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依法治晋宁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21,星期二 | 阅读:1,698

是北京青年报继续深挖隐藏在晋宁惨案背后鲜为人知的实情,今晨整版报道刊出后,即被搜狐、网易、凤凰、腾讯四大门户提炼标题推至首页——“云南征地血案背后:2500万补偿款去向不明”。

计算所采用数据均来自官方公开的信息:“按照晋宁县县长岳为民对媒体的表述,泛亚工业品市场项目的规划用地涉及富有村1787.3105亩…结合实际,确定该项目征地补偿标准为每亩11.5万元。以此数据计算,富有村在该项目中共得到征地补偿款20554.07075万元…富有村统计共有人口4070人。按照每人4.3万元的分配方式,分配到村民手中总计17501万元,而这与征地补偿款总额相差3053.07075万元。”

即便如官方所言,“除每人4.3万元以外,实际承包土地者还获得了每亩3000元的青苗和地上附着物的补偿。”但算下来,“仍与征地补偿款总额相差2516.8776万元…在富有村职守的昆明市纪委工作人员也向北青报记者确认,他们已经得知村民举报的征地补偿款与实际发放之间存在巨大差额的问题,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

当巨额补偿不翼而飞与一周前的“8死18伤”惨剧相互碰撞,愤怒立即被点燃,舆论又一次下意识地将矛头指向政府。

与两千多万元补偿的失踪相对应的,是村民失去土地后的生活之困,“在等待官方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失去土地的富有村村民不得不继续面对‘外出务工’的难题”:“这些平均年龄超过40岁的村民,几乎半辈子都与土地为伴,除耕种外没有任何谋生技能。失去土地令他们被迫在劳动力市场中与年龄相当于儿孙辈的打工者一同竞争,高昂的日常开销、稀少的工作机会都让他们感到生活愈加艰难。”

土地被强征,生活无所依,村民并非无所行动。

京华时报昨日罗列了村民多达9次的上访记录,“从2012年初开始征这块地时,当地村民就开始上访,要求公开征地手续,但至今没有结果。

连年的上访可见,征地背后的矛盾早已日积月累,以致引爆惨剧发生,才换来了举国轰动与关注。舆论重压之下,也才有了昆明领导的“高度重视”。

昆明市委书记事发次日的会议之谈,前日由澎湃新闻记录并扩散:“10月15日晚,高劲松主持召开昆明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研究部署处置维稳工作…‘一个地方有没有一个好的发展思路,有没有一套保障目标实现的办法举措,重点在领导班子,关键看一把手。大家要认真对照焦裕禄、杨善洲等先辈先进,想一想自己手中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是用来干什么的。’”

权力与群众的关系,总要到水火不相容之地步,领导们才姗姗来迟地反思与总结,此也可谓“中国式善后”。

钱江晚报今晨之论正是意在对此给予回击:“离开强征与补偿核心内容的反思、离开8条生命厮杀中消失的总结,都是话不带血的一种超凡脱俗。就不会有真正痛定过后的思痛,不会有真正在心里流血的深刻。”

如何才算得上真正的总结?刘雪松自有建言——“晋宁事件还需总结法治教训”:“如果没有更大的权力在背后支撑,凭一个商业项目的开发商,有没有可能令这些职能机构召之即来、来之能助?如果没有,那么,这个背后的权力是谁?相关部门执法的依据是否过硬?这些问题不顺藤摸瓜梳理出个责任主体来,笼而统之地说群众路线,讲焦裕禄精神,谈权力从哪里来,还远远不够。”

依法治晋宁,是舆论之呼吁。而在晋宁事件后,最具有“法治”意味的,当属当地执法者对违法者的追踪与调查。

新华社上周五公布了昆明警方的最新侦查结果:“随着刑事侦查工作的不断深入,公安机关获取了重要涉案证据,逐渐锁定重点涉案人员,现在案件侦查工作仍在进一步开展中。”

联想至媒体此前披露的“迟迟不出警”,@十年砍柴对警方如今的工作效率极为不屑:“昆明晋宁县8条人命还不够把昆明市委书记的官帽撸下来?村民将施工方雇佣的‘冲锋队’烧死固然残忍,但如此残忍是怎样激起的?14日一批来历不明的武装人员包围村子时,村民打110没人理,政府下令县医院不能救治受伤村民。这回‘冲锋队’吃亏了,警方很快锁定了‘重点涉案人员’。”

是谓分工合作,另一边,政府则忙着回应冲突事件焦点问题。

新京报上周六即有整理:针对村民指出的“多次报警没人理”、“项目未批先建”、“未签过补偿协议”,昆明警方和官方一一给予否定:“出警并报告当地”、“已有审批手续”、“有补偿领款签字”。

两方信息如此分化,真相依旧扑朔迷离

中国青年报今晨针对两种说法继续发起追问:“此次冲突的导火索究竟是企业‘复工’,还是专门雇人来恐吓殴打村民?这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行为…暴力冲突的现场,究竟是村民殴打焚烧施工方人员,还是施工方先行动手?警方调查或许更关注于死者的致死原因,但整个事件的调查应该全面还原现场。”

当下正值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之际,“依法治国”已连续多日成为舆论主题,而晋宁的出路同样有赖法治的公平与公正:“因为公平性问题而导致的社会冲突,如果不能在真相上一一还原,就不可能有一个合法、公正的处理…晋宁冲突的法治化处理,不单体现在严惩犯罪和严格问责上,更体现在能否以法治所蕴含的客观、理性、中立、公正、透明的思维和方式来处理。对于冲突的当事人来说,或许更为关注处理结果的实体正义;对于围观的民众来说,他们对当地治理水平和法治能力的评价,依赖于处理过程中可以直观的程序正义。”

今晨与晋宁一并位居门户首页头条的,是南方另一座城市的抗争后续——“港府今日将与学联举行对话”。

今天下午6点,香港特区政府代表将与学联代表展开“占中”启动以来的首次对话。及至今日,“占中”已持续超过3周,此次对话或许可视为政府正视“占中”者民主诉求之表现。

新华网昨晚即从香港传回预告:“(对话)为期约两小时,其中将预留90分钟,用作双方讨论。主持会面的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表示,双方会先有5分钟表述立场,之后有90分钟讨论,最后每方有10分钟总结。”

根据新华社19日报道,“届时有现场直播。”

(吴美琳)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依法治晋宁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18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