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育之殇

作者:眼镜起雾侠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3,星期一 | 阅读:1,390
作者新浪微博:眼镜起雾侠(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翻开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在古人并没有所谓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特别在中国,在百家争鸣时期,孔子老子的弟子们并不是因为其有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才成为他们的学生,而是学生们追求文化和知识,才选择了自己认为对其有益的人从师。现在大家说的教育,也就是现代教育,其实应该可以从西方的义务教育发展开始说起。

义务教育的历史

与中国百家争鸣时期类似,在古时候的西方——即古希腊和罗马,我们也可以审视一下他们的教育方式。在雅典,由城邦提供的义务教育模式很快地变成了基于自愿的教育方式。而在斯巴达,则是另外一个世界。许多人也许看过一部叫做《斯巴达300勇士》的电影,其对斯巴达的教育方式的描写虽有夸大,但基本上保持了最重要的含义。斯巴达的教育方式可以说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古代模版,国家拥有处置其国民新生儿的权力。斯巴达的小孩从小在军营里长大,接受国家安排的教育方式是每个斯巴达公民的应尽义务。值得一提的是,甚至有人还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发现了柏拉图对这样的教育方式具有的青睐,因为只有按照乌托邦设计者自己的理想去铺设教育,去改造人性,伟大的乌托邦才能够得以实现。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年11月10日-1546年2月18日),本名Martin Luder,宗教改革的发起人,基督教新教路德宗创始人

西方世界在中世纪也没有更好的改变。在那时,教育渐渐由国家的手里转交到了教会手里。这恐怕与宗教改革和马丁路德的影响有关。那时候受教育的义务不仅仅是为了像斯巴达那样为了抵御外敌进行“军事化”训练,更是为了抵御所谓的精神之敌,即与邪恶的战争。有文献记载,马丁路德曾经在1524年给德国的统治者上书,称:“既然政府可以让人们接受军事训练,以让他们学会使用长矛与火枪,学会骑马以及其他的军事义务,那为什么政府不能把人们送到学校里去学习如何对抗恶魔呢?那些恶魔的目的就是秘密地耗尽城市中那些强壮的人们。”那时候现代义务教育的雏形开始正式出现。

在之后的普鲁士,现代义务教育的模版开始慢慢成型。从1806年开始,在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的领导下,绝对的国家集权开始得到了非常大的加强。从那时候起,普鲁士开始推行宗教色彩的私人学校,并且将所有的教育事宜交由内政部管理。在1810年,普鲁士推出了以国家为主导的考试系统和教师资格体系。到了1812年,所有在学校接受教育的公民都必须在毕业考试中合格,方能离开学校。那时候的学校的运作方式和军营几乎一样,学生每天的作息和安排都是由学校完全掌控,这恐怕是“课程表”的最初模版。普鲁士在早期开设这种模式的学校,其目的是将学校与军事融合,以严格的规章制度和要求,输出高技术的工人和军队。

需要注意的是,私立学校在那时候是被允许的。只不过,私立学校需要遵守与公立学校一样的规章制度,并且其学生也一样需要参加由国家制定的考试。私立学校无非是在所有权上与公立学校不同,其在提供教育服务的内容上,和公立学校几乎一致。

在后来,主流西方世界虽然经历了工业革命,但在教育方式上,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亚当斯密曾经回忆到,大意是:“我在苏格兰接受教育的时候,学生们直接给老师支付学费,老师直接对学生负责。学生选择自己渴望知道的知识,选择自己喜欢的老师。老师上课的时候友善和蔼。可我到了英格兰以后发现,这里的学生给学校支付学费,老师对学校而不是学生负责。学生被安排到学校认为对其有益的课堂上,学校安排其认为有能力的老师到课堂上上课。老师上课甚至背对着学生。”根据亚当斯密的说法,再结合那时候苏格兰思想界的繁荣,其实教育和思想启蒙二者是否有关,我想读者心里自有评价。

现代教育的评价

奥地利著名经济学家米塞斯曾经这样说过:“教育家和慈善家们支持公共教育,但是他们没有预料到这些所谓公共教育会带来的问题。”

免费的教育,才是最贵的教育。当教育不再珍贵,人们便不再珍惜。我们都知道,虽然现在大多数的学校都是公办学校,但其质量也分好坏,而学费却并没有什么不同。以前曾经有一个在国外生活很久的长辈对我说:“你看,还是国外好啊,那里的教育是免费的。穷人也可以读好学校。”

其实抱有这样看法的人不在少数。这种观点是很浅显的谬误。首先,好学校其学位并不是无限的,既然学位也是一种稀缺资源,那应该如何配置?摇号?抽奖?还是,根据现在许多地方实行的那样——按片区?

其实按片区入学的背后,是使得学费作为租值转移到了房价上。我们观察一下可以发现,凡是好学校的周围,其房价都会比其他地方要高,可见这样的按片区入学才是真正的“拼爹”。学过经济学的读者应该都知道机会成本的概念,免费学校其实只是表面,其背后并不可能完全的免费。可见所谓的免费好学校,穷人一样读不起。这只是一方面,其最重要的问题是这样的招生模式没有一套“诱因(激励)机制”,缺失了激励机制,学校就没有诱因去办好,去以更好的方式教育其学生,以相同的代价本来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而现在人们不得不忍受因为诱因缺失而带来的差劲和低效的教育服务,这难道不是“最昂贵”的教育吗?不过,目前公办教育其实是用财政拨款来替代了市场本身的诱因机制。但这其中因为权力寻租,又造成了浪费和腐败问题。

市场是无孔不入的,有交换有交易的地方就有市场,教育市场表面是非市场化的,其实其背后的市场化行为却一直在悄悄地发生。公办教育的确是现在的主导,公办教育也使得主流教育以非市场化的形式存在。可是恰恰因为公办教育的低效,而学生和家长又有更高效教育的需求,便催生了“补习”市场。补习也是一种教育,其以弥补公办教育之缺的形式而存在。正因为教育资源是稀缺的,所以人们才会使用市场来作为配置手段,因为补习社没有行政管理,没有中央计划,家长和学生给补习老师付费,补习老师有了诱因,学生因为付出了代价,其相比免费的教育更加珍惜补习的时间,补习产业的出现,其实就是教育本应市场化的现实证据(医疗—红包—市场化,其实也是相同的逻辑)。

不仅补习产业,现在许多类似Coursera这样的在线课堂,都在掀起一场教育产业的市场化革命。

教育从成为一种义务开始,就已经被腐败了。人不应该有接受教育的义务,也不应该有教育他人的义务,人只有学习的权利。人因为有理性,所以把我们和动物区别开来。理性是学习的能力,人的自由意志便是——人具有否使用理性的自由。正因为人有理性,所以人才会对他人的观点产生对、错、真、假的判断。每一次判断,每一次问“为什么”,每一次思考,都是学习的过程。

以前常常听别人介绍他们的一些朋友,说:“这人是汽车达人,他对汽车知识了如指掌。但他是学化学的,汽车那些知识他是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其实很多人都搞错了,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学成才”才对。没有人可以替你学,替你掌握知识,替你认识这个世界。如果我们不是“自学成才”,那是什么?父母学,所以我成才吗?老师教,所以我成才吗?学校好,所以我成才吗?长得帅,所以我成才吗?

人之所以有学习的权利,就在于其拥有自由意志。人使用理性便是激活了人学习知识,追求真理的过程。而自由意志便是你如何使用你的大脑,即你思考的自由。目前大多数学校的老师都要求其学生认真听讲,不能开小差,不能做白日梦,这其实是试图对个体自由意志的一种侵犯。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第一件是把你的钱放到我的口袋里,第二件是把我的思想装进你的脑袋里。赚钱不是抢钱,教育不是洗脑。强迫别人掏出本属于自己的钱就是抢劫,强迫别人认真听讲就是洗脑。学校里每天都发生着思想强奸和精神摧残,可见现代学校不是什么伟大的发明,而是文明的耻辱。

大多数学生都有上课如上坟开学如入狱一般痛苦的感受。为什么?因为学校里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有集体荣誉感,老师还时不时还挑起同学之间内部矛盾来维护自己的权威,你不能质疑权威,不能自由发表观点,不能张扬个性,这些都跟监牢和封建社会还有军营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也就是剥夺你的自由。我们现在说民族要复兴,商业要创新,产品要先进,制度要改革,这些都是“求变”。也有人说,民族的未来是掌握在下一代人的手里,而如果下一代人是一些教条,墨守成规,死板的个体,民族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很多人回忆起清末朝廷闭关锁国造成的落后带来的一系列灾难会感叹当时执政者的昏庸无能。而真正的可怕和可悲的,是思想上的封闭和垄断。早在实行思想上所谓“统一”的那一刻起,就给未来的灾难埋下了伏笔。

张维迎教授曾经说:“把中国的学校都关闭,中国人的知识水平会大大降低,但道德修养会大大提升。”的确,许多人在中学学会了抄作业,抄着抄着抄出了境界,抄掉了道德约束,抄丢了不诚实的羞耻感。许多人更是在上了大学以后学会了作弊,作着作着大学要么被作成了大型相亲会所或者是大型网吧,要么被作成了青春的坟墓或者是梦想的屠宰场。这其中学生有责任,各位教师们也更应该反思。因为每一个课堂上的教师,都曾是与我们一样,经历过学生时代。

“大学从我身上下来,抽了一口烟,说道:‘你走,青春留下。’那时我才知道,不是我上了大学,而是大学上了我。”——《草样年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现代教育之殇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007.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