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金正恩去哪了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9,星期四 | 阅读:2,881

十一假期结束了,出游的都回来了,那么问题来了,金正恩究竟去哪了?

大约没哪个国度像朝鲜这样,天然地适合各种阴谋论繁衍,从“犬决”到“政变”,全球分析人士摇头晃脑煞有介事,但又时刻须提防观察“被打脸”,因为金家王朝实在是神秘莫测,所有的公开信息真假难辨,所有的国际惯例通通失灵,它仿佛是位居东北亚的百慕大三角。

恩恩也要上绞架了?引来异议人士欢呼的消息是,“联合国拟将金正恩以犯反人类罪移交国际法庭审讯”:“韩联社联合国总部10月8日电联合国8日非公开传阅了欧盟(EU)编制的朝鲜人权决议案草案,内容包括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等触犯反人类罪的朝鲜相关人员推上国际刑事法院(ICC)接受审判…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联合国消息人士在接受韩联社采访时表示,今日联合国非公开传阅朝鲜人权决议案草案,该草案主要内容为将金正恩等朝鲜领导人犯反人类罪的案件移交国际刑事法院处理。”

期间,恰好还有“朝鲜首次召开人权说明会,承认改善人权存在不足”的说法相伴而行,映衬着朝鲜形象刷新、令人眼前一亮。

爱憎分明,不难识别。那些戏称“金三胖”、“恩恩”的人士,看似异常熟稔,实则异常不爽,在右派知识分子心目中,朝鲜是作为中国过往镜像而存在,邻邦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夹杂着中朝制度对比的感怀。朝鲜若是变好了,那便是倒数第一名悄然转学,朝鲜若是更坏了,那罪魁祸首中一定少不了中共。

还没来得及高兴几分钟,消息就有了证伪之说。侧面辟谣的是货真价实的@联合国:“来普及一下国际法!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于2002年,现拥有122个缔约国,其主要职责是对犯有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的个人进行起诉和审判。该法院只有在受关注的人权状况发生在《罗马规约》的122个缔约国境内,或安理会将某一情势提交法院时方可介入。”

还担心关注者没看明白,@微天下接过科普的接力棒:“其中,朝鲜并不在122个缔约国之列。所以,刚刚被疯转的那条传言的可信度有多高,大家自己判断吧。”新浪网新闻中心的卢旭宁在微博亦有补充:“刚才那条删除了,是韩联社的快讯太咋呼了。实际情况是,据消息人士透露,欧盟驻联合国代表团起草了一份提案,要求把金正恩等朝鲜领导人送交国际法庭。”

确实可谓是谣诼不断,@卓越兄忙得不亦乐乎:“尽管我坚持一个观察——金正恩匿迹,或因健康出了大状况,或权力出了大麻烦…但无论是美国ABC的‘金正恩有可能在家中被逮捕’,还是韩联社的‘联合国拟以反人类罪将金正恩推上国际法庭’,我都认为虚假成分很高:一条用了‘maybe’,一条用了‘拟’…大家先别鸡冻。让我们继续一心一意找胖子,集中精力抓反腐吧!”

迄今为止,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已36天未曾露面,只要他不安然出现,类似的传言可能会一直甚嚣尘上。

环球时报有自己的判断——“这通常不是朝鲜这样的国家发生重大政治变故的信号”——昨日社评中所作的信心十足推断,依据正是来自于朝鲜各大媒体的正常运转,“金正恩一个多月不露面,这在朝鲜的确是反常的。与此同时,朝鲜报章、电视台的报道都一如往常,这对金正恩公开场合的缺席形成相当程度的弥补,而不是暗示他的缺席有什么额外意义。”

这份人民日报子报今晨封面延续了昨日论调,头版标题即是“官方媒体刊文表达忠心,相关人士强调‘没有异样’”:“面对外界传言,平壤不为所动,媒体报道一如既往。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8日刊登社论,称赞‘金正恩同志是朝鲜劳动党的伟大领袖,是我们的革命百战百胜的旗帜’…身处平壤的《环球时报》记者感觉平壤也是一切如常,与以往没有任何不同。朝鲜的按部就班似乎在把西方一些人盼着朝鲜‘出大事’的愿望打破,‘没有大事发生的征兆’越来越成为美韩等国官方人士的基本判断。”

一如往常。这也是身处平壤的新华社记者的感受:“新华国际客户端驻平壤记者郭一娜9月28日说,她当天路过平壤火车站时,看到火车站大屏幕正在播放金正恩视察的录像。当天,平壤街头一切如常。”

在昨日新华国际的梳理中,36天未曾露面的金正恩,在关键节点均隐匿不见:“9月25日,缺席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引外界关注”、“10月5日,亚运代表团返回平壤,仍未现身”、“10月7日,缺席庆祝金正日就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17周年中央报告大会”。

与此同时,新华社对各种说法也有一一盘点:“9月29日,韩媒曝‘双脚骨裂’说”、“10月5日,韩高官:朝方透露金正恩身体无恙”、“10月7日,韩防长:金正恩身处平壤北部某地”。

甚至,昨日中文社交媒体上又有传闻,“27岁的小妹金汝静暂代哥哥掌权”。今天韩媒说法也有跟进,“金正恩所在疗养院守卫严密,重兵把守”。

金正恩长期消失不现身,迷雾中的朝鲜愈发诡异。

在此之前还有过另一轮辟谣。朝鲜发生政变的不实消息,在十一假期前即有流传,但因为并不难识破,所以环球时报曾早早有过澄清。

俨然是一副大人训斥小孩的语气,胡锡进团队恼羞成怒的态度,从上周一社评标题即可见——“编造‘朝鲜政变’假新闻,这很好玩吗”:“一条胡编乱造‘朝鲜发生政变’的假消息28日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开来,说得有鼻子有眼,而‘政变’主人公、前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赵明录已经死了好几年。这条假消息甚至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据韩媒报道,有韩国官员昨天晚些时候予以‘辟谣’。”

谣言俘获人心,有背景可觅。正是因为久不露面这层铺垫,所以朝鲜高层突然集体访韩,一时间又再度被不少网络舆论视为政变坐实,使得十一假期中朝鲜与香港一样吸人眼球。新华社本周日曾披露:“韩国国务总理郑烘原4日在仁川亚运会闭幕式结束后会见了朝鲜人民军次帅、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长黄炳誓带领的朝鲜代表团一行。会晤在仁川亚运会主体育场的一间工作室进行,持续了约7分钟,但会谈的具体内容没有对外透露。”

可接下来又有峰回路转的一幕,朝鲜“三人组”访韩刚结束,朝韩两国海上又起炮击。于是,@司马平邦出语嘲讽:“完了完了,那些欢呼金三胖死了的公知们又傻眼了。”

面对前后矛盾的事态发展,新京报昨日由专栏作家赵灵敏出面,安抚一惊一乍的舆论:“近年来,双方多次在分界线附近的争议海域发生军事冲突,而且几乎都是朝鲜挑起事端,例如2010年的‘天安舰事件’和2011年的延坪岛炮击事件…这样自相矛盾的行为让很多人不解。但翻查朝鲜外交的历史,这类前后不一的行为是家常便饭。自1994年第一次朝鲜核危机以来,朝鲜一直用这类举动迷惑国际社会。国际社会曾指望在给予援助后朝鲜能到此为止,但朝鲜一边对援助来者不拒,一边继续发展核武器和导弹。”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朝鲜虽是尝到了甜头,但其他国家也不傻,根据这位长期关注国际局势的作者推断,朝鲜策略有变并不意外:“本来,按照以往的经验,各国会在朝鲜挑战举动之后给予好处来平息事态,就像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说的,朝鲜每次将食物撒落一地之后,都有成年人帮着捡起来放到桌子上。但自去年朝鲜第三次核试验之后,国际社会不再愿意迁就,而是一致要求朝鲜弃核。”

所谓听其言观其行,京华时报昨日即嗅出此次朝韩炮击不一样的地方,“这一次的摩擦有些不同,双方都没有进行瞄准性的射击,更像是在‘警告式’炮击,考验一下对方谈判的诚意”:“朝韩之间这种谈判与摩擦并存的局面,恐怕将成为北南关系的新常态…这兄弟俩,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彼此极为了解。很有可能的是,双方谈判开始以后,这类摩擦还会不断出现——作为配合谈判桌上较量的一种手段。双方需要做的是,确保此类摩擦可控,不要由此引发真正的冲突,同时还要适时平息民怨…7日的这场‘警告式’炮击,还真有点儿大赛开球前热身的意味。跑一跑,吼一吼,震慑一下对方,同时也是在警告说,你要是想从我这儿直接突破,还是悠着点的好。”

雾里看花,各执己见。腾讯新闻客户端评论员“知无畏”即认为,“朝鲜在外交与军事行动上如此分裂,可能意味着朝鲜政坛依旧暗流涌动”:“金正恩近期的神秘‘消失’,或预示朝鲜政局将进行更大程度的清洗。而金正恩作为这出宫廷大戏的主角,既可能是清洗主导者,也可能是政敌的目标。”

出于谨慎考虑,“知无畏”有两套分析模式。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若金正恩是清洗的主导者,笔者认为动机可能如下”:“1、早有先例:金正恩2012年和2013年分别有23天和17天没有公开露面,坊间甚至传言朝鲜内部出现了军事政变,金正恩被软禁等。最后事实证明这段时间金正恩正磨刀霍霍,分别为解决李英浩和张成泽做最后准备。2、打心理战:展开积极的公开活动后突然又‘神秘消失’,是金正恩十分善用的心理战术,由此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并让国内敌对势力感到焦虑。金正恩的部分政敌可能因此焦虑提前活动,露出马脚。3、山穷水尽:之前就有外媒指出,张成泽之所以被快速处决是因为张成泽所把持的巨额财富,没收其财富有利于缓解朝鲜国内山穷水尽的经济状况。今年8月,外媒称金正恩私人财政专家携3千万元‘革命资金’逃离朝鲜,或许金正恩又打算靠清理老臣补贴财政。”

像厨子做菜花样百出一样,评论员也有各式各样角度任人挑选,“媒体频频曝光近期金正恩‘身体有恙’,身患高血压、痛风等多种疾病。媒体猜测其已不能正常处理政务,逐渐丧失对朝鲜政坛的控制力,权臣可能借此反扑。值得一提的是,黄炳誓的‘任命状’是在金正恩缺席的情况下签发的,这是不是说明金正恩已大权旁落?”:“对此,笔者有以下分析:1、权臣坐大:10月4日,朝鲜二把手黄炳誓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罕见并突兀,目前朝韩双边关系并没有缓和的迹象,在朝鲜派团参加的多哈亚运会和广州亚运会期间,朝鲜也并未派出高官团访问。黄炳誓敢于做这种‘名高震主’的事情,说明他已经实权在握,量金正恩无法拿他怎么样。2、官员自危:金正恩接班后,朝鲜‘官不聊生’已成为常态,金正恩肃清老臣也不是一帆风顺,韩国情报部门称,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李英浩稍早被解除职务时,内部爆发流血冲突,造成20多名朝鲜军人死亡。部分老臣看到前车之鉴,可能会为了搏一线生机,趁金正恩病重,铤而走险。3、朝堂杂音:9月28日,朝鲜外相李洙墉在联合国总部出席会议时表示,实现朝鲜半岛南北统一的唯一方式是按照邦联原则两大体制共存。在以往,朝鲜代外相发表诸如‘一国两制’的言论是不可想象,这说明朝鲜政坛内部出现了杂音,并意图对现有的外交政策进行‘改革’。”

事关金正恩的各路猜测中,自然也少不了插科打诨。

虽然手法与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差无几,也是左右各执一端随意选择,但微信公众号“新京报评论”的表达却是无比欢乐,笑谈“恩恩的心思你别猜”,因为猜来猜去你都猜不明白:“在这个星球上,几乎没有另一个年轻人像他这样,任何消息甚至没有消息都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和议论。他不是娱乐明星,却吸引来更多的狗仔。他鲜有绯闻,却上了这么多的头条。当初人们议论他的身世,预测他能否继承大业;后来他稳稳接班,‘不要姑父’,人们称他是‘最耀眼的80后’;而今,东西方所有媒体都在算日子——已经有多少天没出现了,测命运——他的国家到底怎么了,猜谜语——他去哪儿了…恩恩‘消失’的这三十多天里,朝鲜大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按照侦探小说的常见思路,最离奇的故事也许有最简单的答案。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假设:正恩兄弟哪儿也没去,没有惊天阴谋,没有致命疾病,他只是突发奇想要试一下,自己消失多少天,世界人民才会开始怀念他。”

配图七字也是神来之笔——“我讨厌不被重视”。

@凤凰时事辩论会也是属于板着脸讲冷笑话:“多维新闻网记者报道,金正恩患病不能露面是实况,而他也因为长久无力掌控局面正在布局朝鲜体制嬗变。金正恩试图将军方二号人物和劳动党二号人物打造为朝鲜的核心权力体系。金正恩更愿做一个对政局有足够影响力的精神领袖,以缓解各部势力对金家权力的攻击和觊觎。”

要说到局势分析的独到,邓聿文也有釜底抽薪之见。

这位曾任职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的专栏作者,对朝鲜政坛格局以及各路势力烂熟于胸:“从目前朝鲜的政治力量来看,最有能力发动政变的是黄炳誓和崔龙海这两个今日和昔日的二把手。其中,崔龙海是最有政变动机的。因为他在不久前的最高人民会议上被免去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转任体育相,从位极人臣的二把手一下子跌落下来。而且,根据朝鲜的‘二把手定律’,被赶下来的前二把手一般难得善终。因此,为保自身和家庭安全,崔有动力发动政变。但政变能否成功,还取决于很多因素,其中尤其是作为军方实力人物的黄炳誓的配合。而黄恰恰是在这次最高人民会议上接替崔当选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的,成为新的二号人物。从政坛的一般规律来看,他们二人应是对手关系,断无可能联手发动政变。因而,崔即使有政变之心,考虑到风险,也不敢贸然去搞政变。”

比拟林彪出逃式的议论,在邓聿文看来毫无根据,在供给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专栏文章中他如此推演:“中国社交媒体频刮政变风,一个似乎有力的证据就是黄、崔还有朝鲜统一部长金养健三人突然之间去韩国仁川参加亚运会闭幕式,并同韩国总理会谈。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表明金正恩的权力已经旁落,或者被软禁起来了,三人突访韩国,是要寻求美韩对政变的支持…因为如果黄崔二人联手发动了政变,此时正是国内局势危急之时,至少需要他们其中一人坐镇平壤指挥,岂可两人同时离开平壤跑到韩国?这也太违背政变的一般常理。何况如前所述,崔虽有政变动机,但未必敢发动政变,黄则连动机都没有,何谈两人联手…合理的解释是,他们二人是受金正恩指派访韩的。黄作为金正恩政权的二把手,访韩显示朝鲜对改善南北关系的重视,而崔作为体育相,当然要陪同前往,因为此次访韩的名义是参加亚运会闭幕式。另外,派崔同往韩国也不排除把崔留守平壤,可能会对金正恩构成威胁,以预防崔趁黄不在平壤发动政变。可见,金正恩还是心思缜密的。这表明病中的金正恩,还在牢固地掌握着朝鲜大权。韩国学者就这么解读的:他们认为,金正恩身体有恙,不妨碍朝鲜国家机器正常运转,外界无需对此过度猜想。”

有一句话,邓聿文只说了一半就打住了:“这些天,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朝鲜政变传闻满天飞。相反,韩国的舆论则冷静得多,鲜问政变之说,这背后蕴含的诉求和愿景确实值得去琢磨。

是因为对手更了解对手吗?还是对国内舆论实则是反求诸己?@林治波要点明其中要害:“一次又一次传来朝鲜政变的谣言,很是无聊。这反映了一些人唯恐朝鲜不乱的急切渴望,甚至反映了他们更大的不便言明的政治诉求,但朝鲜不会因其谣言而崩溃。对于朝鲜的一些做法,我们并不赞同;但朝鲜的稳定符合中国的利益。爱国的中国人,在看待和分析朝鲜局势的时候,不要忘了这一点。”

点到为止的技巧,在今日腾讯话题专题《金正恩的健康状况该保密吗》更是体现地淋漓尽致,责编刘彦伟的三段论层层递进,“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已经愿意公布全面健康状况”、“领导人的突发健康状况则普遍被公开”、“像金正恩这样健康状况被猜来猜去的已经不多了”。

谁是像金正恩这样的领导人?不言自明。那位卸任过十载的原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病危讯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网络上就会流传一次。这次国庆招待会中共高层的集体露面,即被视为群体性辟谣,华泰证券研究所策略首席研究员徐彪即有言,“与其说这是一个国庆招待会,不如说这是一场誓师大会”:“国务院国庆招待会,居然一反总理主持发言的传统,习总书记亲自做主旨发言,面向未来提出了八点设想,第一点赫然就是‘坚持同人民在一起’,从头到尾一共40次提到‘人民’。什么时候最需要强调和人民在一起呢?面临困难的时候,需要凝聚人心携手闯关的时候…第三代、第四代和第五代领导核心一个不落全部出席。这背后的含义昭然若揭,习讲话不仅代表第五代领导集体,而是代表整个的中国共产党山脉上的所有山峰…五次引用毛泽东的诗词(毛主席让新中国站起来),但没有提及邓小平(邓小平让新中国富起来)。是暗示我们再一次面临是否‘站得住’的考验么…三代领导人用集体亮相的形式告诉全世界:中国人民不惹事,但绝不怕事。我们坐在亚洲的火山口上,已经做好了迎接火山爆发的所有准备。硝烟散去后,谁能健在,各凭天命。”

《十月,迈入多事之秋》,这篇获得“华尔街见闻”、“智谷趋势”两大微信公众号联袂转载,阅读数早过十万且截至今日仍未被删除的文章,对朝鲜局势也是心存忧患:“朝鲜之于中国,是嘴唇和牙齿的关系,唇寒齿亡是最贴切的比喻。一个反美政权的存在,保证了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与控制力,同时也将美国的军事威胁遮断在38线以南。但是,看起来,中国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正在发生:朝鲜最高领导人抱恙(病情严重到谣言四起而无法现身稳定局面),朝中重臣(黄炳誓和崔龙海)忽然跑到韩国去参加什么劳什子亚运会的闭幕式。一把手生病不能视事很正常,一把手生病期间,朝中重臣(名义上的三号人物和四号人物)忽然跑到敌对阵营去示好,百分之一千的不正常。

依据这位研究员预见,朝鲜变局肯定已然发生,问题是变化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哪怕信息再不对称,我们可以肯定的说:遇到大麻烦了,朝鲜战争几十万条人命奠定的半岛制衡框架,正在迎来不可知的未来。毫无疑问,拥有全面信息优势的国家领导人们,早在九月份就应该清楚地知道,朝鲜半岛局势,正在过坎…处理的好,鱼不惊水不跳平稳过渡。处理的不好,就是两种结果,要么犹如格鲁吉亚之于俄罗斯,要么犹如乌克兰之于俄罗斯。前者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最终增加俄罗斯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后者付出无数代价却将俄罗斯拖入人所共知的泥潭。”

这与环球时报昨日判断如出一辙,“朝鲜如果发生颠覆性的事态,对所有各方都是严重的挑战”:“朝鲜近来内部所发生的和围绕它发生的事情,很可能都是战术性的,大概不具有战略意义。美国依然对它很敌视,韩国对它充满防备并犹豫不决,日本想从中沾点外交便宜,但又不敢离开美韩的态度走太远…中朝关系的复杂性大概不言而喻,但中国仍是朝鲜最重要且积极的邻居,中国对朝鲜的战略意义无可取代…恐怕没有一方能够说,它有单独驾驭、或者联合一个盟友就能不顾其他方面态度驾驭事态的能力。那样的鲁莽行动无疑是一种战略冒险。”

昨日报纸发完这篇社评之后,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有感而发,“我想说,中国的报纸今天能公开刊登这样的涉朝评论,是10年前的中国媒体人想都不敢想的。环球时报为突破一个又一个国际新闻报道和评论禁区作出了贡献。”但这依旧迎来@徐昕的奚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老胡你说新闻管制这么严重,上面会不高兴的。”事后,胡锡进删除了这一条微博。

“我个人很不喜欢平壤现政权,我觉得欣赏这个国家是奇怪的。但中国的对朝政策必须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这是理性。当朝鲜出现不稳定的时候,中国更需显示出定力。类比一下美国吧,它大概不会欣赏沙特王室统治国家的方式,但它把沙特当作盟国。朝鲜半岛紧张而微妙,核问题对中美都是挑战。”胡锡进留存的另一条微博也是非议如潮。

对此,@战争史研究WHS有针锋相对之见:“请恩赏二品顶戴赐紫禁城叼飞盘赏穿带膆貂褂赏戴二眼花翎胡公来讲讲:纵容朝鲜不顾中国强烈反对悍然核试验是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纵容朝鲜绑架中国渔民是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纵容朝鲜枪杀中国边民是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纵容朝鲜往中国贩冰毒是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这某种程度可视为朝鲜形象在官方舆论场与民间舆论场,在情怀价值判断与趋势利弊权衡之间的撕裂。

天堂很远,朝鲜却很近,这对中韩两国而言,均应是感同身受。观察朝鲜的时间窗口,在明日将再度开启,正如@扭腰村民所言:“10月10日是朝鲜劳动党建党纪念日,一般最高领导会出席庆祝会或拜谒锦绣山太阳宫。金正恩如不出席,就基本可以肯定内部出了大问题,要么他病的不轻,要么他的实权被剥夺。”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金正恩去哪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902.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