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北京文艺座谈会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6,星期四 | 阅读:1,499

昨晚的新闻联播不同寻常。

“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这些昨日出自当今最高领导人之口的话,代表着他对文艺事业的看法,也代表着文艺未来的走向。

与会者有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刘云山,也有文艺界的各位标杆人物。新闻联播画面显示,王蒙、铁凝、尚长荣、阎肃、李雪健、莫言、顾长卫、冯小刚、陈道明、陈凯歌、六小龄童、姜昆等人均参加。会议结束之后,习近平与陈凯歌还有握手。不过,眼尖的影评人@图宾根木匠在意的却是,“张艺谋、姜文、成龙没去啊。”

最高领导人对此次会议的重视程度,在昨晚微信公众平台“人民日报评论”中有透露,“由总书记亲自提议召开,筹备已有大半年”:“由总书记专门主持的文艺工作座谈会,规格亦不可谓不高…文艺,历来都是中央领导重视的一份工作…在场的党报评论君发现,总书记对文艺界人士也很熟悉,很多都能直接叫上名字、说出代表作。”

最高领导人的焦裕禄情愫众所周知,所以若要论亲密程度,还数演员李雪健最抢眼。新闻联播两段现场同期声中,一段即是习近平与李雪健的互动:“李雪健:演员是一种职业,我们这个职业就是创作人物,而且是鲜活的人物,通过人物让观众感受到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习近平:焦裕禄、杨善洲,这两个人物你刻画得特别好,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个戏体现出来他是真正的杨善洲、焦裕禄,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另一段同期声想来也不意外,因为阎肃谈到了习近平所钟情的军旅,而且老艺术家的表述文采斐然别开生面:“阎肃: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习近平:我赞同阎肃同志的风花雪月,这是强军的风花雪月,我们的军旅文艺工作者应该主要围绕着强军目标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今晨,各大中央媒体齐齐祭出头版头条,各大门户网站亦是挂满首页。

“通稿之外,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还讲了什么”,来自微信号“人民日报政文”的补充报道,从标题即开始勾人眼球,“习大大的出席和长篇讲话堪称是高规格和超规格,对文艺界而言是罕见的”:“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中,最高领导人参加哪些会议、做多长时间的讲话都有一定规格。通常,党和国家领导人会出席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的全国代表大会,并作重要讲话。一些重要的文艺演出也时常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但本次文艺工作座谈会既不是文联和作协的全国代表大会,也不是年度例行召开的文艺工作会。”

在这篇获各大门户首页一致推荐文章中,“资深文青”的形象跃然纸上:“文艺在习大大心目中如此有分量,和他个人对文艺的喜爱也密不可分…习大大爱读书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是习大大的夫子自道…这次座谈会上,习大大果然再次谈到了读书的话题。他透露,自己看的小说基本是在青少年时期读的。‘当时的文学经典毫不夸张地说能找到的我都看了。’有一次在一位乡村教师那里发现很多好书,有《红与黑》、《战争与和平》等,让他喜出望外,手不释卷,读了个够…习大大说,俄罗斯的经典名著对他影响很深…当然,习大大也没忘记法国文艺家…他说,最受震撼的是雨果的《悲惨世界》和《九三年》。他同样喜欢法国画家塞尚和德加。“

座谈上习近平自述的两个细节,确实与时下文青爱好有些相似,“因为喜欢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在第一次访问古巴期间,习大大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去古巴访问时,抽时间去了城里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有点 ‘小清新’有没有…习大大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谈会上,他竟然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当然是借题发挥,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留下了文艺精品。”

同样获门户编辑钟情的还有最后一句,“另外再透露一点:北京市今后不太可能再出现如同‘大裤衩’一样奇形怪状的建筑了。习大大说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看完之后,纵谈感受。

并不意外,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此观感颇为不佳。“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的新提法,在@magasa看来也“并无新鲜东西”:“说的还是中国官方意识形态对文艺的那套一贯要求,只是近来补充了市场成功这个条件,讲‘三性统一’…任何人都可以对文艺发表看法,但作为他,说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他一个字都不该说。把文艺交给市场,不是十全十美的;但把文艺交给政府,那一定是祸害深重。”

@人民日报当然不这么看,“这是领导人的要求,也是公众期待”:“文艺理应引领时代、涵养精神,岂能惟利是图、追逐铜臭?一个民族的复兴,离不开文化的复兴;没有伟大的作品,难言伟大的时代。愿屏幕上少点‘手撕鬼子’,书店里少些鬼怪奇谈。文艺之兴,公众之幸!”

文艺工作座谈会与民间舆论场的衔接点是周小平。

在昨晚的新闻联播中,已有细心者留意到周小平与花千芳在场。如何低调地昭告出席过这场会议,这成了摆在周、花两位头上的第一道题,周小平的表达很讨巧,昨晚新闻联播刚结束没多久,他即在个人微博晒出一张背景为最高领导人侧影的自拍,并附上卖萌的文字解说:“妈妈说自拍的时候最怕有人抢镜了(2014.10.15于人民大会堂)。”五个亲吻示爱的表情,一个大笑外加同样表开心的23333,足见这位年轻“作家、时评人”内心喜悦。

新华社电稿中有名有姓的描述,使两人出席会议消息进一步扩散。

这一段今晨被凤凰网凸显描黑的文字,还原了周、花两人与最高领导人互动时的场景:“总书记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停下来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周小平、花千芳迅速站起来并向总书记举手示意。‘你们好!’总书记说。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略显紧张地回答:‘您好,总书记!’座谈会结束时,习近平还走到他们面前,亲切地说:‘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获得凤凰网同样重视的另一段文字,出自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之口。

铁主席显得诚意十足,“为了参加今天的座谈会,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断了在奥地利的访问提前回国。今天的座谈会安排她第一个发言。铁凝说,在回国的途中,不禁想起72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今天,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党中央召开这样一个文艺座谈会,对于激励和引导全国文艺工作者,全身心地投入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宏伟事业中去,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不禁二字,令人遐想。

被各大门户一致推荐、署名为“国平”的评论文章,开头两段即是对比七十二年之变:“72年前的1942年5月,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毛泽东同志一篇两万多字的讲话,开启了中华文化的一个新时代…72年后,习近平同志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文艺创作的价值导向一以贯之。”

但是,在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看来,延安文艺座谈会所强调的为工农兵服务,成为戕害文艺独立与自由的罪魁祸首,所以讥讽铁凝为“高级黑”亦不在少数。@叶恭默即有言:“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讲话,此后文艺被阉割了人性和自由精神,沦为政治的侍妾。改开后管制放松,文艺又在去政治化的伪市场化道路上,忽而媚雅,忽而媚俗的摇摆,或沦为权贵玩物,或沦为平民消遣快餐。若不能免于创作的恐惧,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文艺。此番重申延安讲话,是对文艺工作者自由精神的严峻考验。”

说是“严峻考验”,实则也是表现契机。

闻风而动的参考消息今日一口气连推三篇周小平文章,从上至下依次是《梦碎美利坚》、《飞吧,中国梦》以及《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旗帜》,几乎成为这位年轻人的专版秀。

后到半步的环球时报,亦得以在社评中高喊,“必须搞清楚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使命”,“一些人认为,当代知识分子的主要使命就是推动西式民主,就是扮演批判政府的角色。受这种认识驱动,中国出现一波又一波的‘政治异见人士’,其中有的人付诸非法政治行动,并因此受到法律制裁…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它包括推动民主进程,也包括对政府开展批评,但这只是这一根本性命题的一部分。当代知识分子应当做的事情很多,总目标要远在民主之上,那就是要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帮助这个国家实现全面的前进。”

与最高领导人态度遥相呼应,这份人民日报子报如此说道,“我们认为,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具有一个艰巨而光荣的集体使命,那就是帮助、陪伴国家和全体人民度过这一特殊风险期,确保中国赢得这几百年一遇的伟大复兴机会,而不是惨痛地摔倒在半路”:“西式民主相当符合一些知识分子的口味,它其实离中国工农大众的真正愿望和利益很远。人民需要过好日子,需要一代比一代生活得更好,他们追求的是能有效实现他们这些要求的最佳途径和机制。政治上全盘西化是对国家和人民的不负责任,是拿中华民族命运博自我最佳感受的沽名钓誉…让民主回归国家现代治理体系以及当代知识分子使命中的应有位置,中国知识分子应自觉与国家和人民同甘苦,共命运,以及在国际上共声誉。国家认同感降低,更注重自我不是知识分子的光荣。”

同样的立场也表露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里,“如今这个时代,利益更加多元,利益博弈更加复杂,利益固化的倾向更加危险,对文化领导权的要求也就更加紧迫。这个时候,文艺作品能不能起到鼓舞人心、凝聚人心的作用,能不能感动、团结大家一起为国家民族的事业而奋斗,能不能在春风化雨中通过有感召力的人物形象来形成当代中国的共识…这当然是意识形态领域乃至整个政治领域最重要的事情。”

瞻前顾后,“岛君”有机宜面授,“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要学习和借鉴;但照搬其他国家的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恕不奉陪”:“四中全会前夕,围绕‘法治’议题的争论,悄然升温。但很显然,中共高层并不愿意无谓的争论撕裂已有的共识。从习总多次的讲话来看,‘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在中国大地上探寻适合自己的道路和办法’…因此,中国的文艺工作者也好,还是官员、学者或者其他各界人士,都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跟着习大大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创造性前进’。”

在前进的队伍里,有周小平的身影。

念念不忘周小平办黄网的传闻,@范忠信即有回马枪刺出,“选何人参会宣示文艺导向。曾因办黄网受罚后师从姚文元、戚本禹写文愚弄百姓、鼓动新文革的人成了网络作家代表,你就知道国家在鼓导什么了。人们不担心优伶进宫逗乐解闷,而担心愚民再现、文革重返、改革终结!”

如果仔细对比起来,在右派知识分子心目中,周小平与张姚之流还远不在同一个档次。正如@林奇99所言:“文革中那些笔杆子,张春桥、姚文元,关王戚、梁效什么的,虽然立场观点臭不可闻,但得承认那文笔,那逻辑(哪怕是假逻辑),那气势还是很牛逼的,还是能和真理抗衡一阵的。再看看今天,周小平、王小石之流说话驴唇不对马嘴的都上了台面,可见是实在找不到人了。”

也无怪乎@陈业文新大要调侃,“带鱼养殖系的学生摇身一变成御用笔杆子,可谓今年最离奇的灰姑娘童话之一。

周带鱼之说,初闻者或有不解,但是,经新华社客户端今日科普后,想必该名号会进一步流传开来,“在博文《谣害天下,无人忏悔》中,周小平对另一位网络知名人士@薛蛮子提出公开批评,说‘薛蛮子为净水器推销,诋毁中国水质有毒,造成舟山带鱼养鱼场滞销,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而广大网友在查证后发现,根本不存在‘带鱼养殖’这种事情,周小平也因此获得‘周带鱼’的绰号。”

对于另一位“网络作家”,这家客户端也有粗略介绍,“花千芳,1978年出生,原名宁学明。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十年,之后返回家乡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务农,养鸡、种地,从事网络写作,成为抚顺市作协会员。代表作有网络连载小说《我们的末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博文《是谁扭曲了你的信仰》和《击溃抹黑中国的这条战线》等。”

甚至,连一直以来的同道中人@司马平邦,也对称周小平“网络作家”称谓有不满,“从严格意义上说,花千芳周小平算不上网络文艺,没见他们写过小说和剧本,和与会其它文艺工作者并不对位,但为什么选他们?1、符合文艺为人民服务的网络文艺一个没有,网络上都是神魔文艺创作者;2、选人者搞不清概念,对付差事;3、这会主要是为整治网络时代文学艺术召开的,未来被批者当然上不得正台。”

“对付差事”之说,在一向被民间舆论视为“国师”的吴稼祥处,有更高深莫测的解读,他继续在微博宣讲宫闱见解,“第一是派系发奖,第二是继续黑习,躲在身后放屁”。

并且,他还别有深意地写了则寓言“鼬嫁虎臭”:“虎王感冒,鼻塞。对手看到害它的机会。为它找来臭鼬,说是名医。名医说,散步是很好的疗法。于是陪虎王到丛林里溜达,群兽皆掩鼻。名医说,‘大王,看来您病得不轻,散发恶臭了。’‘怎么办?’‘从悬崖上跳下去,免得更臭,有损大王尊严。’虎王一爪子拍死臭鼬:‘我鼻塞,眼睛可不瞎。’”

既然选了他们,那就一定是对的。这是@蔡小心的观点,“花千芳和周小平符合四项条件”:“一是户籍信息及一切档案清白;二是没发表任何反共言论记录;三是有稳定的网络传播影响力;四是有中宣的推荐,但必须有上面的一、二、三为前提。所以照这四项条件,99.999%的公知名人是要被排除掉的,那动则几千万粉的公知所谓文艺工作者大‘V’,在正统主流中,毛都不是!”

这段话深获周小平认可,他予以转发并有了昨晚以来唯一一次自辩:“那些造谣我们的真当国家没有点调查能力么。且不说档案,法院卷宗,就是我十几年不断每个月的出差记录,酒店记录,工商记录,这些都是可查的。”

面对众多的愤愤不平与冷嘲热讽,@叶恭默再度适时反唇相讥:“其实,认真起来,与会者还有很多熠熠赫赫的名流,大家只是觉得周小平位卑言贱不配雨露承恩而已。这种隐秘的难以察觉的不平衡,还是把党国恩宠和看门狗们太当回事。它们代表最劣质的品性,根本没有议论的价值。”

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李正曦Sissi也表示“不太明白”:“你们一边表示对体制内的一切不屑一顾,一边又对个小五毛被体制承认吹捧这么愤愤不平。难道不是对自己在乎的东西才应该产生这么强烈的情绪吗?你们看我之前转发过周小平吗,因为根本不在乎啊。豺狼在斗争中都死翘翘了,剩下几只蟑螂你们也有胃口。不嫌低了身份?”

不过,@黄章晋倒是有些恍然大悟:“以前没留意,现在发现周小平同志居然长得像个暖男,这样难得的奇才建议十九大进中委。”在看脸的当下,脸蛋即是生产力,网易云阅读“法眼观世”专栏文章特意辟出一节专讲“‘脸蛋’优势”——“与斜眼歪嘴的孔庆东与司马南的相比,从公开的照片来看,周小平面貌清秀、文质彬彬,正是现阶段人们喜闻乐见的‘暖男’形象…在这个看脸、搞基的时代,在这个宅男、腐女统治世界的时代,选择周小平这样一个既具备内在‘独立与理性’精神,又具备外在‘暖男’形象气质文宣代言人,能够增强其文章的传播度与影响力。”

“暖男”的影响力,或因其外表形象,或因其艺术才华。

昨夜,@大头费里尼想起二者得兼的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34年前的10月10日,赵丹去世,临终留下著名遗言:党管文艺,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此遗言被某革命元老评论为‘临死还放了个屁’。今天,天堂里的赵丹,忽然打了个喷嚏。”

(詹万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北京文艺座谈会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09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