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拉伯人的机场安检噩梦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22,星期三 | 阅读:845
亚拉·阿斯万尼2014年10月20日

开罗——多年前,我受邀参加伦敦的一个文化节,其口号为“改变世界”。在希思罗机场(Heathrow Airport)办理惯常的入境手续时,我把文化节的一些宣传手册拿在手上。让我吃惊的是,抵达出口前,我被一个警员拦住了。他检查了我的护照,又翻了翻宣传册,随后问道:“你希望如何改变世界?”

他的神态充满疑虑,因此我也严肃以待,简单明了地做了说明:我是受邀参加文化节的作家,这个口号并非我个人的选择,不过它意味着通过写作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他似乎信以为真,但还是拿走了我的护照。我等了半个小时,护照才被还回来。

这样的轶事我能讲出一大推。我的文学作品被翻译成了35种文字,因此,为了参加研讨会和新书签售会,我曾到访过许多国家。尽管在图书界人们待我都很友好,但在机场,我不过是又一个阿拉伯人,一个潜在的恐怖分子。

我对安检措施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实行这些举措的目的显然是为了保护作为旅客的我。大部分安检人员执行公务时态度和善、勘称楷模,但也有人用安检程序来侮辱你,或者让你明白你不受欢迎、低人一等。

机场海关关员的职责是抓捕走私分子,但假如你长得像阿拉伯人,或者你是黑人,又或者你是戴着头巾的女人,他们就会迅速拦住你,提出一系列带有挑衅意味的,在我看来可能跟走私没有一毛钱关系的问题。

“你带了多少条香烟?”一位警员在打开我的手提箱之前问道。我回答说只带了一条。“你确定吗?”她露出自鸣得意的笑容,暗示我在撒谎。

我会把这些让人恼火的事情当成工作上的麻烦来处理,但有时候情况实在太夸张。有一回,在约翰·F·肯尼迪国际机场(J.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因为对警员的态度提出异议,我被扣留了两个小时。还有一回,在法国尼斯,一个警员叫我过去时朝我勾了勾食指,我觉得那个手势很无礼。他检查了我的护照之后,没问我旅行的目的,而是直截了当地盘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是来买奶牛的,”我语气诚恳地告诉他。他看起来很困惑:“奶牛?但护照上说你的职业是‘牙医’!”

“有这样一些牙医,”我解释道(这的确是我的职业),“他们的爱好是收集奶牛,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站在那里互相瞟着对方,最后,他归还了护照,放我过去了。

在巴黎奥利机场(Orly Airport)工作的法国警员斯赫姆·苏伊德拥有突尼斯血统,曾就阿拉伯和非洲旅行者受到的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对待提出异议。她和7个同事对其他警员的行为进行了投诉,但情况没有得到任何改善。之后,斯赫姆出了一本书,名为《警方的潜规则》(Omerta dans la police),揭露了奥利机场的种族主义做法。书中提到了一位非洲女子的遭遇。该女子被某警员称为“肮脏的黑鬼”,她遭受裸体搜查并被拍照时,那名警员就在一旁观看,并哈哈大笑。

为什么在机场,有些官方人员会以这种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方式待人接物?

北达科他州立大学(North Dakota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副教授克莱·劳特利奇(Clay Routledge)认为:一些人具有控制欲,为了满足这种欲念、增强自信心,他们会歧视他人;至于另外一些人,种族主义或许给他们提供了一种鲜明的世界观,即,“善良的”白人和基督徒与“邪恶的”黑人和穆斯林是对立的。学者爱德华·W·萨义德(Edward W. Said)在1981年出版的《报道伊斯兰》(Covering Islam)一书中表示:一般而言,西方媒体所呈现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不是产油国的酋长就是潜在的恐怖分子;其所呈现的伊斯兰教则是一个定义含混不清、遭到种种误读的抽象概念。

恐怖分子以伊斯兰教的名义犯下的野蛮可怕的罪行,让穆斯林的整体形象笼罩在了阴影之中,这是事实。但最为基本的公正原则是:罪责应由犯罪的个人来承担,而不能让碰巧跟他们信奉同样的宗教或者隶属于同一种族的群体“连坐”。难道全体美国人都得为阿布格莱布监狱(Abu Ghraib prison)里发生的虐待伊拉克囚徒的事件负责吗?

事实上,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受害者,在人数上远远多于西方受害者。光是最近两年间,埃及境内的恐怖分子就杀死了400名埃及警员和士兵。

基督教在历史上迫害过所谓的异教徒、异端教派以及犹太人和穆斯林人,还发起过宗教战争,建立过宗教裁判所,进行过十字军东征。千百年间,一些人以信仰为名犯下种种罪行,而这种信仰今天所宣扬的却是爱和包容。没有哪一种宗教比另一种更嗜血,暴力极端主义也不是哪一种宗教的专利。就如同伊斯兰可以被人当成一个主张包容的宗教来信奉,也可以被人扭曲成一个为恐怖主义正名的信仰体系。

如果我们为自己的孩子着想,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那我们就得教导他们:我们或许有不同的肤色、性别、文化或宗教信仰,但都是一样的人,以一样的方式感受和思考,以一样的方式经受痛苦。我们必须抛开偏见,以平等和个人责任为基础相互交往。只有这样,出门旅行的黑人或阿拉伯人才能在西方机场受到无差别对待。

亚拉·阿斯万尼(Alaa Al Aswany)著有小说《亚库班公寓》(The Yacoubian Building)及其他书籍。这篇文章由罗素·哈里斯(Russell Harris)译自阿拉伯语。

翻译:李琼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个阿拉伯人的机场安检噩梦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6222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