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网”也能聊,香港抗议者捧红FireChat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1,星期六 | 阅读:1,504
NOAM COHEN2014年10月8日

Open Garden 首席执行官米夏·贝诺列尔在香港。使用该公司的FireChat应用,手机可以直接相互连接。Bobby Yip/Reuters

在印度参加一场科技会议后,米夏·贝诺列尔(Micha Benoliel)准备前往中国,与那里的战略合作伙伴会面。途中他在香港稍作停留,原因是那里的政治运动。

贝诺列尔是一名出生于法国的企业家,现年42岁,在硅谷的初创企业Open Garden担任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推出FireChat还不到六个月,这款创新性的应用已经在香港的民主示威活动中风靡起来。

FireChat的理念是,通过智能手机自带的小型蓝牙或Wi-Fi射频装置,让手机能够彼此直接对话,无论是否有蜂窝或Wi-Fi连接可用。对于香港精通科技的民主抗议人士,即使当局切断了手机服务,FireChat也能帮助他们保持联系、进行组织。

迄今为止,香港的手机服务尚未中断,但无论如何,FireChat都已经派上用场:在聚集了数千名示威者的市中心,手机服务有些不堪重负。Open Garden的资料显示,在示威活动持续的一周里,香港人在FireChat上进行了数百万次对话,这款应用已经被下载了数十万次。

“这款应用主要是个沟通工具,我们的初衷不是用它来支持革命,”贝诺列尔在香港通过Skype表示。但是他接着说,“我们非常感谢香港人,他们展现了这个应用的潜力。”

Open Garden创办于三年前,它关注的是网状网络(mesh networking)的软件挑战——即,如何在不接入网络的情况下,建立一个简易网络,把附近的设备连接起来。这些设备本身就成为了一个网状网络中的阵列,彼此能够通讯、传递消息,并非“万维网”,但它们能互相连接成为网络。“用的人越多,效果就越好,”该公司的营销资料中写道。

FireChat技术有助于克服“手机对手机”连接中的一些基本挑战。虽然手机现在都搭载了发射器和接收器,从而具备了形成网络的关键要素,但在编程方面,仍然存在很多问题,例如,苹果手机与Android手机之间如何连接。

有过网状网络项目经验(这些项目常常服务于非营利组织)的开发人员说,香港的示威为FireChat这样的手机网状网络服务,提供了完美的条件。举例来说,抗议是临时性的,而且地点一直在移动。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永久性的用户群,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手机和互联网服务就会加强。但在香港抗议活动的情况下,没有这样的时间。

Open Garden首席营销官克里斯多夫·达利戈(Christophe Daligault)说,前往内华达州沙漠参加“火人节”(Burning Man)的智能手机用户们,也发现FireChat很好用,硅谷有很多人前去参加这场狂欢活动,那里无法上网,人们也在不断行进。参加者会自发地使用FireChat提醒大家,前方有一片特别泥泞的区域。“上百个‘火人’会互相帮助,”达利戈说。

该技术也有一些潜在的商业用途,贝诺列尔说。例如,对于手机游戏厂商而言,FireChat技术可能很有价值,因为它们很担心连不上互联网或者手机连接中断的情况,即使时间非常短,也会给显示广告等“货币化事件”造成损失,他说。

在中国和印度,部分地区的数据服务时断时续,游戏厂商也可以把FireChat技术嵌入手机游戏,让上不了网的玩家与周围约200英尺(约60米)范围内的人一起玩,或者搭便车使用别人信号较好的网络连接。

FireChat技术的另一个商业用途,是为人们所说的“物联网”提供协助。物联网是一个涵义广泛的术语,用来形容人们如何连接产品,以及产品之间如何相互连接。如果一台设备需要向远在互联网上的一台中央服务器发送信号,它就可以通过网状网络,找到一个可用的手机或Wi-Fi连接。例如,TrackR是一家帮助用户查找失物位置的公司,Open Garden上个月和它达成了一项协议,让TrackR用户可以搭便车经由周围人的手机,获知失物的位置。

FireChat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系统,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交谈内容。虽然用户可以创建主题“聊天室”,并在那里交谈,但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聊天室”。对于“火人节”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问题,但在香港,示威者就必须谨慎发言,因为这些交谈可能受到监听。FireChat最近推出了一个认证用户系统,这样一来香港示威活动的组织者,就可以通过发布官方声明,来对抗传播的流言了。

香港示威期间,FireChat的使用量出现了大幅增长,因为示威的组织者——包括17岁的示威领袖黄之锋(Joshua Wong)——呼吁大家在互联网连接稳定的地方下载这个应用。如果当局切断了手机和互联网连接,再下载显然就太晚了。

对于FireChat,有一个事关重大的基本问题:如果的确没有了互联网服务,怎样让人们安装一款在没有互联网服务时使用的应用呢?如果网络服务很稳定,你可能会想,怎么会需要FireChat呢?像Grindr和Tinder这样的交友应用可以告诉你,附近有你可能想见见的人,它们是通过“云服务”来定位用户毗邻度的。

贝诺列尔介绍了几种方法,可以用来克服这个问题,尤其是在印度和中国。首先,他说人们已经习惯把程序从一部手机拷贝到另一部手机,因此一旦有需要,应用就可以快速拷贝传播。此外,还有一些商店,会在出售手机的时候安装一些应用,FireChat可以成为其中之一。当然,另一种解决方案,就是把FireChat集成到这些国家已经广泛使用的其他应用中。

但在是在传播口碑方面,香港的示威活动肯定很有帮助。“效果很惊人,”他说。“我们真的很幸运,在短短一段时间里,FireChat就获得了这么多人的采用。”

翻译:土土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不“上网”也能聊,香港抗议者捧红FireChat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964.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