:“凑齐‘六君子’,下一步可能是‘八大金刚’”。

事有凑巧的是,昨日确实就是“谭嗣同等六君子喋血菜市口一百一十六周年纪念日”,所以@记録者陈寳成有感而发:“相信每一个真正的爱国者,都会在此时此刻认真思考一个问题:目前的形势是什么?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一百多年过去,我们所面临的处境,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

具备历史代入感的解读,为环球时报团队所不屑:“美国媒体发出一些把香港极端反对派‘占中’类比成当年八九政治风波的声音,试图刺激部分香港人的情绪,误导他们对香港当前内外大环境的认识。不能不说,这样的类比毫无根据,它或者是出于盼香港‘出大事’阴暗心理的牵强附会,或者就是一种醉话…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25年前的那个中国。如今的这个国家不仅强大了,也更成熟了。我们不仅经历了一次次的自我总结,而且有了很多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围绕各种社会失序现象,我们形成更有把握的判断力。国家管控它们的手段更多,综合承受能力也更强了。”

胡锡进团队今晨胸有成竹断定,“香港的稳定面临空前风险,但这些风险都是过程性的,香港稳定的大局牢不可破。极端反对派这几天十分嚣张,但他们输局已定,根本无力对局势翻盘”。

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但潜在担心总是相似。果壳网一篇旧文《橡皮子弹,最致命的“非致命武器”》,借此机会也一度在昨晚广为流传,甚至成为遥道珍重的信物:“橡皮子弹的不准确性、使用时不适当的瞄准和发射距离会让相当数量的人重伤和死亡。这种弹药不应被认为是一种人群控制的安全方式。”

社运也催生了许多技术流动解读。@黄__熹转引香港独立媒体网,认为“这次示威就是多点开花,不断分散,分散、消耗警力,消耗维稳资本,打持久战,持续造成国际影响”:“政府根本应付不过来。香港和大陆不一样。大陆的游行,往往集中在一点,立刻被歼灭。而现在警察好不容易,又搭地铁,又搭轮船,带上所有装备要来镇压,发现市民化整为零,转到旺角去了。”正是在类似游击战的抗议中,“没有网络也能聊天”的应用FireChat意外地火了。

虽然断言“香港这7000人,这几天已经精疲力尽,快到极限了”,但分析也还是有所担忧,“除非大陆增援”。正是吃透这一点,今日的环球时报邀来武警政治学院副教授王强正色宣告,“武警参与香港安保没有法理障碍”:“香港特区警政部门是一支非常高效的执法力量,面对闹事人群肆无忌惮的日益扰攘,表现了高度的专业素养。然而一旦事态有变,香港警队恐难心有力从,而此时,如果得到武警部队的支援,香港社会早日恢复稳定就有了更为可靠的保障。”

于是,躁动不安的左派人物@染香喊出了那句耳熟能详的话:“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香港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而现在来,对我们比较有利,可以一举定乾坤。”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香港一夜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79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