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历史转折中的安邦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0,星期五 | 阅读:1,414

一家蜚声世界的酒店,一家神秘莫测的公司,两家之间的偶然相遇,擦出了炫目的花火。

安邦保险可不是一家推销保险的普通公司,它最近刚完成了一宗大手笔的并购。新华网在周一曾有报道,“希尔顿全球控股有限公司6日宣布已和中国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后者同意以19.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旗下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希尔顿在声明中说,作为长期战略合作的一部分,根据协议,安邦将授权希尔顿在未来100年继续经营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此外,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将进行一次大整修以恢复其历史壮丽…安邦是中国保险行业综合性集团公司,总资产规模达7000亿人民币。”

华尔道夫酒店在业界声名显著,享誉世界的电影《闻香识女人》、《教父3》等均曾在此拍摄。依据微信公众号“美人希”考证,“总统套房起源于此”、“1897年李鸿章访美时也下榻于此”、“每到联合国开大会时,饭店就住满了各国元首政要,据说在这里举行的双边会谈比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还多”。阿里巴巴的美国首场路演,也正是在该酒店举行。

不知是不是马云也对这桩收购感兴趣,阿里巴巴所投资的虎嗅网在这轮报道异常抢眼。该网站周二以匪夷所思四字,来形容这家公司的快速崛起,:“安邦保险前身为安邦财险,成立于2004年,由上汽集团联合中石化等数家央企设立,初始注册资本5亿元…关于安邦的公开报道实在是太少,根据这些公开报道,从2004年成立至今,安邦10年间便从一个注册资本仅5亿的小财险公司,膨胀成一个横跨保险、银行、地产等多个领域的金融帝国,虽然逐渐浮出水面,但依然面目模糊。”

这家科技网站自称是“一个用户可参与的商业资讯与观点交流平台”,平素多关注TMT领域,《来认识下买下纽约地标华尔道夫酒店的安邦保险》这篇无人署名的文章,同时获得该网站旗下多平台齐推荐。

文中依据公开信息,梳理总结出了“目前安邦布局的股票”:“招商银行第三大股东…民生银行第七大股东…金地集团第二大股东…工商银行第七大股东…中国电建第七大股东…吉林敖东第四大股东…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

安邦之所以给人高深莫测之感,在虎嗅网看来源自两方面——一方面是“相对于安邦在出手时的豪爽,其保费收入实在太不相称”:“根据保监会网站公布的数据,在2014年1—8月中,安邦的财险保费收入为33.6亿元,在中资保险公司中仅列第17位;人身保险保费收入为332亿元,在中资保险公司中仅列第8位。”另一方面则是“低调和神秘的安邦高管”:“在安邦保险集团的官方网站上,几乎查不到关于安邦高管的任何信息…在网络上可以查到,‘2013年底,吴小晖担任安邦保险董事长兼总经理终获保监会批准’这一新闻,但关于吴小晖本人的正式公开报道却少得可以忽略不计…而且,董事名单里还出现了‘陈小鲁’和‘朱云来’这两个容易惹人联想的名字。”

何谓“惹人联想”,虎嗅确实有口难开。陈小鲁为何人?对新闻稍有留意者,即可回忆起去年那封文革道歉信,正是出自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之手。朱云来为何人?目睹过他本人照片者,也不难联想到老是一脸凝重的朱镕基。

财新新世纪杂志在今年年初的封面报道《黑马安邦》中,曾试图无限接近地描绘吴小晖长袖善舞的姿态:“接近安邦资管公司的人士表示:‘老板比较厉害,安邦在投资上放得开’”、“除了惹人注目的背景,吴小晖的投资风格同样引人关注,‘志在必得,拿不到手誓不罢休’”、“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与吴小晖有合作关系,在被财新记者问及时脱口而出:‘吴小晖,他就是有钱啊…’”

胡舒立所领衔的财新采编团队,一向被认为与“打虎司令”王岐山关系不浅。周永康案初一公布,财新网即有洋洋洒洒长达六万字的《周永康的红与黑》专题面世。在关于安邦的封面报道中,亦有提及“安邦集团与安邦财险之间就招商银行股份的对倒交易”涉嫌违规:“‘如果买卖双方属于同一控制人,完成交易前后股份的最终持有人实际上没有发生变化,从集团账户转到财险公司的账户,还溢价10%左右,这是典型的对敲。’一位关注该交易的投资人士认为…在国外、香港的资本市场,此类行为会被认定属于市场失当行为,需要自证交易目的并非营造交投活跃的假象,以免严重误导市场。”

欲言又止的犹疑,在知乎用户“张一诺”所开辟相关讨论帖中,也可窥一斑而见全豹:“此事不宜说太多,外孙女婿只是前台,代理了后面还有的很多second generation(二代)”、“至于公司的其他方面,一句话就能概括:安邦保险的运营重心一直都不在保险业务上”、“不说安邦背景了,免得被查水表”。

还是外媒有尺度优势,内地遮遮掩掩的话题,他们可直接挑明捅破。

英国金融时报一段起底式人物介绍,前日经由@FT中文网扩散传播之后,为急欲了解内幕者开辟了一条曲径通幽的绿色通道,“创始人和董事长是现代中国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在北京,安邦集团近50岁的董事长吴小晖以无情的商业风格和强大的政治后台闻名。他娶了邓小平的外孙女为妻。邓家在中国保留了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力。”

既然背景不宜再去深究,就只能谈投资性价比。

21世纪传媒旗下网站晨哨网昨日即有专文分析,“纽约华尔道夫值不值19.5亿美元”:“从晨哨网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这笔投资虽然创下‘天价’,但安邦花的19.5亿美元还算物有所值,因为华尔道夫酒店无论从作为经营实体的盈利能力,还是作为不动产的保值增值潜力都很高。”

不过,投资人安普若似乎并不这么看,“咱们倒着算一下,假设每间客房每年要有20%的投资回报,也就是一个房间一年要赚26万回报,酒店管理集团拿走10%,13万,假设利润率是50%,那么一个房间一年的营收至少应是78万美元。如果天天满房,除以365天,那么每间房至少房价不能低于2137美元,房价这么贵,行吗?”

安普若在微博的说法,遭到跨境投资管理人吴向宏质疑,笑称“投资专家安校长原来这么会算账?也是醉了”:“你的算法要符合几个假设:1、买的只是经营现金流,不包括土地;2、经营现金流只包括房费,不含其他;3、没有使用任何低息融资。”

新浪财经所整理的来自@折花哥的意见,站到了吴向宏这边,甚至认为“对收购给满分”:“从资产配置上说,优质商业地产都是高保值的投资组合,7千亿资产确实该提高固定资产投资比例,海外商业地产相比国内价值稳定,收益更高,曼哈顿是全球几大首选地,华尔道夫又是个中翘楚。此收购目的在于高保值抗风险,不在于高收益,买到手已然NB。”

此番争议在@扭腰村民看来似乎并不重要,因为他想到了似曾相识的另一幕,“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如日中天时买下纽约地标建筑洛克菲勒中心。但后来美国又买回了。”这其中所暗藏的意味,环球时报一看就明白了,“一种流行的看法认为,日本上世纪80年代前后在美国大举收购资产是非常失败之举,美国人换得现金,不仅摆脱了困境,还铺垫了新技术革命。而日本人只图了虚名,损失了实际利益。言外之意,中国公司收购美国资产,必将步日本之后尘。”

昨日这篇题为“购纽约地标饭店,不吹不惧不图虚”的社评,虽然行文与语调都极力克制,但也还是洋溢着一股淡淡的喜悦:“美国一些媒体的反应和1989年日本三菱收购洛克菲勒中心时很相似,《纽约时报》称,‘又一座历史性建筑被中国购入囊中’…美国舆论显得有点感伤,不过与此同时,中国舆论可没有因为这些收购而兴高采烈。中国人对于国家崛起中可能出现的骄傲自满充满警惕,而且很多人天然地觉得,西方世界为我们布置了数不清的陷阱,对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行动,担心是一种更普遍的心态。”

既要撇清公司行为不等同国家利益,但又要把收购之举纳入中国崛起的进程中来,再度考验这份人民日报子报平衡功夫的时候到了:“中国经济的海外进军不是国家行为,而是各种公司的千帆竞发…客观说,中国公司连续收购美国的资产,这不是‘中国的行为’,而只是几家中国公司的具体业务。各公司这样做,恐怕不是为了满足中国社会的‘虚荣心’,它们都是去逐利的,而且它们都有认定自己将成功获利的计算方式…从美国人手里买一项能赚钱的生意不是件容易的事,去海外并购的风险不言而喻。美国人会认为他们卖赚了,中国公司认为自己买值了,究竟谁亏谁赚了,就要看双方对未来的预见力以及买者的额外本领了…这是中国经济的一次‘分娩’,对那些公司来说,中国的空间对它们来说已经不够,它们把眼睛盯向全球的各种机会。开始时还只是些小资本的行动,如今逐渐形成一掷千金的大手笔…并购是很高超的学问,它的利益途径十分多元,甚至出奇不意。优秀并购者的盘活能力总能超出人们的想象,我们衷心祝愿安邦等中国公司就属于这一类高手。”

其实,眼花缭乱的并购也好,花样百出的入股也罢,基于过高的专业门槛所限,在舆论场中终究难以激起大浪,围观者更关注的还是投资者的背景,以及酒店那些迷人的如烟往事,其他的联系要么因为扑朔迷离,要么因为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失去了本真原始的魅力:比如今晨获新浪、搜狐、腾讯以及网易四大门户齐力推荐的头条,《习近平为何点名批评“利益集团”》。

这份出自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的点评,对形态各异的利益集团,来了一轮严厉的大清点,排列第一的即是“亲属借风型”:“有的官员要求亲属被照顾,借风经商,如刘铁男要求一些商人多带带他儿子;有的官员自己出手不便,便假亲属之手来遮蔽敛财;有的官员授意亲属经营空壳公司,借机建立‘自家’权钱往来渠道。”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历史转折中的安邦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91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