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遍天的《心花路放》

来源:南都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3,星期一 | 阅读:1,262
为了守护这方净土(当然,也可能是为了过审),一条放纵之路被生生不讲逻辑地改道通向了精神的尼姑庵,一个试图服从于生活的凡人重新拾起了长矛,一部从头到尾都似乎宣扬着玩世不恭的电影却最终回归了传统。

文_悉尼卡通

图片来源电影《心花路放》。

瓮贝托·艾柯在都灵大学进修时,为了在宿舍锁门前赶回,常常看不到一部戏的结尾,直到他遇上一位从来看不成第一幕的同道才算释然。如果在观赏《心花路放》时,头半小时让你无法忍受,冒着踩到身边妹子小脚的危险也要夺路而逃的话,你会像伊斯坦布尔之夜看完上半场就关电视睡觉的利物浦球迷一样后悔不迭的。

相信我,莫名其妙的动机、昭然若揭的植入广告和一条不知所云的副线,这拼凑成的头半个小时也教我产生了错觉:“真不是收了大理赞助的《非诚勿扰3》?真不是韩寒导的?”其实,要是细细看,拉出耿浩一把钉锤的长镜和郝义那张搁任何情境都不用驱动的贱嘴上还能找着几分宁浩的影子,手艺尚在。

可是你找得走心,保不齐人家拍得三心二意,连段子都攒得吊儿郎当。正要感叹“宁浩怎么也堕落至此”,翩然而至的张俪不仅点亮了耿浩、郝义抛锚的旅程,也吹响了影片绝地反击的冲锋号。情节的节奏与戏剧性,包袱的密度跟笑果,都跟吞了半瓶伟哥的超级赛亚人似的,蹭蹭往上冒。简直是在地雷区里下了场冰雹,观众们压抑已久的笑声终于连环引爆。

若到此为止,影片已经足以让你对这个夜晚的回忆变得美好,只是一部“虽然……但还挺可乐的”搞笑片恐怕不会让宁浩满足。当底牌揭开,真相大白,之前的误会与埋怨此刻就像布匿战争中诈降的迦太基士兵一般亮剑,观众目瞪口呆之余也会为自己的耐心庆幸,同时不忘嘲弄先走的同伴:“那些坐不住的人啊,你看他像条狗。”嗯,这才是我们熟悉的宁浩电影。

如前所述,看宁浩的电影,首先要看的就是一手一口:手是他绝佳的视觉叙事天赋,口是在对白上的精雕细琢。过去几部戏,宁浩更多让人看到了他花哨剪出的多线叙事,但在这部里他早过了热衷炫技的初级阶段,手艺更多是不着痕迹地流露:发廊里一个环绕镜头,将场景中的镜面充分调动起来;机场内一个极收敛的长镜,给黄渤以最大限度的发挥空间。至于对白,就像从郝义口中吐出的象牙一样自然,不出意外的话,在明年的春晚牌复读机上还会再次听到。

这些只是宁浩的基石,踩在手艺之上的,是他那黑遍天的一肚子坏水:黑渣男、黑旅途、黑本地社团太老土;黑非主流、黑广场舞、黑完制片人黑剧组……只是这次他学乖了很多,不像《无人区》里漆黑一片,嘲讽就像混在泼水节里的一盆开水,只有中标的人才会对号入座地疼一疼,末了还得随着祥和的节日气息一笑了之。裹着这么厚的糖衣,这次宁浩就算再躲在炮弹里痛并“自恋”着,也没人管得着了吧?

抛开这糖衣,追溯本质,宁浩揣着几分享受与卖弄带你走马观花穿过日常中曾艳羡的一切,继而挥舞他的大棒将这些自命不凡一一敲毁,你还来不及为失去的偶像痛惜,就已经与他一起将本来悬浮半空的姿态与做派重重地摔在地上——用你的笑声。

当这个骄傲的痞子把纸醉金迷和傲世独立一齐付之一炬时,他仍不能舍弃那一方净土。可以被诱惑,可以想发泄,可以欲罢不能,但耿浩却始终没有跨越雷池一步;就算无信仰,就算无理想,就算精虫上脑,郝义也一样会被痴情救赎。为了守护这方净土(当然,也可能是为了过审),一条放纵之路被生生不讲逻辑地改道通向了精神的尼姑庵,一个试图服从于生活的凡人重新拾起了长矛,一部从头到尾都似乎宣扬着玩世不恭的电影却最终回归了传统。他不是剑指苍天的挑战者,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试图将凌乱的指针拨回原位。

所以别被缭绕在影片上空的劣质香水和体液勾兑的芬芳迷乱了神经,回归到生活面前,谁不是俗咖?只是,这个俗咖有点纯。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黑遍天的《心花路放》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199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