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酷的韩国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5,星期日 | 阅读:1,866

“这个国家的领导层已经将韩流作为国家的第一要务”

汉文化帮助建立了充满活力的韩国经济,也使韩流的出现成为可能

去年在泰国播放的一则广告中,一位男孩试图引起一个女孩关注,他突然说起韩文。很自然地,女孩爱上了他。美籍华裔作家Jeff Yang正在撰写有关亚洲文化的文章,他问道:“韩国有什么东西是不酷的吗?”他说:“这(韩国)是一个充满时髦电子产品、长腿美女和既深情款款又有男子气的花样美男的地方。”

这些趣闻轶事和观察评论出自Euny Hong的著作《正在变酷的韩国》(The Birth of Korean Cool),这是一本颇有见地的书,讲述这个国家如何利用其流行文化争取超级大国地位。在亚洲和全球其他地方——不包括美国——韩国正在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

韩国电影、流行音乐表演和电视节目(尤其是最后一项)变得如此受欢迎,以至于韩国文化的输出已经被赋予一个专有名词——韩流。在菲律宾,广播公司摒弃了南美肥皂剧,转而播放在巴西、阿根廷和智利都很火的韩国电视剧。2010年,参演韩国谍战剧《Iris》的明星在日本琦玉县体育场为28000名粉丝献唱。

Hong在书中记录了这一切并且言之凿凿地指出,这不是偶然现象。她写道:“这个国家的领导层已经将韩流作为国家的第一要务。”20年来,公共和私人领域的补贴为韩国电影行业发展提供了资金帮助,提升了韩国电影的质量,使它们成为戛纳电影节的常客。2009年,900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和大力推动的版权保护措施使该国音乐人受益。当然,这么做的目的是利用软实力卖出更多的手机和汽车。Hong在书中写到,就像詹姆斯·迪恩对李维斯的意义,《Iris》中的明星对三星也将起到同样的作用。

20世纪70年代生于美国的Hong,父母都是韩国人,1985年迁居汉城。Hong对此感到憎恶。1980年代的韩国一点儿不酷。她当时住在汉江以南地区,对从小生长在美国的她来说,这个地方很讨厌。处处要埋头苦干,学生必须无条件顺从老师。由于不会讲韩语,她被当作傻瓜。

她解释说,这个国家受到汉文化驱动。她就韩国和日本的汉文化进行了对比,这是我所读过的关于这两国之间长期积怨的最好、最简明的解释。Hong认为,汉文化帮助建立了充满活力的韩国经济,也使韩流的出现成为可能。韩国流行音乐界的制作人和青少年签订长达12年的发展合同,为年轻的明星安排严苛的彩排日程,这一点早已臭名昭著。Hong写到,这种制度和一个普通韩国人的童年其实没太大不同。当她要求转到一所国际中学就读时,同学们认为是她太懒惰,不能参加韩国大学入学考试。

Hong书中最感人的部分是对丹尼尔·格瑞的描写。格瑞是一名韩国孤儿,6岁时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现在他回到韩国,致力于将韩国料理推广到海外。他找到了亲生母亲,将其带回特拉华州与收养他的格瑞夫妇见面。描写他的故事时,Hong称曾为他哭泣。任何一个人想在国界之外兜售自己的国家,都需要她和格瑞这样的人民,能够对外解说和阐释。然而,他俩在韩国仍难以获得认同。

2012年夏天,一位胖胖的韩国歌手完成了每一位韩流拥趸都很期待的事:渗透到美国。Hong说,鸟叔这个骑着马唱着《江南Style》的男人,在韩国娱乐圈中非常引人注目,因为他的很多作品都具有讽刺意义。她写道:“讽刺是富裕国家的专属特权。首先,一个人要夺取财富。其次,他才能尽情地嘲弄财富带来的种种影响。”当一个国家能从枯燥的奋斗过程中抽离出来时,就可以变得很酷。韩国正在接近这个目标。

撰文/Brendan Greeley

编辑/赵茜、张田小

翻译/杨飞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超级酷的韩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85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